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5]  [74]  [73]  [72]  [54]  [2]  [53]  [52]  [51]  [3]  [5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抽出那封信的时候,和也带着一种奇怪的憧憬,仿佛手触摸着的纸张的质地,比平常要柔软许多,而透过纸背显现出来的那些淡淡的字迹,也带着某些愉悦的刺激的暗示,而分外显得活跃可爱。暗暗的把信又装回信封去,再把信封塞进包的深处去,如同揣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抬眼看化妆镜里自己化妆后显得有些不真实的脸,深深的吸一口气,看神思恍惚一下又归位,像是获取一身干净的自由。

恩,今日仍是元气满满的龟梨和也,今日仍是有着无可抵御的可爱笑颜的勇也酱。

抬起来的少年的脸,带着一点犹豫与惶惑的气息,有些不安稳的自信,有些没来由的骄傲。他行走在人群中,眼神专注而尖锐,姿态独立而敏感,他微微的笑起来让人觉得幸福在接近,却永远的难以抵达,他站立在城市五彩绚烂的广告牌下,安静着的瞬间显得有些弱小,在强大的城市的一隅显得有些弱小。他转身匆匆走进人流之中,他是龟梨和也,抑或是石田勇也。在某个瞬间被模糊的姓名,身世和思绪,隐隐重叠。
 



抿着唇安静的在监视器里看完这一段,安静的听导演喊着OK,收工,他开心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两道细线,大家收拾器材离开的时候,那空阔的场地呈现退潮一样的忙碌景象,过不了多久,人造的梦境将荡然无存。和也偷偷的把手伸进包里去摸那封信,它安全的在那里,纸的质地滑过指尖的时候,和也跨进人不多的地铁,呼啸而去的声音里,他暗暗的安心下来。

随人流而去,涌向这城市的繁华地段,他的心里暗暗的唱一支曲子,然后有些神经质的喃喃自语,他拿出携带来想听语音记录,一不小心按错了键,十几条记录瞬间荡然无存,有些懊恼的抓头发,开始习惯性的想这错误是怎么犯下的。恩,从演月九开始,用这个不太熟悉的他的携带,这平时不小心按到删除键是正常的,可是怎么就轻易的按了这“确认”呢?就如同他跟赤西仁,平常他任性吵闹说要分手是正常的,但是自己怎么就轻易的说了“好”呢?

有些事情是怎么想也想不通透的,正如同感情无法量化,衡量的标准既不是时间也不是空间,那么到底是什么呢?是什么让一切变的谁也看不懂。

有好些天没见着仁了,和也想,以往的话不是不出三天就会出现的吗?笑的像朵花儿一样,或者顶着两黑眼圈一乱蓬头,或者装可爱,或者装颓丧,自己不都是不能抵抗的低头了吗?这次为什么还不来哄我呢?和也强迫症一样的去摸包里的信,还在……那信笺还在,和也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希望这信消失的。

在熄灯前最后一次的摩挲也好,辗转着不肯入睡的牵挂也好,和也觉得自己潜意识里是希望那信没有存在过的,来自某个人的,某种不知名的,过于慎重的信息,让和也觉得也许是结束也可能是另一次循环。

身体上的热长久难以消退,被七盏聚光灯从各个角度照着的感觉,有点像是自我解剖,和也觉得自己快要透明了,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是暴露于人前的,灼灼的发热,是不是这样的错觉让自己对那封信那么敏感。在离开乐屋的那一刹那,赤西仁递过来的时候,自己就不应该接过来,如果没有接过来,是不是能快一点入睡,如果没有接过来,是不是不用此刻在这里困难而矛盾的揣测自己的心思。

终于还是睡着,月光柔和的照在他熟睡的脸上,带着有点犹豫与矛盾的的纹路班驳在那张干净而无欲望的脸上,其实能够看到的,都是表象,他此刻在梦里与爱的人激烈拥抱或者亲吻,都看不出来,他是不是撕碎以往拼出未来,也完全不是了解。

这个时候这样的月光也同样照着另外的人,在那扇通透的窗里,他一脸兴奋的看着闪光的电视荧幕,在别人欢呼的时候大声欢呼,打开啤酒猛力的往胃里灌,有些单纯的兴奋着,在沙发和地板上来回翻滚,当电视里的声响逐渐淡去的时候,他仰躺在地板上大声的喘气,有些疲倦的蜷起来,眼角有些不欲人知的湿。

为什么日本队那么容易就输了呢?连一次反攻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说了“好”呢?连一次反悔的机会都不给我?这样懊恼着的脸,和那张疲倦的熟睡的脸重合起来,这是一场爱情应有的分镜,在这之后,有两个选择。

寻常的一个夜晚,醉的人反而比醒的人清醒。

终于晨曦降临,和也有些模糊的在薄被子里翻身,床头的闹钟很准确的响起来,没有悬念的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在唱着《一个人的牙刷》,蒙昧瞬间退散,他觉得自己没救了,在这个人的声音里也能兴奋起来。

有些狼狈的在卫生间里喘着粗气,冰冷的水顺着脊背流进身体隐秘的地方,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身体,顺着肋骨的地方,一根根的划下去,这情色撩人的动作,这过分冷静的表情,镜子里的那个人,头发湿湿的搭在肩膀上,看着疑似泪水的水珠从脸颊上滑落。少了一个拥抱一条毛巾的早晨,如此难以忍受吗?突然觉得异常的委屈,觉得这样的坚强,到底是为了给谁看呢,这样的笑颜,到底是为了什么,始终难以失却最后的纯真。

自从有了携带这种东西,除了签名和必要的表格,很少接触纸笔。文字,绘文字,和也曾经觉得这样也不错,和也曾经迷恋着,收到仁写来的,完全意义不明的mail,对着那些绘文字傻笑半天,被人家说是不是女朋友发来的,然后微微一笑,有些隐秘的把自己的幸福小心的藏起来。仁有些蛮横的把那个红色的携带按到自己手里的力度,仿佛一直存在在那里,有些微妙的沉甸甸的感觉,一拿出携带就浮现出来,这是某个传情达意的工具,又或者已经成为了感情的一个具现化的承载。

所以在收到那封信的时候,和也突然怔住,他甚至只是瞟到了那潦草和幼稚的几笔,就已经害怕起来。脑子里自然浮现出来的,与他说分手时候的场景,鲜明的如同刚刚发生过。

那不过是寻常的一次收工, 不过是寻常的一次电话,和也收拾着现场凌乱的剧本和资料,把携带放在肩膀和耳朵之间,听着那一次次连接的声音,和也一直喜欢这个过程,在这个即将要昏暗下来的天空之下,听见仁那一声寻常的“moshimoshi”,感觉那明亮逐渐扩散开来,走出摄影棚,看见那尚残余下来的光亮,绝对这一天自己是多么的加油,多么的值得。但是就是在那寻常的谈话中,说到寻常的一句,然后寻常的争吵起来。

“乌龟啊,我一个星期都没见到过你了。”

“没办法,这几天拍摄真的很紧。”

“什么啊……我看你不想见我吧。”

“是啊,片场美女这么多,我干吗要去见你。”

“也是哦,今天我在涉谷看到好几个漂亮女孩子哦……现在女孩子穿的真是凉爽。”

“是哦,那么喜欢美女的话,见不到我也没关系吧。”

“见不到也没关系的话,不如分手吧……”

他说出来的时候,是戏谑无心的,也许。但是和也在听到那个懒懒的声音,突然说着这样的话,就不由得钻起牛角尖来。这么随便就可以说分手吗?和也记得自己那时候正是一天中最脆弱的时光,看着漫天快速移动的云,以一种仓皇的姿态撤离。他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心里最复杂敏感的那根神经轻轻的颤抖着,然后崩断。那些随心说的话,突然变成了一种严密的逻辑,仁,是喜欢女孩子的吧,那么分手,也没有关系吧。

和也轻轻的说:“好。”

那边沉浸在电话小幸福里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惊异的发出一个音节,诶?,然后是那声最柔软的称呼,“和也……”,然后是他急急的询问:“和也,你说什么?”

几乎是慌乱的挂断了,怕听到那个无法抵御的声音再把自己从这矛盾的泥沼中拉将回去,夏季的季候风吹着这整个孤单在海上的国度,和也觉得仁突然变的很遥远,他几乎看到仁穿着礼服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走进礼堂的情景,仁,终将离开,离开的时候,一定是带着残忍而甜美的微笑,然后呢,似乎,没有然后。每一天总有一个时候,和也会突兀的因为这些遥远的事情而伤感,而那句分手,就这样,在这个时间插入进来。这不是误会,也不是不信任,这只是一种宿命的巧合。

迈进乐屋一步……退出来……有些犹豫的看着瘫在沙发上那个影子,抿抿嘴唇还是走进去,两人相处的时光,带着有些感慨的怀旧感觉,在这个时候浮现出来。满满的占满近十年的时光,说什么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说出这样的话的人,想必未曾为感情认真的烦恼过,不知道一个小小的裂缝,那隐隐疼痛甚至强于撕裂。于是和也是终于听到自己心里一直在喊的那个名字,赤西仁,赤西仁……一声一声,都是这要命的几个音节。

“おはよう…………”习惯着用那类似孩童一样慵懒的声音打招呼,沙发上的人头也没抬,只是稍微缩了缩,给进来的人让出一点位子。

和也有些逃避的到化妆镜前面坐下,从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脸和他的脸,有些虚晃的摇摆重叠,嗫嚅着困难的张合嘴唇,他的眼睛倏忽抬起来,全然没有倦意,直直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多久了也不行,多久也不能对这样的目光免疫。叹口气转过身去看着他,组织了半天也没有语言,手指有些敏感的又去触摸那封信,被装在牛仔裤的口袋里,离自己越来越近,与皮肤摩擦的感觉愈加明显,和也很想仁这次主动一点,他很想仁来找个什么话题来打破这个局面,但是没有声音,然后KOKI和丸子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有点如释重负的听着那喧闹声将近,不过是一会的独处时光,竟然可以这样,和也勾勾嘴角,竟然是这样……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恨不得一直在一起,恨不得互相血肉融合,恨不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了……竟然也可以这样。

在和也的印象中,仁从来都不缺乏爱,他有满满的爱他的爸妈,有打打闹闹的兄弟,而且,对他明示暗示的女人,也几乎未有间断,直到那一次,在去泰国的飞机上,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他有些厚脸皮的蜷到自己身边来吵醒自己说,“和也,陪我说说话吧,和也。“那一刻,和也察觉到他的仁的寂寞,那寂寞潜藏在他爱热闹的天性里,之前那么许多年,和也一直觉得自己没有仁已经是不行了,可是仁有没有自己,似乎看上去没有那么重要。但是那一刻,和也幸福的觉得,自己是无可替代的,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自己是仁唯一想要拥抱的。这算是没有自信的一种好处,对微小的幸福,敏感而且铭记。

“和也,你还没去片场吗?怎么又在这里发呆。”KOKI有时候的细心,让和也很没有语言,于是乐屋里的注意力成功的被吸引到和也身上,丸子围过来研究他摊在桌上的剧本,甜甜也跑过来搭话,这短暂的失衡让和也有些慌乱,他努力的克制住回头的欲望,但是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仁在朝这边看着,用那始终平静致命的眼神。

和也突然有些委屈,明明是他先说的不是吗,明明是他让自己突然没有了勇气,为什么现在自己要这样自我责备呢?

“别闹了,我要走了……”匆匆忙忙的把桌上东西扫进包里,匆匆忙忙的回头然后埋头走出去,他知道要发生些什么却不能预料,他觉得迈出这个门,确实是件艰难的事情,然后他听到那男人叫他,懒懒的故意拖长的声音,叫:“KAME……”

和也这个名字,当初取的时候,就着的意思是因为棒球英豪,但是后来,自己慢慢发觉,这个名字叫起来如斯宠溺,被在乎的感觉仅在言语中就感受的到,所以和也喜欢这个名字,喜欢这个名字,被某个人拖长了叫出来。发尾在肩膀上微微一扫,又扫回去,这个微妙的弧度是一个犹豫的过程,但是最终,没有想象中激烈的收尾。

走出事务所大楼,阳光明媚的洒下来的时候,和也看向街对面的广告牌,于这无处遁形的明亮天空下,和也觉得寂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孤独,寂寞就是,不再敢尝试去拥有了。

不再去等待了……

即使疲倦也要微笑……

mail,电话,剧本,应对,笑颜……一样样做好,完美的IDOL……

这样计划着,计划着自己的情绪和行动,像一个最冷静理智的人一样,在阳光下仰头看向街对面,发现眼泪已经蔓延到视线的边缘。

もう……無理だよ……

もうこのままつづけない……


在临近片场的短短路程里,眼泪从手指缝里溢出来,打湿了满手心灿烂的光线,没有温暖亦没有冷冽,没有了仁什么都没有,就是这么残忍的绝对,非爱即死,和也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冷静而理性的孩子,自恋的以为自己已经成熟到足以面对镇静的面对伤心,然而伤心太过强大,和也蹲在地上有些着急的用手把眼泪抹干,把自己的眼睛鼻子往一块里揉,他想他再也不要为仁而伤心,他又一次的这样想着,我再也不为你伤心了。


从口袋里拿出那信来,甚至害怕着自己会去拆开来看而很快的揉成一团,在手里迅速萎缩如同开败的花朵,和也站起来看着那边无尽的天空想,总有一天我要离开他,因为他总有一天,会离开我…………这失去的恐惧时时都有,只是有时候,和也几乎是倔强的要自己去面对,那不可预测的未来。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的感情……只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哭着遗忘……

又一日,拿着他给的水红色携带进到片场,却不再能收到那个人的信息。

又一日,把头发扎成调皮的冲天翘,没有他的手在发间穿梭

又一日,和也想,总是可以过去的,欺骗着自己,一日又一日,逐渐忘记那是欺骗。

总是夜色将至的时候回家,和也困倦的揉揉鼻子,刚才真的被大叔打到了啊,鼻尖的地方,因为自己走神的原因吗,是因为那样“欢迎回来”“要吃饭还是洗澡”的台词,让自己想到了什么吗?否认也没有用,和也承认剜除不可能,而淡忘又需要长的无法预料的时间。

“诶……KAME……”

停下来,看着前面那个影子,拖的长长的,被树叶影子划的有点零碎的影子,一直延伸到自己的脚下,与自己的影子接在一起,他挡住光,于是自己的世界就昏暗下来。

“我们去个安静地方……”他不由分说的拽过来的动作,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激起和也倔强的情绪,和也觉得脑子有些运转不过来,和也想我大概是出现幻觉了吧,分手了,不是就代表着不再介入那个人的生活吗?那仁这样,是在做什么呢。

心里这么想的,嘴里就这么问了,“赤西,你要做什么?”……只是,有一个字的差别。

拉扯着,一个不肯放手,一个不肯前行,这样习惯的拉扯着,许多年以前,许多年以后。

“你够了……!”仁突然大起来的声音吓的和也一愣,呆在原地不知怎么是好,那眼神里的惊惶经不起捕捉,有时候爱的太长,危险太大,一个瞬间,就足以感觉到他的不安和慌张,他的小和也,这么些年,仍然是个没安全感的孩子。

“到底是怎么样啊……我……不是故意要说的啊……”

安静的地方,更容易听到他的呼吸,纷乱无节奏的,在耳边响起。和也知道只要他说不是故意,只要他说再一次开始,自己就无法再更加坚决的离开。仁……我从来不曾质疑你,我只是质疑永恒,这个虚无而模糊的概念。

“你别再让我担心了……和也……”

这便是最后,和也想,这便是他反复折腾而从来不能离开的原因,低下头看那一团模糊的影子,有些无奈的笑着,永恒,这个话题要被再度的忘却,在和他的世界里,永恒永远是一个正在抵达中的地方。

“呐……”有些哽咽的声音,狠狠的戳了一下仁的心窝,他知道有时候这样的争吵怪不得任何一个人,没有办法,这是必须要承受的,爱的酸楚与无奈。

“以后如果要分手,就别再回来找我了……“恨恨的说着这样的话,却在下一刻被他拉过去紧紧抱住,永恒算什么,这一刹那天地浸润于潮湿的爱之中,永恒也凝滞住。如同誓言不一定要实现才美丽,如同花不一定要不败才撩人,因有其终点而显得珍贵的东西里,爱情是最奢侈的一样。

终究执拗不过仁的霸道与温柔,有些迷糊的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仁轻轻吻和也的额头说晚安,和也笑笑说,你真像个好哥哥,于是唇被瞬间摄住,和也知道,这是仁的哀伤甜蜜,在着唇齿的摩擦里静静传达给自己。和也的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里,那揉皱的信还在里面,当时没下决心扔掉,其实,当时完全下不了这种决心,因为,最后的结局,总是不会由着任性而改变,和也想,自己不过也只是个没定力的小鬼。

待到那朦胧的车影走远了,和也知道自己在仁的反光镜里,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是一个小小的点,可是和也仍站在那里,在路灯的光线下,影子拖的很长很长,热而寂寞的夏夜蝉鸣,一点点唤醒思绪,和也拿出那张揉皱的纸,有些遗憾的展开……

对着有些昏黄的灯光,有些透明的纸张,和也痴痴的看着,让人着迷的清晰字迹,随着灯光泛出微微旧的感觉……

ずっと一緒だね…………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