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2]  [54]  [2]  [53]  [52]  [51]  [3]  [50]  [49]  [48]  [4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0.忘

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等于将方和向抛掉,遗失了自己

龙也睡的很不安稳,他的手臂从开始围绕着亮的脖颈,到逐渐的缩回去,抱紧他自己的身体,很没安全感的睡姿,亮有些呆滞的看了将近两个小时,睡意消散快的离谱,用了点力去掰他的手,却因为怕弄醒他而做罢,但是一个人呆着实在无聊,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薄被下微微烧着的那一点热气,让亮感觉不真实,龙也的睫毛实在是长啊,低低的覆盖下的那一片阴影如同蝴蝶翅膀,亮伸去手指去拨弄着,看他小小的皱眉头耸鼻尖,坏心眼如同将沸的水一样蠢蠢欲动,手指撩动的时候上上下下,他整张脸皱了一下,像是被惹恼的小动物,眼睛蓦的睁开来,亮的手指呆滞在那里,嘴角扯出一个有点僵硬的笑。

龙也像是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有些蒙昧的眨着眼,有一层雾气缓缓的升上来,“几点了……”

早晨的阳光些微从窗帘外透进来,亮把龙也缓缓的抱进怀里来,龙也的下巴小小的磕在他的肩骨上,脆脆的响动,那一时刻被称为宁静的幸福,看上去似乎可以持续很久,龙也微笑着把下巴埋进男人的颈窝里,忍不住眨了两下眼睛,眼泪就顺着脸颊落在男人赤裸后背上……

“又怎么了?你几岁了啊?”帮他胡乱抹着眼泪,把他的脸捧在手心里,亮觉得他真是个孩子,完全没有长大的可能,随时有可能因为寂寞而死去。


“亮你今天不去学校吗?”习惯了之后,果然还是亮叫起来好听,龙也玩着亮的手指有些戏谑的说。

“不去了……留下来陪你不好吗……”果然是不想动啊,懒懒的和这个人拥抱到晨昏日暮,过最堕落的日子,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但是……”龙也欠起身开始在床头摸衣服……“诶?我的衣服呢?”

昨夜瞬间一一回放,亮有些尴尬的看着龙也的动作定格,然后猛的坐起来,像是现在才清醒过来,然后又一下瘫下来,摸着腰一脸痛苦表情。“啊……好疼……”,挣蹦一下又碰到脚,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亮头上一排黑线降下,这家伙一直是这么迟钝的吗……“你还是躺着好了,不要起来了……”撑着手肘躺在旁边,看他的表情一点点舒展鲜明开来,突然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眼睛说:“不行,我今天要去上班的。”

龙也挣扎着爬起来,披着大大床单光着脚在衣橱里挑出一水漂亮的衣服,白色浴巾滑下来,他把宽宽大大的T恤套上去,大大的领口晃晃荡荡,他转过身来看着亮,亮和一屋子的鱼一样,瞪着眼睛看这个人不自觉的香艳演出,脑子里依然没有形成关于上班这个概念……原来,这家伙是有工作的吗?

“诶……你……你这个样子,谁会用你工作啊?”亮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了,这个人做事情怎么一直这么莫名其妙啊……

“哦……昨天有人介绍我去图书馆做管理员……”龙也试着活动一下脚踝……“好像已经没有那么疼的样子……”

“哈?”亮被黑线填充,介绍的那人也是脑子进水了吧。有些无奈的站起来,一把把他拉过来,果然是站都站不稳的家伙,还说去上班,这个样子怎么看也该是被人养着的样子吧。

“呐,之前不工作的时候,你是靠什么生活的。”亮一边把衣服往身上套一边没好气的问。

“我有遗产……爸妈的……还有淳的……”说到淳的时候龙也的头低下去,那个男人是一道划痕,清晰的在时间表面,亮看着那划痕冷笑。

“那你还出去工作什么……你学过什么吗?你这样出去……”亮也觉得自己很罗嗦,但是似乎很想要说服他。

龙也一声不响的挣开亮的手,兀自拿过床边的一个盒子,在里面埋着头翻啊翻啊,翻出一张学生证扔在亮面前,有些赌气有些骄傲的看着他,亮拿过来看时,是旧的学生证,颜色有些灰了,龙也那时候还是短头发,很柔顺的贴服的感觉,他一脸的茫然倒是没有变,亮笑笑的看着上面的字迹,东京大学,文学部……上田龙也,入学时间2002年4月。

亮抬起头忍着笑看了龙也半晌,然后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学长当年真帅啊……”

龙也一下红了脸,抢过来再不言语,急急的要起身,说着“我要迟到了啊……”亮突然觉得这个人似乎与他初见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神情语言,都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亮有些慌张的拉住龙也……

“脚受伤了就先请假了……昨晚……待会身体会很不舒服的,等好一点再去上班吧……”温柔是把刃,龙也有些想要逃离的心在亮过分温柔的眼神中沉静下来,然而一旦沉静,就想起那许多可怕的事情,纷纷扰扰,一时间怔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才好。

亮又看见那冷漠与茫然慢慢覆盖了龙也的脸,他有些赌气的甩开亮的手,径自在窗台上坐下来发呆,那些生活在浑浊的水里的鱼,窒息的缓慢的游动着,亮也懒得去问他,自己开始给鱼换水,

那些鱼其实颇为可怜啊,亮想,遇上这么任性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主人,靠墙右边的那一缸,亮认识,是遇上龙也那一晚他买的,他说他们是恋人……亮笑着,明显不是可以协调的物种,为什么那家伙那么执念,仔细想想却不敢再笑出来。转头看龙也的时候。他已经靠着窗棂睡着了,一脸无防备的天真,亮扯扯嘴角,过去把他抱到床上去,他皱着眉头,似乎很不安分,他嘴里喃喃念着什么,亮凑近了去听……那个音节他再熟悉不过,是龙也经常不小心,或者是故意透露出来的过去,

亮捡起散在地上的衣服,抖了抖,犹豫着还是套上,关门的时候他注意了声响,不要惊醒了床上的人,说不清楚为什么还是离开了,只是亮不想待在那个屋子里,在龙也梦见另外一个人的时候,那时候亮觉得自己就好像终将在他生命里经过的某一处风景,虚幻不确实,这感觉亮实在是很讨厌。

门关上之后,龙也安静的睁开眼睛,那一片冰霜一样的凝结在脸上的漠然,在房子里昏暗的光线里显得旧了,如同那学生证上的旧照片,那时候中丸还在身边,那时候还没有遇到淳,几年的光阴,就这么匆匆从皮肤爬过,那些名字如同颜色鲜艳的爬虫,缓慢在记忆里爬着,带着折磨的黏液,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

龙也想起大佑指给他的,那个在管理台后面忙碌的人影,大佑低低的声音在说,“你看到了吗?你的淳,他没有死,他只是想离开你……”

要找这么繁杂而极端的理由,来离开我吗?龙也裹紧了被子,内里的疼这时候如潮涌来,这不洁净的身体,用疼痛来麻痹和淹没,可以吗?交付给自己不爱的人,可以吗?只是,对锦户亮,是爱还是不爱呢……

忘记他,等于忘掉了欢喜,等于将心灵也锁住,同苦痛一起……

“你现在白天也来喝酒了……”KOKI有些担心的看着亮,这个男人总是带着一种青涩的冲动,像极了以前的自己,想到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就以为酒精是万能的。

“他很爱他吗?”亮抬起头看着KOKI,他也不知道问出这样的问题,期待得到什么样的回答,一切昭然若揭,只是不想去揭。

“淳死的时候,龙也正好不在东京,回来后哭了一个星期,谁也劝不住,直到他受不了住进医院,休息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淳这家伙要是知道,怕是要心疼死吧。”KOKI想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亮,他喜欢这个人,喜欢他眼睛里的感觉,一种忧郁的坚持。

“那么说,是很爱了……”没办法还是嫉妒了,亮垂下头又仰起来,空空的杯底,他看见自己的影子在里面摇晃。那余音撩缭绕饶,缠出过去以往,亮觉得不公平,这种与死人竞争的爱情太不公平了。

“淳对龙也的好,我们一直都看的心惊肉跳,龙也没经历过那些事之前,更加任性不定,性子古怪的很,但是淳一径的维护,宠的不得了,很多次龙也发起脾气来打伤他,他也只怕龙也生气坏了身体,我是从没见过那样的对一个人好了……”。除了中丸,KOKI心里这样想,只是他不想再提起这个人,那些往事再提起来,抖落的不只尘埃而已……
“关于淳,我就只能说这么多了……亮……”KOKI把下巴搁在吧台上,直视着亮的眼睛,“你放弃他吧……他不是你的……”

“说什么……”亮有些不服的看着KOKI,每个人都叫他放弃,连他自己都这样想,但是放弃两个字实在是最讨厌了。“我有哪里比不上那个家伙吗,他能做的,我一样也可以做。”

“亮……”和也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他的手指搭在亮的肩膀上,眼睛里是一贯的清澈冷冽,“你是不可能代替淳的。”这一声如同宣判,亮有些气恼的甩开他的手,眼前变的模糊的实现,从口腔到咽喉里辛辣的味道,逼出眼泪来,也是涩的呛人。

从来只有他,可以令我欣赏自己,更能让我去用爱,将一切平凡事变得美丽……

亮跌跌撞撞的回到龙也的房子的时候,突然发现其实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这里的钥匙,有些借酒放肆的劲,开始用尽一切力气的敲门,把身体的重量依靠在一扇遮蔽上,和也说的话就跟刀子一样割在心上,甚至比自己以前认识到的一切都要绝望。

和也说:“淳死了,所以,他在龙也心上是永恒的……你能跟他争这个永恒吗?”

终于龙也来应门,没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亮,轻轻的讶异的问:“你去喝酒了吗?”他宽大的T恤挂在身上,扶着门框的身体还是有些不稳,遮在眼睛上的刘海,掩盖所有情绪变迁。

亮紧紧的抱住那个人,虚无飘渺,似乎下一刻就消失的人,绝望而极端的拥抱着他,恨不得互为血肉的紧,有些不确定的喊着:“龙也……你……”但是那句话却始终问不出来,亮恨不得就这样将龙也扼死在怀里,那么那些不确定是不是也会灰飞。但是龙也是清醒的,他扶住亮,看着他的眼睛,视线相对的时候,龙也觉得心神一敛……疼痛蔓延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叫这个男人的名字吧……但是,他是过路的人,注定,只是过路的人……

“亮,你想问什么?”他的头发湿湿的,外面下雨了吗?他的眼睛也很潮湿,是因为宿夜的哭泣吗,龙也有些不忍的低下头深深呼吸。

“对不起……”龙也失神一样的轻轻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他踉跄的步子,那声音再也听不到了,他潮湿的气息,漾在身边,在门口的棕垫上留下深浅不一的水渍,他转身的那一刹那,闻到的他身上的味道,在呼吸里缭绕,他受伤的地方,有血渗出来的声音,竟然也微妙的听见了……龙也沿着门框滑坐下来,抱住膝盖把头埋在膝盖中间,逃吧……逃到那谁也去不了的永无乡,不要让残缺的我再去残缺了你……不要让这悲伤一直一直的延续着。

忘记他,怎么忘记得起,铭心刻骨来永久记住,从此永无尽期。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