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  [2]  [3]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难得的假日,龟梨和也把壁橱里封箱很久的旧物通通拿出来晒。

藤木的箱子,四、五个摞在地上,散发出着很淡的樟脑味,阳光下愈加显得旧。

龟梨和也蹲在地上,打开木搭扣,慢慢地把箱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放在地上已铺好的塑料布上。阳光不偏不倚地照在那块橙色的塑料布上,将这些陈年旧事一一洗过,第一次买的超人玩具、小学时打棒球拿的奖牌、国中时的课程记事本。

诶,这是什么?从一叠五彩斑斓的贴画中,用两根手指头拈起一张亮闪闪的光碟。龟梨和也有些困惑地抬起头,将那片光碟举高,试图看清楚那碟面上模糊的字样和图案,看着看着,他突然迎着阳光不明所以地笑了。

奇怪,为什么好像看到中丸的脸?……

拍手[0回]

PR
第十话 圣诞夜的光

我从来不知道,你曾有多少次想过放弃。但是我值得庆幸的是,每一次你孤独时,需要遗忘过去的微弱信号,我都不曾漏掉。Hiroto,在那之后,我再也没那么聪明过。

“Oh! You better watch out,You better not cry,You better not pout,I'm telling you why,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啊……!Mi-ro-ku……!Merry Chirsmas!”悠理整个人呈树熊状挂在推门进来的人身上,然后,跟着圣诞歌曲轻快的旋律,一顺溜地滑下来。然后看了看那双平价的运动鞋,猛地抬头。“啊……不是!”

“我来通知一件事情。”岩濑健用那双室内均价最低的球鞋,踏上学生会室昂贵的地毯,然后满意地听到黄樱可憐小姐抽气的声音。

“哼哼……松竹梅少爷……让我代为传达,他不来参加今年的圣诞party了。”健的声音清爽铿锵,让喧闹的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次。

“诶……为什么?!为什么?!!魅錄每年都会来的啊,我的烧鹅,我的火鸡……”悠理开始失控地碎碎念。野梨子也有些诧异地,停下手里叠福袋的工作,清四郎则有些坏坏地笑着,继续专心一意地写条幅。

“那……你来代替魅錄的位子罗?”可憐上下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脑子里偷偷得打着分。外形嘛,是真的很高分啊……看打扮,应该不是豪门……怎么办……好矛盾。

“恩……我也就是来……参加一下啦。”健低下头,嘿嘿地笑着,样子特别讨打。

“哦?……那你准备好参与我们圣诞的欢乐了吗?”美童笑得如同一朵甜腻的花。

“恩?”健反应过来,觉得有点不对,但是还来不及思考有什么不对,几块硕大的奶油丰盈的蛋糕,就冲着他的面门而来,“吧唧……”砸在健还颇为阳光帅气的脸上。悠理一把扑上来,抱住健,狂舔他脸上的奶油。

“既然要代替魅錄……就要好好代替哦。”清四郎颇为享受地看着这个混乱的画面,完全不顾手上的毛笔浓郁的墨汁,吧嗒滴落在雪白的宣纸上。

健一边努力把悠理往下拉,一边内心狂OS,“松竹梅少爷,你完全没有说过会有这样的待遇啊!你太不讲义气了!”

拍手[0回]

第九话 丢不回的旧棒球

那一回,我们都觉得应该是个结束吧,至少应该是个断点。可是,Miroku,你走出门,消失在船沿的转角时,为什么我隐隐觉得,仍有继续的可能呢?

“啊……!Merry chirsmas!”麋鹿状的悠理拉响一个礼炮,礼花四散飞扬,飘飘摇摇地掉在美童夸张的鼻尖上。

“干什么……现在又还没到圣诞。” 野梨子悠悠然把落在画上的纸屑拂开,凝神要画下一笔。

“啊……因为实在很无聊啊,魅録都一副呆呆的样子,那两位又一直装文艺。”悠理托着腮帮子,大叹一口气,撑在桌上。

“是哦,小魅録从横滨回来后,好像忘记把魂带回来了。”美童坏心地把手伸到魅録眼前晃啊晃,被魅録一把打下去。

“哎……魅録你这样真的很不好玩诶。”悠理抱怨着,朝着窗边的魅録走过来。魅録翻身跳下窗台,轻飘飘与悠理擦肩而过,丢下一句同样轻飘飘的抱怨。“真无聊。”

是的,很无聊,确实很无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样的生活这么无聊。魅録很消沉地走过秋天的校园,厚厚的黄叶堆积在路边的悬铃木下。他悠悠地叹口气,站定在两排整齐的林木之间,仰望灰白的天空,摊开手。

这时候,如果老天给面子的话,应该会有一两片雪花飘下来吧。但是老天明显不想给这个面子,掌心除了几条简单的纹路外,空空如也。

拍手[0回]

第八话 挣扎。浸没

我知道遗忘从来都是艰难的,但是,我却总是缺少耐心,乏于等待。Hiroto,如果我说对不起,你会不会像许多人一样,笑笑的原谅我呢?

横滨的太阳,总是准时地,从跨海大桥另一边的海面上冉冉升起。璀璨的光芒铺满海面,如一片织锦从那边一直延伸过来。魅錄总是很想踩在那片锦绣上,一直行走到对岸去,但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海水深沉无底,抬脚便回不来了。

对弘人也有相似的感觉,总想去试探,哪里是他的底线。却又害怕着,一失足成千古恨。

“喂……下来吃饭了。”弘人扯着嗓子在后面喊着,魅弘浅浅一笑,将悬在船舷边的脚收回来,懒洋洋地放进软布拖鞋里,缓缓站起来,走到靠岸的一边,跳下船,沙滩上,便是两行赫然的脚印。

已经是两个星期,和他过着这样莫名其妙的生活。弘人有些无奈地喝着粘稠的米粥,不知道该怎么进入今天的话题。魅錄倒是吃得很欢,喝粥的声音稀里哗啦,全然没有有钱人的矜持。第一天看到弘人摆在桌上黑乎乎的几盘菜时,他还想,自己真是好青年,送上门来给人虐待。但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弘人是他看过的第一个做菜难看味道却极好的男人,从此他迷上了黑乎乎的炒青菜,黑乎乎的味增汤,甚至黑乎乎的冷豆腐。

“弘人……今天要干什么?”喝完最后一口粥,元气满满的魅錄同学铿锵地问。

“继续啊……你昨天的几个零件还没车完。”弘人收拾着桌上的残局,不冷不热地应着。

“我来帮你。”魅錄伸出手去,是奔着某个盘子去的,却正好和弘人的手指撞在一起,皮肤的接触,让某些记忆活泛起来。他们牵过手了,而且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牵手,而是指缝卡着指缝,手心贴着手心,那么亲密的牵在一起,不愿分开。这代表着什么,两个人都说不清楚,弘人不敢去想象,魅録没勇气表达。一个字,卡在喉咙口,火烧火燎。

拍手[0回]

第七话 失落的誓言

我曾经以为,那如同镣铐一样的回忆,会沉重地锁住我一辈子。但当我听到它断裂的那声脆响时,Hiroto,我觉得,这个惨烈的告别,意外地让我得到了解脱。

“你怎么会在这里?”火光一闪,青烟缭绕,弘人的脸在一瞬的火光中,显得有些苍白。

“我……我迷路了。”魅錄舔舔嘴唇,很想喝一杯水。

“迷路?”弘人上下打量着他一身和服装束,似乎不像是平常出门的样子,“你是从哪里迷路的?”

“那个……镰仓……”魅錄觉得吹进和服里的风过于强烈,整个人就像要被吹起来一样,连声音都变得飘忽起来。

“啊?咳咳……咳……”弘人被一口烟呛倒,猛咳着弯下腰去,不知道是笑出来还是哭出来的眼泪,湿润了眼角。他所能看到的那一方地面上,几乎到地面的和服长摆,移动了一下,又停了下来,踌躇着,又往前移了一点,又停下来。身后汽笛声长鸣,有鼎沸的人声传来,仿佛隔着海浪。

晚上8点的船,去机场,然后去北海道,弘人捏紧了口袋里那个柔软的玩具,它在掌心蠢动着,好像提醒着什么。

“我……现在赶时间……要赶去机场。”弘人直起身,犹豫地说着,不敢直视魅錄离得近了的无辜眼神。

“可是……这里我只认识弘人。”魅錄委屈地鼓起腮帮子,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再看回来。

“但是……”弘人有些着急地看向后面,汽船靠岸已经有一阵子,人们匆匆走上甲板,纷乱的脚步好像直接踩在弘人心上。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每年都要去做的,错过了就错过了,明天不在北海道就没有意义了。这么多可以解释的理由,这么多可以拒绝一个半生不熟的家伙的理由,却一个都说不出口,只是矛盾地,挪不动脚步。

拍手[0回]

カレンダー
04 2017/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0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