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3]  [52]  [51]  [3]  [50]  [49]  [48]  [46]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毒

回去的时候翔不在,亮想他大概又忙于与无辜的动物和人体搏斗,亮有些疲倦的从冰箱里拿出啤酒来,这样没有节制的醉意,把他的眉尖轻轻往下拽着,那夕阳光亮寂寞无常,轻轻慢慢,从黑暗里出来后,对于时间没有概念了,对于情爱也没有指望了。

刚想把泡沫灌下去,携带振动,拿起来听,是翔的声音。

“回来了?”

“恩……”

“在喝酒?”

“恩……”

“别喝了,来学校帮把手,有个剥离很麻烦。”

“恩……”没有力气争辩,也不想争辩,翔竟是猜得到自己要狼狈回来,翔竟然是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扭转既定规律,就如同翔永远能准确的预测实验结果,而且,那结果可以明显到残酷的地步。

夕阳光亮把他笼罩住,那一片红红的柔和的光,亮看着它们在指尖舞蹈逃逸远去,仿佛精灵,仿佛带走身体里赖以生存的一切,亮低下头把自己放在一个阴影的所在,影子蜷缩成一团看上去很怯懦,亮知道自己很胆小,不想去学校,不想做实验,但是对于即将要去的学校和实验室,又有着奇怪的隐隐的兴奋感。

翔仍然冷静温和,没有询问更多关于亮的事情,仿佛亮与他有关,龙也与他有关,但是亮与龙也的事情,却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他催促着亮穿上实验时的白大褂,戴上消过毒的手套,然后带着亮走向冷库的深处……

进入冷库之前,亮听见自己的携带嗡嗡作响,在脑子里震出一片恐怖的空白来。翔的话语开始变的轻而飘忽,翔仿佛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他与那已经死去的淳的联系,在亮的眼里是直接的具体的,也就是说,在亮看来,翔已经是亡灵……

冷库里存放的,是用来做实验的尸体,因为放的时间过长,反而有格外的洁净感,亮很怕……他以前每次进这里回去一定是吐的翻天覆地然后连续的做噩梦,翔总是说习惯了就好,亮却始终不能习惯,只要一推开那扇门,就有逃跑的冲动,跟进来的护士,把亮闪闪的解剖用具整体的陈列在亮眼前,亮闭上眼睛不去看那阵阵寒光,他想他不喜欢做医生,他不喜欢学医,那么当初是为了什么告诉翔,自己愿意放弃所有去成为一个医生。翔压低声音说,“别走神,把你的刀拿好……”亮稳了稳心神,把脸低下去,只看着那白布外露出的部分,便可以忽略这是自己同类的排斥感,时间在寒光中流逝的时候,总是那么快,亮想,哪一天自己会发现,走出这地方,就全然失去了青春。

人都走掉后,KOKI开始收拾Rhdesia,他哼着听起来还算欢快的调子,把桌上的酒渍擦干净,这个地方始终像他们的避难所,KOKI想,这样想来自己也算是很伟大的一个人,镇日的与这些人厮混,让他们宣泄于各处来的不满

想想看仁,和也,龙也,还有中丸,许多年前四人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是怎样的景象,三个穿着敞开的校服的,和一个扣子扣到第一个的,那时候龙也还是金发,一张俏生生的脸一出现引的口哨声四起,仁的手和和也的手扣在一起,放在吧台上,和也有些恼怒的看着他,他也只是笑笑的一脸无赖。那时候中丸点了一杯甜酒给龙也,是小心翼翼的倒出一点了试过后才送到他面前……KOKI清楚的记得龙也的手指,那时候他的手指洁净整齐,没有现在那不自然的弯曲,他轻轻的接过来放在嘴唇边抿一下,然后眯起眼睛露出可爱的表情。

“太甜了……丸子……”他小声的抱怨着,把杯子放在吧台上……丸子有些无奈的笑着,“你不是喜欢喝甜的吗?”然后却宠溺的把杯子拿过来,“那老板,麻烦换一杯。”

KOKI看着那倒着的杯子,里面残留着的彩色的液体,想着那些残留在自己脑子里经常如同电影回放一样出现的场景,他突然觉得中丸走了有好多年了,其实也不过就三年而已,时间玄妙的戏弄人,很短的时间,很短,你就被遗忘了。

扫地的时候KOKI俯身捡起一个戒指,是谁掉在桌子脚旁边,银戒指,上面有不太光亮的蓝色宝石和复杂到诡异的花纹,KOKI认得这戒指,是以前淳一直戴在无名指上的,听仁说大概他的无名指上有什么伤之类的东西,一直用这个遮住,想必他留给了龙也,龙也带在身上却不小心丢失在这里……或者不要还给他了,KOKI突然想,不还给他,让他忘记的彻底干脆,让他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旅程……然而,KOKI却觉得那轨道是环形…………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宿命,直到遇到这几个人。

从冷库里出来,是已经到了夜里,接近12点……亮已经筋疲力尽,其实他一共也没做什么事情,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有些茫然的看着翔,怎样利落的用刀将那些毛细血管剔开,精致的寻找着组织与组织,然后,准确迅速的分离,这一系列过程在翔来说是艺术,他沉迷于此,完全忘记了他所处的环境和时间,这样的忘我,亮苦笑,这样忘我的与血腥同在。

“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脱下那层白皮的翔看上去亲切很多,亮比较喜欢和这样的翔说话。

“没有……只是,有点饿了……”亮舔舔嘴唇,似乎没有吃饭的时间有点太长了,有些从里面被掏空的感觉。

“那去吃夜宵吧,我请你。”翔一直像个称职的大哥,亮想,其实他对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自己的父亲和他的母亲,也不过是停留在情人的阶段,在出外旅行幽会时出交通事故而死,然后亮被怀疑是别人的孩子,被母亲抛弃,而翔,则是从小就没有父亲……这样的关系,想想复杂而又尴尬,但是翔却宽容的拉着他回了家,递给他一整块的蛋糕,温和的笑着,看他狼吞虎咽的把它吃完。

那时候起,亮想,那时候起,就觉得应该和翔一直在一起吧……一起读书,一起打架,一起叛逆着叫嚣着过最激愤的岁月,然后一起考进大学,一起工作。翔的生活,从一开始就那么有计划,亮只要跟着他一起就好了……在即将偏离的时候,亮常常想起那块蛋糕的美味,然后,把自己拉回来。

“亮想吃什么呢?去吃握寿司吧……”翔换着鞋,手里拿着今天的报纸在看,亮支吾着应付着,想起刚刚的携带震动,于是拿出来看。

十几条语音留言,同一个地址,亮打开的时候手有些抖,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慌,被翔看见。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亮有些木然的打开语音留言信箱,从第一条听起。

“我在那家鱼店的外面,你来接我好不好。”

“来接我吧,我没有办法回去。”

“不好意思,虽然不想麻烦你,但是好像仁和和也都打不通的样子……”

……………………

“MA……那么麻烦你帮我KOKI来……他不用携带的。”

“锦户……为什么连一句话都没有呢……”

“亮,如果你听到的话……来接我吧,我很害怕。”

之后有很长的几段,没有声音,亮只隐约听到几声奇怪的声响,好像一个人在哭,他的心脏的地方突然像是被揪紧一样不能呼吸,龙也低沉的有些带哽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着,这不是龙也,那个人一向镇静冷漠,怎么会无力虚弱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能回去……他出了什么事情,就像是前一秒钟才断掉的丝,此刻有绵绵的粘连在一起,拉扯着心口,扯到变形失血。

“对不起,翔,我要先走了。”亮慌忙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收到口袋里,急急的穿上鞋,也不管翔在问什么,不要命一样的往外冲出去,脚步声长久的在走廊上回响着,那声音听上去渺茫不可捕捉。第一通留言,是他进冷库之前发出来的,那时候只是晚上6点,亮想,大概他已经不在那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亮又强烈的觉得,他一定还在那里吧。
街头人已经不多,虽然也并不见得少,亮跳下车的时候所面对的街道,便荒凉的让他有点寒冷,人声在背后隐隐约约,亮看到空旷的小广场,和孤独的喷水池,龙也……似乎不在这里。那预想一下子放在眼前的时候,亮突然觉得窒息,他会去了哪里,不在眼前便可能在任何地方,这不确定性让亮忍不住重重的喘气……突然想起来还有携带,急急的拿出来拨号码。

熟悉的吉他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亮有些惊异的四处望着,喷水池绚烂的水珠在暗夜的霓虹下反射的耀眼光线,让亮一时眼睛有点不适应。他试探着绕过水池的这一边,然后他看见了龙也,一身融入夜的颜色,刘海垂下来看不见脸,有些无力的靠在喷水池边,修长的腿有些不自然的伸出来,头低着直到尘埃里去。

“龙也……”亮有些犹豫的叫了他。

他抬起头来,一张苍白憔悴的脸,眼睛像是画上去的,嘴唇也没有血色,这样子看的亮心里陡然一疼,龙也伸出手来,眼睛微微的眯着,有些无力的说

“好久啊,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亮一下子再也无法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他低下身去一把把龙也揉进怀里,手抚着他一片泅湿的后背,手心都冰凉了也不想松开,亮觉得龙也在轻轻的颤抖着,用极小的声音说:“过分……为什么现在才来……不是说会一直喜欢我的吗……骗子……”

那细细的声响如同针一样的刺在亮心上,然后亮感觉龙也眼泪的濡湿渗到自己皮肤里去,心口凉凉的一片,亮除了喊他的名字也没有别的办法,他的任性如同一种毒品,在逐渐的迷惑和引诱自己,而自己很心甘情愿的上当。

把那一团黑色的头发揉在手心里,亮仔细的吻龙也湿湿的眼睛和眉尖,之前的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他们像是从来都很恩爱的两个人。

“对不起……我来带你回家……”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