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9]  [71]  [70]  [69]  [68]  [67]  [6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十话 圣诞夜的光

我从来不知道,你曾有多少次想过放弃。但是我值得庆幸的是,每一次你孤独时,需要遗忘过去的微弱信号,我都不曾漏掉。Hiroto,在那之后,我再也没那么聪明过。

“Oh! You better watch out,You better not cry,You better not pout,I'm telling you why,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啊……!Mi-ro-ku……!Merry Chirsmas!”悠理整个人呈树熊状挂在推门进来的人身上,然后,跟着圣诞歌曲轻快的旋律,一顺溜地滑下来。然后看了看那双平价的运动鞋,猛地抬头。“啊……不是!”

“我来通知一件事情。”岩濑健用那双室内均价最低的球鞋,踏上学生会室昂贵的地毯,然后满意地听到黄樱可憐小姐抽气的声音。

“哼哼……松竹梅少爷……让我代为传达,他不来参加今年的圣诞party了。”健的声音清爽铿锵,让喧闹的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次。

“诶……为什么?!为什么?!!魅錄每年都会来的啊,我的烧鹅,我的火鸡……”悠理开始失控地碎碎念。野梨子也有些诧异地,停下手里叠福袋的工作,清四郎则有些坏坏地笑着,继续专心一意地写条幅。

“那……你来代替魅錄的位子罗?”可憐上下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脑子里偷偷得打着分。外形嘛,是真的很高分啊……看打扮,应该不是豪门……怎么办……好矛盾。

“恩……我也就是来……参加一下啦。”健低下头,嘿嘿地笑着,样子特别讨打。

“哦?……那你准备好参与我们圣诞的欢乐了吗?”美童笑得如同一朵甜腻的花。

“恩?”健反应过来,觉得有点不对,但是还来不及思考有什么不对,几块硕大的奶油丰盈的蛋糕,就冲着他的面门而来,“吧唧……”砸在健还颇为阳光帅气的脸上。悠理一把扑上来,抱住健,狂舔他脸上的奶油。

“既然要代替魅錄……就要好好代替哦。”清四郎颇为享受地看着这个混乱的画面,完全不顾手上的毛笔浓郁的墨汁,吧嗒滴落在雪白的宣纸上。

健一边努力把悠理往下拉,一边内心狂OS,“松竹梅少爷,你完全没有说过会有这样的待遇啊!你太不讲义气了!”

“哈秋……”魅錄同学很大声地打了个喷嚏,有点把自己吓到。他揉揉眼睛,继续保持那种蜷曲的姿势,缩在宽敞房间的一角。“死老头,居然自己一个人跑到巴黎去。”嘟哝着翻身,与男山四目相对,场景颇有些凄凉。

其实真的不能怪老头子,他也有问过自己要不要一起去休个假,自己以要循例参加“有闲俱乐部”的圣诞PARTY为理由拒绝了,然后又以感冒为借口陷害了健去代班,然后自己缩在这里怨天尤人。

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再次与男山黝黑的眼睛相对。“要不要出去走走?……你要哦。那……去哪里呢?你要去海边吗?……那很远诶……你一定要去?是一定要去吗?……哎真拿你没办法。”

圣诞夜的出逃,带着一些叛逆和青春的味道,一个人,一只狗,一辆机车,飞驰过灯红酒绿的市区, 穿越一条条着狂欢气味街道,离开东京,往海边义无反顾地奔去。魅錄觉得自己的身体,也一点点与夜色融为一体,除了偶尔可闻的两声男山的叫声,他什么也听不见,他仿佛一切狂热的,不知所以的少年,为着虚幻的梦想伤感,沉迷,陷入和离开。

机车在呼啸声中驶抵寂静的海滩,空旷的回响和着浪声,催人泪下。魅錄惶惑地摘下头盔,男山早已迫不及待地跳下机车后座,在沙滩上找了个柔软的地方趴下来。这也是只感性的狗啊……魅錄感叹着,走到男山旁边,盘腿坐下。

冬日,竟然也有很好的月光,温柔地洒在细软的沙滩上,闪烁着丝丝点点的银色。

“ANO……男山……怎么办,我好像,再也开心不起来了。”魅錄悠悠地叹息着,将手笼在嘴边,呵出大团的白气。

男山似乎是困倦了,并没有搭腔,懒懒地趴着,全然没有往日倨傲的模样。

“其实我知道……是我太勉强了吧……明明一开始就是我在自说自话,为什么一定要人家配合演出呢……果然还是太任性了吧。”

天空出现了某种奇异的蓝色,就好像电影里每次要发生什么不幸的事之前,那种诡异的深蓝。犹如暴风雨的前奏。男山睡熟了,一动不动犹如一个雕塑。魅錄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不堪,遮住他依然天真的眼。他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要来海边,因为海边,是离弘人最近的地方。只要听着海浪声,似乎就能马上想起那锈迹斑斑的铁楼梯,排列并不整齐的老旧船只,逼仄却温暖的房间,还有白得不像话的天花板。而弘人的呼吸,仿佛就在侧近,带着他一贯冷漠而脆弱的气息,在侧近徘徊。

“啊……不如来唱首圣诞歌吧……”悠理第97次趴在健身上,将第108杯红酒往嘴里灌。无力反抗的健,一边默默地瘫在沙发上,一边不死心地将那只可怕的动物往下拨。

“我现在终于明白,魅錄为什么不愿意来参加这个PARTY了,实在太可怕了!”

健无奈地看着身边同样醉得一塌糊涂的美童,有气无力地说道。

“啊……其实……往年也没有这么夸张啊。看来,悠理是相当喜欢你啊。”美童微笑的样子让人十分抓狂,可憐有些哀怨地将写好愿望的纸条,挂上已经琳琅满目的圣诞树,心里不禁碎碎念,“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帅哥,为什么没有钱呢?”

此时,午夜12点的钟声敲响,野梨子将包装精美的礼物递给清四郎,美童和可憐夸张地拥抱,悠理的高潮再次爆发,拉着健在房间中心跳动不已。清四郎悠悠叹道:“魅錄那家伙,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啊……”

啊啾……!@@ 魅錄打了个很大的喷嚏,“是不是感冒了?为什么今天一直打喷嚏啊?”


“诶……甲……不要对着人家的脸打喷嚏啦,很讨厌诶。”弘人一边把甲往边上推,一边努力地擦着脸,一边转过头向亚裕太求救,亚裕太摊开手摇头。

“没办法啊,刚刚接了裕子的电话,就开始这样狂灌,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啦。”

“到底是什么事啊……快说啦。诶,不要往那边歪,船会翻!”弘人将甲一把按在甲板上,?体力透支地喘着气问:“裕子到底说了什么。”

甲无辜可怜地眨了眨眼,“她说明天要回来了。”

“真的?……”弘人差点没站住,“真的要回来了吗?那不是太好了吗?”

“但是……是跟老公一起回来啊………!”甲又开始大喊大哭,弘人也有些明白地放开他,不再拦着他。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裕子也结婚了啊……嘴角不由得扯出一丝有些勉强的笑,和亚裕太面面相觑。原来……不得不承认时间的流逝,也不能不能屈服于它的强大,所有所谓的坚强,也不过是硬捱着罢了。

甲大声的闹了一会,就醉过去了,睡着的他安静得有些过分,倒是三人之中唯一还保持着童真的一个。

“哎……本来我也有大事要宣布,结果风头全被这小子抢了。”亚裕太有些故作轻松地说着,对着弘人晃了晃酒瓶子,示意干杯。

“什么事?”弘人敏锐地察觉到,亚裕太动作里的不自然。

“先喝了再说嘛。”亚裕太微笑着,仰头咕嘟喝了一大口。弘人狐疑地喝了一口酒,仍是盯着他不放。亚裕太看他那警惕的样子很是好玩,伸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

“这么凶地瞪着我,以后我走了,就没有这么正常的帅哥陪你喝酒了。”

“你要走?去哪里?”弘人的脸色更加紧张,整个五官都绷了起来,果然,圣诞夜的消息都是比较突如其来的。

“其实,我明天就要去名古屋了。你知道,我有个叔叔在那里开汽修店,正好,我汽校的证书也都拿到了,准备过去帮忙。”

“为什么……这么突然?”弘人有些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某个地方,似乎在回忆一切于这个话题有关的蛛丝马迹。

亚裕太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并不是故意隐瞒,确实也是最近才做了决定。此前虽然一直也在脑海中,有过去留的挣扎,但是,去过东京后,见过那家伙后,就彻底地的决定下来。不是因为伤心,或是看破什么的,只是,不想一味地沉溺在过去之中了。对弘人和甲,仍有抱歉,但是也明白,温柔的确不能够拯救什么。

“对不起……但是,以后不能常常陪你们喝酒了。”这样说着,又仰头喝了一大口。“索性今天就喝到醉为止吧。”

弘人渐渐冷静下来,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并不屑于矫情地去说些什么感性的话,但是不得不承认,对于这些变迁,心里的震动是不小的。有人要回来了,有人要走了,这在三年前看来,都是大过天的事情,现在,却也可以这样一笑而过了。于是又想起,那日凌晨,从自己家门走出的那个身影,逆着一束强烈的太阳光,格外悲壮。

是不是……真的开始苍老?对离别,也变得异常敏感了。冰凉的啤酒灌下喉咙去,弘人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的玩具,在夜市上无意中看到,便买下来了。与之前那个,除了颜色之外,并无二致。拿在手中使劲地摇晃两下,也有活泼闪烁的光在指间闪耀。弘人微微眯眼,茫茫笑意,逐渐加大挥舞的力度。夜里的海,浪声和着这曲无声的挽歌。想要告别,想要遗忘,想要重生,弘人想,他真的想,从那梦魇一样的橙色中,逃离了。

“回去了,男山。”魅録揉揉干涩的眼,从沙滩上站起来,拽拽手中的绳。但男山好像睡得熟了,没有动静。

“懒虫,走了……”魅録无奈地转头,想去逗醒男山时,却被一点飘渺的光亮吸引住了。

那是什么?在夜色里闪闪烁烁的,那种萤火虫样微弱的光,如此熟悉,如此扎痛人心。

“Hiroto……”魅録喃喃念道,“是Hiroto吧……呐,男山,是他吧。”
男山也被这男人的喧闹吵醒,不情愿地站起来,和他一起望向对岸。哪有什么光,哪有什么弘人,这让人费解的爱情,终于将自己本就不聪明的主人,逼得更加痴傻了吗?

但是魅録却仿佛越来越笃定,他的眼睛里开始有光,整个神情都亮了起来。他回身飞奔向心爱的机车,跨坐上车,打开车灯。强烈的光似乎想将这个海滩照亮。和着他所看到的,那荧荧光亮的节奏,车灯明明灭灭,仿佛一曲无声的恋歌。静谧的海滩上,只留下一道月华般的白光,忽隐忽现,穿越过茫茫海域,到达彼岸。

弘人在醉意中,似乎看到了什么,那遥远的海面上,似乎有消逝已久的亮光,与自己拍和。是我疯了吗?还是你傻了?怎么会还有这么天真的幻象。弘人懒懒地歪倒在船舷上,看着平静的海面,对同样醉得一塌糊涂的亚裕太说:“怎么办?我好像,已经没有理由原谅自己了。我竟然,想把菜绪给忘了……我想把……过去全忘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