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9]  [71]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七话 失落的誓言

我曾经以为,那如同镣铐一样的回忆,会沉重地锁住我一辈子。但当我听到它断裂的那声脆响时,Hiroto,我觉得,这个惨烈的告别,意外地让我得到了解脱。

“你怎么会在这里?”火光一闪,青烟缭绕,弘人的脸在一瞬的火光中,显得有些苍白。

“我……我迷路了。”魅錄舔舔嘴唇,很想喝一杯水。

“迷路?”弘人上下打量着他一身和服装束,似乎不像是平常出门的样子,“你是从哪里迷路的?”

“那个……镰仓……”魅錄觉得吹进和服里的风过于强烈,整个人就像要被吹起来一样,连声音都变得飘忽起来。

“啊?咳咳……咳……”弘人被一口烟呛倒,猛咳着弯下腰去,不知道是笑出来还是哭出来的眼泪,湿润了眼角。他所能看到的那一方地面上,几乎到地面的和服长摆,移动了一下,又停了下来,踌躇着,又往前移了一点,又停下来。身后汽笛声长鸣,有鼎沸的人声传来,仿佛隔着海浪。

晚上8点的船,去机场,然后去北海道,弘人捏紧了口袋里那个柔软的玩具,它在掌心蠢动着,好像提醒着什么。

“我……现在赶时间……要赶去机场。”弘人直起身,犹豫地说着,不敢直视魅錄离得近了的无辜眼神。

“可是……这里我只认识弘人。”魅錄委屈地鼓起腮帮子,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再看回来。

“但是……”弘人有些着急地看向后面,汽船靠岸已经有一阵子,人们匆匆走上甲板,纷乱的脚步好像直接踩在弘人心上。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每年都要去做的,错过了就错过了,明天不在北海道就没有意义了。这么多可以解释的理由,这么多可以拒绝一个半生不熟的家伙的理由,却一个都说不出口,只是矛盾地,挪不动脚步。

“Hiroto……?”魅錄尝试着挪到弘人的眼前,很近很近的距离,近到一切挣扎都看得很清楚。他不知道,弘人为何要在这样蹊跷的时间去机场,但是既然他到横滨来了,他这么巧地遇上了,便不会让他这么简单就离开的。

弘人开始有点讨厌,这微咸的海的味道,每一次都让他过分清醒,过分知道自己要什么。“ごめん……”细细声说着,绕过那个穿着和服的身影,走向渡往对岸的船。

“呃……Hiroto……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嗯……”停下,转头,又转回来。“什么?”

“那个……其实……我……”魅錄的手指陷进柔软的和服料子里,来回揉搓,弘人皱着的眉头,紧抿的嘴唇,统统都在质问,让他手心出汗。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不断扫过冰凉的额头,他觉得每一次这样的对视,都好像是一场没有复习过的考试,自己看到了弘人眼里的挣扎,却仍然对他一无所知。

“快点说啊……”弘人不明白,自己明明可以不用去管他的,明明可以现在就上船的,可是任凭身后的汽笛一声声催促,自己却还在这里,听他说废话。

“我……想跟着弘人桑一起试练,请让我留下来。”用尽所有力气喊出来,然后,被呼呼的风声掩盖。此时,汽船离岸的汽笛,呜呜呜地响彻海面,起航灯照亮海岸这一隅,魅弘精致的脸突兀地呈现在弘人面前,他所有的冲动和热血,都看得一清二楚。他身上的和服,鲜明的黑白,好像某种神圣的征兆,有些不合时宜的,让弘人觉得肃穆起来。他木然地等着那白光渐远,就好像送别一段撕心裂肺的过往,当整个海岸,又恢复昏暗时,他叹口气,走过魅錄的身边。

“先去我那里吧。”

初春的天气,到了夜里还是有些冷,弘人多拿了一床褥子铺在床上,用手指按了按,看着凹陷处软软地塌下去,心底有些柔软。“那个……谁,进来睡觉吧。”他走到门边,冲着那个呆坐在外面的人喊。

“哦哦……”魅錄应着声,搓着手,缩着脑袋钻进来。和服这东西,夜里穿着还是有些冷啊。

“褥子给你铺好了,困了就早点睡吧。”在逼仄的屋子里,两个人显得有点挤,弘人觉得怎么也避不开那片鲜明的颜色,索性假装看不到他。

“那你呢?”魅錄觉出事情的不对劲,连忙反问。

“我去船上睡。”弘人抱着被子枕头,正准备推门,突然被那只穿和服的挡在前面。“那怎么行,外面很冷的。”

“有什么不行的……屋子里太窄了。”弘人不耐烦的,伸手去拨了拨那个蛮横的家伙,虽然显然没有什么作用。

“哪里窄……可以一起睡啊。”魅錄一脸的理所当然。

“我不习惯……”弘人蓦然抬起头,眼睛划过一道锋利的明亮,好像流星。魅弘突然就不敢说话,只能乖乖地让开,看着那小身板窄窄地从门缝里穿出去了,轻轻地叹了口气:挺漂亮的人,就是,不太好沟通。

床边的矮几上,放着白色素蓝条的睡衣,洗得很旧,但是看上去舒适柔软。魅弘伸手摸上去,咧开嘴笑了,立时三刻将身上繁琐的和服扒下来,换上这明显小了两号的睡衣,自得地往床上一躺。意料之外的硬让他的后背猛地一阵疼,硬汉松竹梅龇牙咧嘴地躺平,看着白花花的一片天花板,突然陷入一种奇怪的想象。

那个人,每天晚上,就是看着这样枯燥无味的颜色入睡吗?他会想些什么?他会想谁?为什么他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却把自己困在这样一口枯井里?他经历过什么事情?他留下了什么样的记忆?魅録从来就没有对机器以外的东西,产生研究的兴趣。所以当他意识到自己这样来回翻滚的行为有多么幼稚之后,也微微有些羞赧。

经他一番蹂躏后,枕头边缘滚出个什么东西,他逞着好奇心扯出来,是庙会街头常见到的那种橡胶玩具,橙色的,有些旧了,却看得出来是小心翼翼藏着的。魅録拿在掌心轻轻揉了几下,有一股桔子香味。他索性坐起身,盘腿在床上来回玩那小孩的玩物。

外面隐约还在传来汽笛的声响,一道道白亮的光,从窗户透进来。明了一下,又暗了,暗了一阵,又明了。魅録觉得自己全无睡意,只想再问些什么,说些什么,或是,一下子做出什么决定来。他掀起蓝白格子的窗帘,窗外虽有月光,却什么都看不见,看不见神崎弘人,也看不见他在的那条船。

魅録突然想起清四郎经常说的那句话,化不可能为可能。他一直觉得,这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随便说说的口号,因为在钱、权,势、美貌、力量的组合中,不可能三个字本来就显得飘渺。但是,他现在深刻地意识到了“不可能”的含义,回到过去与神崎弘人相遇,了解他的过去,明白他的纠结,便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已经过去了,就是不可能。

魅録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推开门走到外面去。月光下,逼仄的过道,发白的铁栏杆,拦出一方旧事的结界。魅録蹲在楼梯口上,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那个橙色球,一边望着弘人该在的那条船。应该是靠岸最近的那条船,在波光粼粼中摇摇晃晃,魅録玩心起了,腾出右手来卷成喇叭状,对着那方向细声喊,“喂……喂…………”

似乎全无作用,魅録自我解嘲地笑着,将那个橙色小球捏在手里,轻轻摇晃着。

恰好又有船经过,不远处的跨海大桥,缓缓穿行中,航灯扫过魅録有些湿润的眼睛。神崎造船厂泊在江边的一艘船,摇晃得厉害了些,弘人半睁着迷曚睡眼,探出头来。

“你喊什么?怎么还不睡?”

那亮光的末尾正好扫到弘人额前的头发,褐色,有些湿,那么一个浮浅的印象。魅録腾地站起身来,手足无措,好像被抓住的闯祸的孩子,努力找话辩解,却嗫嚅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刚从睡意中挣脱的弘人,耳边似乎还响着那一声声催促一样的叫唤,“Hiroto……Hiroto……”这声音像是一种符咒,不知道是催他去北海道履行诺言,还是催他快点忘记过去。曾经是跟菜绪承诺过的,给她幸福,让她快乐,给自己幸福,让自己快乐。虽然这在她离开后,怎么听都像是伤感的凭吊,但是弘人自认自己努力了,他努力去活得忙碌充实,活得看上去幸福快乐,然后,时刻保持着与过去的联系,把自己所谓的幸福炼成一副镣铐,和菜绪紧紧地铐在一起。这样,是不是将那唯一的爱,尘封留底?

但是,有这样一个声音,突然在这初春的凌晨,在耳畔不断骚扰。那声音,多像菜绪,但是,弘人清楚地知道,那是另一个人,是另一个让他无法安睡的人。

此刻,弘人扶住那摇晃不定的船舷,吃惊地凝视着,站在那几级不高的台阶上的魅録。那里,有一点熟悉的光,在闪闪烁烁。橙色的光,曾经在几乎看不见的距离里看见的,橙色的光。他一直以为,那只是自己的想象,那么微弱的光亮,从自己家到菜绪家,那么高的窗口,怎么可能看得到。但是菜绪坚持说,是看得到的,肯定看得到的。于是,他也就一直觉得,是看得到的。但是,他清楚地记得,已经有很久了,那玩具已经坏了很久了,不可能再发光了。那么他看到的,是什么?

魅録惊讶地看着,那一向沉默安静的人,竟然激动地冲下船来,也不管凌晨海水的刺骨,连淌几步水跑上岸来,直直地朝他过来。魅録几乎没连退几步,好容易将他稳住,却看他死死地抓住自己手心里那个橙色玩具,眼睛几乎没钉在上面。

“我……我不是故意拿的……我就是……随手玩玩……”魅録慌了,他被弘人一身冰凉的气息,弄得很慌。一慌手就松开,让他拿去那宝贝的玩具。但是,却看他拿也拿不稳,那软软的球掉在地上,蹦跶几下,从铁栏杆缝里掉下去,连声响都没有。

弘人急切地跑到栏杆旁,又疯子一样地跑下楼梯,在沙滩打了几个来回,又冲进海里。橙色的圆球,好像那个古老的誓言一样,消弭不见,融入渐渐浅淡的夜色中。

魅録突然觉得脚踝上一股彻骨的寒,他跑下楼梯去,好像也没有觉出风吹在身上有多冷,他追下海去,拉住那疯了一样寻找的人,拉不回来,就吃了死劲地拽。两人在海里挣扎缠斗,不大的水域白花四溅,好容易折腾上岸来,已经精疲力尽,软软地倒在沙滩上,大口喘气。

“怎么了?……”魅録有些困惑“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弘人的声音,在轻微地颤抖中,仍然冷静平稳。但是,他没有说出来的是,左胸一阵阵潮涌般的疼痛,好像有什么,“崩”地一下断掉了,断得四分五裂,断得血肉模糊。他不愿把这疼痛告诉魅録,他想,这终究是他的事情。但是,当那在海水中浸泡后,仍然带着温热气息的手指,触到他手指的时候,他仍然犹豫着,让他握住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