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22]  [115]  [110]  [121]  [120]  [119]  [118]  [11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さびついた Memory

他的年少时光,寂寞遍地开花,都是些不知名的小花,类似雏菊,栀子,金盏,一点点,也称得上锦绣了。他清楚的记得父母最后一次出门的时候,告诉他一定要关好浴室的门再睡,那天晚上似乎起来了好几次去看自己有没有关好门,是单纯的想要讨要夸奖,也是最后的纯洁动机。

再见到父母的时候,已是冰冷棺木,人生往往这样戏弄渺小的人,没有决定权,没有发言权,连顺应的权利都没有。当他坐在孤儿院布满青苔的石阶上呆看天际变化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这一点。以后的岁月,他曾经是想过要独自度过的,一个人,一直一直,对自己承诺,为自己兑现,好象永远都不会被欺骗被背叛的样子。

和也睡得很沉,微微有些低烧,他体温本来是偏低的,所以很容易就烧红了脸,不自然的绯红,浮在眼角眉梢,分外显得妩媚。

小草帮他换了冰片,然后坐在床边看书,精神始终是无法集中。总是自觉不自觉的想起刚遇到和也时的情景。

一开始是只敢在旁边偷偷看的,看那个沉静的人坐在石阶上,一坐几个钟头,脸上带着恬静的表情,仿佛世上一切他都不在乎,都与他无关。有的时候他看书,看厚厚的硬皮书,很久才翻一页,仿佛看到了什么都与他无关的样子。有的时候他轻轻的唱歌,歌声很低但很好听,是一些和风的调子,他坐在那里,赤裸的脚在草地上无忧的拍打,和服的袖子稍稍的挽起来,半截细细的手臂露在外面,与那些模糊的颜色纠缠着。

如果不是他突然说:“一直在那边很冷的,出来一起坐吧。”也许就这样一直的看下去,看这个人怎样在四季流转中不变的美丽着。

终于坐到他身边的那个夜晚,蝉叫的分外聒噪,他点了一支细细的烟火,微弱的光连带着磁磁的声响,荡涤了一切浮躁的夏日气息,他的眼睛黑而且明亮,尽收夜里点点灯火,望向辽远的不可接近的地方。

草野分明的记得那双手,在自己的发间滑过的感觉,手心的温暖毫不犹豫的传过来。那时候他对自己说:“你也是一个人吧,那以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吧。”那时候自己简直觉得是神的眷顾,这样的人,竟然说要与自己一直在一起,一时根本就没有去想这件事的可能性,没想到他当时是那样的认真。

和也在梦里回到很久以前,其实也不能算是很久以前吧。被田口先生从孤儿院领走那一天,其实不过是5年以前,那天的天阴的很,在微黑的云与潮湿的地之间,意外的有着不自然的亮光,这样的天气若是无事发生,倒也平常,只是因为太过于特别,所以不经意的记住了。

依稀的记得粗糙而有力的手抚过自己的脸颊,,留下炽热的疼痛的感觉。和也往后躲了躲,一时有点站不稳。然后有一张清爽如三月高高的天的笑脸从那黑色身影后闪出来,对着自己无比灿烂的笑了一下。那是让人从内心感到愉悦的笑容,清甜的,泉水一样的,自己眼睛里都觉得有点湿润。

从头到尾自己是一句话都没说的,本来就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徒劳挣扎反而显得绝望。况且是很想再看一眼的,那样的笑脸的。

于是走的时候问了小草,“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小草是点了头的,然后就对着那时还陌生,其实现在也还是陌生的田口正纪说:“请让我带他一起。”

其实想想是后悔的,何必带他来这样的地方,早知道此后再不洁净,宁愿少一个牵扯的人就少一个了。但是心隐隐的在痛啊,那些生锈的记忆如同一把钝刀,在心口上慢慢磨着,没有血,只是干裂纵横的伤口。

淳之介走进来,走到床边,俯身去看和也的睡颜,用手指试了试额头的温度,回过头来轻声对小草说:“烧好象已经退了,中间都没有醒过吗?”

“没有,连声都没有出过。”

“待会可能就能醒了,我已经叫他们煮面去了,这么久没吃东西,他醒的时候肯定很饿的。”

“淳哥哥。”小草突然停止翻书,抬起头看着淳之介,“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淳之介笑一下,转过身去拉窗帘。拉到一半的时候手被拉住了。

“他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你真的喜欢他,就不要让他再受这样的苦,你怎么还能这么若无其事的笑呢,你看不见,他连哭都没有力气了吗?”

淳之介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他知道不能转身的,抉择不是他能够做的。他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不能反抗自己的父亲,尽管只是个可笑的称谓,那依然是他不能逾越的障碍。他依然记得第一次发现那件事情的那天晚上,他因为在同学家开party回来的晚,也没有让司机去接,正赶上夏日的阵雨,一路小跑的回家。

那时候他只是想看一看和也,发现他房间里没有人的时候,也没有刻意的寻找。听到不寻常的呻吟时,少年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那时,不恰巧的那时,一道电光把父亲的书房照个透亮,那时他竟然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做不了,那道电光,像是一个可怕的诅咒,从此把那清透的笑容击个粉碎,他再怎么在和也面前笑呢?他的眼睛里沾染了不洁净的东西,他的手,颤抖着关上了那一室罪恶的血光。

瞬间褪色了,鲜活的画面变成死灰,和也的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他有时候想要把自己的记忆撕得粉碎,好的,坏的,统统不要留下。于是他想,我不要再梦下去,于是他奋力的挣扎着,直到身体的疼痛无法再忍受了。模糊的听着淳之介焦急的叫喊,却隐约的说:“仁,我跟你回家吧。”

仁?那是谁,淳之介一时有些茫然,他小心的按住和也的身体,小心的吻他的前额,小心的说:“和也,不怕,等你好了,我们去看烟花。”

“P,快起来看啊,外面有烟花。”仁死命的摇着山下,他一脸不情愿的被拉到窗前,一看夜空,眼睛顿时明亮起来。
凌晨两点的时候,暗夜绽放绚烂花朵,不知是哪里的喜悦悲伤,那么多人一起感慨凭吊。繁盛而壮丽的花朵,转眼间散个干干净净,仁兴奋的直拍手,眼睛里都是烟花的颜色,山下仰起头,突然觉得有些不明所以的悲伤,该是盛开的时候,却不说什么的消逝了,总觉得能与熟悉的人与事联系起来。

“p,刚才忘记让你去拿相机了,那么好看的,真是可惜啊。”

“这么微弱的光线怎么拍的好啊,看到不就好了。”

“我想要把他留下来啊。”仁孩子气的看着回复平静的天空。

“淳,帮我留下来好吗?”

“什么?”

“烟花。”

“……”

那是些留不住的东西,我没有看到,你却看了个完全,所以你欠我的。我知道这是多么牵强的理由啊,但是遇到了,似乎就没有办法忽视一样,我那时怎么知道,因为你就改变一生啊。

“p,我没有找到。”

“什么?”

“对不起,我真的弄丢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