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9]  [71]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6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六话 背离神意,重遇

我是自己愿意逃出来的,虽然不知道离开神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却从来没有后悔过。可是,Hiroto,你又是因为什么,站在了神迹普照的暗角。

“嗯……站起来……双手伸展……举高……转一圈……”

“怎么样?”

“嗯………………”

“‘嗯……’是什么意思?”魅録不满地嘟哝着,瘫坐在沙发上,瞪着故作玄虚的可憐。

“恩……感觉很微妙……不是不好看……而是感觉……魅録果然还是适合穿比较洋气的衣服呢,呐?”可憐转过身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野梨子,野梨子端庄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尴尬神情。

“啊啊……我知道了……都已经十套了,我不换了。”魅録有些挫败地把身上繁复的和服扒下来,套上一向穿着的皮外套,果然觉得从手到脚都畅快起来。

“不穿和服的话,是不能参加神符会的哦。”清四郎放下手里的书,脸上的表情总有点像是在调戏。

“诶……?!”魅録大声地喊着,满脸无奈和愤懑,明知道这样只是满足了同伴恶劣的爱好,却还是每次都如他们所愿。

“有那么重要吗?之前去的时候,也没看你这么挑衣服啊。”美童无心一问,却正好敲在魅録心口上,叮咚一响。

“……诶……Miroku,你怎么又脸红了。”悠理不合时宜地大叫起来,只让一室诡异的气氛更加诡异,美童摇摇头继续埋头于拆情书,可憐看着魅録揉皱的和服玩味地笑,野梨子拉着兀自喊叫的悠理走开,而清四郎只是微笑着,与气冲冲的魅録对视良久,然后继续埋头读书。

魅録讪讪地转过头,看着沙发上地下委顿成一团的和服们,有些无力。是啊……松竹梅少爷一向不是以美颜闯天下的,这次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在意呢?越是这样问,就越是被逼迫得只能往一个答案上想,那双揪在自己腰间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 每次发动机车,听着熟悉的引擎声响起,他就会下意识斜斜往后看,看那个锐利尖削的影子,在不在那里。

“恩……这样真的是很麻烦呢。”岩濑健前辈跷着二郎腿躺在床上听完小魅録一番含含糊糊地诉苦后,终于得出了一个完全无用的结论。

“那……你觉得哪件比较好……”魅録一向对自己很自信,但是仅限于机械,速度与棒棒糖的范畴,对于服装这种事情,他虽然也隐约觉得让眼前这个抽风的前辈来决定很是不妥,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

“恩……我看看……”岩濑健同学顺手接过魅録递过来的和服图鉴,匆匆地扫上一眼,顺手点了一件。“这个不错啊……黑白分明,简介大方,最适合松竹梅少爷的气质。”

“这个?”魅録的脸部接近扭曲,小声地嘟哝着……“你确定这个?”

“恩……绝对要相信我哦。啊……终于做了一件大事,现在由松竹梅少爷请客,我们去大吃一顿吧。”期待了一下午的时间终于到了,一直处于懒散状态的岩濑健前辈十分元气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诶?少爷?松竹梅少爷?Miroku?”
不大的宿舍里,完全没有了魅録的身影。

“消失了。”再次倒回床铺,仰躺在单人床上,健有些恍惚地望着满满糊着画报的床顶,斑驳的颜色中,有一张黄旧的照片,上面的6个人,笑得极为灿烂阳光,曾经自己只能看到身边的礼,患得患失,哪怕做出在婚礼现场表白这样丢脸的事情,但是,对于身后那个人,却一直狠心地忽略了,不管他是怎么反复地提醒着,“我会消失的哦……健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哦……健,真的那么喜欢礼吗?……好,那随便你吧……”,那些话现在想起来如同从电视剧里看来的印象深刻的台词,完全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直到那个叫弘人的家伙,带来那个包裹,他才突然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个人了,那个曾经叫干雄,现在却叫做亚裕太的家伙。

“这个是神崎船舶修理厂厂下个月的服务单,麻烦您过目。”

“上一期的帐目,麻烦您查验一下。”

“下一期船只维护的工作,请继续交给我们来做,拜托了。”

“上次的维修回单,麻烦您签署一下。”

年尾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去忙,一上午下来弘人有些招架不住,还好若叶带来的几个小孩分担了大部分维修方面的工作,相对来说,外联的事情虽然更加困难些,但是好歹体力上的耗费不是太多。看着手里清单上逐渐多起来的红勾,弘人心里也并没有喜悦的感觉,只是机械一样地奔忙着,然后一项一项完成,然后告诉自己,恩,可以了,接下来,继续下去。以前,好像最能够让他喜悦的,就是工作了。签下一个订单,就要高兴整整三天,甚至连冷落了菜绪也不觉得。失去菜绪后,连这最后的愉悦也一并失去了。

在横滨码头的广场前,弘人要了一杯热奶茶,白色的长椅坐得久了,就好像与身体完全的嵌合了一样,弘人常常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终将于某日这样在横滨的阳光下,安静地死去,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连一些些的留恋都没有,因为,似乎没有留恋的理由。

那些蓝色波浪之上,我们曾经倚过白色的栏杆吗?那边繁复的欧式建筑之下,我们曾经那么尴尬地重遇吗?我曾在海风里苦涩地点烟吗?你曾在过往船只上任性地哭泣吗?一切都模糊了模糊了,弘人在心里微微轻叹,那唯一一次的恋爱,自己想要努力记住的所有细节,竟然也这么快就好像浸在水里的字纸一样,要努力辨认才能看清了。

“神崎前辈……神崎前辈……”

看着前来会合的少年们向这边跑过来,弘人有些无奈地笑了 ……“这里 ……”声音再也不可能那么响亮了,脚步再也不可能这么轻快了,我们的青春,就这样杳无音讯,连回头,都是一种难得的奢侈了。

“恩,明天还有一天结算,然后大家就可以回家了。”弘人满意地看着少年们交上来的回单,宠溺地揉揉坐在身边的若叶的头发。

“诶……?这么早吗?”对面一个男孩子睁大了眼睛,一脸地不甘愿,“我们还可以多做些时候呢。”

“恩……我有些事情,要离开一段时间。”弘人仍然是温柔的,但是这温柔又极为疏远,让人只觉得,他像是悬浮在意识里的一个影子,没有真实的感觉。

又快到12月了啊,颜色浅淡发白的天空高高地悬在头顶,弘人看见自己的呼吸化成白气萦绕于半空,仿佛闻到了北海道凛冽的风的味道。菜绪葬在了北海道,在她所钟爱地那所养护学校后面山坡上的公共墓地里,墓上从来不缺盛开的花朵,虽然都是些无名的野花,但即使在冬天也开得无比灿烂,就好像菜绪一直天真的笑颜。

她一定很得那些孩子的喜欢吧,像她那样单纯温柔的人,弘人依然记得第一次于12月去北海道祭奠,看到那满满一片白色花朵的时候,心里充溢着的,不断涌出的悲伤,整个地将他的心淹没起来,直到现在,仍然无法自由的呼吸。但是,现在不断在脑子里,如同快镜头一样浮现的,只是单纯,温柔,美好,善良,这样一些肤浅苍白的词汇,菜绪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他一点也无法描绘出来,就是这样的无能为力。

当魅録快要被那些家族祭拜的繁文缛节折磨致死的时候,清四郎轻轻用手肘顶了他一下,魅録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嘴巴,狠狠地瞪那个不识时务的家伙。清四郎暗暗指向神社侧边的小门,垂着青色的帘子,偶尔被风吹动,微微扬起,十分诱惑。魅録轻轻点头,眼睛偷偷地转向那扇狭窄的门,又偷偷转回来。然后,保持着参拜的姿势,缓慢地缓慢地朝那个方向移动。

“诚心祝祷,伏惟跪拜,愿无上神启,佑我族家。”族长老迈沉重的声音,在不大的神社里持续回荡,魅録就穿梭于这样神秘的庄严之中,一点点背离那冥冥中万能之力的护佑。

“菊正宗祷神之礼,天中际。伏拜。”众人伏下的身体,黑压压地占据了视线,魅録有些窘迫地慌忙伏下身,清晰地听到了清四郎过于明显的嗤笑声。

终于,在某一个抑扬顿挫的时刻,松竹梅少爷成功的逃避了菊正宗列祖列宗和无上之神的庇佑,掀开青色的帘子逃之夭夭。清四郎盯着门边轻轻摇晃着的难以数计的祷祝符,唇边浮上一抹诡异的微笑。

没有了机车只能依靠出租车的魅録少爷,到达横滨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夜色昏暗,海上星星点点的灯光,倒映在水中,一片辉煌的光亮。

“不好意思,请问您知道神崎船舶修理厂吗?”

“ANO……请问跨海大桥往哪个方向?”

“不好意思,这边有一个船舶修理厂……对,很旧的船厂,您知道吗?”

未果……原来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认识的几率还是很小的。魅録抓抓头,有些无助地站在横滨港码头前宽阔的广场上,夜色包裹了所有曾经熟悉的景色,于是都变得陌生起来。

“嚓……!”那样清脆的一声,很奇妙地,在码头潜藏的喧闹中,准确地到达魅録的耳畔。

在码头旁一排白色的栏杆边,突然亮起来的,那一簇细微的火苗,也在那一声脆响后,清晰地映入魅録的眼底。

然后,站在那边的那个人,仰起头,唇边是诱惑寂寞的烟,烟上升,眼神下沉,火焰瞬间熄灭,热却无止蔓延。魅録穿着类似成人礼一样的黑白和服,无措地站在广场中央,身边偶尔经过的人,都变成无足轻重的幻影。那簇火,似乎从他的指尖开始燃烧,一路将那些伪装的黑白分明烧毁,抵达他蠢动的左心房,干渴的喉咙,和无意识蠕动的嘴唇。

此时,那个人也看到了呆立着的俊美男人,穿着一身绝对不适合他的黑白和服,大大的结花垂在胸前,眼神专注热切,还有一点点含羞带怯的逃逸。他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这过于频繁的重遇,于是,也只能用近乎呆滞地看着那个似乎有所成长的男人。

远处,船只发出沉闷而悠长的汽笛声,通向对岸的船只,缓缓靠岸。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