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7]  [22]  [115]  [110]  [121]  [120]  [119]  [118]  [11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 消えないこの绊
有些人有些事,就像是竹席上的细刺,不小心扎在手指上,隐隐微微的疼着,却又不知道是哪里疼,那是心内摩擦的疼痛,不致命却难以忍受。
有些事有些人,就像是馥郁的鸦片,一旦沾染,就欲罢不能。他就会一直跟随纠缠,直到与你的血肉灵魂化为一体。

很久以后和也想起仁,都依然觉得他是细刺,是鸦片,是自己命里的劫数。

刚下过雨,空气中有一种清爽而朦胧的湿润,细细密密的覆盖在每个人的身上。和也深深的弯下腰去鞠躬,淳之介把花放在冰冷的墓碑前,和也抬起头,突然觉得眼角有些干涩,他笑着转过头来对淳之介说:“我一点都没有伤心啊,我是不是已经忘记他们了。”淳之介看的心酸,却只能陪着他笑着,虚应着:“他们也不希望你伤心啊,哪个做父母的会希望自己儿子伤心的。”和也的笑渐渐变得虚无,有点恍惚的环顾四周时……

就看到了仁,他站在不远处的一块墓碑前,难得的安静,眼睛低低的垂着,长长的刘海遮住了最易泄露感情的地方,和也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他,他抬头就看到和也,然后几乎可以说是欢呼雀跃的跑过来。

“K chan,你也在这里啊?”

和也听到这个称呼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想起自己的手指在那白皙温暖的掌心划过的感觉,不由得微微红了脸。淳之介好听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和也,这位是?”

“啊……!!”对面长了一张精致的脸的baga突然用难以置信的高音喊道:“原来你叫和也啊!!”

和也不由得笑出声来,哪有这样的人,心里想什么都在脸上,不在脸上就在嘴边,却不让人感到聒噪,因为他有那么完美的笑脸,那种笑,纯洁的就像初生的婴孩,不带一点尘世喧嚣。

和也转脸对淳之介说:“你先回去吧,我想再待一会。”他没有忽略淳之介眼里闪现的一点阴霾,于是他笑着走过去,媚惑而天真的笑着走过去,拉了淳之介的手。淳之介低下头,好象是隐隐的叹息了。

“不要回来的太晚。”语气里满蕴着温柔。

和也点点头,脸上的笑更加灿烂,一时让淳之介失了神,他不禁看向那个朝这边张望的漂亮男孩,是怎样的人,能让和也这么开心呢?实在是不得不在意的人啊。虽然之后淳之介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当初如临大敌的心情实在是没有必要,但这个时候,他只想知道自己那么久都没有做到的事,这个看上去傻傻的漂亮男孩是怎么做到的。

“小心一点,有事就打我电话,记得早点回来……“淳之介明显是不想走,和也笑着推他的胳膊,‘好了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您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和也的。”仁走到推搡的两人中间,用无比真诚的语气说着,两人都怔了一下。淳之介立马笑了,把和也的手拨下来,揉揉他的头,“我走了。”说的干脆,走的也干脆,和也还暗暗的赞了一声帅,随即转过头,用亮闪闪的眼睛看着说出了不起的话的仁。

仁看着和也的笑,突然觉得有很亲切很熟悉的感觉,一时也说不出话来,也只是愣愣的盯着和也看。看了一会两人都觉得不好意思,各自避开。

“跟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呢。”仁坐在路边的石阶上,开始自说自话。

“有什么不一样,我还是我啊。”和也坐到他身边,轻轻的说。

“和也?是很好听的名字啊。和也,和也……和也……”仁反复的念着,好像要记一生的样子。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看亲人吗?”和也有点小心的问。

“不是,是以前的朋友,后来生病死了。”仁很平静的说着,但是听的出声音里的伤感。

“和也呢?和也是为了谁。”

“父母。“和也突然觉得有悲怆涌上来,刚才在父母墓碑前都没有的强烈的悲伤,突然涌上心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使他的眼睛模糊。

仁一时慌了手脚,拿袖口帮他擦着眼泪。“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笨,和也你不要哭。”

和也低着头,肩膀微微的抽动着,仁把和也搂过去,轻轻的拍他的背。“没关系,和也,以后我来照顾你。”

和也的心突然停跳一拍,的确,这很像是一种承诺,若是别人,才见两面就说这样的话,和也必然不是认为他轻浮,就是觉得他虚伪了,可是,这个人说出来,就带着那么一种暖洋洋的味道,是被温暖所包容,所融化的感觉。

“说起来,这里前面就是我和p以前的学校,和也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仁的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拼命的在说,去啊去啊。

和也微微的笑了,拉住仁的手,想要拉他的手,想要去他的学校,想要了解关于他的一切,龟梨和也,16年来从来没有这么确定的清楚着自己想要什么。如果是因为你的话,我是想再试一次,有多困难都没有关系了。

仁拉住和也的手,在潮湿的小道上跑起来,郊外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紧紧的握住的手,偶尔擦过低飞的蝴蝶,和也的格子衬衫在风里飘起来,像是马上就要飞上天一样。仁黑色的领巾与其纠缠着,簌簌的响声,搀杂着远处似乎传来的口琴声,吹的是《the first of may》。

仁高兴的唱起歌来,不成调的歌,声音与风撞击着,被吹开,散落四周。

一口气跑进小学校的校门,因为是休息日格外的安静,仁像个孩子一样,在小操场上跑来跑去。扯着和也说了一大堆的话。

“和也你看,那边是美术社,原来p 是在那里当部长的。”

“那边是足球场,我原来是足球队的队长哦,我球踢得很好的。”

“和也,这里原来是一个小花园,现在都拆掉了,以前都是樱花,春天很漂亮的。”
“和也和也,快来看,这棵树还在啊,你看你看。”

和也凑过去,树干上明明白白的刻着Toma&P& jin,稚嫩的笔迹,看得出当年的青涩和天真,仁从地上拣了一块瓦砾,在那后面工工整整的刻上&kazuya,笔迹一如当年,可见童心不泯。

和也莫名的感动,看着灰色树干上崭新的青绿色的字,突然像是有了生死相依的伙伴一样,以往以往的年岁,就像是白过了,单纯到简单的想法,一时间成了幸福唯一的思考途径。

那天下午,有很大的风,和也和仁并排躺在小学校宽敞的天台上,十指交握着,呼吸着彼此的呼吸。谁也不说话,觉得不说就不说吧,反正还没开口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仁也是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的聪明。

“仁……我得回去了。”声音在风里打了几个旋,绵绵的落在天台对面的花树上。

“不要,我舍不得和也走。”仁的手握的紧了许多。

“我是没有自由的,我不能自己决定。”这么脆弱的话,和也都有点不敢相信是自己所出来的。

“没有关系,我来帮和也决定好了。”仁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帮和也做一切事情。”

“为什么?”其实不想问的,但是不知怎么就问出来了。

“因为我喜欢和也啊……第一次在天桥上看到和也,就喜欢和也了,想要一直和和也在一起。”

风好大啊,所以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听清楚了,那个baga好象说喜欢来着。似乎真的是很遥远的字眼了。

和也眯起眼,看着淡到没有颜色的天空,有些类似希望的东西在内心蠢蠢欲动,怎么回事啊,这么容易的,就被打动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