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9]  [71]  [70]  [69]  [68]  [67]  [66]  [6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九话 丢不回的旧棒球

那一回,我们都觉得应该是个结束吧,至少应该是个断点。可是,Miroku,你走出门,消失在船沿的转角时,为什么我隐隐觉得,仍有继续的可能呢?

“啊……!Merry chirsmas!”麋鹿状的悠理拉响一个礼炮,礼花四散飞扬,飘飘摇摇地掉在美童夸张的鼻尖上。

“干什么……现在又还没到圣诞。” 野梨子悠悠然把落在画上的纸屑拂开,凝神要画下一笔。

“啊……因为实在很无聊啊,魅録都一副呆呆的样子,那两位又一直装文艺。”悠理托着腮帮子,大叹一口气,撑在桌上。

“是哦,小魅録从横滨回来后,好像忘记把魂带回来了。”美童坏心地把手伸到魅録眼前晃啊晃,被魅録一把打下去。

“哎……魅録你这样真的很不好玩诶。”悠理抱怨着,朝着窗边的魅録走过来。魅録翻身跳下窗台,轻飘飘与悠理擦肩而过,丢下一句同样轻飘飘的抱怨。“真无聊。”

是的,很无聊,确实很无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样的生活这么无聊。魅録很消沉地走过秋天的校园,厚厚的黄叶堆积在路边的悬铃木下。他悠悠地叹口气,站定在两排整齐的林木之间,仰望灰白的天空,摊开手。

这时候,如果老天给面子的话,应该会有一两片雪花飘下来吧。但是老天明显不想给这个面子,掌心除了几条简单的纹路外,空空如也。


“哈哈哈……你竟然会出现这么文艺的姿势。”放肆地笑声一听就知道是谁,魅録脸一沉,现在不是很想和他聊天。下意识地,想要忽视那个挡在前面的家伙。

“我请你吃日料。”走……现在这个时机,和他聊天无疑自找嘲笑,

“送你最新战舰模型。”不行……不能受魔鬼的诱惑。

“我家还有进口的狗粮哦。”男山,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

“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拒绝了吗?”

魅録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几近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面前那个笑得一脸欠揍的家伙。“走啦,趁火打劫!”然后,得逞的岩濑健同学就一脸坏笑的跟了过去。

温暖的冬夜,很适合在和室里煮将锅吃,小火咕嘟咕嘟地,将白色的汤汁煮开。魅録在温暖中有些昏昏欲睡,几乎马上就要入梦去。在这种浓郁的香气里,他几乎又要想起,他离开横滨的那个清晨。

“说啦,到底是怎么了,你回来也有段时间了。虽然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不会待在那里很久,但是既然是回来了,就要好好振作重新做人嘛。”健一边把白菜往锅子里扔,一边用很老气的腔调劝说着魅録。

“你们都知道?为什么你们会知道这些?”魅録捕捉倒健话语里不寻常的地方,有些不甘心地反驳过去。

“想就知道啊,那家伙看上去一副那么沧桑的样子,经历过的事情大概是你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吧,就你这种大少爷脾气,怎么可能跟他处得来。”健悠闲地涮着白菜,一脸坏笑地看着魅録。“你大概,还没试过这种,想要却得不到的感觉吧。”

“别用那么讨厌的眼神看我。”魅録轻声地嘟哝着,却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但是他隐隐觉得,事情并不像健说的那样。对于弘人,他并没有强烈的占有欲,与什么想要不想要,是截然不同的。但是,无法达到,无法了解,甚至无法靠近的悲伤,他却是有着深切感受的。

“所以说,你不用在这里闷闷不乐……这种事情是注定的,没办法。”健将涮好的牛肉夹给魅録,不无同情的看着他。

“不是的。”魅録放下筷子,抿了抿嘴,坚定地看着雾气后面的健。

健有些惶惑了,他深知这外表硬汉的家伙,有一颗多么LOLI的玻璃心。

“不是你说的那样。”魅録又重复一遍刚才的话,然后埋下头去,努力地大吃起来。

健怔忡了一会,随即也埋下头去,努力地大吃起来。

在冬日将锅蒸腾的雾气之后,魅録突然觉得眼睛一阵阵地发热,差点要落下眼泪来。

横滨的跨海大桥,在冬日的夜晚,看上去十分寂寥。弘人醒来的时候,正是凌晨3点11分,从窗户看向外面,星星点点的灯光,凝固了一样的,没有任何闪烁。弘人突然觉得冷,于是蜷缩起来,把自己整个包裹在被褥里。但是,彻骨的寒冷,仍然从四面八方袭来。

很久没有这么清晰地感受到寒冷了吧?弘人清醒地回想着。自从菜绪死掉后,自己身体里的某一部分,好像也随之死掉了。不会感觉到任何疼痛,孤寂和伤害。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死掉的组织,好像又一一复活过来。那些久违的,让他觉得自己尚是个活物的感受,又一一开始侵犯骚扰。

缩到不能再缩,缩到骨头都开始抽痛了,弘人觉得眼角有温热的液体,沿着脸颊,顺顺地滑进枕头里。然后,他仿佛觉得有一双始终热乎的手,在轻轻抚摸他的额头。沿着眼角最脆弱的地方,一路擦干他湿湿的泪痕。

“MIROKU……”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迷蒙中,弘人开始轻声呼唤着一个名字。“MIROKU……MI-ROKU……”

眼睛倏忽睁大了,弘人在黑暗中,安静地凝视着天花板,一片苍茫的白,“我在喊谁……?我在喊谁呢?”那一刻,他有些不敢信任,自己一向恃以为傲的冷静。

“诶……魅録……”美童有些疑惑地看着前面的那个缩头缩脑的家伙,最后还是根据跟在后面的狗判断出,那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魅録……等一等啦……”迈开长腿,追上那个装不熟的家伙。“去哪里啊?”

“哦……没有啊,就随便晃晃。” 魅録半睁着眼,有点不情愿地抬起头,过分黑重的眼圈,吓得美童连退了三步。

“你没事吧……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美童觉得事态有些严重,自己十分有拯救这个消沉少年的必要。

“没事啦……就是……有几天没有睡好。” 魅録揉揉眼睛,全然没有意识到美童正在燃烧的友情。

“啊……你是‘有闲俱乐部’的主力啊,你怎么可以这么颓废啦!走啦,我们去燃烧一下。”美童一把拽住魅録毛毛的衣领,也不管他是否同意,就自顾自地将他塞进跑车里,然后借助燃烧的余力,跑出了120的速度。

等到魅録终于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跑车已经停在桌球室的门口。拥挤,热闹的街上,不住有经过的人,对过分豪华的跑车发出轻轻赞叹的声音。魅録有些无力地,将男山从身边的座椅上牵下来,满脸疑惑地看着美童。“到这里来干什么?”

“体验一下平民的娱乐啊!”美童理直气壮地答道,然后兴致冲冲地往里去了,完全忘记了他带魅録来这里的初衷是什么。

“我看根本是你想玩吧!”魅録咕哝着,冷不防手里的绳子一拽,差点摔个趔趄。“诶,男山……男山……你要去哪里啊?”一个帅哥,被一只帅狗拉着跑,倒是成为东京街头一道别样的风景。男山一路狂奔一阵后,停在一条背街的街口。魅録一头雾水地刚想抱怨,却在看到街边的两个人时,有些茫然地呆住了。

健……一向乐天没什么心事的岩濑健,此时低着头,看不见表情,周围似乎形成了寂静的气场。收在眼底的寂寥的影子,全然不像魅録所认识的那个人。而站在他对面的那个人,魅録记得他见过,但绝对不是在东京……

男山突然出奇地安静,趴在地上伸着舌头,和魅録保持一样惊讶的状态,躲在街边偷窥那边的两个人。魅録看到那个瘦高个儿的人,递给健一个棒球,那个棒球,他也曾经在健的床头看到过,那个旧旧软软的棒球,不让人碰,也不扔掉。然后,更惊人的是,他看见健慢慢仰起头,笑起的侧脸格外遥远。而另外那人,也慢慢俯下身去,形成一个深情的角度。

他们的侧脸慢慢靠近,慢慢靠近,魅録都觉得自己的呼吸,也被一起掠夺了。然后,他们静止在某个边缘,一个停在难以继续的角度,一个撑住摇摇欲坠的后墙,只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魅録轻轻地拽了拽手里的绳子,“男山……男山……走了。”他觉得眼睛里好像种了钉子一样,热辣辣地疼,但是,那并不是一种被意外惊诧的感觉,而是一种触景伤情的痛感。

一人一狗,悄无声息地沿着街角溜走。走到足够遥远的地方,魅録才放心地大口呼吸出来。他有点疑惑,刚刚和健在一起的,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会觉得那么熟悉?走着走着,他突然恍然大悟。“啊……是他……”

是的,他突然就触到了那个记忆的点。那天,他收拾好有限的行李,准备从弘人家离开的时候,阳光尤其灿烂地透进窗户,他有些留恋地在门口停留了一阵,但是,没有人出来送行。他深呼吸,再深呼吸,也未能将阳光粒子的温暖,吸入胸膛。他知道,自己的离开不过是一件迟早要发生的事情,只不过他一直不情不愿地拖延着,所以现在,也没有理由去怪弘人。连话别都没有的冷漠。

拖着瘪瘪的包,他走下锈迹斑斑的铁梯,沿着沙滩,走向跨海大桥的另一端。在桥边,就有那样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倚在栏杆旁喝咖啡,脸上挂着无奈的笑。

“走了……?”他问,然后把手上的另一杯咖啡递了过来。

“嗯。”魅録沮丧地点头,没有接纳他的好意。

“回东京后……帮我带个口信好吗?”那人突然显得窘起来,眼神也闪闪烁烁。

“嗯?什么?”魅録也觉得有些奇怪。这人大概是弘人的朋友,只是,他需要自己带什么口信呢?

“啊……果然还是……算了。”一般挣扎的表情,魅録觉得他大抵是能明白他想说什么,也明白他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的原因的。

“那……我走了。”魅録很有礼貌地点点头,经过那个奇怪的人。他断然不曾想到,一个多月后,会在东京以这样的形式,再见到他。

“汪……汪……呼……”

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角,被男山死死地咬住。仰头,看见街口已经装饰起彩门和圣诞树,铃铛的脆响回荡在冬日寂寥的空气中。一向感性细腻的青年松竹梅,不无伤感地在心内感叹道:“圣诞节……真的要来了。”

+++++++++++++++++++++我也还算守信用的分+++++++++++++++++++++++
我也还算是守信用吧……能够抽出时间来凑一章= =
如果我很狗血地就此结束这个文,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突然意识到,这里也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尾诶。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