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26]  [160]  [125]  [124]  [123]  [159]  [122]  [158]  [157]  [22]  [11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 original color

你我相隔的距离,说远就远说近就近,我可以想象你是在我身边,即使我明显的感觉到空缺的残忍。我想要从头认识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

********************************************************

隼人万想不到会在杂志拍摄的地方遇到土屋,他还以为他至少会在那个什么公司里多做一段时间。同样,土屋转过头来看到隼人时也惊讶的半天没合上嘴,镁光灯闪烁下的隼人,有点超乎他的想象。

工作结束后,自然一起去吃饭,土屋大大咧咧的拍隼人的肩:“你怎么做这行了,我以为你肯定是要去开拉面店的。”

隼人懒懒的笑了笑,“开拉面店多费力气啊,干这个又不要本钱。我又不是那么勤快的人。倒是你小子,怎么,当年费那么大劲把你弄进去,这样就出来了你对得起谁啊你。”

“当初进去是争口气,后来觉得自己还是不太适合。”土屋说话不摇扇子,隼人觉得有些不习惯,现在看来,只有自己停留在过去的日子里,始终想要一切停下来。

面端上来之后,土屋很有礼貌的跟服务生说谢谢,然后开始大口的吃面,隼人笑笑的看着他吃,笑着笑着,就傻傻的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土屋奇怪的看着他。

“没什么。”隼人低下头开始吃面,原来还真的是有没变的东西的。

“哎……小田切……”突兀的听到这个姓,隼人差点没噎死,气愤的看着土屋。却看到土屋直直的盯着自己身后。

转过头,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很奇怪的,对着自己笑了一下,只是笑的那一下下,有一点熟悉。

“哦……他是我同事,小田切凛。”土屋有点紧张,他也知道小田切这个姓对于隼人来说是什么意义。“这是我高中同学,死党,我们老大……”

“矢吹隼人是吧。我经常听龙提起,说是很好的朋友呢。”那个孩子说的云淡风轻,却投下一个重型炸弹。

“龙?”土屋却是叫得比隼人还大声,甚至都站了起来。店里的人都看过来,隼人紧张的看着站在那儿不知所措的凛,有点不相信的问:“你……认识龙?”

“他是我表哥啊。”凛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

隼人突然觉得有点头疼,以后是不是都用不着自我介绍了,谁都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他发现了残酷的事实,即使是那么强烈的压抑着,在听到龙的名字的时候,心头猛烈的抽痛还是让隼人咬紧了牙关,伸手到衣袋里去抚摩那枚戒指,慢慢的平息着呼吸。原来,他竟然是对龙一无所知的。

*************************************************

龙走进北美冷冽的空气中,不由得把身上的外套往紧了裹一裹,大概是因为在飞机上或是什么别的原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眼睛很干涩,迎着风很想流泪。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写着大大的“小田切龙”的接机牌。

泽田学长是不太说话的人,但是看得出来是温柔的学长,小美把自己托付给他,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吧。龙这样想着,和泽田一起把行李拎上了车。

“呆会把东西放好先去报道吧,免得拖拉,然后你就可以好好休息。”

“好……谢谢学长。”

“叫我慎就好了……对了,龙要住学校宿舍,还是和我一起出来住呢。”

“我住宿舍就好了。”

“哦,那直接去学校吧,还有一会,你先睡一会吧。”

慎学长的车开的很稳,让龙有放心的感觉,靠在座椅靠垫上,身躯往下沉,习惯去摸小指,突然摸到自己的皮肤,惊了一下,一身冷汗。再醒的时候,已经到了宿舍门口,进进出出的人都是与自己不同肤色,龙是在这一刻才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已经到了异国,已经离隼人十万八千里远。

把行李搬进宿舍,去办了入学手续,龙觉得身心无比疲累,宿舍里空无一人,西方学生可能是不太习惯一直呆在狭窄的宿舍里的。龙独自坐在稍微有点硬的床上,有点喘,胃里有点不舒服。慎倒了一杯水,放在龙的手上。小美在电话里说,这是个外冷内热的孩子呢。可是看上去是心里有事的,即使一直是懂事的,有礼貌的,甚至是体贴的,但是却也是疏离的,自我的,不易接近的,实在是和自己有点像的性格啊。可是还是有不同的,他没有自己曾经有的那种邪气,他清透的像月光一样。

“谢谢,慎学长先回去吧,麻烦了您这么久。”

还是这么客气啊……慎心里暗暗想。“龙,你不去吃饭吗?我知道附近有几家很不错的日式餐馆,还是你想吃西式的?”

龙觉得胃里一阵翻搅,忍住了没有呕出来。抬起头笑笑说:“我想先睡一会,在飞机上已经吃了很多了,不是很饿,学长还是先回去吧。”

慎被他笑得有点恍惚,左右还是叮嘱了几句,就出门了。

慎前脚刚走,龙后脚就冲进卫生间狂呕,因为也没吃什么,只是干呕,呕的头晕眼花,突然就脆弱起来,把冷水浇在脸上,看到镜子里真实的自己,像是残破的花一样,没有生气。隼人,怎么突然就这么想念你,你是不是再不会用软软的口气责备我,是不是不会再把药和糖一起放在我手心哄我,我像个胡闹的孩子,自己弄丢了水晶球,却怪他没有发出召唤幸福的声音。

***************************************************

隼人工作结束后回公司露了下脸,然后有一天的假期。收拾东西走出公司大门时,不是特别意外的看到了小田切凛。不得不承认,他和龙是有点像的,尤其是一些小动作,用中指和无名指捋前发,紧张的时候会舔嘴唇,浅浅的一笑,看不出是喜是悲。

“你在等我?”不是自来熟,只是不想叫他小田切。

“是啊,想约你吃饭。”小孩倒是坦诚,隼人看到他眼里的稚嫩,那是龙不会有的。

“干吗约我吃饭,我们又不是很熟。”不是故意这样说话,只是龙不在的时候,这个孩子让他莫名的感到烦躁。

“隼人你是跟我不熟,可是我对你熟的不得了呢,一直很想见见你,果然像龙说的那样,是……很好的人呢。”凛犹豫了一下,把“白痴”两个字咽下去,虽然龙的确是经常这么说的。

“龙……他有经常提起我吗?”

凛笑了,笑的春风灿烂,果然龙是隼人的死穴啊。他凑到隼人的耳边,小声说“呐……你跟我一起去吃饭,我慢慢的告诉你。”

隼人的脸一下子沉下来,把包甩在肩上,看都不看凛一眼,就大步往前走去。走了几步,才回过头来冲着凛喊:“要来就跟上,小鬼。”

凛又笑了,两步三步的跟上来,跟在隼人身边,斜过眼看隼人的表情。龙,你在寒冷的国度的孤单,我是体会不到了,上天居然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遇到你的——矢吹隼人。

*************************************************

龙昏昏沉沉的睡着,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间,脑子里像是有铅块一样,身上发冷,胃部一阵阵刺痛,已经到了麻木的程度。好象有人在开宿舍门,也许是同宿舍的同学,龙不想说话,毕竟不是相熟的人,搞不好语言不通,浪费力气。龙用不算暖和的被子把自己裹起来,随便的做着零散的梦。

梦里面16岁的隼人站在自己家的窗口下砸石子,然后一脸坏笑的说龙,跳下来吧,我接住你。他薄薄的嘴唇很会说傻气到甜蜜的话,龙喜欢从阳台上往下看他仰起的少年的脸,干净的像一块白色丝绢,像夏日芬芳的栀子花。于是龙从阳台上一跃而下,跌在隼人的臂弯里,隼人的笑像是一下子荡开的涟漪,龙跌在涟漪的中心,摇摇晃晃的温柔网,千缠百绕的情意结。龙的嘴角弯上很小的弧度,“隼人……你这个傻瓜。”

慎皱皱眉头,果然来看看是对的。这孩子好象没有吃饭吧,看样子是生病了,生病了还笑,果然是不能放他一个人在宿舍里。为自己的好心叹口气,索性把他连被褥一起抱起来。哪知道龙把手攀上自己的肩膀,呢喃着说:“傻瓜,你要带我去哪里?”

慎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用额头试了试龙的体温,很麻烦的低烧,于是把被褥再包的紧一些,在他耳边说:“龙,跟我回去吧。”

“隼人……我不要回家……你背我去学校保健室吧。”龙意识迷糊的说着,他看到隼人伸出来的手,小指上有闪闪发光的戒指,可是他自己的,已经弄丢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