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67]  [66]  [65]  [64]  [63]  [60]  [61]  [62]  [168]  [58]  [5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言:之所以有这样的前缀,是因为目前在头脑里存在的片断和故事。
兼具了很多因素,却无法判断到底是走向哪一边
既想要沾染唯爱狗血文艺的气息,又想要继承有闲闹鬼热血的传统
所以,如果看的时候感受到这种混乱,请享受这样的混乱吧。
另外,因为我不喜欢在剧情CP之上,再去虚构一个背景
所以,这文里的弘人比小魅録要大许多= =
典型的年下文……以上。

第一话.潮湿的二手纸烟

距离,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是你与悲伤之间的关系吗?是我与自由之间的契约吗?
呐,Miroku……我有好好的爱过你吗?


9月7日,晴好。神崎弘人坐在老旧轮船的甲板上,无目的地看向远处,天空蓝得虚假,破棉絮一样的云彩,缓慢地移动着。

修理的机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好像一个年迈的老人,拖着疲倦的身躯负重前行,随时可能崩溃倒地,但是因为还没坏掉,所以也就这样勉强用着。就好像他们现在的日子,因为也还没有到过不下去的程度,所以也就继续过下去。

遇到这样好的天气,便想稍微遥想一下以后的事情,但往往就在刚刚忘记现实的那一刻,被蛮横地拉回来。

“喂……Hiroto,有人找?”修理师傅的声音也同样老旧厌倦,穿过沉沉的浑浊空气,蹒跚而来。

“hia……hia”敷衍地应着,不情愿地跳下甲板,即使是讨债,也不用挑这么好的天气吧。

厂房里很暗,快走到尽头都没有看清来人的面目,但看过去应该是不认识的人。弘人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空洞的回响,似乎使眼前的景象,有些不切实的晃动。在这晃动里,他看见门口那个身影,十分犹豫地在门口来回踱步,侧面的剪影,可以看到乱蓬蓬垂下来的刘海。

走近了看,原来是个漂亮的男孩子,衣服干净光鲜,毛毛的背心和毛毛的头发,看上去都很暖和。他的嘴巴微微鼓着,含着一根棒棒糖。一双初生婴儿般无辜的眼睛,此刻正直直地看过来。弘人陡然觉得紧张,对那张漂亮的脸感到紧张。

“ANO……我……” 他拿掉棒棒糖,有些为难地开口,目光开始四处游移,左顾右盼,脚尖不安分地在地上乱划。

“有什么事吗?” 弘人实在猜不出,这样的人为什么来他家破旧的修理厂,他看上去绝不像那些有些小资产的客户,更不像是需要修船的人,像他这样的人,想必是不知道,船是由钢铁制造这样的事情吧。

“你……叫什么名字?”很突兀的一句,更加让弘人摸不到头脑。

“神崎……弘人……”突然为这对峙的局面感到紧张,便想起自己脸上会不会有机油的污迹,不自觉抬起袖子擦擦脸,又在工作服上擦擦手。

“JIA……弘人君……”他越来越犹豫,终于像是鼓足了所有勇气一样喊出来,声音在空旷的仓库里厂房里回荡 “请和我交往吧!”

空气像是一下子凝固了,寂静里只有风声潮涌,外面隐约传来机械运转的声音,恍然如梦。对面那个人弯着腰,只看得到蓬松的茶色头发,在风里微微抖动。弘人皱皱眉头,对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感到有些茫然。

寂静是突然被打破的,从厂房门的那片亮光里,突然涌出一群华丽丽的人,团团将对面那孩子围起来,伸手去揉他的头发,拉他的手臂。

“啊……Miroku,好厉害!……你还真的说啊……横滨的love story。……果然每次Miroku输了是最好玩的。……可以安心回东京去了。”

“你们很吵诶……好了……好了……”被称为Miroku的人伸手在身边拨来拨去,虽然窘迫却也不像生气,眼睛不停地瞄向弘人这边,露出尴尬抱歉的表情。

有钱人的打赌游戏吧,弘人听着听着也就明白了,根本与他生活无关的一群人,只是……这样地无理取闹,他实在非常不喜欢。

“出去!”出声之后,弘人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那么大,在空旷的厂房里隐隐回响。

那群人安静下来,有些茫然地看向这边。弘人避开他们的眼光,低下头,忍不住内心腹诽:看上去都那么有钱,可惜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样无缘无故地跑到人家家里来打赌取乐。这些人的人生,就是由这样无意义的游戏填充起来。

“无聊!滚出去!”忍不了这种荒唐无稽的画面,弘人狠狠地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顺手摸出一支烟来,却看见自己的手指微微颤抖。

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不过是一群不懂事的小孩子罢了。但是他无法否认,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就好像有一块冰蓦地落在心口上,温吞和柔软突然被砸出一个凹陷,冰在内里满满融化,直到胸口都是一片冰凉。对,其实不应该这么生气的,只是因为那个眼神天真的陌生男孩子,诚恳认真地说:“请和我交往吧……”,虽然理智上知道是荒谬的,可是,竟然仍有被欺骗的感觉。

为了缓解窒息的冰凉,弘人强作镇定地点着烟,身后的人群在那一霎那的寂静后,立刻又喧闹起来。他厌恶地皱皱眉,加快脚步。他始终对身份的悬殊感到厌恶,更厌恶那些与他身份悬殊的人,若无其事地闯进他的地方来,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

他讨厌轻易拿感情说笑的人,或者说,他只准许自己这样做。

“等等……”突然手臂被拉住了,往后的力道很重,本来就颤抖的手指,一时失神。带着火星的烟,掉在地上,仿佛划出了一道暗红炽热的血痕。弘人从那坠落里回神的时候,不下心与一双无辜的眼睛对上,地面上逐渐熄灭的暗火,蔓延到那双瞳仁里,是错觉吗?神崎弘人麻木已久的神经,在钝钝地痛。

“对不起……我们的确玩得过分了……”圆润清脆的东京音,周到礼貌的敬语,蓬松柔软的头发,尖尖白白的下巴颏。

弘人抽回手,往厂房后的码头走过去。没有对那个道歉和那个人作出任何回应。他依旧听着自己靴子沉重的蹬蹬蹬的回响声,从心底翻涌起无数寂寞,犹如灭顶之灾。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叫嚣,不要回头,不要去看,不要去想,那是犯罪。这声音嘶哑无序,逼着他一直一直地,走到该属于他的地方。身后,只是一片诱惑的恐惧。

那个时候,如果我们就这样错过,再也不见,是不是,会离幸福更近一些?是不是,不用踏进这深不见底的罪恶之泽?Miroku.……为什么,我们没有错过呢?

弘人回到船上的时候,船头修缮的工作已经差不多做完了,师傅们收拾着工具准备下船,吆喝着跟他道别,他礼貌地欠身应着,弯下腰去捡起甲板上的锤子,扳手,等等等等。铁的颜色,十分苍凉冷硬,弘人用手掌包围住铁锤的前端,冰冷粗糙的触感,沉甸甸地摩擦着手心的茧。他是一个残废的男人,某一部分没有知觉,所以常常需要用这样一种方式来提醒自己。曾经温暖的太阳,变成血红的一轮,悬在一望渺茫的跨海大桥之上时,按照惯例,那两个人出现了。甲晃晃手里的啤酒,亚裕太比了个peace的手势。

“真是不明白你,宁愿一个人住在这个冷冷清清的厂子里,也不去东京享福。”三罐酒下肚之后,甲又开始念一样的话。

“你很吵诶……”弘人歪歪头,用力喝手中肥皂水一样的液体。一个人住得再久也不等于习惯孤独,如果没有这两个人,自己恐怕无法若无其事的生存下去。

“上次伯母有打给我,让你有空也联系一下他们。”亚裕太递过一个纸条,弘人接过来,瞟了一眼,也就塞进口袋里,继续沉默地喝啤酒。

“啊……恢复自由身实在是太好了。”甲向着天空大喊着倒在甲板上,弘人浅浅笑着斜过脸去看他,把手里攥着的坚果壳扔到他头上去。

沙拉沙拉地一阵响声后,甲坐起来用力地抱怨着,努力地弄掉头发里的碎果壳,亚裕太也跑过来捣乱,一双手在他光头上肆意拍打。弘人听到自己响亮的笑声,在入夜的静寂里那么刺耳,那么虚假。他醉眼迷离地看向对面那栋高楼,那个23层的窗口上,似乎还有橙色温暖的光亮在一闪一闪。关于爱的僵冷幻觉,又不知好歹地隐隐苏醒。

“你不要太固执,没什么是一定要坚持的。”亚裕太走的时候,还这样安慰着,他就是这样的好人,即使自己心里伤痕也赫赫鲜红,却总是劝别人早日淡忘疼痛。弘人很感激他,所以顺从地点头。

甲已经喝到烂醉,离婚之后,他每每都是这样,被亚裕太驾着回家。弘人看着他们走远了,才一弯腰钻进低矮的房子里,关上门之后,就又是只有他一个人的晚上。

洗脸的水很凉,在脸上蒙上一层紧绷地寒意,疲倦地倒在床上,伸手可及的窗台上,已经凝了细密地一层水珠。伸手上去,一片沁心地冰凉。翻个身,很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很清楚地想起以前的事情。闭上眼睛,就听到那个鼻音很重地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Hiroto,等我回来哦……最喜欢Hiroto了……就算我不在,也要记得我们约定哦……”那些声音,伴随着菜绪孩子气的笑声, 一下一下在弘人的心上割着。从枕头下面拿出那个橙色的玩具,已经不会发光了,握在手里绵软的一团,很想用力却用不上力的无助感。

他是个残废的男人,因为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因为身体里关于爱的那部分,已经死掉了。

在某一刹那,弘人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对白天那个男孩子,有一种突如其来的紧张感,为什么对那句玩笑一样的告白,会那么生气。

因为那张脸,那种慵懒娇嗲的态度,有那么几分像死去的菜绪,有那么几分,触到了他心里妄图雪藏的秘密。他无法释怀的,并不是菜绪突然的离去,而是因为这离去,而发现的,自己心里的罪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