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15]  [110]  [121]  [120]  [119]  [118]  [11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浸食

“我总是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吃饭的时候p突然说。

仁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你说他啊。”嘴里塞满了食物,仁嘟嘟囔囔的说着,“好看吧,是我找回来的。”

“你在哪里遇到的?”山下抬起眼望着仁。

“哦,在天桥上。”仁不经意的向窗外看去,风好像更加的大了,撞击在玻璃窗上,发出压抑的声音。“要下雨了。”

仁抓紧扒了几口饭,“我得赶快赶过去了,不然老板会骂的。”

“你不要再去rainy blues唱歌了,又不是没有别的工作好做。”p收拾着碗筷对旁边正在换衣服的仁说。

“我喜欢那里啊。”单纯的人从来都是单纯的想法,凭自己好恶做事,少烦恼,少悔意,有说不出的好。若是真的如此,倒也不错。

“记得带钥匙,我晚上会早睡。”仁出门的时候山下在后面喊着。

“知道了拉。”仁一边应这一边跑出去。山下看了看外面的天,黑压压的沉下来,颤巍巍的悬在心头。有些模糊的图像,就像暴光过度的照片,透着苍白,撕裂的气息,在脑海中铺开,山下摇摇头,拉上窗帘,就像拉上记忆的拉链。关住一室柔腻的平静,轻轻的搓揉着,直到变成灰白的颜色。

“和也,到家了,醒醒。”淳之介轻轻摇着和也的肩,那么小心,简直是不想把他摇醒一样。可是和也还是醒来了,或者他跟本就没有睡着,也是啊,气压那么低。车子那样颠簸着,他怎么睡得着。

和也揉揉眼睛,一言不发的下车,下车的时候风衣滑落了,小草上前一步帮他拉住。和也这才好象恢复意识一样,对小草微微笑了一下。说是笑,其实是连嘴角都没有完全的扬起来。淳之介快走几步赶上来,揽住和也的肩。那样单薄的肩,没有实在的感觉。淳之介有时会觉得,和也的整个人,都像是虚幻的。

走进那扇红色的大门,穿戴整齐的管事迎上来:“和也少爷回来了吗?先生一直在等你。”

小草的表情瞬间变的僵硬,他紧紧的拉住和也的衣袖,简直就像要把它扯破一样。淳之介站到和也面前挡住他,对管事说:“我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想要跟父亲说。”

“先生说,和也少爷一回来就要见他。”声音冰冷如钢铁,虽然鞠着躬,却更像在传达命令。

“带我去吧。”和也把风衣脱下来,还给淳之介,手在他手心稍微的停留了一会,又如同蝶翼一样抽离。淳之介朝着他笑了笑,是无意识的给他一点勇气吧,因为自己早已经丧失了安慰他的资格,只有这样没有意义的笑着,仅仅是因为他曾经说过:“淳,你笑起来很暖和。”

和也走到客厅偏门的时候,小草突然坐到地上绝望的哭起来,寂静的客厅里,那哭声显得那么突兀惨烈,空气被划开一个口子,汩汩的流出血来,和也转过头来,那一刻,淳之介甚至觉得他周身笼罩着光,

“和也……”只是叫一声,却不知道后面说些什么。

和也走进偏门的时候,那些无奈和怨恨一下子冲上来,淳之介不由得退后两步,轻轻的咳嗽着。什么时候栖身家里都会觉得缺少维生的氧气。慢慢的,慢慢的,不能再隐忍下去了。

山下一直在做梦,那些色彩不鲜明的梦,仿佛是在浓浓雾中,一点点隐约的光线,始终没有办法穿破。流浪在密集的云层里。两个紧紧相拥的人影,互相依靠着,看轮廓是少年的身形。微微上仰的头,甜蜜而痛苦的神情,虽然看不分明,却清楚的知道每一个细节。

山下知道是因为什么,但他拒绝去相信,他坚持着,平静无爱的生活,只与光影交错,只在虚幻中寻找冲动的感觉。但是依然是不连续的梦,直到听到仁拿钥匙开门的声音,金属碰撞的声音,冷冷的贴着皮肤滑过,一下子惊醒了,一身的透汗。

仁似乎在客厅里找什么东西,弄出很大的响动,还有玻璃碎裂的声音,实在是没有办法不管,只好起身。

“你在干什么啊?”山下揉着眼睛,倚在门框上,看见仁整个人趴在地上。

“找东西。”仁明显在敷衍,而且闪避着。

“别找了,早点睡吧。”山下也懒得去管,只是虚虚应着。

“你先睡吧……我得找到的。”仁的声音不唱歌的时候是很软的,那样软软的口气,一直是习惯的听着,从来也不觉得的特别,但在黑夜里听来格外有诱惑的感觉。

“你那么吵,我怎么睡得着啊。”山下埋怨着。,“算了,要找什么,我来帮你吧。”

“啊……不用不用,我会小声一点的,你先去睡吧,”

山下一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仁要找的是什么,而那样让他彻夜寻找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当他放弃的时候又意味着什么,这一切,仿佛是在冥冥中注定的,不可改变,后来残留在记忆里的,不过是门框光滑的触感和仁的声音擦过耳朵时痒痒的感觉。

“和也,怎么又偷偷跑出去呢,让长辈担心是不好的行为啊。”黑色的身影站在面前的时候,和也还是禁不住的发抖了。这么久了,这疲倦的身体依然无法麻木,每次一揭开疮疤,疼痛就渗入到内里去。

“那么,你应该知道自己应受的惩罚了。”沉重的声音砸在和也的心上,他的手缓缓的移到衬衫的衣扣上,从领口开始,木制的纽扣,慢慢的散开,少年丝缎一样的皮肤慢慢显露出来。粗糙的大手粗暴的覆盖在上面,棉布衬衫撕裂了,连同粗重的喘息声一起,被黑暗掩埋。和也觉得自己从里面被撕开了,尖锐冰冷的器物划过背部的皮肤,立刻有粘稠的血液流出来,在木质地板上凝固上,整个人,在强烈的冲击中恨不得立刻死去。

“和也,你的命运是被我掌握着的,所以,绝对不要起逃离的念头,否则,就不只是这样了。父亲,会更加用心的疼爱你的。”

支离破碎了,碎成千万片,再也拼不回来,血从身体隐秘的地方流出来,在地板上蜿蜒成丑陋的形状,和也仿佛看到了光,海边的日头将升未升时的那种白光,好象是通向天国的征兆。可笑……这样肮脏的身体,这样堕落的灵魂,怎么可能去得了天国呢。昏昏沉沉中,听见淳和小草的声音。

突然觉得很好笑,怎么已经麻木成这个样子,对于命运,对于自己,如此的放纵和妥协。似乎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个躯体还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那些淫秽的声音,那些令人作呕的触碰,一次又一次,依然无法习惯无法忽视,那些暗藏的骄傲,被践踏的一塌糊涂。

慢慢的忘记了自己还活着了,慢慢的……把身体彻底的出卖了……

门打开了,和也慢慢的走出来,小小的身躯裹在有些残破的格子衬衣里,手扶着门框,头深深的埋着,脚步有些踉跄,走一步似乎要已经用去全身力气,靠着墙软软的倒下来。淳之介上前想要扶他,却被小草拦住了。

“你不要动他。”小草的声音平静却坚定“你们家的人,都不许动他。”他支起和也的身体,想要把他带离淳之介身边。可是只是轻轻的移动,都觉出和也身体的颤抖,只好留在那里不动。过了一会,才认输一样的低下头,把和也的手放在淳之介手心。

“现在的我,是没有任何办法保护他的,淳哥哥,你要对他好。”依然是平静的,不似孩子的语气,淳之介听得心里堵得慌,一不小心,眼泪就落在手心那双纤细的手上。

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能早一点遇见你,这样我才能知道,在遇见你之前,那么漫长的岁月,不过是为了这样一刻而已。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