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9]  [122]  [158]  [157]  [22]  [115]  [110]  [121]  [120]  [119]  [11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眉头仍聚满密云*

排练房里的灯光,有着些许暧昧的感觉,kame眯着眼看jin在镜子前跳舞
外面雷声大作似乎是要下雨的样子,kame皱皱眉头,眼光始终未曾移开
如何习惯了静谧的去看他,这个过程辽远而复杂,kame不想去想
但现在外面乌云渐渐聚集,kame突然很想被亲吻
是仁的亲吻,曾经轻飘飘的,羽毛一样的,落在自己的嘴唇上
于是又习惯性的去添嘴唇,却看到镜子里的仁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
kame苦笑一下,开始收拾东西,年轻人向来心事没有眼皮重,我困了想回去睡一会儿,总是绝佳的理由。
突然一道电光,从窗口劈下来,照的整个排练房一片透亮
kame瞬时傻了,竟然是真的和他两个人在一个空间里,连彼此的心跳都听得清呢。
jin停下来,在镜子前喘着粗气,然后瓮声瓮气的叫了一声:“kame”
kame?你叫我kame chan的日子,已经过去的连丝毫痕迹都寻不着了吗?

*就算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仍可反映你心*

jin其实是通透的孩子,这一点takki知道,却不说。p知道,说了没人信,kame知道,却假装不知道。
所以jin听了社长的话乖巧点头的时候,kame也假装不知道自己的心沉了一下。
一沉到今日,已经是万劫不复,惘然浪费了他的一生交付。
kame 小小的气恼着,从此远离那个绝情的人。
平林漠漠烟如织,暝色入高楼。
kame不开灯,jin不出声,坐在黑暗中的两个人,就像蛰伏的小动物,惊怕着,容易恼怒,容易伤心。
“jin,你为什么都不反驳一声呢?”这是kame 想说没有说出的话
“kame……”jin软软的叫着,冤孽一样的,缠绕过来。
然后那羽毛一样轻飘飘的吻,落在别扭的孩子淡色的唇上。
冰冷的,没有任何回应,jin抬起头,看kame一双亮亮的眼睛。
“怎么了?”问的毫无根底,你怎么能不知道怎么了。
jin盯了一会,kame 没有抬头,jin 再看了一会,有些东西潜滋暗长,有些东西无声熄灭。
jin拿起沙发上的衣服,走的时候把门关的很响,kame倔强的咬起嘴唇,怎么能让你知道我哭了。
若是不和你一起,那我这么多年又在干什么。
jin,为什么你都不反驳一声呢?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我们都是好孩子,所以神遥遥眷顾着,我们是相爱着的孩子,所以会彼此伤害。
kame进去fantanstipo的时候,jin正好从里面出来,jin旁边有山p,但山p旁边没有斗真。
kame拉住旁边人的手,都没去注意自己旁边的是甜甜还是丸子。
kame坐定的时候,jin也回来了坐到kame的旁边,jin的旁边是山p,山p看上去有点无奈。
kame要了一杯vodka,烈性的酒,没有颜色,越是看上去无害
刚想端起来一饮而尽,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手被人捉住。
不动声色的抽出来,连眼睛都不曾斜一下,若是没有一点傲气,怎么在跟你的战争中胜利,我已经是背水一战,退无可退。
酒杯很轻易的被换走了,看他眨眨眼,喝完自己的酒,然后塞了一杯raspberry liqueur过来
“未成年人还是喝这个吧。”
拿甜酒糊弄我,成年了了不起吗?恐怕现在是苦艾酒更合心境吧。
但是仍不说话的喝了,然后站起来想买单,一眼瞥到他点起一根烟来。
红色的火星,苍白的烟灰,慢慢的燃起来了,kame 觉得自己的眼底,也有什么在静静燃烧着。
于是就看不到别的人,直直的看着他,最后拉起他的衣领,却什么都没有说。
不知道是甜甜还是丸子叫着,kame,kame ,你在干什么。
生生的被他的烟灰烫伤……你就服个软,又能怎么样?
紫色+橙色=朽木色
白色+蓝色+黑色=蓝灰色
红色+黄色=橙色
我永远等不到红色加绿色这样的搭配,你说我是绿色的时候,你是怎样想的?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我都捉不紧*

jin卖命的在演anego,什么都认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还能这么用力的去做一件什么事,但是他也做的欢欣愉快。
kame在电视机前等到片尾曲最后一个音符结束,那些玫瑰花瓣飘啊飘的,飘的都是他跟别人的佳话。
照例不开灯,即使是在大阪。如果从外间看上去,一群明亮的窗口中间,那黑色突兀的孤独。
突然想要打个电话给他,心里还没来得及理智的否决,手更快的按了号码。
嘟……嘟……嘟……忙音……忙的心里烦乱。
是不是又在和谁谁谁煲电话粥,是不是忘记了这个曾经的专线,有点妄自菲薄的,把自己当做了过气玩具。
倒头睡觉,这样我忘记一切,你也再无责任,骗自己说龟梨和也和赤西仁本来就是陌路人。
不知道是一点还是两点,不知道是昨天还是今天,电话在振动的时候kame 不知道正做到梦的第几层,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
“你打给我过是吗?刚刚才结束拍摄呢,kame 你睡了吗?”
jin,哄我,说你错了,说你不该不接我电话,不然,我就说你打错了。
干什么,明明是吵架了啊,你怎么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呢?
“kame一定睡了吧,我只有两个小时好睡呢。Kame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演舞台剧很累吗?受伤没有?小伤也要说,不要忍着……”
“你住嘴……”kame带着哭腔喊出来“你不能让我看到你就住嘴,我这样听着声音看不到人很难过啊!”
“kame……你怎么了。”jin的语气小心翼翼,温柔的像那年夏天冲绳的海。“我不会让你难过的。那我不说了,你等着我。”
那边挂线了,这边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kame挂上电话,眼泪渗进枕头里,你离我那么远,你答应了社长不和我一起,你轻描淡写,你片叶不沾身,jin……你怎么安慰我渴的发慌的灵魂。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我何尝是什么都不害怕,我是怕我慌了,你就担心的睡不着,小傻瓜,我如此爱你。
因为我们都知道那不可逾越的界限,所以我不愿意你和我一起挣扎,kame,你那么聪明,怎么不明白呢?
若现在新干线突然离开轨道,我的记忆被时间封存,数百年后别人打开来看,定然都是那细长眼睛的纤细少年。Kame,你怎么能这样折磨我,让我在电话里听你的哭泣。
Dreamboy的舞台,我出现是遂了多少人的愿,其实我只是为了遂你的愿而来,悄悄的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把手指划过你的手心。
我的手指滚烫,你的手心冰凉,我若是炫目的鲜红,你就是幽静暗绿,我们就是要最俗艳的配在一起,因那是最容易被想起也最容易被忽略的。
他们都不知道,我是怎样握住你的手指,轻轻的揉搓着,让它们一一回暖。
我又咧开嘴对着与你相反的地方笑了,我知道你能看到,飒飒响着的风,你升到最高处。
我即使不看,也知道你有多么美丽,我能逗留的时间不过一日,但我知道你从此能睡好觉了。
所以我继续卖力的演着我的剧,因为我知道你会在电视机前等到片尾曲最后一个音符结束,那些玫瑰花瓣飘啊飘,都是我写不来的love letter。

#历史在重演,这个烦嚣城中,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他似乎是来过了,他握过的手指还有余温,那天晚上我们坐在黑暗的后台,等旁人散尽。
我们挤在小小的角落里,像很久以前在前辈的演唱会后台那样。
我们挤得那样紧,狠不得血肉相融,我们在安静的享受着,安静所带来的幸福。
他把我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握紧,揉搓着,直到全部回暖。我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疲惫的轻轻呼吸。
我何苦那么远招你来,你瘦的下巴都尖出来了,精神也有点恍惚,我竟然还这么不懂事。
但是你来了,我又高兴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甚至都不想再说话,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
你若是喜欢黑暗,我就再不开灯,你若是乖巧的点头,我也微笑着回应。
我全听你的,我就这一次,愿意做一个没有主见的人,由你来做我的主我心甘情愿。
Jin,我们还在争吵吗?我们还在赌气吗?还是我错的离谱,你关门的声音是我的错觉。
开灯之后,大家一拥而进,你的手指离开我的手心,午夜的新干线,可以带我去任何地方,明亮的灯光下,你永远是粉嫩可爱的jin,左右逢源,万人疼爱。
那么,我也去做万人疼爱的kame 吧。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kame 开始逃避我,逃的无迹可寻,逃得天衣无缝。
新的巡回已经辗转了两站,他不坐我旁边的位子,他不抢我的寿司,他不打趣我的傻,也不再认真的计较我的话。
他会偶尔从我身边走过,我觉得他的眼神有扫过来,但我抬头时,他不是看着丸子说笑,就是用手去抬老大的下巴。
我们都到了ero的年纪,虽然我16岁时已经完全知道sex是怎样甜蜜诱人的事情,但是我们这帮子人在舞台上大肆的说着这样的话题时,我觉得飘渺,觉得完全是跟我无关的。
我只有依靠着某个人特定的体温和皮肤触感,才能完全的兴奋起来,我似乎已经上瘾。
我很久没有回去我和他的房子,因为上次我离开的时候正好有一阵很大的风,那门的动静连我都吓了一跳,那孩子想必是更加在意了。
好吧,其实赤西仁是很害羞的人,也是很胆小的人,我看他慢慢的走过我身边,去撩丸子的衣服,那动作在我眼里看来像是慢镜。
我微笑着,甚至是灿烂的笑着说“那是爱情的回应吧。”
天啊,我一定是疯了。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什么我都有预感*

最后一场的巡回,但是还有追加,kattun其他五个人都是陀螺,我是鸵鸟。
午间休息的时候我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眼睛睁着,木然的看着天花板。
“Here I am ,依賴著誰人的溫柔……”
下一句是……“遺失了些什麼”
我遗失了些什么,也许是和他一起唱歌时流泪的冲动,jin,我想我已经不能承受,我要在明亮的阳光里拥抱你,我要在很多人面前搂你的肩,我要你现在就吻我的唇,我要你不顾一切的进入我的身体,我要你,要的只是你而已。
Kame特有的任性,我习惯一样的撅起了嘴唇,皱起了眉,正好你从外面进来,不期然的四目相对。
我看上去是不是丑了很多,你都已经用那么悲伤的眼神看我了,jin,你笑起来那么好看为什么不笑呢。我和丸子嬉笑的时候,你不是笑的艳如春花吗?
你把杯子递到我手里,很热的水,喝到嘴里有些微的麻木感,但瞬间就清甜起来。
你把药递到我手里,说:“要是难受就跟我说啊,强撑着呆会怎么有精力,还有三场呢。”
我突然幻听……
precious one最后的和声,只有我们,我唱着“someone you love。”你唱着“I am your love。”
看来我今天不只是胃疼而已。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我停下来,在镜子前喘着粗气,然后瓮声瓮气的叫你,你似乎没有听到一样的跑了出去。
外面开始下很暴躁的雨,好象要把地上砸出坑来。
我紧跟着你出去,却不见你的人影,雨下得扯天扯地,我突然绝望。
你单薄的身躯,怎么能禁得起这样的雨,而我明明有机会把你护住,却遗失的这样彻底。
突然我手里多了一把伞,暗绿的小花,清雅的颜色,我认识这颜色,我熟悉的不得了,然后我看见你跑进雨里,那么大的雨点,我身上生疼。
我跑的很吃力,你站定了回过头来看我,我死命的跑到你身边,我们都很狼狈,我们互相看着,然后笑了,像两个疯子。
“笨蛋,给你伞了干吗还不撑,想淋到生病吗?”
我笨拙的开始打那把伞,费劲的撑开,却被风吹的翻转过来,我心里一紧,也就顾不上你心疼不心疼这把伞了。
伞在雨地里连着滚了好几个跟头,你在我怀里连着打好几个冷颤。
“kame chan你很冷吗?”
“jin,你不怕了吗?”
我在倾盆的大雨里拥抱你,在jhonny`s事务所的门口搂你的肩,我现在就要吻你的唇,我真想不顾一切的进入你的身体,我要和你一起,在东京浮华的雨里沉沦。

#然后睁开了两眼,抚你的眉尖,然后忘记了从头开演#
kame穿着洁白的婚纱,那上面的蕾丝并不精致,样子也并不流行,但是kame一边笑着说:“为什么是我穿婚纱啊。”一边把那累赘的白色往身上套。
Jin已经穿好了礼服,有点紧张的看镜子,有点紧张的看kame。
“怎么办……我是第一次结婚呢?”他小声的问旁边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有点神秘有点狡黠的笑着,拍拍他的肩。“没事没事,男人总是要过这一关的。”
一,二,三!kame在镜头前有点夸张的笑了,他知道这是拍照而已,他知道旁边的这个人娶他的年头遥遥无期,却会一直在他身边。既然是这样,我会让你以后看了这照片调侃我,“kame ,你就那么想嫁我吗?”
然后让我有机会可以说,“jin,是,我比谁都更想嫁你。”
Jin把手心都捏到了出汗,他知道快门按下的那一瞬间他表情很失败很僵硬,因为他不小心瞥到身边笑的开怀的人。
于是他心里想:“kame,嫁我有那么好笑吗?”
终于留底,浸入显影液,成为无伤大雅的纪念。

番外 旋涡

*沿着你身体那些曲线,原地转又转堕进风眼乐园,世上万物向心公转,陪我为你沉淀*

kame的睫毛上挂着几点晶莹的水珠,jin笑着帮他擦去了。
kame 的头发湿漉漉的,jin把他推到浴室里开始帮他洗头。
清香的味道,kame 喜欢这味道,亦喜欢在自己发间游走的jin的手指。
jin手指的力度慢慢的加强,kame调皮的仰起头看jin的脸。
“别玩,小心进到眼睛里面去。”
Jin手上的泡沫沾到kame鼻尖上,调皮的一点白色,kame的脸逐渐变成粉红
Jin很开心的笑了,扭开热水的开关,水哗啦拉的倾泻下来,溅的两人一身一脸。
Kame坏心眼的把泡沫往jin头上抹,jin笑着躲闪着,两人动作间的力度,那么微妙,和水流的声音合拍。
Kame想站起来去够jin的头,一个脚下没站稳,往后一滑。
可是一点都不慌张,因为知道这下一秒的臂弯能躺的多舒服多惬意,趁他手没空,肆无忌惮的把泡沫涂了他一脸,却很小心的没有碰到眼睛,我爱的人,我怎么无意伤害。
可以我爱的人,你曾经无意伤我。
“jin。”
“恩?”
“那天为什么那么大声的关我的门?”

*逾越了理性超过自然,瞒住了上帝让你到身边,即使爱你爱到你变成碎片,也要你这份爱落地上天,如你化做了粉末,谁还要健全。*

jin眨眨眼不说话,kame 濡湿的衣衫紧贴在身上,在他腰间的手,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纤细的腰线。
Jin故意仰起头说:“因为我生气啊。”
你生气?你生什么气,kame用力的挣脱了jin的怀抱,气鼓鼓的坐在浴缸的边缘上,把头发清洗干净,终于还是把洗发精弄到眼睛里,火辣辣的疼。
怎么办,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平白被这家伙笑话了去。Kame气的在自己头上乱揉。
突然手被捉住,他的手真的比自己大啊,就这样控制了四处乱窜的思绪。
Jin……你生我的气,是因为我的任性还是因为我的冷淡,我不道歉,因为若你爱我,这些都不构成生气的理由。
傻瓜,我气的是在外面已经是忍得不行了,回家了还不让我亲近,宝贝,男人是有生理需要的啊。
这样的话jin只敢在心里说说,要是说出来估计不要说是今晚,接下来几个月他都别想近这孩子的身了。
于是还是很开心的笑了,“骗你的,是风啊,是风把门吹上的。”
“真的?”
原来我说要带你去冲绳,你说“真的?”,后来我说你舞跳的好的时候,你问“真的?”,后来我说我爱你,要一辈子守着你,你问我“真的?”
现在我不愿意你问,我说的你统统都要信。
Jin的唇,带着诱惑的玫瑰色,靠进kame的喉咙,那里白嫩的皮肤,已经透出微微的粉色,热气开始升腾。
Kame用力的拉开jin,“不要!”
Jin扁着嘴,一脸无辜而委屈的样子,他死命的抓住kame 的胳膊。“为什么?为什么?kame chan明明也很想的啊。”
好啊,居然要到这时候才记得叫我kame chan,今天就是不让你如愿。
“kame chan,不爱我了吗?kame chan喜欢丸子了吗?还是DB的时候喜欢上昴了,要么是草野,还是p,或者你对不起小内,喜欢人家的亮了……“jin气呼呼的在浴缸沿上坐下来,嘴里唠个不停。
死仁,还跟我丸子,昴,草野,p。连亮都扯出来,kame气得话都不想说,直接打开浴室门想往外走,一身冷水热水的,地板上都是哀艳痕迹。
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kame chan ,回去洗澡吧!这样会着凉的。你说不做,我就不做好了。”
Kame在心里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默数三下又睁开,一回头,果不其然看到那委屈的大眼睛,还该死的扑闪扑闪的。
“一起洗吧,你也不要着凉了……”
诶?那双眼睛扑闪的更厉害,搞的kame心慌意乱。
“洗完了再说……”


*来沉没,在我的深处吧,世界快要变作碎花。趁这结尾叹口气吧,答应送我最美那朵水花可以吗?*

水花再次飞溅开来,jin很老实的把浴巾围上,往kame 的手心上倒沐浴露,滑腻的沐浴露,在kame手心蔓延开。
Jin低下头,认真的冲水。
“jin是今天过生日吧?”kame轻声说。
“恩。”意外的安静,让kame心里不安。
“jin,你生气了?”
“没有。”
“生气了就说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jin突然声音大起来,kame有点疑惑的去抬他的下巴。
Jin任他抬起来,眼睛里亮晶晶的,嘴角却上扬着“只有kame chan,我永远不会生气,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好,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呢。”
“笨蛋,和你一起我就很开心啊。”kame放开他尖尖的下巴,那种触感让他心疼,他的jin,不应该为这样的事情烦恼的。
关掉水,扯下毛巾来擦干,然后眯起眼看着jin说:“你洗好了吗?”



*来拥抱着我,形成旋涡,卷起那热吻背后万尺风波,将你,连同人间浸没,我爱你,仍是那么多*

jin凝视着躺在雪白床单里的人,肤色居然与床单重合,那些点缀在上面,暗红的唇,乌亮的眼,盛宴一样,不可言说。
于是就挑了那两片绯红,仔细的品尝着,那诱人的味道,舌尖慢慢的滑入,滑入,在他的柔软中探寻,吮吸,听到那密合的缝隙里,他隐隐的呻吟,他喘息着叫着自己的名字,他颤抖着说:“jin,抱我……”
jin这个单音节词,被他叫来硬是婉转动人,jin的头发还是湿的,他用湿着的头发去贴kame 的胸口,那小小的身体震动了一下,自觉的抬起来,某个地方不经意的摩擦,天雷地火。
Jin沙哑着嗓子说:“kame chan,等等,我去拿套子。”
Kame扯住他,用腿围住他的腰,你哪里也不准去,你看着我,看着我这么用力的引诱你,要你一直一直的被我困住。



*来拥抱着我,从我脚尖亲我,灵魂逐寸向着洪水跌堕,恋爱在侵蚀我,如地网天罗,不顾后果,这贪欢惹的祸,是谁在吞没,谁又奈何,是谁被卷入,谁红颜祸。*

意识走进岔道,他迫不及待的进入,自己不知羞耻的叫了出来,而且叫的凄厉。
Jin,你再进来一点吧,jin你再用力一点吧,jin,带我去你的天国……
Jin的手指不停的刺激着kame所有的敏感带,这身体,当真是从16岁起就了如指掌,走的熟门熟路,看着他紧闭着眼睛,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宝贝,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你还需要我。
吻,是暮春的樱花瓣,纷纷扬扬,一片艳丽的红。Jin抱紧了小小的樱花精灵,合契的身体,在彼此合契的节奏中,开始迷乱和恍惚。
那乐曲的旋律越来越快,kame的手指嵌入jin的背肌,他的头往后仰着,情欲的颜色都泼洒在上面,他一时咬住嘴唇,一时放开,他都不知道要发哪个音节好。他喘着气,只能跟着jin的动作,你带着我……下一站天国。


*来拥抱着我,形成旋涡,扭曲那万有引力倒海翻波,直到这世界彻底搅拌,清清楚楚只有我们,直到这世界彻底瘫痪,剩下自己在游玩。*

腰已经是抬不起来了,若不是jin支撑着,恐怕早就瘫在地板上。
为什么是地板?不是在床上吗?
是,一开始是在床上的,可是……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的时候baga突然换了体位,于是一起从床上跌下来。
已经不管是青是紫了,kame有气无力的说:“jin,你还想要吗?”
jin很坚毅的点头,然后又毫不犹豫的进入了。Kame突然意识到问他是个错误。Baga,你也好歹考虑一下这边的情况啊。
Jin很努力的间隙终于有空用余光看到kame半死不活的表情,于是小心翼翼的问:“kame chan怎么了?”
“jin,今天就这样好不好……”kame还没说完,还有半截“我很累了”没有说,某只明显很欢欣雀跃的理解错了。
“好,就一直这样!”
kame无力的推他的胸口,“出去……”
啊?
“出去……我累死了……”
“哦……可是kame chan,没有办法出来诶,已经……”
kame突然想让他生日变忌日,这么多次了,技术居然毫无长进。(表打,说着玩的,h时候话能当真吗?再说宝贝哪里舍得。)


*沿着你身体那些曲线,原地转又转堕进风眼乐园,世上万物向心公转,沉没湖底欣赏月圆*

jin,我爱你,比谁都爱,所以我放任你对我索取无度,所以我沉溺在你慌乱的眼神里。
Baga,我想想要好好宠你,宠到谁都知道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你。
亲爱的,我看着你熟睡的脸,用手去画你的轮廓,我要把你圈起来,圈的严严实实,不如给你设个结界,我和你与人世隔绝,只在这方寸天地自生自灭。
仁,生日快乐!

Kame chan,对不起,我总是傻傻的你很失望是吗?可是傻傻的赤西仁你也一定要喜欢下去,因为没有你的话,我就不行了。
Kazuya,我喜欢你穿婚纱的样子,即使你不妩媚甚至是有点夸张的笑着,可是毕竟我身边站着是你,我们不用再躲躲藏藏。
宝贝,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我一辈子都守着你,我16岁以后的生日,都是庆祝有机会和你一起的纪念日。
和也,我爱你!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