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10]  [121]  [120]  [119]  [118]  [11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天上的桥

关于风的记忆,停留在呼啸的声音里,盘旋着,变成扭曲的印象。熟悉的面孔在这印象里逐渐变成一种灰蒙蒙的东西,混沌不清,好象仍然在期待着那双手拉住自己,说:“不如跟我回家吧。”

仁见到和也的时候,他坐在高高的天桥栏杆上,蓝灰的格子衬衫被风吹的鼓胀起来,飒飒的抖动着,两只脚悬在空中,很不切实的感觉,没有任何安全感。少年的眼神被风吹散了,散到四面八方,针一样刺到仁的眼睛里去。冬天干冷的风里,那个少年喝着冰果汁,脸上是漠然的神情。

“那里很危险的。下来啊。”仁记得自己是这样说的。他确定他听见了,因为那少年的头稍微转了转,因为这微微的一转,他甘心跑过马路这边来,迎着风跑上天桥,在少年面前伸出他的手。

“很危险的,快下来啊。”仁的手指悬在风里,微微的颤抖着,和也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在这同样的频率中,和也听着自己的心跳,那样缓慢沉重,一下下分外分明。

塑料杯里的果汁喝完了,吸管发出奇怪的声音,和也把手里的杯子扔出去,正扔进垃圾箱,一声闷响。和也的眼神也突然延伸到很远的地方,仿佛透过仁的身体,看到了别处的景色。

“我叫赤西仁,你呢?”仁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个少年这么有兴趣,他只是很习惯的问着,很习惯的把悬在空中有点酸的手收回来。仁其实对自己的笑容很自信,p曾经是说过,只要自己一笑,什么要求都不忍拒绝的。

那少年跳下天桥的栏杆,拉起仁的手,在他手心写了一个字母,K,不是很重的,却是很有存在感的。很久之后,仁还会觉得那手指划过的地方有微热的感觉,扰乱了手心纠缠的曲线。更难以忘记的是少年白皙的手指,长而纤细的,指甲剪的很整齐却很锋利,那一点点小小的刺痛,和风刮过的凛冽感觉,如此相似。

“长的这么漂亮,居然不会讲话,真是可惜了。”仁在心里暗自想。他在自己的手心描着那个K字,兀自呢喃着:“不大想这样叫你呢。”

仁的声音是很轻的,口气是很软的,在风里仿佛一下就可以吹散,但是和也清楚的听见了。他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分外精致的眉眼,单纯到有点傻气的笑容,两片薄薄的浅色的唇,微微抿住。而眼角一颗薄情泪痣,触目惊心。和也很想跟他说些什么,但是仿佛想说的话他已经知道,明明是陌生人,却感觉可怕的熟悉。

“哥,你怎么在这里?”草野是边叫边跑上天桥来的,跑到近处却反而拘谨起来,有点困惑有点不满的看着仁。

和也转过脸看着草野,看了一会,就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的对他说:“我晚点回去……”

“哥……”草野焦灼的拉了一下和也的衣袖,和也把手抽回来,抽是抽回来了,却像是没处放一样,不落实的在半空停顿着。

草野咬咬牙,转头走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看着和也“哥……早点回来。”和也点点头,轻轻的笑一下,转过头,却看到仁站在那里两眼发直。

“原来你是会说话的。”半晌仁才冒出这么一句,和也有点同情的看着他,长了这样一张精致的脸,居然是个baga。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坚持的要留在这里,但是既然留下来了,总不能这样僵持着。转身想走的时候被一双温暖的手拉住了,仁的笑容是可以从声音里想象出来的,一定是那样眯着眼,那样把嘴角上扬起来,然后,他说:“没地方去的话,不如跟我回家吧。”

和也停了一下,那短短一刻里无数念头在心里闪过,像是专为过去的一部独立电影。身体内里微微有些疼痛,仁拉的很紧,仁的笑容在呼啸的风里,像个港湾。和也像是站在蓝色风眼里,一点点,向旋涡中心靠近。

“快走吧,小心待会有台风啊。”仁拉住和也像天桥下跑去,一开始的时候和也觉得是风在推着自己,后来却知道,那时候,是真的愿意和仁走的。哪怕知道也许有些事很快就会消失,仍是想占有一刻,一刻也好。所以当那杯温热的牛奶端到手上,热气湿润了眼睛的时候,和也知道,自己是不曾后悔过的。

“我家里很乱啊。”仁揉着乱乱的头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没关系,很暖和。“真的是很暖和啊,所有的东西都挤在一起,陈旧的沙发散发着陈旧的香,柔软得不成样子,地毯上大片的玫瑰花,向四周的墙角蔓延。小小的房间里,音乐一溢满,满足感自然而然的涌上来,然后,疲惫,如同排山倒海。

仁不知道为什么这少年睡得如此沉,在first of may的宁静音乐中,他的睡颜带着一些防备,眼睛微微合上,看上去很不安稳,但是却怎么也喊不醒。双手随意的搁在头旁边,左手上有一个黑色的护腕,深沉的颜色遮住一点灯光,形成诱惑的阴影。仁趴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开始翻一本漫画,孩子气的把漫画里男主角的脸放在少年的旁边比较,小心翼翼地吹起他的刘海看他光洁的额头,这样一直到玄关那里传来脚步声。

“仁,你又把地毯弄得那么脏。”山下的声音总是比人先到,仁死命的跟他使眼色,示意他说话轻声一点。山下疑惑的靠近沙发,看着蜷在上面睡得香甜的人,他的发丝扫到了和也的鼻尖,和也的眉头皱了皱,眼睛眨了眨,打了一个喷嚏。
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一张尴尬的脸,脱色的头发,秀气的眉眼,笑的不太自然。和也扁扁嘴角,把眼光移开,看着沙发旁缩成一团的仁,仁依然是笑的一脸春光灿烂。“这是我室友山下智久,叫他p就好了。

山下在旁边陪着笑了一下,和也突然认识了两个人,开始觉得人生无常。

“那……你是?”山下有点犹豫的问。

和也低下头,对于不想回答的问题,他除了逃避别无他法。仁抓过p的手来,大大咧咧的在上面划了几画,和也看着那细长的手指在别人手心划着,他知道自己的眼神是寂寞的,他拨拨有些长的刘海,调整了一下坐姿。目之所及,无不真实到不敢相信。看到挂钟时,吓了一跳,不禁苦笑一下。

和也知道自己也许再不会到这里来,所以他努力的记住了仁的眉眼,其实不用刻意,一看就停留在眸子里,无论如何都抹不去了。离开的时候,仁又拉了自己的手,温度与力度那样微妙,像温柔的水流。山下拉自己的手的时候有点迟疑,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好象曾经在哪里见过。

不如,再也不要见你,这样的印象,都近于完美了。和也走出那温暖的房间时这样想。

仁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巷口,怔怔的看了一会,直到山下在里屋叫他。手指会不自觉的在手心轻轻划着,那个字母,像是咒语,也许,是劫数。

走出巷口的时候,淳之介已经等在那里了,和也走过去,任由他将风衣披在自己身上。“怎么这么任性呢,我很担心。”
和也不说话,只是径直向车走去,淳之介跟上去,几个穿黑西服的人从巷口闪出来,跟在他身后。淳之介有点不满的转过身:“你们不要跟着,会吓着和也的。”

那些人必恭必敬的鞠躬转身,淳之介望向坐在车里的和也,他的头靠在车窗上,脸上是他那个年纪不应该有的疲倦。淳之介有点茫然的看向巷子里,又转过头看着和也,脸上现出担忧的神色。

也许我永远只能这样旁观,我甚至没有力量给予你一点温暖。因为你是月光的孩子,我怕照见身上的污秽,于是,连靠近都奢侈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