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9]  [71]  [70]  [69]  [68]  [67]  [66]  [65]  [6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八话 挣扎。浸没

我知道遗忘从来都是艰难的,但是,我却总是缺少耐心,乏于等待。Hiroto,如果我说对不起,你会不会像许多人一样,笑笑的原谅我呢?

横滨的太阳,总是准时地,从跨海大桥另一边的海面上冉冉升起。璀璨的光芒铺满海面,如一片织锦从那边一直延伸过来。魅錄总是很想踩在那片锦绣上,一直行走到对岸去,但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海水深沉无底,抬脚便回不来了。

对弘人也有相似的感觉,总想去试探,哪里是他的底线。却又害怕着,一失足成千古恨。

“喂……下来吃饭了。”弘人扯着嗓子在后面喊着,魅弘浅浅一笑,将悬在船舷边的脚收回来,懒洋洋地放进软布拖鞋里,缓缓站起来,走到靠岸的一边,跳下船,沙滩上,便是两行赫然的脚印。

已经是两个星期,和他过着这样莫名其妙的生活。弘人有些无奈地喝着粘稠的米粥,不知道该怎么进入今天的话题。魅錄倒是吃得很欢,喝粥的声音稀里哗啦,全然没有有钱人的矜持。第一天看到弘人摆在桌上黑乎乎的几盘菜时,他还想,自己真是好青年,送上门来给人虐待。但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弘人是他看过的第一个做菜难看味道却极好的男人,从此他迷上了黑乎乎的炒青菜,黑乎乎的味增汤,甚至黑乎乎的冷豆腐。

“弘人……今天要干什么?”喝完最后一口粥,元气满满的魅錄同学铿锵地问。

“继续啊……你昨天的几个零件还没车完。”弘人收拾着桌上的残局,不冷不热地应着。

“我来帮你。”魅錄伸出手去,是奔着某个盘子去的,却正好和弘人的手指撞在一起,皮肤的接触,让某些记忆活泛起来。他们牵过手了,而且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牵手,而是指缝卡着指缝,手心贴着手心,那么亲密的牵在一起,不愿分开。这代表着什么,两个人都说不清楚,弘人不敢去想象,魅録没勇气表达。一个字,卡在喉咙口,火烧火燎。

“不用了,没几个盘子。”弘人低下头,细声说着,嘴唇嗫嚅的形状都收在魅録的眼底。魅録突然觉得,有一股冲动在脑中盘旋,瞬时刮起飓风。弘人狭长的眼睛,眨一下,再眨一下,他的嘴唇轻轻抿起,又放开。他粗糙的手指,抠住白瓷盘的边缘,比瓷还白,比瓷还脆弱。

“我喜欢你。”

就这样突兀地说出了口,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魅録觉得嘴唇有些热辣辣的干燥,便伸出舌头去舔,突然碰上弘人抬起头的目光,舌尖有些色情地在唇尖停留一会,慢慢隐没在暗红的嘴唇之后。也许会拒绝吧……也许会发火?也许他说不定也有同样的想法。魅録忖度着,如何应对。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

弘人转过身,走出去,那句话,好像没有说出来。没有存在过,连魅録都觉得,也许,自己产生了幻觉。

船厂的生意意外地有所好转,相应地也忙碌起来。几个小孩倒是十分地活跃,好像已经正式在这里工作了一样,弘人经常告诫他们要好好念书,但是总是被忽略。这个时候,弘人的眼睛里会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情绪,像是遗憾,又像是一种急切的悲伤。魅録觉得,这个人的过去,一定很不幸福,但是,他再也没有勇气去触摸那根底线。

之下,是深深海洋,冷彻骨髓,马上,人就会变成一团僵硬的冰。

“嘶……真的好冷。”

魅録把手指缩回来,茫然地望向冬天宁静的海。突兀地开始想念男山,那只毛很长眼睛很大的狗,时常蜷在自己脚边,暖融融地发出“呼呼”的声响。继而他想起房间里干燥的木地板,床边结构复杂的闹钟发出的警铃一般的闹铃声,还有,那个唠叨的老头子,还有,那些讨厌的花哨的冷漠的自以为是的家伙……

魅録把携带摸了出来,收件匣里满满的都是那些家伙的mail,问他什么时候回去,问他回不回去,问他为什么不回去过圣诞。魅録的眼睛有点模糊,他不得不承认,那些家伙虽然很聒噪,但是很久不见,耳朵也会觉得有些寂寞,特别在平安夜,以往从来不会觉得孤单的日子。也许,他对横滨的依恋,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浓烈,也许,他已经想放弃了。

“好冷……”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情绪很淡,好像也被冰冷的空气稀释了。

“恩……是啊。”魅録突然觉得有点紧张,这样的气氛下跟弘人说话,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而且,两人很久没有说过这样缺乏沟通价值的话了。

“要不要去一个地方?”弘人踱到魅録身边,点了一支烟,慢慢说着。呼吸出的白气和升腾的烟雾,纠缠缭绕,慢慢散去,魅録觉得,这是这个人独特的魔法。或许,他也意识到今天是平安夜,应该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的。

“走吧。”魅録干脆地站起来,亮亮的眼睛,倒映横滨海岸的万家灯火。

“手”。弘人攥紧的拳头突然伸到眼前来,魅録疑惑地将手掌摊开,然后在弘人飘忽擦过的身畔,赫然看到掌心一颗包装精致的糖果,闪着诱惑的光。

“今天是万圣节。”弘人的声音包在寒冷雾气里,嗡嗡作响。

“哦,Trick or treat。”魅弘灿烂地笑起来,原来这个人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会相信万圣节的鬼魂们在夜晚聚集讨要糖果的风俗。他紧紧攥住那颗闪亮可爱的糖果,笑得见眉不见眼。“要去哪里呢?”

“跟着走就好了。”

“好!”魅弘元气满满地转身,踏着万圣节的步子,Natural high地朝外走去,嘴里喃喃念着:

trick or treat ,他往前,交叉着向右走着,步子有些踉跄,头顶那撮最翘的头发抖了两下……smell our feet,倒过来往相反的方向走回来,双手有些紧张得僵在身侧。……give me something good to eat,他前前后后地跳着,就好像廉当年一样,弘人眼前出现了,那一整排的小孩子从身边经过的场景,candy please!

魅録突然摊开的手掌上,两颗糖果形成一个微妙的形状。弘人怔怔地望着他掌心若隐若现的纹路,在灯光掩映中无限延长,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从魅録身边擦过。“快点走吧,不然要来不及了。”

往山上公园的路,依然是沿着台阶一路踩踏星光而上。弘人想起当年最初的悸动,一路狂奔,遗忘了沿路风景,此刻慢慢回忆起来,细节一一浮现,反而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丽。而且,多了一个人不停地在身边转来转去,说着无聊的笑话,想要沉溺在回忆中更加困难。

。“啊……下雨了。”魅録扬起手,去接天上细密的雨丝。冬天下雨,是很少见的事情,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本该喧嚣的夜里。两人快跑几步到亭子里,还是不可避免地被稍稍淋湿了些。

魅録的刘海塌了下来,粘在白净的额头上,与浓密的眉毛连在了一起。弘人转过身,看着他的脸,不由得嘿嘿笑了出来。他笑着拍打身上沾湿的雨水,对魅録的追问置之不理,保持着微笑的样子,望向山下朦胧的灯火。

“呐……为什么要来这里?”魅録今天心里很有些发毛,因为那个平常吝于言笑的人,今天一直保持着奇怪的微笑,那种神情,看上去温柔而悲伤,十分令人心动。但也正因为如此,魅録才有种不安定的预感。

“因为,想起了之前和菜绪一起过万圣节的事情,就是在这个地方,她穿得……很好笑。”

又是低头浅笑……魅録感觉有些受伤。虽然他一直有强烈的感觉,弘人眼内那种化不开的悲伤,是因为一个人。但是此刻听到那个人的名字,这种永难抵达的感觉,便愈加强烈起来。这种微笑,便是只对那个人吧。“菜绪……”魅録无意间重复着那个名字。

“菜绪是我未婚妻,三年前,在北海道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了。”弘人平缓地说着,很久没有提起这件事,所以说起来也有些紧张,不由得语气更加低沉起来。“她家里家境很好,是珠宝行的千金小姐,而我妈妈那时候也没有改嫁,家里负担更重,比现在还穷。但是她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而是一直温柔宽容的对待我。你也看到,我不算是个性格很好的人,中间吵过很多次,也分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大家都长大了,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可以去承担和面对的时候,她却突然去世了……一个人……在北海道……我隔了三周才知道。”

弘人长长地舒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而魅録显然被这个故事震撼了,半天没有声响。两人之间的空间无比静寂,好像突然陷入了另一个次元。

“你之前……说你喜欢我是吧。”漫长的沉默后,弘人的问题就好像滑入水中的戒指,带着一连串的牵扯和回忆,坠入魅録已经泛红的眼底。

“嗯。”他轻声地答应着,声音有些颤。

“对不起,没办法,如果不能忘记她,即使让你高兴了,也是对你不公平的吧。而且,我们之间的障碍,比那时候来得更多更困难,像我这样的胆小鬼,根本连尝试都不敢啊。”弘人的话,在逐渐喧闹的雨声中飘忽不定,却一字不漏地传到了魅録的耳中。字字如钉,一片血肉模糊。

“所以……快点回到你的生活里去吧,你的东京,你的贵族学校,你的有钱朋友们,这些离我太遥远,我不想参与也不敢参与。但是,你只有在那样的生活里,才会快乐不是吗?”弘人转过身,看着魅録要哭不哭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他还是个孩子啊,想必以前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不”字吧,自己又伤害了无辜的人呢。
出于那种从心底涌上的温柔,他伸出手去,捋了捋魅録的额发,露出他洁白光滑的额头。这种姿态的暧昧,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也清楚,自己残疾的心和情感,只会害了这个漂亮的孩子。

魅録感觉到那凉凉的手指在自己额头上游走,抑制不住的悲伤泛滥而上。他一把抓住弘人的手,盯住他瞬间睁大的眼睛,然后极大力地抱住他,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躯体一样。弘人一时气急,想要从魅録的臂弯里挣脱出来,但是却无法敌过他的力气。正想教训他时,却被一股滑入脖颈里的热流定住,魅録闷闷的稚气的声音传过来,让人想哭。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能忘记她呢?为什么要赶我走?我真的很喜欢你啊,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

亭外渐稀疏的雨声,滴答在他的话语间,和眼泪一样动人心弦。

=======================我会坚持的分割线===========================
好吧,即使是这样拖着,我也要写完。
这篇没有什么意思的纯爱文,我要撑足15章!(小刚上身。)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