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7]  [56]  [1]  [55]  [74]  [73]  [72]  [54]  [2]  [53]  [5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好像是以前曾经学过的中国的古诗,说的有些暧昧不明,好像是说要把握青春把握机遇,不要静待年华老去的意思……这先不去管它,勇也感到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陌生的床上醒来,转过头看见熟睡中的明彦的脸的时候,会突然想到这两句诗……

早晨……不应该是如此宁静的吧……勇也想,这安静的愉悦的和谐的气氛中,应该潜藏着什么吧……一声闹铃声如期望的划破平静,勇也在惊恐中看见身边的人一下子弹起来,眼睛还没睁开就爬起来爬向浴室……一阵水响一阵喧哗,勇也在一个平常的上班族的早晨里怔忪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男人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披着敞开的睡衣,带着一脸强迫的清醒走出来的时候,勇也突然觉得这个早晨格外的暧昧而情色,他在床上稍微挪了挪发麻的腿,听见男人惊讶的尖叫。

“啊……我居然忘记了……勇kun……你……不用上班吗?”

“啊……哦……”不知状况的早晨如斯开始,勇也有些为难的套上明彦扔给他的过分大的T恤,看着那男人手忙脚乱的把西装往身上拽,看不去地过去帮他整理衣领,手指接触到脸的边缘的时候,心里升腾起异样的感觉……果真是,习惯带人回家的男人吗?或者说……是自己过于敏感……

“勇kun…………已经扣好了……勇kun?”

“啊……嗨……对不起……”

下降,下降,从这高高的楼层降下,口袋里装着他还回来的BURBERRY手绢,洗得还算干净,有一股芬芳的味道。换下来的衣服却遗留在他的房间里,胡乱的堆在床上那堆同样凌乱的床单里,暗示着下次还会将来的信息……

“ANO……”

“诶?什么?”

“其实……今天要去的是你们公司……”

“诶?”

“所以说……还是……分开走……比较好……”

“嗨……我知道了……”电梯门正好打开,有些气恼的就往外走,不想再听这个人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外蹦……原来果然是擅长于应付这种情况的男人……好……今天无论如何不和你一起到会社……

早上的地铁已经很拥挤,惯性的在常下的那一站想要下,却犹豫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很快被拥挤的人潮挤到后面去,叹一口气,这好像不是一个刚刚23岁的打工者应该去考虑和烦恼的事情吧。

拖延,捱时间,慢慢走,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到了迟到的边缘,心想着那家伙总归到了吧,于是加快脚步往会社的方向走……

ANO……那个迎面走过来的,飞快跑着的,看上去很幼稚的……不会是……

真是败给他了……我都已经走的那么慢了……

ANO……干吗这么一生悬命的跑……好,你赶着去会社我就走慢点好了,反正我是打工的……demo,为什么看上去好像是冲着我来的样子。完了……完了……ANO……AKI CHAN,这里是会社门口,你到底要做什么啊……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那种水汪汪的眼神……

“勇kun……”

好吧……这样诚恳的喊着,到底是要跟我说什么呢?minna都在看着……不是,还有你的奈央子前辈吗?糟糕,藤井san和大叔也在门口,拜托,AKI CHAN……不要害我啊……

“勇kun……ごめんな……”

完败…………

“那个叫明彦的真的是超级有趣呢……石田他有做过什么需要对你道歉的事情吗?”

“也没有……上次在地铁……不小心撞到吧……”

“哦……那还是懂礼貌的好孩子罗……”


整理着手上的资料,一脸呆滞的勇也,其实一直没有搞清楚明彦究竟是为了什么给自己道歉,是为了把自己带回家?是为了跟自己说要分开来走?真是不太能理解的一个男人啊……不过,也算是相当的可爱了……可爱……这是什么形容词……

“诶……石田……既然你们关系不错的样子,你对这个CM有什么看法吗?”

“诶?……突然这样问我的话……也没有什么头绪呢……”

“啊?……客户那边的奈央子小姐,一定要后天看企划呢?果然是精明能干的女人啊……”

“藤井小姐……”

“恩?”

“也许……我可以试试看……想一想……”

被扔到蒙古的新进职员,听说曾经在那里遭遇了很大的风暴,好可怜啊……一定是受了很多苦的……那个时候……最危险的那个时候,是怎样挺过来的呢?一定是内心有什么东西坚持着吧……那么那个让他坚持着的东西,是什么呢?

在大叔家的沙发上翻来覆去,被从窗口照耀下来的一束月光包裹住,关于CM,有很多的镜头在脑子里浮动着却形成不了一个整体的东西,全部都是零散的,让人无法捕捉的情绪,于是在想的过程中,想到那个男人,继而,就很想问他这个问题。

爬起来在一叠资料里翻客户联系名单……黑泽明彦的名字在野田奈央子的下面,勇也有些赌气的用涂改胶把能干的女上司的名字贴住,拨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瞥到墙上的挂钟,啊……完全不是应该打电话过去的时间呢……慌乱中按了挂断,心里一阵奇怪的忐忑,果然,这样做是太冲动了吧……还是明天再问吧……也许……明天就忘记了吧……

正在胡乱的无端臆测中,手机铃声大作,在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格外惊人,一边陪着笑跟被吵醒的大叔点头道歉,一边轻手轻脚的溜到洗手间……看着屏幕上的号码心里发怵……不会是吵到他睡觉要打过来骂我吧……

“moshimoshi……勇kun……找我有事吗?”

“诶?你知道我的号码?”

“哦……我看到客户联系单上有,就存了一下……”

“哦……也没什么……吵到你休息了吧……”

“也没有,不大睡得着呢……有事情?”

“恩……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只是,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AKI CHAN。”

“哦哦……我也正好有事情问勇kun……ANO,你先问吧……”

“诶……你在蒙古的时候……遇到风暴的时候……是怎样才坚持下来的?不是可怕吗?为什么会坚持到平安回来呢?”

“哦……那个时候,是一直叫着ANEGO……觉得她一定会来救我……才……不过”

“ANEGO……是指野田奈央子小姐吗?”

“诶?是……但是……”

“哦……我知道了……啊……我想要睡了,不打扰你休息了……88”

迅速而果断的挂断。然后关机……突然就发现自己声音开始哽咽,有些倔强的把头抬起来,以为这样眼泪就不会往下掉了,但是为什么要伤心呢,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自己……为什么要为明彦跟野田小姐的事情这么难过呢,果然人是奇怪的生物呢……

那一端的人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着的,一次又一次,再也拨不通那个号码,有些发愣,到底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啊,不是正准备解释一下吗?果然他一说“我知道了”,就是生气的表示吗?不可否认自己曾经是喜欢ANEGO,但是……仅仅是喜欢而已……如今发现,实在是某种幼稚的,想要征服成熟女人的心态……果然,轻浮是不能被原谅的行为吧……demo,勇kun,我还没有问你关于藤井小姐和那个今岗大叔的事情啊……

夜晚最深沉的时候突然在东京上空划过闪电,紫色透亮的一条,犹如把天空撕裂,只那么一瞬就不见了,勇也有些迷惑的看着那道光芒,似乎给予了很多希望和失落,果然所谓缘分的见证,也不过是自己心里的放映机在编剧罢了,那天一起看到的紫色的闪电,也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

“诶……勇也……怎么还不睡觉……”

“今岗叔叔……外面下雨了……”

4.
“纺织物能够给人什么样的感觉呢?minna可以好好想一想,柔软,轻巧,坚韧,温暖……”

“包容……”

“啊?石田……你说什么……”


“包容……就好像,姐姐的手……”

面前摊开一张白纸,开始在上面画出四个格子,左上角写上日期,右上角写上东济商事,笔停在那里,犹豫了一下又写上key word:包容,姐姐的手……在暮色逐渐笼罩的工作室里,手里的笔突然不听使唤,脑子里涌现的画面,每一格都让自己觉得眼睛酸涩,这就是所谓带着伤害的享受的工作吗?23岁的年纪,不应该有这样的苦恼吧。23岁的年纪,不应该这样自我折磨吧……

“没有呢……”喃喃自语着,看着自己摊在桌上的有些短的手指,“有包容力的姐姐的手……没有呢……”

“那种让人怜爱的叹息……是什么意思呢?”

“啊…………三田san……没什么,在想CM的事情……”

“石田……这次的想法很受好评呢……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应该像pink的小鹿一样元气满满的放射出活力啊……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叹气呢?”

“其实……真正能够打动别人的方案,都是由自己内心触发出来的吧……”

“恩?そぅですね……”

“这么真实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很可怕……”

“你以为是真实的事情……其实不一定真实呢……”

“啊?什么意思……”

“人们相信自己所听到,所看到,所感觉到的……但是相对来说,人的感觉难道不会出错吗?按照自己的执念所理解的那些事物,虽然自己以为是真实的,但是……却并不一定是真的呢……”

“哈……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

“呐,勇也chan……做出这个CM之后,也许你会明白哦……”

什么嘛,都是些不知所谓的大人……只知道说大话来教训人,又不告诉我真正该怎么做……姐姐的手……温柔,修长,干净的手指,安静的覆盖在皮肤和灵魂上……画笔落在白纸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指触到明彦皮肤的感觉,于是第一笔,与眼泪一起掉落在纸上,留下一个泅湿的痕迹……

“诶?搞什么嘛……明彦你今天喝了很多酒呢……”

“有什么关系……我很早就成年了……”

“demo,作为你的前辈,我有责任让年轻的职员不要沉迷于酒色,要用心工作……”

“ANEGO自己不也是在上班的时候和相亲对象互发邮件,这样的话没有资格说我吧……”

“黑泽君……现在的你跟两年前比起来,真是完全的不可爱啊……”
从来就不需要刻意去怎样,自然而然,就能在性感和可爱之间切换的黑泽明彦,为什么要在夜生活刚刚开始,城市华灯初上的时候,用酒精去麻醉年轻的寻欢作乐的心灵呢?苦笑,从那之后勇也没有再打电话过来,自己,似乎也没有打过去的理由,除却工作,和一次不算浪漫唯美的初遇,和他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必须要纠缠和解释的理由呢……


在太阳很好的早晨,把他留下来的衣服洗干净了和自己的晾在一起,看着那鲜明的水红色在自己的白衬衫黑西装里摇曳,突然有了一种类似于幸福的感觉,那些飘摇着的颜色让明彦有一起生活的错觉,10年后的幸福……好像真的能看见呢……

“首先……画面上出现……出现……”

“石田……没关系……尽管说说看……”

“嗨……首先是……风雪的场面……很大的风雪,不是现在这样的画面……拍摄的时候希望以在其中前行的人的视角来拍,一片模糊与昏暗,摇动的黑白的画面更容易感觉到无助和绝望……总是有这样的时候吧,在低谷的时候,感觉身处风雪,感觉很寒冷……然后,有光出现,起先是微弱的,然后逐渐强烈起来,画面变成彩色的,伸过来的姐姐的手,两只逐渐连接在一起的手,然后轻柔的丝绢覆盖下来……让光芒强大起来……整个画面变成白色,出现广告词,传递温柔的姐姐的手……东济商事……”

在安静中抬起头来,能够平静的这样叙说的我,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为什么会画出这样的方案的,这样温柔的,如同女性所喜欢的那种CM方案,是自己作为一个男孩子,不知道受到什么驱使而画出来的内心的四格。好像听到赞同的声音,好像是一直渴望的肯定……但是……为什么完全不觉得开心呢……

不想让他在那个时候,如同大多数人一样渴望女性的温柔,自己竟然想要他想到自己,想到如同他一样的,同样会寂寞会渴望温柔的自己……真是荒唐的想法……

“如果大家都觉得石田的建议不错的话……明天给客户看的事情,就让石田和藤井一起去吧……”

“我想……让藤井小姐去就好了……其实……明天我稍微有点事,想要请假呢……”

不想再看到他了,更不想看到和ANEGO一起出现的他,眼前只是出现明彦的样子,都觉得很委屈。想要做一些让自己觉得幸福的事情,只是,那种纯粹的天真的幸福,好像已经有些远了……啊……不是那种吧……不是那种,类似于爱恋的感情吧……也许,真的只是有点在意而已。


“诶?石田,怎么了……”

“没什么,藤井san……是真的,有事情……”

“话说……”

“话说?”

“嗨……话说……看了你的企划,虽然觉得很好,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呢?”

“诶?”

“之前,姐姐的手出现之前,你一直强调的光芒,是什么呢?是象征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姐姐这样暧昧的称呼,又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石田你自己……是不是也不太清楚?”

总是在女人的聪明下无处逃避无所遁形,那道光芒,是的,是自己执念的却不能被别人知道的那道光芒,是自己在邂逅他的欢喜,和得知他心意的伤心中,同样看到的那道光芒,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