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60]  [61]  [6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四话 背影,灼伤眼睛

那一日,我们走在斜坡上,你一直走在前面,把背影留给我。我仰头看你,却被日光灼伤了眼。即使我在身后,这条路上你仍无比孤单。
Hiroto,你究竟会一个人走到哪里呢?


弘人睁开眼的时候,一只白嫩的手指正在他鼻尖上点来点去,痒痒的,伴着强力抑制却仍然些些点点渗漏出来的笑声。弘人笑了,一把抓住那只手,清脆的笑声一下就屏不住地落在耳畔。

“哥……你醒了?”廉呼呼地笑着,躺到弘人旁边来,跟他一起挤在狭窄的沙发上。

“恩……”弘人像以前一样,将手指插进廉软软凉凉的头发里,轻轻抚摸,察觉到廉有些小小地不自在,突然想到,啊……廉已经是大孩子了,这样的举动,对于男孩子来说有些过去亲昵了吧。有些遗憾地把手抽回来,温柔地看着廉逐渐脱离稚气的脸。

“哥,你昨天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有叫醒我?”廉察觉到弘人的体贴,有些歉意地撒娇。

“嗯,来的有点晚……廉已经睡着了。最近身体好吗?”

“嗯。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我觉得,已经完全没事了吧……”

“还是要当心的,不要忘记吃药。”

“哥,你还住在原来的家里吗?”

“嗯……”

“之前我养的那只乌龟呢?”

“一直没时间照顾,所以放回海里去了。”

“啊……残念……我还说天气暖和了回去看它呢。”

“天气暖和了,说不定会游回来呢。”

“哥……你不是说,天气暖和了……就来和我们一起住吗?”

廉蓦地抬起头,清澈的眼睛直直盯着弘人,看得他有点慌,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个……船厂还有些事情,大概那时候还结束不了……所以……”

“哥你不想跟我们一起住,对吧?”廉突然打断他的话。

“诶?”

“哥,你根本就不愿意来东京,是吧?”廉几乎要看进弘人的心里去,让他完全无处闪避。

“啊……是。”弘人有些心虚,却又不想让廉觉出自己的心虚来,眼睛里闪闪烁烁地满是犹豫,倒让廉一下子笑出声来。

“笑什么?”弘人正在努力想着如何去解释大人间复杂的关系,一下子因为廉的笑而不知所措起来。

“我在想……哥这次要编什么理由来让我心里舒服……想着你这样努力编话的样子,就觉得很好玩。”廉站起来,走到桌前去倒水,弘人看着他的背影,更加不知所措了。母亲的家他第一次来,房屋结构和家具摆设都与原来有很大不同,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气味,还有,突然长大的弟弟,让他迷茫而困窘,而廉的话,多少地激怒了他。

“廉,是谁教你这样说话的?你怎么成了这样的孩子?”弘人对自己说出的话觉得陌生,以前不管廉做了什么他都不会责备他的,当然,以前,廉也并未做过任何要被责备的事情。

“哥……不想来住就留在横滨吧……”廉转过身,将手里的水递给弘人,“我已经会说让你生气的话了,已经不是一个好弟弟了,所以,不用挂念我也没关系哦。妈妈我会照顾好,哥如果更喜欢留在横滨的话,不用去想理由安慰廉也可以哦。”

杯子里的水,在窗外照进来的阳光下,盈盈闪光。弘人怔忪地看着从杯子里往上升腾的白气,有些自嘲地笑了。是啊……他是想待在横滨的,他如此喜欢那个滨海的城市,连风都带着海的味道,自由狂野。他喜欢忙碌尖锐的机械运转声,车床与钢材擦出的闪亮火光,还有只有站在甲板上才能看到的,隐藏在海里很深很深的地方,那些深处水流的形状。它们焦急而盲目的流动着,彼此交错,偶尔汇合,仿佛急于寻找一个出口,却又安静得不为人知。是的,他之所以一直不愿意离开横滨,根本上并非因为不愿面对母亲现在的丈夫,也不是矫情地要保留某些已逝的回忆,而只是单纯的,喜欢横滨而已。

手指紧紧地依附着热的玻璃杯,终于觉得血液在流动起来,弘人看着廉笑,“被廉教训了呢……哥哥果然……还是想留在横滨的。”

“在说什么……还不起床吗……吃饭了啊……”母亲一脸不耐烦地掀开隔间的门帘,室内微妙的气氛被蓦的搅乱,一时的静寂后,很多年来很难得的,弘人看着那妇人笑了,笑得好像一个刚懂事的孩童,
带着对未知的无限向往和些微恐惧,还带着,对过去天真岁月的讨好。

很平和地吃了一顿午饭,母亲的手艺终于有所长进,虽然味道仍然重了些。前田先生也并不如印象中的那么难相处,脸虽然一直绷着,却不是个容易生气的人。廉与他说起在学校玩棒球的事情,他看着廉笑的样子,在弘人看来,有着毫不做作的宠溺。多好,这样多好。弘人心里念着,很努力的吃碗里的饭,母亲有些别扭地夹了块鱼递给他,他欣然接了,全无芥蒂。

桌上的菜吃到一半的时候,母亲突然哭起来,喃喃地说着不清楚内容的话,眼泪不断往下掉。弘人一下子慌了手脚,他很久没有与母亲相处,不会应付这样的场面。前田先生低声劝她进厨房去拿汤,声音不大却不容拒绝,然后,那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抬头歉意地看着弘人,

“她有时候是会这样……没关系的。”

弘人连忙点头应着,无法再说更多,分开来的生活,似乎都已经习惯与适应,连廉都已经知道揣测自己的心事,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家里的人,心里隐隐求的默默守的那份安定,所以,自己的纠结与悲伤,只能
存在于那片残酷的海边,不该堕入这个繁华城市难得安静的一隅。

母亲再出来的时候,脸上泪痕已经干了,虽然眼睛还是红红的,弘人的声音不觉有些哽咽,但还是说了道别的话。母亲也没有多做挽留,倒是廉又有些小孩子的留恋起来,弘人来回揉了他那鼓鼓的脸颊,说着:“哥哥走了哦……放假要回去看我哦……”柔柔软软的声音,漂浮在这逼仄的小小厅堂里,在日光下渐渐飘散。

迎着十万分明亮的阳光,弘人慢慢地沿着那个斜坡走上去,几次回头跟廉挥手,直到那小小的身影再看不见了,才有些疲倦的收敛了笑容。果然,离开横滨太久实在是不适应,得快点回去才好,甲的短信已经快把MAIL BOX撑爆,工场里的事情也积压了许多,要是能打开时空门穿越回去就好了。一边这样有着强烈的回家欲望,一边全无目的的走着,在沿着斜坡走了5分钟左右的时候,突然看到另一边的坡地上,停了一辆闪闪发光的机车,机车后面,隐隐有些茶色在晃动。

“诶……”弘人有些诧异,那辆机车是很眼熟的,但是,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呢?越是不想去在意,越是好奇地探头去看,弘人有时候觉得自己潜藏的那种求知欲很让人无力。慢慢地,沿着那个坡地往下挪步。因为一直努力探头去看机车后的人,忽略了脚下,不知怎么踩空了一步,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踉跄着朝坡下跌去。然后,在一瞬间身体与思想的失衡中,他很郁闷地看到那张出现在机车之后的脸,与他设想的一模一样。然后,他就咬着牙从坡地上摔了下去。

感觉被用力地拉了一下,但是拉住,双手死命地想抓住点什么,但是那坡地上偏偏除了软得发慌的草以外什么都没有,好不容易忍住手肘擦破的刺痛止住了下跌的趋势,便差点被另一个跌跌撞撞下来的带下去。弘人咬着牙,撑起上身坐稳,那人也艰难困苦地没有继续往下跌。弘人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觉得那人热热的呼吸喷在脸上,好像有什么迷幻作用,让他忘了已经在嘴边的话。镇静下来后,他看着几乎是半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家伙,头发上沾上的黄黄草叶,没来由地觉得好笑,这是什么场面啊……普通的话他不是该喊着千万不要放手地拉住自己吗?或者是两个人一起抱着滚下坡去?偏偏这样卡在坡地的半途,这样似乎暧昧却又可以解释的姿势,实在是……中途半端。

“你在这里干什么?”弘人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碎草末,审视地看着撑坐在草地上,一脸无辜的松竹梅少爷。

“散步……然后……有点迷路…………”魅録有些心虚地看着弘人微带嘲讽的眼神,越说越心虚“顺便……哦……因为附近没有车……”

“是在等我吗?”手心和手肘处擦破的地方有些隐隐的刺痛,逆着阳光看,那孩子闪烁慌张的眼神好似水晶的脆片,散落在没有阳光的阴影里,胸口内某个地方也好像擦伤一样,生涩的刺痛起来。

“恩……”魅録觉得被俯视着十分不自在,有些不满地站起来,小心地揣测对面那人的心理,他脸上老是浮现出那种带有微微嘲讽意味的笑容,完全不清楚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从昨天晚上一直在这里?”弘人的声音变得柔软起来。痴心是少年人的专利,整夜整夜为爱伤神,等在喜欢的人家门口,看见朝雾也欣喜,听闻夜雨也慨叹,弘人多多少少是怀念这样的少年情怀的,当魅録眼中浓郁的疲倦,和眉间遮掩不住的憔悴,落在他眼底时,他仿佛看到了所有年少时期关于爱的回溯,那些记忆温柔美好,如同这午后飘荡在空中的白色阳光。

魅録被这突然的温柔打败了,急急地解释说“不是的……是今天早上过来的……这里到市区,坐车要坐很久。”

“少爷也知道坐公车的事情吗?”弘人轻轻笑着,转身朝斜坡上面走,魅録看着他的背影,奇怪地觉得,虽然那么瘦,但是却让人连赶上的胆量都没有,感觉始终就是一个人,一个人,走了很久。

“我才不是少爷……”有些不服气地顶回去,魅録赌气将机车发动的声音踩得山响,弘人站在坡顶,回头看着他笑了。“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魅録的脸眼见着就沉下去了,吃力地把机车推上高高的斜坡,被辗过的一片黄草,七零八落地倒伏下去,从弘人这个角度看过去,是极为励志的画面。

“那……就麻烦你了,魅録君……”弘人伸出手去,索要魅録拎在手里的另一只头盔,手心一片斑驳赤色,是方才擦伤的痕迹。

魅録怔怔望着那片模糊了手心曲线的伤痕,干燥的嘴唇紧紧抿了一下,将手里白色的头盔递过去。弘人毫不在意地接过头盔,自己戴好了,拍拍坐在前座的魅録的肩膀,“那……带我到昨天的停车场……谢了。”

他似乎是困倦了,声音很轻,头很重,手指紧紧抓住魅録的衣服,就不自觉地往他背上靠过去。在机车飞驰出去那一刻,魅録也差点以为自己感觉到了那个人的温度,但实际上,这一直是一种错觉,他始终把握了那么一点微妙的距离,任凭魅録一路手心被汗水浸湿,后背如千蚁噬咬,他始终没有让那些容易让人下结论的事情发生。

====================================================
这个文写到1月23,能写完就完,写不完就停
因为1月23我要开始准备给和也庆生= =
我估计……要完是很难的.....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