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3]  [72]  [54]  [2]  [53]  [52]  [51]  [3]  [50]  [49]  [4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盲

东京开始阴沉下来的天,总是带着一种昏暗的华丽感,有大片的云从头顶上移过去,层次分明颜色瑰丽,龙也抬起头看那一望无际的天空,流转变换间,毫无确定的感觉。进入到Rodesia之前,龙也靠在石墙上点燃一支烟,柔和的味道带着隐隐的刺激性,进入到呼吸里去,龙也想最终还是一个人,无从抱怨也无从叹息。

和也意外的没有和仁一起来,一个人坐在那些乐器中间,灯光打下来,龙也差点以为他跟自己一样寂寞,和也抬起头看着他,招招手叫他过去,“龙也……你来……”龙也很听话的凑过去,和也却突然打起鼓来,吓的龙也一愣,集中的光线下一张惊慌的脸,和也有些狡猾有些小无赖的看着他笑,“把你的神招回来……”

“瞎说什么,我又没走神。”龙也懒得跟小孩子计较,盘腿坐在舞台上开始玩自己的手指甲。

“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工作,你会去做吗?”和也想大概会得到否定回答,毕竟这是个闲散惯了的孩子。

“恩……也许我会去的。”漫不经心的说着,话语飘在半空中旋舞。


和也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这个人寂寞的时候,最惯常爱恋自己的身体,每一处细微都能怔忪半天,因为他是真的寂寞。

终于人陆续来齐,仁看上起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元气,但也还算的上是活泼,龙也想大概他又和和也吵了那种无聊的架,所以两只小孩有短暂性的沉郁期。所以仁新写的曲子相当的悲伤,龙也看吉他谱的时候就在想,果然也只有这样纯净的感情,才能有这样明媚的悲伤。

龙也想自己总有一天会被自己困死,因为始终不愿意为了其他事情而伤感,而欣喜,甚至是动容。尽管龙也会想念那杯甜甜的杜松子酒,会留恋那零落的落樱,但是他已经很宿命的接受了并不长久的温柔,和终将消逝的美丽。

中间休息的时候,仁很委屈的把头搁在吧台上,一双眼睛晶莹灵动,KOKI对在另一边喝果汁的和也说:“你不去哄哄他?”和也冷笑,“我哄他?我小着他两岁呢。”龙也陡然想起淳也是小着自己两岁的,却又不好拿这例子来劝和也,他安静的喝着冰水,不去看那些纠缠,可以纠缠偏偏来找他。

“老板,上次打扫酒吧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的一个戒指。”石垣在这一群里是最隔离的人,但是因为他安静,所以经常被忽略,他突然开口说话时,总使得四周安静下来。

KOKI也有点怔住了,他有些犹豫的从左边衣服口袋里摸出那个银戒,想了想还是反问回去:“你说,这是你的戒指?”KOKI绝对不怀疑自己的记忆力,这个戒指他在淳那里见过许多次,可以现在大佑说是他的。

龙也怔怔的盯着那个戒指,那个在郊外偏僻酒吧柜台后面的影子又一次浮现上来,龙也一直告诉自己这是一个玩笑,是一个未曾苏醒的梦境,但那戒指上略显残缺的花纹龙也太熟悉了,他曾经无数次的抚摩过这个戒指,它戴在淳的无名指上,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伤痕,被完美的遮盖住。伤痕也是因自己而来,龙也想,这个男人深种在自己心里,绝不仅仅是因为他温柔。

“是我朋友送给我的……为了忘记一些事情……”大佑的声音清越而妩媚,龙也心里微微的震动着,这没来由的又提醒着他,淳是为了忘记他,才选择了以死亡作为掩盖,究竟是怎样的自己,让人如此的难以忍受呢。

龙也决定去见淳,不知道是为了了结或者开始,他觉得自己也实在是想念淳,想要见到他。这次他决定一个人去,他沉默的喝着过分冰凉的水,以为可以化做眼泪流出,冰凉的顺着脸颊,掉落一串串撇不开的往事。

离开Rodesia的时候天还早,阳光清透的洒落下来,龙也觉得自己整个人被一种清澈的温暖包围着,在天空中旋转的光轮,很久没有看到过了,龙也想也许还可以期待,还可以期待奇迹的来临。

下午的时候,亮和翔在医院附近的咖啡馆喝下午茶,苦苦的杏仁茶亮咽下去的时候皱了皱眉头,翔却像是很喜欢这个味道。

“你就跟着你那叶子喝出这么些奇怪的口味。”亮抱怨着,急急的叫了服务生过来换茶。

“恩……给我蓝山咖啡,多放点糖。记得要多放糖啊……”

“你还不是一样,跟着龙也喝着甜不甜苦不苦的味道。”翔有些坏心眼的戳他的痛处。看到他眼神突然暗下去的时候又有些后悔,他知道亮不是一个可以很快遗忘的人,很多时候他不说话不提起,只是他对自己的一种强迫。

“你不要再提他了。”亮拿银勺小小的敲着杯沿,在叮叮当当的细小响声里,他有些无奈的想起龙也的脸,龙也直直的看着他,对他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亮觉得这算是一种惩罚,是自己想要离开翔离开医院,背叛自己当初誓言的惩罚,亮以为龙也可以让他决断的与过去割离,但是龙也所做的,是把他重新遗留在过去的旋涡里。

“龙也不是个好相处的孩子,你离开他是对的。”翔承认自己是很喜欢龙也的,他也觉得,要爱上那孩子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他不会希望亮像淳一样为爱所苦,爱上龙也就好象爱上艳丽的毒,他安静的侵入骨髓,淡漠的让人病入膏肓。

“亮,你该有更平常更幸福的恋爱……”翔继续喝着杏仁茶。“不要像我一样。”

亮抿一口刚刚送来的咖啡,味道还是有差别的,比起龙也经常喝的,但是那甜苦交加的味道在嘴里慢慢散开的时候,他觉得这是一种对悲伤的稀释。他明白翔总是不要自己走弯路,他也知道翔到现在,仍然是不能忘记相叶雅纪——那个三年前死于细菌感染的,有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的外科医生。

在爱情面前大家都是盲的,以为自己看到了真相,其实也不过是看到了与真相酷似的幻象而已,我们没有能力去辨析,唯一有这个能力的,是那强大的时间。

时间在咖啡馆外面的大街上飞驰而过的时候,也同样飞驰过大型巴士的车窗,上次是大佑带自己来,在回去的路上,过于恍惚而不小心弄伤了脚,想到这一层便想起了锦户,还是叫锦户吧,龙也想,不想把他也归入到这个奇怪而宿命的感情圈子里。龙也从来都很迷惑,为什么每一次认真的恋爱总是得到让人无语的结果,就像中丸,在高中毕业的时候突然告知他要出国结婚,那个男人一向宠爱自己,虽然没有承诺,但龙也总觉得,他们怎么会不可能一起走到永远呢,然而现实就是这样无力,中丸要走,而且走的杳无音信,自己无法阻拦也无法怨恨,只是绵长的遗憾在时间里蔓延。

然后是淳,某一次去医院拿药的时候遇到的医学院学生,起先是谁也不在意的,可是逐渐开始交谈,开始依赖,本来自己就是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的人吧,父母去世后一直是中丸照顾,中丸离开后KOKI会时不时帮着照应,和也和仁也总是找借口跑到他拥挤的房子借宿,某个下午淳在帮自己收拾房间的时候突然说:“收拾干净后觉得好空,龙也你一个人住不会觉得怕吗?”龙也想,是害怕的吧,害怕雷雨天,害怕死寂,害怕这一个人无以依靠的寂寞,所以当淳转过身来问:“龙也,我搬来照顾你好吗?”的时候,龙也很自然的点了头。爱上淳,便也是在那一刹那温暖的笑容中。

但是快乐不过两年光景,且也不能说是纯粹的快乐,龙也知道自己对于爱有天生的残缺,不知道怎么去爱,不知道怎么去留住爱。和淳在一起的时候,他记得自己始终跟他提起中丸,他以为淳不会在意,他以为即使在意淳会当那是过去的事情,龙也仰起头有些疲倦的想,伤害其实就是一种辗磨,而自己终究是在时间里把淳温柔的心碾碎,锦户……那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够来蹈这个覆辙。

终于到站,龙也揉揉太阳穴,郊外清新的空气涌过来,钻进他的白色纱衣里,龙也听见自己皮肤舒展的声音,他们在这清新湿润的夏日里苏醒过来,对疼痛越加敏感,愈加的渴望被爱着。

那地方龙也记得,不算复杂的路,酒吧旁边竟然是神社,龙也笑了笑,烟火香与酒的芬芳,的确是让人羡慕的生活。现在这个钟点酒吧应该没有什么人的吧,推门进去,门上的风铃悦耳一响,龙也觉得自己走进一个梦境。

果然人很少,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影子在吧台后面,看上去更加消瘦的身形,隐隐绰绰的隐藏在那些酒瓶和水晶杯的光影里,龙也突然觉得有些不该接近。

“欢迎光临!”他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点像小孩子,有些让人柔软下去的特质。

龙也有些慌的走过去,慌乱间碰到散发着的椅子,淳的声音又传过来,“客人,小心一点。”。他没有认出我吗,还是他真的如愿忘记,靠进吧台的时候龙也觉得身体里的力量被抽离了,淳低着头,手里是调了一半的酒,他抬起头来对龙也说:“对不起客人,大概会比较慢,客人想喝点什么。”

龙也颤抖的手指在吧台上停留一会,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男人,曾经他以为他已经在那冲天的火光里化成了灰烬,可是他在这里,以一种陌生的姿态面对自己,好象那些彼此依靠的日子从来没有存在过。

“客人?”淳也有些困惑了,这空气中红毒的香水味他何其熟悉,但是不可能是他吧,龙也,应该是已经以为自己死了才对。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龙也低低的声音让淳手里的酒杯晃了一下,玫瑰色的液体倾泻出来,在吧台上荧荧闪光。“真的,那么想忘记我?”龙也觉得见到他的时候,那些过去就都回来了,那些细微的让人缅怀的过去,就可一一鲜明起来。但是他似乎眼睛没有自己,在淳清澈的眼睛里,没有自己。

“龙也……”他带着点犹豫,细长的手指抚在龙也脸上,龙也惶恐的看着他直直看向前面的眼睛,有些迟钝的转过来,是的,那眼睛里没有任何东西,一片死的寂静。龙也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登时再承受不住眼泪的沉重,眼泪顺着他的手指滑下去,他微笑着用柔软的指肚帮龙也擦着,仿佛那只手从未离开左右。

龙也即使不愿意相信也终究要明白,淳回来了,只是不再完整,他仰起脸再也无法从那双温柔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淳的眼睛,盲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