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69]  [68]  [67]  [66]  [65]  [64]  [63]  [60]  [61]  [62]  [16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三话 夜路岌岌 没有彼岸

我们从遇见开始,似乎一直都很匆忙,忙着去某处,忙着回来。但是我却从未认真地问过你,Miroku,你想带我去哪里呢 ?

找到健的时候,他正在三楼的宿舍阳台上晒他那床不知道是白色还是灰色的被子,魅錄喊了他一声,他的脸就从那厚实柔软的一团中钻出来,以一种夸张地警觉眼神扫射阳台下那片空地,弘人看他那样子实在好笑,于是不带任何意义地,微微勾起嘴角。

健瞥了瞥站在魅錄旁边那个面容清秀神情冷淡的人,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招招手让他们上来。

“怎么……松竹梅少爷又闲得发慌来救济我了……”健有些无赖地靠在不算宽的单人床上,审视地看着表情有些凝滞的魅錄。“而且一来就是两个。”

“其实……是神崎桑想要找你。”魅錄耸耸肩,让到一边,让弘人直面岩濑健。然后有些看好戏一样的,靠着另一边的墙。那墙上全是健贴上去的剪报和杂志海报,魅錄一直觉得那里色彩斑斓,很适合做映画的布景。弘人有些微妙地抬眼看着健,嘴角抿成一条秀气的线,将手里那个捏热了的包裹递过去,“呐,大泽亚裕太带给你的。”

“啊……那家伙现在叫这样的名子吗。”健接过包裹,同样有些微妙地抬眼看弘人,“刚才松竹梅少爷说,你叫什么来着?”

“……神崎弘人……”弘人犹豫了一下,本来不想认识那么多人的,但是,也不想有意地装孤僻,也没什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说出去的话,告诉别人的事情,都很快会被遗忘掉,故作矜持反而显得矫饰。

“JIA,弘人君,不如今晚一起敲松竹梅少爷一笔吧。”健有些得意地说着,斜眼看一边一脸无奈的魅錄。他的声音鼻音很重,感觉粘糊糊的,就好像刚才从三楼阳台上飞扬下去的那些细小的棉絮,轻软地依附在人的意识上。

弘人心里有很多疑问,比如一直以来似乎只有自己和甲两个朋友的亚裕太,什么时候认识了东京的大学生?比如说现在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就算和这两个人认识了?比如说,那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这些似乎都与自己无关。

他顺着健玩味的眼神看过去,一面色彩驳杂的墙,然后是站在墙前面的魅錄,突然忍不住轻轻啊了一声,有些抽搐地转过头去,而健已经笑倒在床上呈癫痫状。魅錄不知所以地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与此同时,他那异常柔软蓬松的茶色头发,正在墙上写真女优美好的胸部间蹭来蹭去。

“东京果然是没有特产的地方。”弘人有些无奈地看着寿司店的招牌摇头,“我还是回去吧。”

“等等……”健一把拉住弘人宽大的工作服,“喂,少爷……你的招待让客人要走了……”

“为什么……?这里很好吃的,我朋友的店,……呐,Hiroto,进来吃吃看再说吧。”魅錄似乎有些着急了,一把抓住弘人的手臂就往里拽,刚进门,就看到圣二有些欠扁的脸。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

“三……”魅錄回过头,看到健一脸闲适的站在门口,而弘人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被死死抓住的手臂。

“啊……对不起。……健,快进来啦……”魅錄有些讪讪地松手,笑着抓抓头发,“圣二,给我们三个人的位子。”

弘人有些担心地看着窗外已经不早的天色,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要走的话,那个孩子的手掌心温度灼热,好似给手臂上圈了一道看不见的束缚。心里还在犹豫,脚已经随着他走进寿司店不大的和室隔间。

和圣二擦身的时候,健笑得有点诡异。

“恩……好像来了一位不认识的客人呢。”圣二眯眼笑着,递给健一根棒棒糖,“帮我带给那家伙。”

“恩……我也第一次见,不错的家伙。”健接过棒棒糖,转身就剥开包装纸塞进自己嘴里。

于是,在阿步端着华丽鲜美的松竹梅寿司拼盘进到玉和室时,只看到魅錄把健压在地板上,掐住他脖子索要棒棒糖的幼稚场景,她笑着关上和室的门,然后在门缝里看到,另一位靠在矮桌边的年轻人,温和而包容的笑着,看着那边的嬉闹。那种姿态,说温柔也是温柔的,但是,更多的,似乎是一种与己无关的冷漠。

“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吃到一半的时候,健突然问。

“啊?哦……亚裕太,在做销售。”弘人只是微微抬眼,然后继续努力地与鲷鱼寿司奋斗。他食道一向狭窄,一口吃下寿司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一向很困难,所以需要十分专注。

“到底是谁啦……你们说了那么久,都没有人告诉我……”魅錄有些不满,小声的嘟囔着。

“不要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啦……饭粒都掉到桌子上了。”健鄙视地瞪着他让人生气的漂亮脸蛋。

“呃……哪里?……哪里?……”魅錄埋头在桌上到处看,然后抬起脸,不服地质问发难的家伙。

“这里。”弘人清凉的手指,突然擦过魅錄的嘴边。室内的空气似乎一瞬凝固,没有任何声音。弘人无意中在魅錄清澈的瞳孔中看到自己,毫无生气的麻木的脸,提醒着所有过往带来的伤害。

然后他觉得,自己越过桌子的姿势,和停留在那暗红嘴唇边的手指,都似乎带了许多暧昧的暗示。

怎么会这样……弘人急忙坐正,尴尬地低下头去,轻轻咳嗽着。魅錄怔住了,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静寂的空隙一时无法填补,两个人端坐在桌子的两端,

最后,健去抢了魅錄盘子里的蛋皮寿司,魅録也抓狂地开始争抢,两人围着不大的和室玩追跑游戏,搅动了僵硬地快要去结冰的气氛,才让弘人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时在眼前晃过的,魅録漂亮的脸,总是让弘人很轻易地产生幻觉。然而,他过分充裕的理智,却也总是一次又一次提醒着他,这是个男孩子,和菜绪是全然不同的人,仅仅那点容颜上也相似,也多半只是自己隐约的臆想。想到这里,他便觉得一切索然无趣,有些叹息地放下筷子。魅録在与健夸张的玩闹中,突然听见筷子敲击桌面那一下清脆的响,心微微沉落了一下,就好像某处栓着的一根细线,轻轻缓缓的,往下扯,再扯。

等到玩够了,也到了店子打烊的时候。弘人有些无奈地看着墙上的钟,这个时间,大概也只有去母亲那里借宿了。虽然之前也打过电话,但是实在与继父没有太多的来往,总觉得不自然。健叫嚷着门禁快到了,十分诡异地一个人一路冲到门口,换鞋,急急道别,留下弘人和魅録有些应接不暇地看着他夸张远去的身影。

“你……接下来去哪里?”魅録将眼光从夜空转向身边的弘人,突然发现,这人虽看上去比自己年长,却是异常地瘦小,缩着肩膀站在夜风里的样子,格外可怜。魅録一向情感充溢的心,有些不忍,连忙脱下外套准备给他披上。

“你干什么?”弘人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精光四射,魅録微微一愣,手臂僵在半途。

“哦 ……我看你很冷的样子。”魅録缩缩鼻子,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动作。

“我不冷。”弘人的眼睛微微温和了些,也浮现出了些笑容,但是却更让魅録觉得疏远。他悻悻地把外套穿回去,脸颊边擦过轻寒的夜风,他呆呆地看着弘人,有些不知所措。

“呐……你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吗?”弘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魅録趁着路灯仔细辨认,甚至屏住呼吸。

“恩……有点远呢……”魅録心里暗暗发慌,大概要横穿东京吧,他要去那么偏的地方干嘛。

“哦……那你帮我说说……我不大认识路。”弘人对于东京的概念极其模糊,而眼前这孩子看上去对东京比较熟,脾气也似乎很好,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魅録自然不会辜负这片厚望,他始终觉得面前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定感。他好像对谁都很防备,却又不失那些繁琐无趣的礼节,他总是轻飘飘地将一些与他有关的话题岔开,对自己也表现的没有多大兴趣。他虽然人在东京,却把魂儿留在了横滨。魅録觉得强烈地不甘,他并不是执念很深的孩子,却在某些时候异常的固执。比如那时,他强硬地给弘人戴上头盔,一把拉起他细细的手腕,以一种不由分说的态度将他拉上自己的机车时,他的固执,就集中在引起弘人注意这一点上,熊熊燃烧。以后每次弘人说起这一段都会微微皱眉,有些戏谑地看着那个不知所措的孩子,“Miroku,那时候,想要带我去哪里呢?”

亮到刺眼的车灯,一路划开黑暗夜色,弘人死死拉住魅録的衣角,却固执地不肯伸出手臂圈住他。魅録紧紧地盯着前方,努力不去在意身后那抹似有若无的温度。空气里似乎有乐声,或许是那个夜店传出的靡靡之音,不和谐地缠绕在这紧张的拼杀中,让两个人在刺痛的呼吸里微喘。风飒飒吹起弘人露在头盔外面的头发,柔软地在魅録的后背上拂过,透过他厚厚的毛背心,也能闻到这男人身上干净的香水味,是个冲动的男孩子,弘人想,能这样不顾一切,果然还是个孩子。

不知道走了多久,因为一路无言,又吹了风,停下来的时候,两人嘴巴都有些干涩。这地方是一处高地,斜坡下便是居民区,灯光已经很稀少,隐隐约约看到几点闪啊闪的,很是撩人心弦。弘人摘下头盔还给魅録,张了张嘴,说了一声:“ありがとう”。还没摘下头盔的魅録,只看得到他的嘴唇微微张开,轻轻合上,急忙摘下时,连余音都已经无迹可寻。弘人笑了笑,往斜坡下面走去,单薄的身影有些趔趄,但是却像是习惯了一样的,走得毫无犹豫。有那么一瞬间,魅録几乎以为他会转过头来再跟自己说点什么,然而那么一晃神,他就隐没在坡下的黑暗里。

“Hiroto……”魅録轻轻喊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这个名字,用这种只有自己听得到的音量。但是,就是这么一声,如同投入水心的石子一样,荡起无休无止的涟漪。好胜心极强,感情极丰富的松竹梅少爷,很明显地觉得自己有一种败了的感觉,但是,是何时开始的胜负,为什么自己输了,却全然不知道。

他看着那坡下的最后一点灯光消失,然后发动机车返程。他发现自己手心有一层薄薄的冷汗,似乎会结成冰。然后他看着车灯照出一片雪白的明亮,看着自己呼出的白气冉冉上升,有些悲壮地,承认了失败的事实。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