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8]  [58]  [57]  [56]  [1]  [55]  [74]  [73]  [72]  [54]  [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4.离
沉重的钝痛,不急不缓的在脑子里捶打,严重的睡眠缺乏容易让人精神萎靡,那么难道过于充足的睡眠也可以导致一样的后果吗?昏昏沉沉地,亮努力从一种意识的泥沼中挣脱,一身腥甜的粘稠,脑子里剧烈的疼痛让他重重的跌在枕头上,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亮听到翔的声音,他在喊自己的名字,恍惚中亮觉得自己把翔推离了,孤独,有时候有着那么强大的吸引力……

但那只是臆想,亮醒来的时候,手心里牢牢攥着翔的衣角。亮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有一点轻轻的震动,自己在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亲人而已。

“怎么睡了这么久,光出冷汗,也不发烧,我也不能乱给你吃药……”

“没什么,半夜出去,太累了。”

“因为龙也……?”

“恩……是吧……”

“亮……”翔有些急噪了,“你为什么不肯听我……那孩子不是能随便招惹的……你看见淳了吗?还有你不知道的,以前那个叫中丸的……你醒醒吧,他根本不是你爱的起的……”

“混蛋,你以为我想吗?你以为我想这样半死不活的过日子吗?可是有什么办法……叫我不在意就能不在意吗,叫我忘记就能忘记吗?不要我爱他你要我去死吗?”

“亮……”面对突然暴躁起来的亮,翔在想自己是不是的确太不通情理,但是亮不一样,不能用让亮再去赴同样的赌局,已经失去了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不能再失去从小一起长大的亮。

“你自己还不是……明知道相叶他……终究会……你自己不是一样……”亮的声音小下来,眼睛也逃避的往四处看,他终究不想提到相叶的死,他终究不想让翔伤心,但是有时候他真的不明白,人总是在面对别人如此清醒,然后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陷入迷堆。

翔有些尴尬的关上门,走到客厅里,点了一支烟,让自己逐渐平静的下来。他忽然清楚的想起了亮小时候的样子,第一次被带到家里的时候,沉默的让人担心的那个孩子。整个人小得过分,抬起头来,乌黑刘海下一双大眼睛却是夺人心魄,翔记得自己当时就被这双眼睛吸引住,决定要照顾他,一个人,也要照顾好这个小孩。亮从来身体就不是很好,却又固执的挑食,以至于小时候非常的瘦,经常生病,每每发烧的时候他总是靠在床上,维持着模糊的意识看着窗外,那种孤独和无助总是让翔毫无办法。他只有在意识混乱的时候,才会喊着翔哥哥,拉着自己的衣襟,发白的嘴唇总是带着倔强的弧度。

这是个固执的孩子,翔想,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轻易沉陷,但是一旦沉陷,变是怎么的劝告都拉不回来了……可是亮,龙也是毒,你强到足以抵御毒性而享受甘美吗?以为自己很强的人,到最后都被那位发现的脆弱打倒。雅纪就是这样,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抵御细菌,他以为自己能在危险边缘徘徊来去,翔还记得他最后一次进手术室的时候,还笑着跟自己说,“翔,没关系……我跟细菌打了很久的交道,他们不会要我命的……”但是他进去了,就没有再出来……被滚热的烟灰烫到手时,翔中断了这些回忆。他想自己不是也曾经想过要遗忘雅纪吗?亮说得对啊,自己也是一样的……人,都是一样的……

翔决定去跟龙也谈一谈,也去看看,那死而复生的淳……

在翔离开家的时候,亮有些疲倦的看着窗外,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流逝,从重新看到龙也的那一刻起,他觉得那鲜亮的记忆又回来了,回到自己纷乱的脑海里。他觉得自己疲倦的并不仅仅是内心,他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很累,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睡着,但是不能睡,要清醒,清醒着,才能克制那瘟疫一样蔓延的想念。

“砰……”很响的声音,吓到了走到门口的翔,他听见门上发出了很大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出现在眼前的熟悉的脸,让翔怔了一下,他本应早就化成灰了,但是现在却苦笑着站在自己面前。

“淳……好久不见……”

“啊……是翔学长……”笑容也仍然清透温暖,“对不起不能让你进去坐,龙也在发脾气呢……”

翔朝里探了探头,没有看见龙也,只看见一地残碎的玻璃渣和漫溢的水。

“怎么了?我看很安静的样子……”

“刚闹完,累了……在睡吧……翔学长,好久不见,我们出去走走吧”

“啊……好……”

临近老公寓的小公园,外间绕着一条小径,在一起慢慢走着的两个人,仿佛未曾经过一场生死的别离,一切就如同以前在学校一样,一切,也都如同每一次这爱的伤害循环时,唯一可以缓解疼痛的做法。

翔感慨的看着淳有些灰浊的眼睛,轻轻的问他:“没有想过,要治好吗?我可以试着帮你……”

“没什么……这样也不错……”

“你放弃那个课题……放弃你做了那么久的研究……真的一点也不后悔?……”

“我要是不放弃,龙也便永远不能自由,他内心潜伏的那些意识,也不会苏醒……”

“你曾经,不是那么自信的说,你会爱他爱到忘记那些事情的吗?”

“学长,那是我才过于相信自己了……龙也……毕竟不是属于我的呢……”

“淳……你错了……无论是现在单方面的放弃,还是以前单方面的付出,都错了……”

“学长……?”淳停下来,有些诧异的表情。

“无论是你……还是中丸,总是觉得,要爱龙也爱到自己的极限,龙也才觉句的幸福,这样,他变被宠溺被娇纵,但是,你们都只给了他被爱的可能,却也剥夺了他爱的权利……”

“爱的权利?”

“是……那个孩子,他希望,自己能够强大的爱着别人……而不是一味的被维护着……”

“学长……我刚刚,把中丸的事情,告诉龙也了……其实我……也是知道的呢。”

“哦?”

“但是,知道也没有办法,停止不了这种放纵的欲望,所以,才想出这么极端的方法来离开他……”

“那你现在,忘记了吗?”

“只有压抑,怎么可能忘记……”说到这里,淳突然笑起来,那笑容让翔非常的难过,他似乎看到淳在爱里挣扎的样子,一身看不见的伤痕,一身冰凉的过去,但是,笑容依然温暖而平和。

“祝你的亮好运……我……就要离开了……龙也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知道我走了还是会担心他,所以学长,帮我叫亮去陪他好吗?我们不能给龙也的,我希望亮能给。”

“淳……其实我……”

“学长,你刚才说,剥夺他人爱的权利,是不对的……”

“好吧……你准备去哪里?”

“接我的人……已经来了……”淳看向前方,即使眼前一片黑暗,他也能够看到那个蓝色的影子,可以重新去爱,与其刻意的不现实的遗忘,压抑,其实更好的办法,在压抑中,分神去爱另一个人,离遗忘便也近了一步……

翔看着街转角那个个子高高的,穿蓝色上衣的男人,突然有点看透世事的感慨,没有人非谁不可,一切用缘分二字解释,最恰当也最牵强。淳离去的背影久久的在翔的视线中,有时候从极爱到残忍,不过就是一步之差。翔知道淳不过是孩子气的不死心,他非要回来看这一个结果,然而结果就是结果,他看到了……便不得不让一切如同死去般沉寂。

关于中丸的事情,龙也也知道了吗?翔开始觉得龙也很可怜,他不过也是平常的想爱而已,为什么却总难得一个喜悦的结局。亮,会写怎样的结局呢……

哦……对了,还要叫亮来……翔拿起携带打电话回家,等了很久却没有人接,翔心里一阵忐忑,想总要到先回到龙也那里去看一看,刚刚那满地浪藉,说没事完全无法让人信服……

走上楼梯转角的时候,翔突然闻到浓重的血腥味道,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加快脚步跑到龙也的房门前,刚才半掩的门现在已经全开,翔几乎是踉跄着跑进去,迅速的扶起倒在房子中间的龙也,随手扯下一条床单,凭借还能够维持的清醒的判断力,在龙也的手腕上缠绕着……死死的绑住静脉处让血液不至于很快流失。做着这一切的时候,翔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龙也苍白的脸和低低垂下的眼敛,他知道这伤口很致命,他知道要快一点把龙也送到医院,这满地玻璃鱼缸碎片,蜿蜒的血迹,在把这生命慢慢侵蚀掉。


“龙也……”那声音熟悉的让翔心悸,他突然希望自己能挡住这一切,这么残忍的事情,不能也不想让亮看到。

“龙也……”亮急急的跑过来,抱起龙也轻得过分的身体,疯子一样的往楼下跑。翔站在血腥味浓重的碎片中有些茫然无措,自己是不是太狠心了,是不是把龙也想的太复杂,他不过只是个美丽的孩子而已。

“龙也……龙也……没事吧……我是亮……睁开眼睛看看……我是亮啊……”手上的血迹印在龙也的衣服上,那被扯得凌乱的衣服领口,露出蝴蝶尖尖的翅膀一角……亮有些害怕地抚摩龙也的眼睛和嘴唇,这死寂让他怕急了,龙也……若是你死了我怎么办……

龙也艰难的喘息着,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恍惚的焦距里那模糊的亮的影子,轻轻地笑着说

“亮……离开我吧……我终于发现了……我是灾祸啊……”

下集预告:
“亮……我其实真的很想要自由啊……”
“但是……我始终要离开你,因为,我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去爱你”
“你以为你是完好的吗?你不是早就伤痕累累了吗?”
“你现在还不能弹的时候……让我来代替你弹吧……”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