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0]  [125]  [124]  [123]  [159]  [122]  [158]  [157]  [22]  [115]  [1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离开家里的那一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闪亮到让人无可遁形。和也摸了小草的头,对他歉意的笑:“对不起,以后不能和你一起了。”小草抬起头,看着那双亮亮的眼睛,有些不舍,但是却一句话也不说。

淳之介有些担心的看着楼上那个黑漆漆的窗口,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放他走呢?那个一向残酷的人,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掉和也呢?他觉出有那么一丝奇怪的,无法忽视的隐忧。但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和也眼睛里深不见底的温柔和欣喜,于是想,怎么能碾碎他的希望?于是,他最后在和也的眼睛里,留下了自己认为最好的笑容。

沿着路的边沿慢慢的走,和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刚出来的一刻是很高兴的,就像是关久了的鸟离开笼子的感觉。现在,就像是飞在云海里,茫然而无所措,缓慢的,寻找着残留在记忆里的线索。不知不觉的,走上天桥,走上云端,走到第一次见到仁的地方。人群熙来攘往,却没有了那个熟悉的笑容,和也伸出手去,手指在风里微微颤抖,他天真的笑了,有一刻他以为自己的神经已经麻木了,但此时,他明显的觉出了风的凛冽在手指上划出的伤口。他知道,疼痛是怎样的感觉。

山下打开门看到和也时,如同和也看到打开门的山下一样惊讶。两人怔怔的互看了几秒钟,脑海里一样的一片空白。

“仁在吗?”“仁不在。”

这两句话是一起说出来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两人都很尴尬。

“哦,那算了,我先走了。”和也的心一下子落在了一个四处无着的地方,说着要走了,转身的确也是没有半点迟疑的,但是,完全没有方向。

“进来坐一会吧,我看你很累的样子。”山下拉住他的手。

和也本能的把手抽回来,山下微笑着,让在门边。和也低下头,有些犹豫的进了屋,

“仁今天出去买东西了,他是一看天气好就在家呆不住的人。”山下让和也坐下来,自己收拾着房子里散乱的杂志和唱片。

和也有些拘谨的看着屋子,跟上次来的时候没有什么改变,可是,上次就可以那样毫无顾忌的睡着了,那种放松的感觉,如今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也许,是因为仁吧,是因为是他在身边,所以就变的没有防备起来。这样想着,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你笑什么?”山下不经意看到和也的笑容,惊艳了一下,想不到这孩子,笑起来可以这么纯洁无垢。

“啊……没有,只是想到第一次来的时候……很失礼。”和也有些害羞。

“哦。”山下禁不住笑了。“因为……是仁吧,那个家伙,总是让人忍不住的放松下来,变得和他一样单纯,什么都不想。就像……就像……”

“是阳光吧……”和也喃喃的说着。

“什么?”

“就像下午的时候,那种很灿烂的阳光,照在身上很暖和,懒洋洋的,就会什么都不想了。”和也一个人在那里说着,眼前浮现的是仁大大的笑脸。

山下笑了笑。“的确……是给人这样的感觉呢。仁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呢。你先坐,我去帮你倒水喝。”
和也意识到山下隐隐的不快,有些歉意的欠身。“麻烦你了。”

有的事情,想象的总是远比现实美好,和也觉得自己在做一个梦,冲动而放肆的擅自进入梦里,完全没有去想醒了之后的事情,但是,没想到醒的这么快……

玻璃破碎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和也跑进去的时候,山下正蹲在地上收拾杯子的残片,听到和也进来的声音,他转过头来。“这个托盘只能放两个杯子,我贪方便想放三个,就碎了。”

和也抿了抿嘴角,没有说话,他蹲下来帮山下收拾着碎片,那些晶莹的碎屑,像是统统都扎进了眼睛里,细细的疼着,眼泪迫在眉睫,却掉不下来。这算什么,算是被人轻视和抛弃了吗?和也觉得有点好笑,居然这么容易就醒了,身体里隐藏的疼痛开始发作,一时觉得自己无比脆弱。

仁是黄昏的时候回来的,手里拎着大包小包,一回来就瘫在沙发上,一副再也不想动的样子。山下走过来收拾他的大包小包。

“p,那个红色袋子里的毛衣是送你的。”

“哦……你眼光变好了嘛。诶?这件外套?你怎么穿得进这个尺码?而且你穿格子又不好看。”

“哦……那个是我准备送人的。”仁含糊的答着。山下也虚应着,把外套放进原来的袋子。

“好了……待会还要去上班,快点起来吃饭吧。”山下扯着仁的头发,满意的看着那张漂亮脸蛋扭曲的不成样子。

仁龇牙咧嘴的直起身,嘴里嘟哝着听不懂的话,山下忍不住嘲笑他,两人吵吵闹闹的到餐桌旁,那情景,怎么看都是幸福的,而且,是可以持续到永远的。


和也无力的靠在电线杆上,他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天渐渐的黑下来,在他的人生里,从来都没有自己决定过什么,一直一直的被命运驱使着。如今他是终于完全的自由了,可是,这自由显的那么虚幻。在这之前,他觉得一定是可以和仁一起生活的,但是,当那个杯子当啷落地,成为碎片的时候,他就再也不可能有着这样的想法了。无端的进入别人的生活,在人看来是要被讨厌的吧。况且,某种程度上说,和仁, 还只是陌生人而已。

对面酒吧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人站在门口向他招手。和也打算视而不见,这世上人心叵测,和也不想招惹是非。可是那人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和也直起身准备离开。那人却干脆的挡在了他面前,看眉目是相当俊朗的,一开口却是关西口音。

“你……是不是没地方去?”

和也想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那……到我们这里来唱歌吧,今天有个唱歌的甩手不干了,要人救场。”

和也有点不太理解,这样随便抓一个人去救场可以吗?这人不会以为满大街每个少年都是艺人吧。后来昴告诉他,因为他站在那里的样子让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所以,觉得不能放他一个人在那里。昴的好,和也是慢慢知道的,但是在当时,他完全不知道这个看上去颇为不良的关西帅哥到底是依什么逻辑来行事。

“好了,进来吧。我是店长,我叫涉谷昴。”说着不由分说的把和也拉进那间看上去规模不小的酒吧。

一进门,和也不禁呆住了,日本实在是太小了,周围一下子静下来,所有的桌椅,杯盏,灯光都一片模糊,融化在一起。心跳的声音那么清晰,同样清晰的还有那张精致的脸,在明明暗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睛里满是光影交错。他很惊讶的笑着叫自己的名字。

“和也,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呢?也许是因为你在这里吧,那一瞬间和也信命了,就是要把自己放到离他这么近又那么远的地方,他强自抑制住内心的感触,淡淡的看了仁一眼,又深深的把头低下去。

如果我不能从一开始就进入你的生命,却又不得不与你遇见的话,那么……我只有在拉扯中,跌跌撞撞的离开。

仁有些困惑的看着那个走到阴影中的单薄身影,手无意识的拨着吉他的弦,却没有任何的调子,他只觉得自己的手指,一下下拨着,都像拨在心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