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4]  [73]  [72]  [54]  [2]  [53]  [52]  [51]  [3]  [50]  [4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游
有时候龙也感觉自己是自己养的一尾鱼,无知而惘然的在时间里漂浮起来,去寻找那仿佛就在前方的水草,可是筋疲力尽仍然无法到达,因为水,容易造成幻象。龙也不止一次的梦到自己被一个人拥抱,紧到无法呼吸,急急的喘着的湿气沾在那人赤裸的胸前,是一尾鱼濒死的呼吸张翕。

在这种混噩的状态中龙也感到胸口一阵闷闷的痛,于是从梦境里猛然的跳出来,眼睛有些发疼,好不容易睁开来,眼前的光亮逐渐强起来,在那一团亮光的中间他看到淳,于是迎上去吻他的唇,淳有些被吓到一样的呆住,可是下一刻他就平和的微笑中,试探着摸龙也的脸颊,轻轻说:“你睡了好久啊……”

分离了那么久,龙也已经有点忘记了他们以前是怎样生活在一起,虽然他依然养着淳喜欢的鱼,虽然他始终在夜晚临睡前重温过去,但是,忘记了就是忘记了,不能追悔或者责备。他们这样安静的对视着,龙也却不知道淳到底在想什么,淳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也许在淳心里,自己与过去毫无差别。

可是不一样了啊,龙也想。无论是什么地方,都已经不一样了啊……

电话铃突兀的响起来的时候,龙也被吓了一跳,慌忙的去拿起电话,然后是和也有些无奈的声音:“今天不来了吗?”

“恩……我有点事……”龙也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和也淳的事情,抬头看看淳的表情,还是没有说。过了好一会,和也在那边轻轻的叹气,问他:“你还要去图书馆工作吗?”

龙也想了一会,说:“去……”,和也轻轻的笑一声说:“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那明天必须去上班了,记得不要迟到哦……我在图书馆门口等你。”

于是挂了电话,龙也怔了一会,转过头对淳说,“淳……你饿吗?我给你做点吃的去吧。”

淳笑着点头,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欢喜悲伤,龙也想起他临跟自己回来之前跟大佑说的话,他说,我出去一段时间……一段时间,龙也想,这是对自己的一种交代,等待自己受不了一个盲眼的人,然后离开他……多么残忍而准确率很高的预测。

龙也站起来,从淳的身边走过,呼吸着这个人在房间里的味道,他想,相守是一个平稳的概念,而空白,是可以被遗忘填充的沟壑。

“龙也……”淳温柔的喊着,这个世界最动人的名字。“我来做吧……龙也你告诉我东西都在哪里就好……”

“淳……”龙也有些恼怒的喊着,“不要觉得我连顿饭都不会做……”

“龙也……让你做饭,你确定不会烧了厨房?……”淳轻轻笑着,“我回来,是继续好好爱你,照顾你的……”

龙也呆在原地,听着房间里的水潺潺的响动,淳安静的侧脸如同水一样晶莹透明,龙也突然明白淳也不是以前的淳了,不单单是眼睛的问题,淳亦不可能跟以前一样一成不变,或者说,自己也从来不知道,真正的淳是什么样的。他突然想起了锦户,想起那个男人呆在这个房间里的时候,他是怎样呼吸走动,他是怎样言语嗔笑,他是怎样,把这个安静的房间用声音填满。龙也突然觉得寂寞,看不见自己的淳,和看不清淳的自己,在同一个空间里,却已经错失了好大一段的时间。

最终是淳去厨房做了简单的晚餐,他清楚的记得这厨房的每一样东西放在哪里,他开玩笑的说:“我不在的时候,龙也你都只靠呼吸存活吗?”龙也一边把那些蒙灰的器具洗干净了递到他手里,一边有些好奇的看着他熟练的不像盲人的动作,因他偶尔有些笨拙的动作发出诡异的笑声。食物的香味在厨房里蔓延开的时候,龙也闭上眼深深吸气,把涌上来的眼泪吞咽回去。

满屋的鱼在这个夜晚相当亢奋,淳给他们换了新的水,因为眼睛看不见,换完水的时候,淳和龙也已经浑身湿透,龙也很开心的光着脚在地板上踩来踩去,大声的唱着歌,湿湿的脚印在木地板上一个个鲜亮明快,淳有些茫然的跟着他的声音转动着,几次想伸手去拉他,终于是放弃去捕捉短暂的天真。

淳想,最终自己还是回到他的身边,这个孩子一样的男人,最终,还是回到逃不开的原点,宿命也许就是这么回事情,当他的香水味在身边散开,当他带着哭腔说,你真的那么想忘记我的时候,淳想自己没有办法拒绝他的手指和嘴唇,习惯了宠爱这个人,就如同习惯了在他的生命里,扮演一个温柔的隐忍的疲倦的,与过去抵死抗争的人……

也许那时候不应该离开的,淳想,那场拙劣的表演,也许根本不应该发生。从他身边逃走,注定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淳记得事故后自己醒来发现自己眼睛瞎了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也,龙也会倔强的背负起这件事情,把自己弄的疲累不堪,然后两个人,一个在现实的黑暗,一个在幻想的黑暗中,苦苦摸索。

于是淳决定说一个谎,是翔亲自为他动的手术,所以,只要翔说他死了,他便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连同爱,连同之后所有错失的际遇,都一并放弃。

他觉得龙也那一时之间的伤心,总好过漫长的折磨,所以他安心离去,在郊外开着酒吧生存,后来遇到大佑,又是一段悲欢,从分享过去开始的莫名的依赖。淳没有料到龙也会找到他,没有料到这是大佑告诉他的,但是,会跟龙也回来,倒是他从抚摩那消瘦的脸颊开始,就预料到的。

夜晚,龙也悄悄的把手指插进淳的指缝,无辜的看着身旁英俊男子的睡颜,龙也想这是对永恒的另一次尝试。也许,是最后一次……他闭上眼睛安心的睡着,他想他拥有的这段感情,是可以延续到永远的。

夜晚的郊区酒吧静的有些凄清,大佑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在吧台后有些无聊的清洗杯子,很认真的把那些杯子,擦的光亮得没有一点瑕疵,他仿佛看到淳的影子,他仿佛把自己当做了淳,在这灯光柔和暧昧的空间里,一点点消磨他黑暗的时光,想念他爱着的人。大佑转动自己手指上的戒指,那个曾经戴在他苍白修长手指上的,陈旧的银戒指,那戒指里刻着那个美貌吉他手的名字,关于一段曾经让他感动的无以复加的爱情。

如同童话的最后结局,永远没有那些配角的戏分,光环的照耀之中,多少无奈与忧伤被一笔带过,大佑微微笑着,他想起淳的样子,他想淳应该记得他们曾经说过的梦想,他想童话之后,应该还会有另外的剧情。

龙也熟睡的时候淳睁开眼,他看不见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他有些蒙昧的觉出心里的暖,龙也寂寞的手指在沉睡,如同他一样寂寞的灵魂。

淳听见他的心跳声,慌乱而弱小。与他平静冷冽的外表不同,他的心总是格外的让人疼惜,淳此刻觉得他把它握在手里,小小的热热的,轻微的颤动着,让人胆战心惊,淳想他要照顾这个孩子,可是残缺的自己,又怎么让他不受到伤害。潜意识里那些暴躁的因子在蠢动,淳突然希望自己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他握紧龙也微凉的手指,仿佛这是最后一次紧握。

时间总是平静过去,不管你怎么慌张无措,也不管你怎么淡定沉着,它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亮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左手上多了几道伤口,伤口很细密,已经结了薄薄的痂,不觉得疼痛,亮只是奇怪这伤口从何而来。他仔细的研究了半天,觉得应该是自己抓伤的,因为右手的指甲里还有隐隐的血迹,为什么会自己抓伤自己呢,亮有些想不通的苦笑,放弃了研究这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今天不去学校吗?”翔看着亮随便的往身上套着便装,把早餐推到他面前,有些诧异的问。

“恩……不去……去图书馆查点资料……“一个多星期的实验做下来,亮几乎都不想看到任何肉类食品,若是能逃一时,他就不想去实验室继续自虐。

“由佳正好也要去,你带上她一起吧……”翔笑笑的,有些狡黠的看着亮。

“哈?”亮被牛奶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由佳在背后轻轻的帮他捶着,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亮那张不情愿的脸,甜美的说:“锦户哥哥,多多关照了……”

由佳是翔很得意的学生,也是相叶雅纪的妹妹。继承了他们家传统的娃娃脸,却没有如同他哥哥那样的天然个性,小时候的亮虽然不太说话,但是偶尔毒舌两句就常常让人哑口无言,只有这由佳几乎是毫不示弱的顶回去,全然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嘛,亮这样想着,脸上颜色又不好看了几分。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带着这个女人来坐电车呢,为什么电车上人这么多,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挂在自己身上……

“诶……跟我出来很不开心吗?”下了电车,亮径直的向图书馆的方向走过去,完全不理会跟在后面的由佳。

“是啊,估计没有几个男人会开心的吧……”亮轻轻鼓起嘴巴……有些赌气的四处看着

“锦户哥哥,即使你失恋,拿女孩子出气也太小气了吧……”由佳喘着气追上来,死死的拉住亮的袖子。

“你哪里算是女孩子……”亮坏笑着打量着由佳,不妨由佳一把拉起他的手伸向自己胸口,“这里啊。”

亮死命的把手缩回来,相当无语的看着由佳得意的样子,忽然,眼睛瞟到后面不远处的一个人,忽然空气紧张起来,亮知道他不会看到自己,那个人,是不会随意去打量路上的人的,但是亮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害怕,是害怕看到他吗,还是害怕自己一直深埋的情绪突然爆发。

亮突然把由佳拉到臂弯里来,有些粗暴的搂住她,转过身去,龙也从他后面走过,那一瞬亮觉得自己真像个胆小鬼,以为忘记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可是到了崩溃的边缘闭上眼睛也没用,努力的把头往下埋,也低不过记忆的水平线。

“锦户哥哥……”良久,由佳有些怯怯的喊着亮,那一刻亮颤抖着的肩膀让她觉得疼惜,她看到了那个一直听说却没见过的人,那个让强大的锦户亮一下子脆弱下来的人,上田龙也。他的侧影在眼前滑过的时候,自己几乎没有办法言语,美丽,而且无法接近,她开始有点理解,亮沉迷哀伤的原因,她也几乎是那时候才意识到,亮,不再是那个跟自己肆意斗嘴的小孩了。

龙也加快脚步走到图书馆门口去,和也已经等在那里,一直看着携带,脸上的表情温柔安静。看见龙也来了,他咧开嘴可爱的笑着。龙也踉跄几步扶住和也的肩膀,脸色惨白,和也吓的半天说不话,定定神扶住龙也问他:“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

龙也抿住嘴摇摇头,深深的呼吸着,让脸色稍微恢复一点。亮……他惊讶的听见自己心里在喊这个名字……亮……原来,已经不能叫他亮了。纠缠的人影和女孩清秀的脸在脑子里搅和成一团灰白。

该结束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还缠绕着,该重新开始的,却总是找不到原来那个头绪,城市有些异样暖和的天气里,龙也拉住和也的手,却不知道,也不曾想过,他将带自己去的什么地方……

下期预告:
仁:亮,你有没有看到龙也啊……
KOKI:“不是你的错,你回来了,但是时间回不去……”
亮:“拉紧点,他很容易走丢……你知道的……”
淳:“龙也……关于中丸……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