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  [55]  [74]  [73]  [72]  [54]  [2]  [53]  [52]  [51]  [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3.替
龙也发现自己喜欢图书馆,这个地方很安静,如果不是假日,人也很少,可是坐在台子后面看自己喜欢的书。一上午一下午的过去,时间如同沙漏,过去的了无痕迹。

那一日他从一个以前认识的男人手里拿过一本书,是一本很薄的小说,龙也很喜欢的一本,三岛由纪夫的《沉潜的瀑布》,他拿过来翻了几页,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男人的脸,只看到他有些尴尬的蜷曲起来的手指,登记,查询,在输入名字的时候龙也看着那张熟悉的学生证,有些恍然的输入“锦户亮”三个字,仿佛结束一个契约,男人转身的时候,龙也听见他身边女孩子的笑声,有些刺耳的清脆,龙也手中的书,便始终停在了翻开的那一页。

回去的时候淳在公寓楼下等着他,一脸漫溢的温柔,龙也把脸埋进淳的衬衣里,有些贪心的呼吸淳的味道,疲倦的脸在他的胸口蹭啊蹭,淳笑起来,转过身去把龙也背起来,在昏暗的灯光里徒步走上去……龙也觉得他能看到淳的世界,伏在他光滑微热的脊背上,他能看到淳那个什么都看不见的世界。

于是就这样过去,简单而稍微忙碌的日子,龙也觉得自己逐渐变的沉重而平凡,他内心那些潜在的不安都被死死的压制住,他喜欢抬头看图书馆的开的很高的窗子,一束集中而明亮的光线,正好落在龙也身边的桌子上,形成一个游移的光点。龙也经常用手去捕捉那个光点,消磨掉一上午一下午的时间……

每日龙也离开之前,总习惯性的调出一条出借记录来看,那本龙也很喜欢看的书,一直没有人还回来……

龙也不知道这是一种病症,被强迫一样的一次次看着电脑上出现那条简短灰白的记录,看着那日期,直到眼睛疲惫,龙也咬咬嘴唇轻轻笑着,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该回来的人回来,该离去的人离去。

淳逐渐在这平静的日子里感到慌乱,他常常在夜晚把龙也弄丢。那只手他不再能准确的牵住他。他经常在夜晚醒来,便不知道龙也去了哪里,床的另一半是空的。从屋子里那些漂浮轻微的响动,他似乎看见龙也在屋子里游走,脸上表情恬静,有特别美丽的微笑。他记忆里的那些画面,不足够拼凑成完整的图象,他只能判断龙也还在,他轻轻的喊龙也,但是得不到回应。龙也坐在鱼缸边,手指巴在那透明的边缘,怔怔的看着那些水的精灵,悬浮在流动的空间里。醒着的淳看不见睡着的龙也,他们从视线和精神上断裂,淳在那一刻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残疾。

亮总会在睡前翻阅那本小说,因为看的不连续,也由于语言上的晦涩,经常看了后面就忘记了前面,这本书有催梦的本事,亮经常彻夜的做梦,梦见一只振动着一半翅膀的蝴蝶,梦见一片茫茫的水域,亮觉得不曾梦见白天所见的血腥和蠕动,是因为这本书的缘故,所以习惯性的在睡前翻看它,成为一种药物一样的依赖。

亮在一个凌晨突然醒来,朦胧看着窗外微薄的光线,他突然紧紧捏住床头那本书,反复摩挲着,用很大的力气抑制从骨头里渗出来的疼痛,亮觉得有个人在他身上下了符咒,要他反复的被伤害,反复的逃脱安稳,奔向轰烈的伤痛。

突然,床头的电话响起来,亮有些神经过敏的紧张起来,定了定神拿起话筒,就听见仁倍高的音在耳朵旁边炸开,连忙把听筒拉远一点,但是听到一个名字后,又不自觉地拉近一点。

“亮,你有没有看到龙也啊……”仁的声音有时候真是幼齿的让人生气,

“我怎么会看到。”亮扁扁嘴准备挂电话,却被仁很大的一声叫吓到

“你也没看到啊……怎么办啊……”

亮有点感觉到仁的着急不是在说笑,尝试着问一句:“他怎么了?”

“怎么办啊亮,龙也不见了,淳说晚上醒来找不到他了。”

找不到?那是什么意思,他不是过着安稳而幸福的日子吗?他不是应该在那个人的身边睡的如同孩子一样安静吗?现在说找不到?是什么意思?

“亮……你知不知道龙也有可能去哪里啊?我们找了很多地方……已经过了很久了,你说龙也会不会出事啊?亮……亮……”

亮的思维在仁的声音里停滞,有些字眼严重的刺痛他左边胸膛,他无法安静下来去想一想这突然发生的事情里的头绪,关于龙也,他觉得似乎很久没有这么鲜明这么光明正大的想起来,不见了,那个妖精,不见了……

“我去找……”亮匆匆的挂上电话,匆匆的套上衣服,眼角余光瞥见站在门口的翔,但是他没空去跟翔解释什么,也许龙也现在迷失在哪个街头,或者他受到了什么伤害,只是去想这些亮都觉得精疲力竭。

“亮……”翔在亮要跑出门的那一刻拉住他,力道大的翔自己都吃惊,他看着亮踉跄的停下,转过头看着自己,眼睛里的哀伤和坚持让翔不由得松开了手。翔知道亮一向有矜贵的骄傲,所以不愿意把自己的脆弱轻易给人看,所以当翔看到了亮眼睛里的惶惑,就没有办法把劝说的话再说出来。

为美丽而受伤,甘愿的甘甜的受伤,翔看着亮急忙跑出去的身影,感觉到身边莫名的空荡起来。亮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亮了,不是那个以自己的理想为理想的亮了,他沉默的要走他自己的路,即使寂寞空旷,也全不畏惧。

天亮起来的时候,翔靠在亮房间的门楣上抽烟,回忆往事,这个时候醒着的人是多么不幸啊,翔苦笑着,这个时候那些永久沉睡的人,在看着混乱的人间吗?

亮没有去Rhodesia,他知道仁他们应该都在那里,但是他知道龙也一定不在。每次他不知道龙也会在哪里,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他听说的,龙也失而复得的爱,龙也平静而激烈的生活,都不在他所了解的常识内。但是这次他似乎知道了,他似乎明白了他能在哪里找到龙也,他应该在那里,他一直在那里……

淳有些无措的坐在KOKI的吧台边,他的视线涣散而灰暗,他很着急的一直问一直问,龙也找到了吗?你们找到他了吗?他这样茫然的样子让KOKI很不忍心,但是安慰似乎没有用。终于淳按捺不住,摸索着站起来,“不行,我自己去找……”脚还没有触到切实的地面就失去平衡,在不熟悉的环境里,他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办法伪装成完好的人,他的肩膀在颤抖着,他知道已经到了临界的边缘,温柔和微笑,不过是掩饰的最好面具,他并不是没有无奈和悲伤。KOKI叹了口气把他扶起来,说着,你别担心,仁他们已经去找了……

淳的脸上突然出现冷冷的笑,这是KOKI从没看到过的轻蔑的表情,他听见那从来不曾嘶哑和失态的声音,有些疲倦的说:“已经不行了……我已经没有办法了……”

KOKI抚摩他柔软的头发和柔软的心,无奈的事情总是重复的发生,他究竟要看着多少人在他面前的疲倦的显露出最不为人知的一面。

“不是你的错,你回来了,但是时间回不去……”

时间,是多么可怕的字眼,所有不确定不完全不永恒不幸福,都包含在这个字眼里。

和也推开门的声响惊动了焦虑的两个人,他喘着粗气说着:“亮说……亮说,他找到龙也了……”

亮…………这个名字在淳心里过一下,一阵冰凉的凛冽……

亮轻轻的捋过龙也额前的头发,他蜷在喷水池边睡的宁静昏沉,像是全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危险,他身上有很多灰尘,但是都像是漂浮起来的不曾沾染上去,昏睡的他对自己对世界都一无所知,只是个孤单寂寞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就停了下来,亮的眼睛有些湿,他想念这苍白的皮肤和微张的唇,他想念这小的过分的手和一身无辜的孤独,他实在是太想念这个人……

仁开车带着淳他们赶到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来,亮在初现的阳光里亲吻龙也干涸的嘴唇,粗暴而激烈的撕咬,他们的额头靠在一起,皮肤互相摩擦,一个是疯的边缘,一个是死的状态,身体与表情的陈旧,与这崭新的阳光有些不协调的映衬着。

接着,亮转过来走到淳面前,很稳的拉住他往前走,把他带到龙也身边,把龙也的手交到他手里……亮与眼前这个男子已经熟识,在记忆里影象中,所以会莫名的亲切,所以亮觉得,至少你们要获得完美的幸福。

“拉紧点,他很容易走丢……你知道的……”

淳的眼睛看着亮笑,阳光映在里面有一些微弱亮光,他笑的温暖和煦,仿若阳光。亮觉得这个人没有盲,知道,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看到龙也……

一夜的找寻让大家都很疲惫,亮不想回去便坐了仁的车,一进车就睡的人事不省。和也开车的时候,仁坏心眼的玩亮的脸,捏了几次没有反应后仁突然很轻的说了一句话,和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跟自己说,只觉得心里一动……

仁说:“啊……哭了……”是谁哭了,为了什么,便不再去追究。

KOKI打着呵欠开车,龙也一路昏睡,淳有些不安的捏住龙也的手,尝试跟他说着没有回应的话,他们都不知道彼此心里最深处的不安,淳害怕自己会经常的在醒来的时候看不见龙也的身影,那段空白里的事情不能一刀剪去,也不能全然在意,一直小心维持着,不过,以前是自己一个人,现在,是自己和龙也,两个人的隐忍。

亮,便是自己不在的时候,无法从龙也生命中抹去的影子……

也许,还有很久以前的,中丸……

无从怨恨…………淳低头笑笑,本来就是,造物弄人……

“龙也……”

龙也在柔软的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听见淳的呼唤,他有点时间空间的错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轻轻答应着去拉淳的手。

淳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决定开口告诉他。隐藏了许久的秘密,变得晦暗无光,然而却到了不得不说出的时候。

“龙也……关于中丸……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翔:“你醒醒吧,他根本不是你爱的起的……”
亮:不要我爱他你要我去死吗?”
淳:“只有压抑,怎么可能忘记……“
龙也:我终于发现了……我是灾祸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