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8]  [157]  [22]  [115]  [110]  [121]  [120]  [119]  [118]  [11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It can`t be

如果時間可以回轉,自己一定會死死的拉住他,不被他眼中的堅決所打動所震撼。如果時間可以回轉,那一天不該放任和也一個人在天橋,讓他萌生離去的想法。如果時間可以回轉,自己寧願不要在那片潮濕而明亮的天空下,遇到這個孩子。

時鐘絕望的敲過六點,是下午六點,和也進去已經有4個小時了。淳之介不敢想裏面發生了什麼,但他心裏卻清楚的明鏡一樣。那麼輕易就讓和也離開的話,就不是父親了。父親,是一個怎樣的人呢?印象中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雖說自己是叫他父親的,但是卻從未 過將普通人對於父親的印象加諸他身上。父親,始終是像他的墨鏡一樣,黑暗,深邃,無法捉摸。仔細的想想,自己能這樣的長大,實在也是不容易的,而且,居然也對他有父子的感情,即使是怨恨了,輕蔑了,卻仍沒有辦法若無其事的忤逆吧。但是,淳之介明顯的聽到自己心內的弦逐漸斷裂的聲音,隱忍,恐怕已經快不行了吧。轉過頭看著小草,他的黑眼睛死死盯住那扇緊閉的房門,拳頭緊緊的攥住,眼睛裏似乎什麼都沒有。

歎了口氣,竟然笑了,絕望之際,仿佛什麼都不在乎了。

現在是什麼時候呢?這裏又是什麼地方,仿佛思考的力氣早就沒有了,被牢牢綁住的雙手已經沒有了知覺,其實,整個身體也已經早沒有知覺了。就像是一下子從內裏被掏空一樣。其實明明知道一定是這樣的結果,卻好象抑制不住那種逃離的衝動。衝動就像是慢性的毒,每日每日催逼著,然後瞬間的燃燒起來,燒的一乾二淨,那些曾經以為可以嚴守的封印。

男人的器官在身體裏橫行著,疼痛,沒有疼痛,其實只是噁心而已,一種粘稠而綿密的噁心感。試圖昏過去,也許也真的是昏過去過,但是,卻清醒的不得了。割裂了,斷成一截一截,覺得要窒息了,卻聽見自己的呼吸,上下起伏著,沒有任何生氣。

還是……求個饒吧,這樣下去,真的會死的吧……

可是,喉嚨乾涸了……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只好單純的重複著無聲的嘶喊。

空曠的迴響著的……是他的聲音……

“如果沒地方去,不如跟我回家吧。”

“仁昨天去以前的學校了嗎?”山下好像不經意的問著。

“是啊。”仁也不經意的答著,把卷好的麵條送到嘴裏。“好吃”。他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都吃到臉上了。”山下寵溺的看著他,想伸手去幫他擦臉,卻看到仁自己拿著毛巾擦了個乾乾淨淨。有些好笑,他已經是快20歲的大人,自己卻一直當他小孩一樣。

“我和和也一起去的。”仁有些含糊不清的說。

“和也?”山下心裏格楞一下,“是那孩子嗎?”

“是啊,很巧的吧,我去看鬥真的時候,又遇到他,我帶他去了學校。”仁看上去很開心,語氣裏的開心都要溢出來。
“仁……好象很喜歡他呢。“山下幽幽的說著,慢慢的說著。

仁半天沒有說話,埋頭吃面,聲音很大的吃面。山下看著他,突然覺得他離自己很遙遠。

半晌,等那面碗都見底了,仁才抬起頭。用山下從未見過的溫柔的認真的表情說著:“p,我喜歡他,很喜歡他。”

門終於開了,淳之介面無表情低著頭,他不想看到父親的臉,他怕看到的那一瞬間會情不自禁的上去勒住他的脖子。他知道那雙墨鏡後的眼睛是怎樣輕蔑的看著自己。不能保護自己珍視的東西的人,卑微如塵土吧。

一直到走廊那頭的腳步聲完全消逝了很久,也沒見和也出來,淳之介突然覺得很害怕,他伸出手去,輕輕的推開門,只推開一條縫,就不敢再推。草野像是瘋了一樣的沖進門裏去,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淳之介跟進去,死寂,死寂的一片,沒有生氣。

破損的布料在地上淩亂著,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血腥似乎是從房屋的每個角落裏逼過來。那些斷裂的繩索和鐵鏈,冷漠殘酷的擺成扭曲的形狀。

一眼看到那個孩子,像一個破碎的布娃娃,蜷在冰冷的地板上,慘白慘白的,身上有斑斑血跡,細密的傷痕,沒有任何生的跡象。他的手死死的抓住椅子的邊緣,把整個身體的重量懸在上面,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上的護腕邊角,露出的猙獰的傷疤。淳之介屏住呼吸走過去,用潔白的床單把那小小的身體裹起來,小心的托起他的頭,意外的看到他嘴角的笑意。

“淳,如果能活下來的話,我可以離開了。”聲音嘶啞的不成樣子,卻聽得出歡喜,淳之介覺得心猛烈的疼起來,他很想收緊手臂,把他永遠的留在自己身邊,可是,又怕弄碎了那顆玻璃一樣的心。他只有努力的笑著,騙自己一樣的說。
“和也會沒事的,和也一定可以離開的……和也,你想做什麼我都幫你。”


仁背起吉他準備出門的時候,山下還坐在沙發上看美國國家地理雜誌。仁打開門走出去,想起什麼又走回來,死死的盯著p,一副“我有話要說”的樣子。

“怎麼了,捨不得我啊?”山下沒有抬頭,隨口戲謔的說道。

“是。”仁答的乾脆俐落。“是捨不得p,所以p不要離開好不好。”

山下心裏一驚,一直當他沒心沒肺,自己心裏想的什麼他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不知道怎樣回答,只好繼續沈默。

“不要因為我喜歡和也就離開,這樣……我會很難過。”仁低下頭,山下抬起頭,他看到自己暗戀明戀戀了那麼久的仁,像個孩子一樣,站在門邊。突然的心就軟了,他挽留的話,證明自己是重要的吧。這樣想著,仿佛覺得很感動。
於是走過去,輕輕的撫摩仁的頭髮,“傻瓜,我幾時說要走的,那個孩子,以後遇不遇的到都難說。”

“肯定遇的到的,和也答應過我。”仁急急的抬頭,急急的應著,一接觸到p的目光,有點心虛的放小聲音。“我說過一直要和p在一起,可是,我對和也,也說了同樣的話。”

山下的手緩慢的放下來,從他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仁看了眼鍾,看了看山下,抿抿嘴還是出門了。山下像夢遊一樣的坐到沙發上,腦海裏清晰的映出那天下午看到的和也的樣子。一種可怕的熟悉感,讓他禁不住想大聲的叫出來。


和也一直都睜著眼,維持著清醒。身上一定很疼的,可是他就是不肯睡,強撐著,望著天花板,任憑淳之介和草野怎麼勸都不肯閉上眼。

為什麼要這樣呢?他自己也說不太明白,是總覺得,如果睡了,就會斷掉一切希望,之前所以做的一切都是白費一樣。他此刻的心,已經難於安分的呆在這個牢獄一樣的家裏了。

他的心似乎成了幾部分,有的在高高天橋上凜冽的風裏,有的是在墓地裏跑起來的時候,在仁拉著自己的手,說出一直在一起的時候,那些部分都遺失了。

和也看上去很安靜的睡著了,夢裏他和仁一起拉著手在風裏奔跑,手與手拉的那麼緊,仁的血液逐漸流入到自己的身體中,溫暖而緩慢的將體內的堅冰融化,在時間的旋渦裏,那樣的羈絆,一直牽扯到很遠的前方。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