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4]  [2]  [53]  [52]  [51]  [3]  [50]  [49]  [48]  [46]  [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是说这题目出的RP了,出这样一个题目我不是怎么写都是个搞笑文吗,sigh!

龟梨和也在遇到赤西仁之前,是个小色鬼,几乎全街区的人都知道,龟梨家的三小子幼稚园的时候就喜欢掀女孩子的裙子,看见长的漂亮的姑娘眼睛熠熠生辉,一头刺刺的头发颇为朋克,也以此成为他泡MM的资本。

龟梨和也在遇见赤西仁之前,真心觉得自己是很好色的,哪怕妈妈总是嘲笑他有心没胆,掀裙子也只敢掀到安全裤以下,眼睛熠熠生辉也只敢在人家背后,然后这个时候妈妈就会提起那个名字,你看人家赤西家的大公子,只比你大两岁,女朋友就已经换了有一打以上了……那时候龟梨眨着单眼皮的不大的眼睛,第一次觉得女朋友原来是可以用打来计算的啊……赤西仁是个神奇的色狼……那时候在和也心里是这样想的。

因为头过于朋克而常常被人误会是不良,但是因为胆子过分的小却又没有不良团体愿意吸收,在良与不良边缘徘徊的龟梨和也又一次被拉到深巷子里的时候,他有点习惯的困倦了,这次这个人力气很大,他在团体里一定是个打架的主力吧,对于能被主力揍或者揍主力这件事情,龟梨和也感到异常的兴奋,直到他看清楚了那张脸……


“等等……你是女人吧……女人不能打架哦……”和也很一本正经的告诉他江湖规矩的时候,被他一拳在在脸……旁边的墙上……灰土簌簌下落……那时候看上去像美女的帅哥报了名字。

“敢说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赤西仁大帅哥是女人,小乌龟,你不要命了……”

“诶……?你怎么知道我外号……”

“我猜的……”赤西仁憋笑的样子,在当年的龟梨和也看来,是一种挑衅,多少年来只在妈妈嘴里听到的神迹一样的名字,居然如此傻不拉几的站在自己面前憋笑,脸是长的还不错拉,但是又不是女生……当下捡起都是灰的书包,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诶……乌龟……不跟我们去玩吗?”

“不去……”

“请你吃拉面。”

“不去。”

“拉面店的姐姐是E CUP哦……”

脚步顿下,头慢慢的转过来……咯吱咯吱响动,看到一张很欠揍的脸凑过来,“小色狼,就知道对付你要用这一招。”

拉面很鲜美,牛肉切的很薄,鲜嫩的葱花漂在上面,和也在埋头苦吃的同时,眼角余光不忘记寻找E CUP的踪影,可是无论如何看柜台边那个欧巴桑也没这个潜力,但是拉面确实是好吃的,于是也就算了。和也第一碗吃到一半的时候,仁吃完第三碗,和也似乎觉得自己又输了,撇撇嘴骂了声“猪”,继续把不大的脸埋在碗里努力奋斗。

仁好像没有听见这不敬的言辞,倒是很慈祥和蔼的摸着和也彼时根根竖起的头发,扎在手心里酥酥的痒,于是咧开嘴傻笑。

“笑什么,像个白痴。”

“小弟弟,你明明很可爱,干吗老是出一幅悍妇样。要知道我可是你未来老公啊……”

仁这句语重心长的话一出来,和也立马就被呛到,而且呛的不清,哑着喉咙喊水水水,眼泪鼻水都分不清楚……整张脸被揉在一起,和也直想哭,完了,这次糗大了,以后在这个人面前再也没有拽的资本了。仁好心的拿出白手绢来帮这小孩擦干净,看着他一脸戒备的望着自己,下意识扯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笑容淫荡的和也想死……

“你妈没跟你说过吗,我们两个是指腹为婚啊……”

和也默默的拎起包,对于这突出其来的桃花运(?),他要冷静下来想一想,的确老妈是经常在自己面前提到一个叫赤西仁的家伙,而且开口必夸,总之从生平第一场考试,到生平泡的第一个MM,赤西仁永远在时间和质量上超过自己,可是,存在在传说中的赤西仁,无论如何也要比眼前这个来的有说服力,至于指腹为婚……发誓从来不知道这回事情的和也,此刻却觉得他说的话,几乎有那么几分可信……可是,都是男孩子的话,不是很荒唐吗……发现理不清头绪的和也,眉头几乎就要拧在一起,拧到仁看着都难受的时候,他倏忽的站起来,“我吃饱了,学长,谢谢款待……”

突然变的有礼貌,是想撇清关系吗,少来了小鬼,这里的拉面很贵的……仁凭着痴长两年的优势,恋恋不舍地摸摸和也的刺猬头,“回去好好问问你妈,问好了来总部找我。”

“总部?”

“赤西军团总部啊……你不知道吗?”

和也茫然的摇头……

“就在我们学校第三教学楼五楼左边第二间音乐教室……不对,好像是第一间,诶,不对,好像是在四楼………”在仁进行记忆内存整理的时候,和也飞也似的逃离了还算不错的拉面店……传说中的赤西仁,原来是个BAGA……发现这一事实的和也无比沮丧。

次日天气晴好,据和也回忆那天的阳光亮的分外的谄媚,似乎是知道和也的郁闷而格外明亮起来的,四楼以上的楼层很安静,但是和也几乎没怎么找就找到了赤西军团的所在,他在楼下往上看去的时候,正看到赤西仁同学坐在走廊栏杆上摆POSE,迎着那谄媚的阳光看上去如同太阳神……和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暖和的阳光下打了个冷战。

那是和也第一次看到淳之介,好说话到让人生气的一个男人,明明比仁高比仁帅却老是一脸甘心的叫他团长,仁似乎很受用的样子,而和也也了解到似乎自从一年一个叫五关的小朋友退团后,赤西军团就没有收过别人……和也看向淳的眼睛里,恩,在他眼睛里看到一样东西……霸占欲?不是,是M的火焰。

“呐,和也老婆,打算加入我们了吗?”

“谁是你老婆……”不怪和也生气,和也那时候那样子被叫老婆,不要说本人,旁边围观的都要抖三抖,话落尾音的时候突然没了气势,昨天黑着脸对老妈明示暗示几次三番后终于忍不住喊着问出来:“妈,你是不是随便给我找了赤西仁做媳妇……”小和也也是爱面子的,要他说给赤西仁做媳妇他死都不干。

他清楚记得妈妈手里一直织着的毛衣突然停下来,棒针轻轻的在手指上戳着,头深深埋着看不清楚表情,肩膀似乎在微微颤抖,隐藏着的秘密停留在嘴边弦上,就在和也紧张的无以复加的时候,突然气愤的发现,他老妈已经笑的要岔过气去,一边笑一边以一种绝不慈祥的力道拍和也的肩膀,“孩子啊,你要不说我还真忘了,你原本是赤西家的人来的……”

和也眼前一片黑暗,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有点受不了打击的瘫软下来的和也,却被妈妈一把抓起来,“这是谁告诉你的啊?你赤西阿姨?”

“他儿子……”和也是好孩子,从不说谎。

“啊,原来是我女婿啊……恩……既然没有夫妻命,要和小仁做最好的朋友哦,那孩子真是相当的优秀啊,我跟你说,小学第一次考试,他就……”

赤西仁的传说仍然在延续…………

仁拉着和也大大咧咧跟淳说让我老婆加入的时候,淳眼睛里隐隐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然后说了一个很冷很冷的笑话,冷到都变天了,和也眼睁睁的看着太阳就这样临阵脱逃,在阴阴的天空中开始刮很大的风,仁的头发被吹的一团乱七八糟,然后开心的把和也的头发也给揉乱。

说起来,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一切一切,都是好久以前的时候,和也怨念的E CUP始终没有在那家拉面店出现,即使之后还是去了很多次,即使没有出现也一直还在去着,和仁和淳三个人,淳坐在和也和仁中间,温文尔雅的分着餐具,报着各人爱吃的配菜和口味,丝毫没有差错。

和也有时候看着淳的侧脸,觉得他还真是从来没变过,从自己进入到这个莫名的赤西军团开始,他就一直这个样子,从自己初一到自己高一,从自己朋克头,到自己扎冲天翘,一直恒定不变的人,果然,很有安全感。

淳对团长很好,对和也却维持着冷漠的礼貌,尽管他听你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但是你却很清楚的知道,他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他之所以听,只是为了维持他完美的风度,有了这样的自觉,便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说下去了,于是仁开始奇怪的围着和也打转,“诶,老婆。你长漂亮之后,人也变的文静了吗。”

和也无声的把拳头举起来,捶在这家伙宽的过分的肩膀上,仁又长高了,一路以不可企及的状态长着,那么在这一层上,和也觉得自己又一次的输掉了,不甘心啊不甘心啊,为什么始终要仰望这个男人呢,仁却完全不知道和也那点心思,只一门心思的揉着和也变的柔软的头发,碎碎的发尾在眉尖荡漾着,那双肿眼睛在掩映下看上去似乎清亮许多,仁想这孩子是漂亮了啊漂亮了啊……和也却皱着眉头瞪回去,哼,笑的跟女人一样花痴……

日子似乎过的异常的快了,和也读到高一快毕业的时候,仁某天突然晃到低年级的教室门口来,引的一帮女人倒吸冷气,和也嘟囔着,没事不要随便跑来的往后推他,却被仁死死的抵住使不出力气去,仁奸笑着说,我来看老婆也犯法啊,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肩膀,转过头看见笑咪咪的淳的脸,说着团长啊,欺负也不要欺负低年级的啊……仁冷冷的转过去看着他说,淳,不要一直跟着我。

不要一直跟着我……这句话在和也的脑海里回荡着,关于仁和淳他一向知道的不多,只是这一刻他觉得淳从心里冷出来,平素洋溢在他周围的温暖氛围也不见,仁却不以为意的甩掉他的手,拉着和也一路跑出教学楼,大大的操场自由而宽敞,仁骑出他的单车来在操场上绕着和也兜圈,他看上去自由而寂寞,只不过是喧闹的寂寞着,和也突然很想知道仁的事情,也同时发现从初一到高一这样的交往里,他几乎对仁一无所知。

和也决定去找淳,为什么没有去找仁,而去找淳,这是和也一直不明白自己的一点,总是做很奇怪的决定,比如加入他的军团,比如同意他叫自己老婆,比如被他危危险险的载着在操场上无头乱转,和也觉得这些决定下有什么在驱使着,是什么却不清楚了。

淳独自一个待着的时候,总是在学生会室,那时候和也从窗子外往里看,隔着模糊的玻璃看着淳安静的坐在那里看书,情绪没有起伏,他似乎被仁伤害了又似乎没有,隔着玻璃看过去淳更加远,和也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在自己刚加入这莫名的军团之后没多久,三人一起去赏樱花,连篇累牍的美丽,喧闹而繁盛,和也记得淳抬起头迎着随风飘起来的纷纷扬扬的花瓣,轻轻的说:“总是要谢的,何必开呢……”奇怪的人,和也想,要是不开过,不是一次美丽的机会都没有。

遐想中却是淳先看到了和也,走到窗户前隔着玻璃戳他的鼻子,这意外亲昵的举动让和也吃了一惊,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淳却先站到了面前,“找我?”点头,确实是找他,“找我有事?”点头,确实是有事。“那么进来说吧……”

和也没有想到那是他与淳的最后一次对话,淳告诉了他很多事情,关于仁,关于仁那些传说里和传说外的事情,淳说:“其实仁是我哥哥……”和也的下巴差点没有掉下来,平日里看这两个人,怎么看都是淳比较年长吧,淳看出和也的疑惑,轻轻笑着:“很可爱的哥哥,不是吗?”和也有些余悸的点点头,是啊,实在是太可爱的哥哥。

“其实……我是后来被收养的。”淳说的轻描淡写,和也却突然觉得很冷,如同第一次见到他说那个冷笑话的感觉。“仁很任性啊,也很逞强,小时候因为我比较高,所以几乎是一直被他放倒当坐骑呢……不过,倒也是没有为这样的事情抱怨过,因为毕竟是自己后来啊……但是……就习惯被他欺压了。”

淳笑着说这些话的时候,爱恨分明的小和也突然很深的怨恨起仁来,是这样吗,因为好玩好欺负,就可以随便欺负,是以这样的标准来选择朋友的吗,极端的想法,总是在他小小的脑袋瓜子里升腾上下,原来仁,传说中的仁,也不过是这样一个人而已。

“和也……仁很喜欢你啊……以后,要对他好一点。”

无论如何和也都觉得这句话很像遗言,走出学生会室的时候他看到仁站在走廊尽头,蓬蓬的头发,艳丽的眉眼,此刻看起来那么尖锐,和也撇撇嘴假装没有看到他一样的走过去,却被他一把拽住,“诶……乌龟,他没有怪我吧……”

“他怎么会怪你。”和也冷笑着,,“他早就不在乎你这种人怎么做了。”

年轻时候的冲动总是在这个时候适时作用,仁的拳头打过来的时候被和也一把攥在手里,“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仁,不要以为可以一直欺负别人却觉得理所当然……”

仁有些迷惑的看着和也,拳头却渐渐是没力的垂下来,他好看的眼睫毛合上的时候,和也觉得有些心疼,但是狠心也是青春专利,咬着牙走过去,听见风声在耳边呼啸,那么久的认识,似乎只是为了今天亲口跟他说这些话,真像个笑话。

从那天后,和也没有再看见过淳,听到同学里有人议论说,她们王子一样的风纪会长转了学,转去哪里却像个谜团一样,和也觉得淳对仁是一种奇怪的感情,习惯着被欺负,习惯着对霸道的人温柔,怎么听,都不像是单纯的兄弟关系,而淳最后对和也说的那句话,很像符咒。他脑子里蓦然的冒出来一首歌,悲壮而古老的歌,唱着“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再见,什么都不明白的同志,最后也有这样的日子……”那也是青春的祭奠,惨绿的,映着旧照片上,那再也不可能出现的朋克头。

仁没有下来低年级的教室,和也也没有再上到五层的总部,其实在一个学校要不碰面的话还是很容易吗?和也这样想着,直到高二有一次体育老师无意中提到,哎真可惜,今年高中足球联赛我们最强的前锋没有了,和也隐约记得仁说过他是足球队的,隐约记得还是个前锋,但是他似乎潜意识里觉得应该不是仁,却也没有问下去。五楼的教室他不想去,赤西仁这个名字,也不想这个频繁的想起来,突然记起还有过指腹为婚这么回事情……脑子里一片混乱。

回家吃饭的时候,妈妈定时又开始广播,“和也,最近有和小仁一起吗?”

“哦……最近我忙……”和也死命的往嘴里塞饭,想要掩饰过去。

“啊,小仁真是帅啊,书读的那么好居然不读,跑去做偶像了……以后会成为巨星吧”妈妈仍然一脸向往的说着这些话,和也却只是木然的听着,把饭往嘴巴里塞着,仁的声音在脑子里绕了几圈,绕的生疼,仁好像一个恶魔住在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时不时的跑出来戳一下,于是那首歌又响起来……“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再见,什么都不明白的同志,最后也有这样的日子……”

喜欢欺负着淳的仁,出于正义感不想再与仁有交集的和也,还有再也没有看见过的淳,现在,只剩下和也一个人还留在那荒芜的寂静的学校里。荒芜,在心底蔓延成一片枯黄。原来以为仁在这个学校的时候,即使不见不说不知道,也觉得没什么,一旦知道他不在了,呼啸着的风空空的在心底吹过,和也开始习惯着一个人,沿着路边踢着小石子回家。本来就是一个人,现在经过了两个,又是一个人,“总是要谢的,何必开呢……”和也觉得淳是先知。

“诶……一起去吃拉面吧。”出现在前面的声音让和也结实的吓了一跳,真的是跳后一步,不穿校服的仁很有压迫感。

“呐……好久没有一起吃拉面了。”他的声音软下来,却还是不可违抗。

“不去。”不要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好不好,我还没有原谅你。

“关于淳的事情……”仁故意拖长了尾音,看着和也的背影顿住,“去吃拉面我就告诉你。”

“走吧……”和也迅速的掉转头往拉面的方向走………说不期待,那也是假的,诚实的和也学会掩饰自己内心后,得到的尽不是快乐,于是准备回归纯真。

拉面店里换了服务生,真的是有E CUP,在白色围裙后面一耸一耸,和也只瞟了一眼就不再看,对女生没有兴趣是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啊,只是和也不愿意去想这些,仁迟一步在门口,捱了好久才进来。

服务生是换的漂亮了,面却没有以前那么好吃,仁只喊着味道差了,老板过来问他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味道差在了哪里,便是微妙的差距,只有一直吃过来的人才能知道吧,和也怔怔的看着那碗卖相也不再好的拉面,觉得它的青春也流逝了,漫长的日子里,什么都在往坏的方向趋走。

“淳出国了。”仁擦擦嘴,满不在乎的说。

“诶?”和也惊讶的差点呛到,睁着一双无邪的眼睛看着仁,仁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戳几下。

“傻乌龟……哪有人就为了我黯然神伤从此不见的……你当是电视剧的。”

怎么没有……和也心里反驳着,虽然我没有从此不见……但是……但是……纠结着这么些天是为了什么,怪不得淳说他是霸道的,果然是霸道的,不容人不去想起来。

“他一直让着我啊,淳……因为是收养的关系,不管我怎么样,总是会答应我,有时候就故意想,要不要激一下他,看看他生气是什么样子啊,但是从来没有成功过……”认真的说着这些的仁,在午后从拉面店窗子外透进来的阳光里,很美丽很动人。和也有点恍惚了……到底谁说的是真的,不是,真相只有一个的么,为什么每个看上去都诚恳的可怕。

“但是他还是生气了啊……”仁有些委屈的说,“于是生气就跑去外国了……”

“淳……为什么要生气啊?”和也有些不理解,这些人的思维跳跃太快,而和也只是平常人的速度,所以总觉得翻过这一页,便和上一页脱节。

“淳说……为什么,对你那么温柔呢……”仁慢慢的说,“淳问:‘难道仁不是对待朋友很霸道的那种人吗?那我是什么?’”
新的论题啊……和也有些晕眩……温柔……这家伙的温柔,自己可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啊。

“于是我跟他说:‘和也不是朋友……’”要做巨星的人说起话来,这样一副白痴的模仿的样子真的可以吗?

不是朋友吗……和也低下头去搅碗里的面,有很多辣酱,味道直直的冲到鼻头,一下子冲到眼眶里便是忍不住的眼泪点点滴滴的掉在面碗里,“脏掉了……不能吃了……”手忙脚乱的擦着鼻子眼睛,带着哭腔说的含糊不清,和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知道如果赤西仁霸道,那么忍受他也可以,如果赤西仁温柔,那么离不开了,如果赤西仁说自己不是朋友,这个世界,荒芜的只剩下枯黄的草梗。

“怎么了和也老婆……被呛到了吗?都跟你说不要放那么多辣椒的吗?”

“你滚……”好吧,硬撑是最后一招了,“不是朋友就不要再找我说话。”

拿包踢椅子转身出门,一转身眼泪跟放闸一样,再见赤西仁,传说到此结束,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发生过。

“诶……等一下。”

被从后面抱住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呢,就好像突然多了可以依靠的壁障,无着落的尘埃落定,晃悠悠的凝定心神。仁的声音在耳朵旁边无奈响起:“哎……你怎么不明白呢?”

不明白,不明白什么,不明白你这人反复无常,揣着没毕业的证书去当偶像,不明白你这人吊而郎当,说什么是什么一步都不肯让,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转向,温柔,感觉到的时候,一片乱到理不清的慌。

“所以说你年纪小……说不是朋友,因为是爱人啊,我喜欢和也啊……”

挣脱,正视,玩笑还没有结束吗?

拉住,扣紧,你这孩子也太没安全感了吧?

甩开,嘟嘴,你对淳也是这样吗?

拉过来,抱住,傻老婆……他又不曾与我指腹为婚……

一时温柔的寂静,淹没千里万里青春的惨绿,泛成水洗的颜色……

既然盛开过,终有意义吧,和也常常这样想,如果那时候没有遇到仁,现在会怎样,想着想着便想出片惨烈的荒芜……果然,龟梨和也在遇到赤西仁之前,无从知道,爱的含义。

==========自抽分割线========================
对不起,原本设想被一一推翻,写成这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打的话就打轻一点……这题目我没有发挥余地啊,哭……谁写篇好的给我看看,脑子都要当机了,写了这么多却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IRIPS,答应你的文我是写了,但是我想这对你意义怎样我也不明白,别的话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祝你生日快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