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68]  [67]  [66]  [65]  [64]  [63]  [60]  [61]  [62]  [168]  [5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二话 长长的影子 名为过去


如果我在桌前闲聊打发时光的时候,你在夕阳下的跨海大桥上奔跑,那么我在夜幕星空下深呼吸时,你在做什么?
Hiroto,我始终觉得在我们之间,有什么东西,总是存在却总是不完全。


“实在不好意思,但是,请你一定要帮忙。”甲深深地鞠躬,只看的到已长出相当茂盛的短发的头顶。

“不去。”弘人扯出毛巾,第三次擦已经亮可见影的桌面,只留个背影给身后那个人。

“啊啊啊啊……那我一定会被客户解约的!!!怎么办怎么办……”甲已经呈现暴走状,在弘人不大的客厅里来回打转。

“谁让你自己睡过头的,我已经提醒过你今天早上要送货去东京的,你昨天晚上还是要喝成那样。”弘人看他像热锅蚂蚁一样,嘴巴上软了几分,但还是不肯轻易让这家伙得逞。昨天晚上来的时候,自己说今天早上要去东京打个来回,然后去神奈川的,嘴上说着少喝点少喝点,最后还是被亚裕太以一毫不差的姿势扛了回去。并不是因为这次事物而特别为难他,只是,这个人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自甘堕落的生活。

“那我不喝酒,就根本睡不着嘛。”甲小声地嘟哝着,沮丧地坐下来,靴子叩响地板的声音,让弘人手里的玻璃杯差点掉下来。

“呐,Hiroto。你就帮他一次吧,他下午要赶去神奈川,实在没办法去东京送货。”亚裕太陪着笑,把弘人擦好的杯子接过来。

“拜托你了。”甲再次低下头做恳求状,弘人无奈地转过身来,正好看到他抬起头来露出小狗一样的眼神。

“还可以顺便去看看廉。”亚裕太的烂柿子笑容让弘人恨不得把手里的抹布给盖过去,但最后还是轻叹口气,扔下抹布,伸出手去。

“手套。”眼睛转向另一边,别扭地说。

“哈?”甲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装可怜的表情有些僵硬。

“不给我手套我怎么开车。”终究还是磨不过这个家伙。其实知道他并不如看上去那么没心没肺,离婚是因为什么他们心里都清楚,但是,裕子去印度做义工都快2年,他即使每日在这里买醉,也于事于人不会有任何帮助。这便是某种叫做无法传达的悲哀,任凭你在这边伤透了心,她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继而弘人便觉得自己可笑,有什么资格去怜悯人家的无法传达,似他这样生死相隔,才是没有任何指望的一厢情

“啊……ありかとぅ”甲喜出望外,急忙把手套往弘人手里塞。然后嘴里念叨着,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像是怕弘人反悔一样,一溜烟跑得没了踪影。

亚裕太看着还不止摇晃的门,摇摇头,“那家伙,总像是把魂魄丢在哪里一样。”

弘人低下头笑,把那白色的手套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然后利索地套上,往外走去。东京啊……也不能说是很近的路程。弘人向来不喜欢离开熟悉的环境,所以,对于去横滨以外的城市,多少有些抵触。

甲换了新的货车,淡蓝色车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拉开驾驶座车门的声音,都带着一种爽快的味道。弘人清晰地意识到,不一样了,不一样了,即使大部分是一样的,有些细节,在这三年岁月的打磨中,早已经不一样了。比如菜绪病情突然恶化消失在北海道最寒冷的那个冬天,比如裕子放弃了大医院的offer去了恒河边的医疗救助队做志愿者,比如自己辞掉了远方船舶的工作再次回到这个衰败的船厂,比如甲跑了几百趟长途后终于开了自己的运输公司,比如亚裕太谈过三次恋爱都无疾而终最后干脆坦白他早已心中有人。

奇怪,居然就是这样慢慢地变了,弘人关上驾驶室的门,检查了油箱,刹车和方向盘,习惯性地点了根烟,眯起眼睛看灿烂地有些过分的太阳。突然看到亚裕太急急地跑过来,拍打驾驶室车窗。

“怎么了?”弘人有些诧异,从来没见亚裕太这么着急过,连忙把车窗摇下来。

“诶,帮我把这个带到东京去吧。”

一个用原生纸包得很好的包裹递进来,弘人接过来,上面的地址并不陌生,一所人人都知道的大学。收件人的名字只有一个字,简单得就好像路人甲乙丙,弘人无心追究,朝亚裕太扬扬手,摇起一半车窗,发动,看着无垠的公路在眼前展开的时候,他突然觉得眼眶十分潮湿。

“呐呐呐,总要找点事情来做吧,闲得要长草了。”

“要是有事情话,我们也不用浪费时间在这里钻木取火了= =”

“……美童,你和可怜一上午在那边捣腾那块木头就是为了生火吗?”

“啊列……如果起火的话怎么办?学生会室里全部是可燃物。”

“没关系……Miroku那里有灭火器……呐……Miroku……M-I-R-O-K-U。”

“哦……啊,干嘛?”勾在吉他弦上的手指觉醒过来,一道红红的痕迹,有些刺痛。松竹梅魅録同学在午后阳光下懵懂天真的眼神,让人十分想捏捏他水当当的脸颊。

“很可疑啊……Miroku竟然脸红了。”悠理绕到魅録正对面,死死地盯着他,盯到他有点发毛。

“干嘛?”故作镇定,却禁不住那死丫头逼问的眼神,悠悠然把眼睛转向另一边,正对上清四郎玩味的表情,要死了,这地方不宜久留。“我……我出去转转。”双手插进背心口袋,副会长优哉游哉地踱出学生会室,向着晴朗的天空鼓起完美的腮帮子。

“绝对有问题。”悠理很轻易地下了结论,“Miroku绝对有问题。”

“随他去吧,他这个年纪,正是应该为爱情而烦恼的年纪啊……”美童十分寒冷地抛了个媚眼,转着圈也出了门。

“啊……真无聊啊。”悠理再度把头搁到桌面上,那边窗下,野梨子下棋第四次赢了清四郎。

魅録在校园里瞎转了一阵子,觉得整个人都被太阳光晒透了,暖意一直渗到骨头里,荡着荡着就拐到了车库,跨上机车就一路出了校门。街道尽头的对面是立修大学,很奇怪地没有建在它自己的附属中学旁边,却离圣总统学园异常的近。魅録闲了就经常去他们那个硕大的校园里兜风,因此也在那里认识不少不错的家伙。自从上次从横滨回来后,魅録副会长陷入了难得一见的低潮期,仿佛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甚至包括最新的仿真机械雷达,甚至的甚至,连男山都有一次忘记喂。这样的状态,实在是不适宜再在室内发霉了。

机车照例停在门卫室后面的专属车位上,魅録君气宇轩昂地走过立修笔直宽敞的林荫道,健那家伙现在应该在睡觉吧,明明和自己同年却莫名比自己高上一级的家伙,总是让魅録有些微的不爽。开学的时候还嚷着要自己喊前辈前辈的家伙,一连几个星期了,一点音信都没有,要不是老爸说了最近没有什么大学生凶杀案件,他还真以为那家伙遭遇了什么不测呢?

“不好意思,请问4栋9门应该往哪边走?……啊……我不知道是不是学生……恩,我只知道叫健……姓?不知道……哦,不好意思打扰了。”该死!本能地去摸口袋里的烟,突然想起这里是大学,多少该注意些,只能生生地把烦躁的情绪压下去,拿出携带第N次打给亚裕太。

“您呼叫的携带已关机,请稍候再拨打……”

“该死!”弘人轻轻地骂了一句,靠在货车上蹲下来,有些沮丧地盯着手里那个灰色的包裹。亚裕太这家伙,平常并不会出这样的乌龙的,眼下要他怎么办,一身工作服在这大学里太扎眼,问吧,又问不出什么结果来。光4栋9门A就住了上百的学生,谁知道这个健到底是谁。

“弘……人君?”一个娇嗲动听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上传过来,弘人有些诧异的抬头,愣住。

魅録也同样地愣住了,果然是他吗?这巧合太过悬疑,让魅録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从横滨到东京,竟然还有再次遇到的机会,而他似乎也不是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样子,如果让清四郎那家伙知道,他一定又要上“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句型了。

“是你……”弘人淡淡地低下头去,想着要怎么逃掉才好,如果站起来马上上车开走似乎有些大题小作,但对方又是一副完全不是仅仅想打个招呼而已的样子。所以,他只能如同往常一样,把头低下去,视而不见。一会儿他觉得没趣,也就走了吧……弘人这样想,游戏都是有时限的,更何况自己并不想玩。

“你在找4栋9门的健?”魅録也看到了那个包裹,内心恨不得画出100万个ORZ,不是吧,偏偏是那家伙,这学校自己认识的人也不多,而他竟然就想找那家伙。

“恩。”弘人觉得事情好像有趣起来,歪着头抬起眼看着那个漂亮的男孩子,大概只有18、9岁的年纪吧,眼睛里倒是比别人多出了几分灵气,显得特别可爱起来。弘人微微有些感慨,好像还只是几年前的事情,自己也还是学生,还在打棒球,也有这样无忧无虑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莽撞眼神。这样想着,似乎便也不是很计较上次的那件事情了。也没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不情愿的,小小的赌注。只不过,自己刚好有那么一段不堪回首。他有什么必要因此受更严厉的责备,对,没有必要。

念及此,弘人的态度也就宽容许多,对着那小帅哥扬扬嘴角。“你知道这个人?”

“恩……恩恩。”魅録死命地点头,在知道前面加上无数个确定。然后,他看见弘人扬起的嘴角轻轻变了弧度,露出一种温柔与伤感掺杂的表情。

“你可以带我去吗?”

魅録望向那栋掩映在树影里的白色楼房,然后看着蹲在自己面前这个温柔而伤感的男人,突然有一种被戳到的感觉,那些积累于四肢百骸的疲沓,似乎一瞬间全无踪影。此刻他脑子里只剩下一个信念,带弘人君去找健那个家伙,至于为什么要找,找到了又怎么样,都已经超越了他的考虑范围。

魅録点头后,弘人利索地站起来,有些不爽地发现那孩子竟然比自己还高一截,而那张脸,更是漂亮地没有瑕疵,也熟悉地惊心触目。眼神稍稍错差,便看到他腕上的手表,几百万的高级货。弘人又笑了,看着蓝的发白的天空,笑得很无奈。

魅録快走几步后,看弘人没跟上来,便停下来等他,回头时正好看到他仰头看向天空,嘴里无声地念着什么,只是短暂的一瞬,却在他周身轻轻投下一种叫做回忆的阴影。魅録眯起眼,也许是太阳慢慢走斜了,他看到那段阴影,很长很长。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