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64]  [63]  [60]  [61]  [62]  [168]  [58]  [57]  [56]  [1]  [5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最后十秒钟,想吃什么就快点说啊,过期就自己买单。”

“诶诶诶……给我一碗米饭。”

“亮……你就不能偶尔给点惊喜吗?

“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吃米饭。”经过一个夏天,晒到更加分不出白天黑夜的男人直着脖子喊,喊完后发现四周一片配合的静寂,自己倒有些羞赧,一把接过递过来的米饭碗,把脸埋在里面。

对于锦户亮来说,有些名词在他生活里已经习惯成自然,永远无法丢弃,像是小电影,像是白米饭,像是上田龙也。他保证上田如果听到这句话定然会勃然大怒,然后象征性地冷战个三天。所以他绝对不会让他听到,当然,他们的交流也并没有达到如此程度,时间与距离,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跨越。

吃完晚饭,一哄而散,锦户亮照例拉下帽子,缩起脖子,有些疲惫地回家。漫长的巡演,使喧嚣的关8也丧失了娱乐的兴致,在舞台上娱人,在舞台下只有放弃娱己,锦户亮本来就不是个喜欢吵闹的人,应景可以,工作可以,但是私底下他更喜欢一个人闷着,蜷着,躺着,在街上走着。

大阪尚未入秋,空气里仍有许多温暖辛辣的味道,锦户亮偷偷地深呼吸,只觉得从鼻管到眼睛都辣到不行。他很少幻想与上田龙也之间会出现什么浪漫的场景,但是至少也不会是这样,在他蠢得要死的被一件灰蓝色外套蒙住头的时候,上田龙也,用他那一直不够清晰利落的声音,清晰利落地说:“我们分手吧……”

怎么回事呢?骄傲的锦户亮很不理解,一直以来,自认为爱这个人已经爱到无可救药的程度,应该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了,而这场恋情的开始,也并不只是基于自己的一厢情愿。上田绝对是深爱锦户亮的,大阪男人笑了笑,他有这个自信,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男人不能再面对分手时撕心裂肺的哭泣,请求对方留下来,他摇过头了,可是那个人说,基本不会有结果,还是分手吧。

精准残忍的东京人,基本不会有结果,多么荒谬的理由,然而,又是那么的无可反驳。如果锦户亮再小个两三岁,可能会年轻气盛地顶回去,分手就分手!如果锦户亮再大个两、三岁,可能会成熟帅气的找个地方,两个人坐下来说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但是很不幸的,锦户亮当时就呆在那里,带着悲伤无奈的表情,除了喊他的名字,开不了口做任何挽留。

是的,他想要不顾一切去爱的那些年月,已经悄然逝去,现在他们都面临更加现实的世界,锦户亮所要承担的责任,事实上远大于上田龙也,所以他也更加忙碌,而且,致命伤是,他们并不忙碌在同一片天空下。有时候穿越太过辛苦,锦户亮也想索要一些迁就,但更多时候,他觉得,他该去迁就自己任性的情人。

毕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这场爱才会变成这样。

但是挽回,又是另一场艰难的战役。在上田龙也公寓门外彻夜等候猛抽烟的时候,锦户亮苦笑着明白了,这将近四年的纠缠已经耗尽他的大部分力气,他仅有的这些能量,完全不够拯救失重的爱情。所以,当他听着携带里hina那如同来自遥远天堂的怒吼时,他已经懒得再多解释一句话,只是有气无力地答应着

“好好……我马上就回去了……”
身后那扇门始终紧闭着,锦户亮百分之百相信上田龙也没有在玩弄感情,他甚至明白,上田同样无奈与伤感。但是,那扇门始终不肯敞开,而自己为了开启它,已经筋疲力尽,不想再尝试。

于是,锦户亮回到大阪,上田龙也留在东京,事情就这样继续下去,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好。

“小亮……你回来了……嗨,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

“妈……拜托,我头疼。”

锦户亮重重地倒在榻榻米上,拿起遥控打开电视,该死的居然在放Cartoon KAT-TUN,这毫无营养的节目,无非就是让人用来午夜花痴的。亮怔怔地盯住阔大的电视屏上那张已经有些陌生的脸,有一种强烈的沧桑感。他茶色的脑袋,他白痴的笑,他时常茫然空旷的安静。锦户亮想,这时候心里这种隐隐约约的疼痛,是不是就是自己的记忆逐渐剥落的过程。

楼底下的妈妈又在叫,“小亮,你不下来喝点汤吗?”

“我吃得很饱了。”亮已经无法用自己微弱的声音和妈妈的大嗓门拼杀,只能无力地自言自语的答着。

妈妈早已经蹬蹬蹬地上楼来,嘴里不住地唠叨,“你总不能永远只吃米饭就满足吧,小亮,来尝尝妈妈的鸡汤,炖了一天了,味道真的很好。”

鸡汤很烫,亮接过来,好言好语的把妈妈劝下楼,烫到有些发麻的舌头,完全尝不到所谓的好味道。锦户亮总是非常忠诚地履行一些习惯,比如说小电影,比如说白米饭,比如说上田龙也。当这些有一点点地改变时,他都会敏感地觉得不舒服。所以,他摸摸自己的额头,确实有一点发热。

不知何时侵入锦户亮平板身体的感冒病毒,让他在当天半夜发起高烧,迷迷糊糊之间,他似乎听见上田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呢喃,他说着:“亮,这个礼拜还是不来东京吗?……你在做什么?……恩,我知道你没有时间……好了,你可以挂电话吗?……亮,停止吵架吧,这太难看了。”

这一夜甜蜜而痛苦的梦魇,几乎让亮死去,他醒来的时候,额头上敷着妈妈自制的超大冰袋,冰凉的汗水,沿着脸颊边一直流到枕头里,亮沉默地看着天花板,然后眼光移到榻榻米旁的闹钟,差点再次晕过去。挣扎着够到包拿出手机,接近40通的未接来电,反而让他处于了彻底放弃的状态。

生命里可以缺少白米饭,可以缺少小电影,但是少了上田龙也,看看,就是这样的下场。亮考虑了一下利害关系,决定还是给hina打个电话,得罪他的话会失去很多福利。

怀着忐忑的心情拨过去,hina的声音却出乎意外的温柔起来,他十分体贴的叫亮继续卧床休息,叫他暂时不用理那些吵人的工作,亮几乎觉得他转性入了基督教,最后他有些犹豫地说:“亮,P说后天NEWS的杂志取材在东京,不要忘记下午3点集合。”

亮忍不住咧开嘴笑了,是这样的,他们都怕触碰到他的伤处,他们都知道他是如何不光彩的被那个东京人甩了,但是他们都不相信在爱里,有磨灭这样一个概念,连他自己都不相信。龙也或许不是一时冲动的,亮有些明白了,等待是一件多么磨人的事情,尤其是,对于那样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在他们的恋情中存在这太多的漏洞,迟早是要出问题的。也许,再捱一段时间,捱过最忙碌的这一段,一切就会显得不那么尖锐。但是,就是没捱过去。

亮转过头去,对着推开梭门进来、一脸惊讶的妈妈说,“妈,如果我现在喝你的鸡汤,明天能够爬得起来吗?”

#2
感冒只为锦户亮挣得了一天的假期,巡回并没有停下来,一日偷闲已是不易。虽然他仍然昏昏沉沉,但是十分兴奋,因为似乎离东京越来越近,而且,P还告诉他,杂志取材是与KAT-TUN一起。当然,P不止说了这些,那家伙冗长起来,是很要人命的,但是相对的,亮也只听了一部分。

但是心心念念的东京,到来,也就是那些熟悉街景,并没有什么。其实不是想念街景吧……亮低下头苦笑,这样子恰好被山下队长CATCH到,故意做出心痛的表情摸摸亮的头,好像对待一个流离失所的孩子。

那说不出是一个多么尴尬的场景,当KAT-TUN的保姆车停在拍摄场地外的时候,亮觉得整个NEWS团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他一一回瞪回去,尚不解恨,恶狠狠地又瞪了一下那辆银色的保姆车。不料正好对上上田还有倦倦的眼神,一时心惊肉跳,几乎魂魄飞去天外。

几乎就是那一瞬,锦户亮下定了决心,有些东西,若你不去用力抓住他,他便走得飞快。自己也并没有那么好的定力,去忍耐住这几乎让他崩溃的想念。没关系,亮想,大不了就迁就他好了,就什么都迁就他好了。

所以结束拍摄后,就早早地到他车里等着,在等的时间里,亮翻开上田搁在置物箱上的手帐,在某一页白纸上,浅浅的字迹,重复着写着一个汉字,亮静静地看着,突然原谅了所有他的无理取闹。

层层叠叠书锦字,只搁相思入笔端,亮开始臆想与龙也一起演出一出时代剧,哀婉动人,荡气回肠,只是幻想刚追溯到战后,旁边的车门就被拉开,一阵冷风吹进来,亮也不知道怎么打招呼,只好绷住一张脸,沉默。

上田龙也显然心情并不是很好,看到亮的时候怔了一下,然后有些紧张的呼吸,打开置物箱,摸到烟盒,抽出一支。

“别抽了……看你那张苦瓜脸……”亮刚出口,就觉得后悔了,阻止他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果然,那之后的数个小时,对亮来说,宛如一场浴火重生。

且不说龙也将车速开到120,一口气飚过黄昏无人的公路,且不说那未曾有过半点合理解释的分手原因,且不说之后那场几乎榨干他的情爱,单单是龙也疲倦后靠在他胸膛上浅匀的呼吸声,就已经让他感激到下垂眼都有些上扬的趋势。

黑下来的车窗,暗下来的车内,一片狼藉的座椅,亮也觉得下身有些麻木,龙也睡得很香甜,茶色的小脑袋埋在亮怀里,柔顺乖驯。亮不经意地将手指插入他的头发中,轻轻抚摸,一时也不想去开车,也不想叫醒他。因为清醒的时候,他们时常争吵,他们时常无奈,所以这种时候反而比较好,虽然什么都没有解决,什么都没有说清楚,但是看上去那么相爱。

这样的场景,让亮想起很久以前,大概是03年的时候,那时候NEWS刚结成,留在东京的时间比较多,干脆就在离事务所比较近的小区里买了80多平的房子,龙也雀跃的去买了地毯,壁灯和窗帘,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家里拎,彼时他还对GACKT崇拜不已,拿回家的都是华丽到死的东西。亮无奈地化繁为简,还要尽量讨得他欢心,实在辛苦。好在时间可以大把挥霍,总算是慢慢地布置起来,好像一个隐秘的家一样。

NEWS早期的宣传其实很忙,但是亮每每都以关8有事情为由不去,他们大胆的整天整天的时间呆在房子里,龙也常常会莫名的烦躁起来,把他往外赶。

“你不是有工作吗?干嘛一直在家里晃。”

“工作被我翘掉了啊。”那时候的亮,也仗着万人宠爱,十分理直气壮。

“你这样迟早被fans抛弃。”龙也笑笑,是的,fans对于锦户亮,比对于上田龙也来说重要的多。

“没关系,龙也会收留我的。”该死的自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但是那时候龙也脸上浮现出一种奇特的笑容,,他那时整个人颜色很浅淡,笑起来有些缥缈,于是亮紧紧地拥抱他,好像拥抱绝世珍宝。

什么时候开始,那样的小小幸福变成难得的奢侈,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聚少离多。

方才借着情事的冲动,他说“……我绝不分手……”,但是如今想来,不分手,却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契机。

亮长长叹一口气,将龙也扶到副座上,小心地帮他扣上衣服,把外套盖在他身上,酣睡的龙也酷似无辜婴孩,等待着亮去接受那个决定,但是,你是不是顺从了自己的心呢?

发动车子,听着马达悦耳的声音。上田少爷一直以他这辆出色的宝马为傲,说实话,亮虽然觉得奢侈了一些,也是很喜欢在8团那些家伙面前夸耀的,此刻这奢华中又掺杂了浓浓的情色味道,简直让人眩晕。夜色中,那个家显得无比切近,亮才清楚地记起来,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去过了。

买下的公寓楼层很高,因为龙也喜欢凌于城市上空,从停车场到45层,锦户亮再次深呼吸一下,把上田龙也拢到怀里来,这家伙真的沉了不少,但是看上去还是小小一只,大概是那该死的拳击惹得祸,好在,他还微微留存一些意识,十分配合地搂住亮的脖子,整个人蜷在他臂弯内。

“龙也……醒醒啦……到家了……”亮低声叫着龙也,让他靠在自己也不厚实的肩膀上,腾出一只手来开门。门锁响动的声音,终于惊醒了龙也,他朦朦胧胧地睁开眼,仍然整个人依在亮身上,有些含糊的说:“亮……你回来了……”

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亮的心底,格得一声,好像陷进一枚冰冷的硬币。那一刹那他很想就此狠狠吻下去,将他的嘴唇蹂躏到出血为止。

离开了两个月,这房子还是一样凌乱不堪,神奇的是,也没有更乱一些,也没有更整齐一些,几乎就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让人怀疑上田龙也是不是真的住在这个房子里。亮一生悬命的把龙也拖拽进屋内,两人一起倒在床上,喘着粗气。

卧室的窗子没有关,那蕾丝密布、流苏漾然的窗帘狂飞乱舞,撩动着黑色午夜该有的乱。亮转过头去,正对上龙也一双已经全然清醒的眼睛,黑亮深邃,在隐约的光线中,无限渴求。亮勾起嘴角微微笑了,手指暗暗在龙也赤裸的手背上抚摸,他手的轮廓,曾经历这所有爱与痛苦的岁月,记录完整,亮一一读阅,差一点忍不住眼泪。

“你醒了?”亮清清喉咙,把头转向另一边,幽幽地问。

“嗯……”龙也发出浅浅一声鼻音,头发在被褥上轻轻磨擦,“怎么办……完全醒了。”

“明天我留下来吧……龙也有什么地方想去玩。”亮有些小心地避开某些没有结果的话题,好像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渗进黑暗里,没有传达过去。

“我没记错的话,明天中午就有con了吧……亮,不用这样迁就我,我还没任性成那样。”龙也也不太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有些本能地忤逆着他,心里想,完了完了,这样也可以跟他龃龌,可见是在乎到什么地步。

“龙也……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呢?”亮有些气馁,搭在龙也手背上手指,有些丧气的覆盖下来。

龙也下意识,反手握住亮的手指,若即若离地触碰,“至少……先不要浪费掉这个晚上。”

亮有些无奈地笑了,然后猛得翻过身来,将那妖孽压在身下,直勾勾地盯着那家伙,被阴影笼罩,美到不真实的脸。该死!亮俯下身去咬住他精致的锁骨,舌尖沿着骨感,皮肤和脉络,一路走过去,故意下了点劲,听他吃痛地哼哼,有种报复的快感。

揉乱在身下的外套,扯开来的衬衣,黑黑白白地铺天盖地,龙也仰向后面,头发湿湿乱乱地粘在脸上,与残掉的妆在一起,格外凄艳。他想,出门前那一个多小时的妆都白化了。然后,那热乎乎的舌头就一下子卷进他半开的唇里,软软的震荡,在两个人呼吸之间,好像掉进了一个温柔的陷阱。一定会很痛的,龙也想,掉到底的时候,一定是很痛的。

疼痛说来就来,亮进入龙也身体时,自己都倒吸一口冷气,龙也紧到让他差点一下子射了出来,他喘着气,轻轻拍着身下人的腰身,让他放松。龙也的脸埋在黑色的床单内,湿热的呼吸都回揉到脸上,头发成绺地贴在脖子和后颈,虽不像以前那么黑白分明的颜色,那茶色揉合得久了,在眼底竟然变成一抹艳红。

亮很快地扩开了龙也的身体,开始肆意的冲撞,就好像这是最后一次,深刻地进入到他的内里,通过身体最亲密的接触,去感知他的心。龙也抬起身体,让亮进入再进入,直到下身出血,他用力吮吸亮胸前的凸起,感觉那瘦到离谱的男人,一阵阵无法抑制的震颤,有些自怜,这时候,才真正拥有他。

各怀着各的心思,近乎自虐的做爱,累了酒和着汗水抱在一起,昏迷与清醒之间,也可能说过一些爱的言语,然后是继续的抚摸、亲吻,舔噬,进入,亮留在龙也身体里的时间很久,仿佛要与他死在一起,龙也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也有这样的错觉。

永远不必分开,永远相爱,跟童话一样。

=====================对不起小亮的分割线====================
啊~~~~~~~~我只能说今年我真是对不起你啊,亮亮
对不起,我最终还是没有写完
对不起,我明天没法去看你的大屏幕
对不起,我也没来得及作图
但是请相信我是爱你的
我只能遥祝你生日快乐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