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1]  [126]  [160]  [125]  [124]  [123]  [159]  [122]  [158]  [157]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beautiful harmony

酒吧是很和风很怀旧的,木制的桌椅,暗红色的杯垫,台上瘫着一群颇为养眼的少年。仁无聊的拨了一下弦,偷偷的看过去。坐在旁边和也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仁不死心的凑过去。

“你怎么来这里了?你跟家里吵架了吗?”

和也心里乱成一团,也想不到更好的借口,随便点了点头。

仁眨眨眼,凑的更近一些。“那和也,晚上去我家里住吧。”

和也咬住嘴唇不出声,好象一出声就会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很怕自己会忍不住答应他。

“仁,要开始表演了,你不要在那里说小话。”站在后面的base手小声提醒仁。

仁有点不耐烦的转过头,小声嘟哝着:“小内都被亮气跑掉了,还怎么演啊,我一个人唱肯定不行的啊。”

“今天他来唱,唱到内回来为止。仁,你们两个试试能不能和声。”昴走上来说。

“和也?和和也一起唱歌?”从仁的语气里听不出来他是高兴还是难以置信。

“你叫和也吗?”昴转过头看着那双黑的发亮的眸子。

和也点点头,还是不说话。

现在是什么状况呢?自己从那个家里逃出来,去找仁,被山下不动声色的拒绝了,然后在街上游荡,然后被这个叫涉谷昴的拉进来,然后……看到仁。现在,又顺带的认识了一帮奇怪的人。那边那个眉眼妖娆的base好象是叫上里亮太。那个一脸小邪恶,长相却十分可爱的弹键盘的,他们叫他ryo chan,吉他手看上去倒有十分像女孩子,一直低垂眉眼,看来也是不喜欢说话的人,叫上田龙也是吧。还有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小内,神秘到极点。视线流转一圈,最后仍然回到身旁的人身上。他那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里面全都是问号,我怎么帮你解释,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个是歌谱和歌词,和也你看一下。”昴递过来一摞纸,和也接过来,上面潦草可爱的笔迹,使他徒生几分好感。

“你写的吗?”他问昴。

“不是,仁写的。”

和也有些惊讶的看着仁,仁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和也微微笑了,是他写的歌啊,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仔细的看了一下歌名《love or like》,实在是有点赤西仁式的不知所谓呢。但开了口才明白,原来是这样与自己心里的曲子契合了。

乐队的人一边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一边禁不住的感叹,这是什么效果啊……实在是惊人,谁相信这两个人第一次一起唱歌,起承转合,那种默契像是天生的,让人不忍去破坏的,浑然一体的感觉。

仁看向沉浸在音乐中的和也,“原来他有这么细的声线啊,声音像是蚕丝一样,围围绕绕的,勒在仁的腕上,缠在仁的指节,仁突然很想哭,这样的感觉,很久没有了,应该说是,这样的恰当的抵达自己心间的声音,从来未曾有过。

和也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牵引着,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人的,他的声音一直一直在最适合的时候出现,和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像是温暖的风,带着自己一起飞上去,又滑下来,无比自由。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老相好了。”一曲终了,酒吧里有稀稀落落的掌声,本来人就不多,还有一部分大概是沉浸其中没有反应过来。锦户亮同学是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憋着想说这句话。他话音刚落,下面就有口哨声和掌声不断响起来。

“是啊是啊……”仁高兴的接着话,却被和也清冽的声音打断。

“我和仁,只是见过两次而已。”其实事实也正如此,但是和也自己也知道,他忽略了一些不能忽略的东西,他知道自己的刻意多么胆怯,但是他更加在意山下手里那些玻璃碎片刺眼的光。

仁有些一时反应不过来,他皱皱好看的眉毛,看着那个坐在高脚椅上穿格子衬衫的少年,他无法反驳他的话,但是,他却觉得这话里隐藏着的意思,很深的伤到了他。原来只是见过两次面而已吗?那我给你的承诺,你当成什么,心里觉得委屈了,狠狠的瞪了和也一眼,当下被得罪,再不开口。

之后的几曲,依然是顺利完成,虽然仁不在状态,可是都是很熟的曲子,和也的音又准,所以和唱的效果还算不错,凌晨两点的时候,亮收拾东西准备走,仁拦住他。

“ryo,你不准备去把小内找回来吗?”

“不用,他自己会回来的,再说,不回来也没有关系啊,你和你老相好不是唱的很好。”

“乱说什么啊,你少自大了,我看小内这回不会卖你帐的,”仁说着还不忘捅亮一拳。

亮毫不留情的给了仁一个暴栗。“有什么关系,反正……不是来了更漂亮的吗?”说完还颇有深意的看了和也一眼,和也不明就里,也就对着他点点头。

仁看的无名火起,一把把亮拉到一边。“锦户亮,你少打和也的主意,你有小内还不够吗?”

“你少说我了,人家又没说喜欢你,再说,你还不是有山p。”亮怎么可能在嘴巴工夫上输给仁。

“我……我……反正你不准对和也动歪心思,否则我要你好看。”仁说不过亮,只好用耍赖的。

“你与其提防我,不如看着点昴老大吧,我看他倒是真对你的小朋友感兴趣。”亮说着故意往后看了看。仁转过头去,看见昴正俯下身跟和也说着什么,脸上洋溢的温柔瞎子都看得出来,和也侧着头仔细的听着,小巧的脸一半藏在阴影里,看上去很魅惑。仁不由得呆住了,怎么回事,他认识的和也,天桥的风里的和也,那么纯粹的孩子,为什么现在眼睛里都是驳杂的色彩。

亮看到仁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有点心软。“我说你啊,别傻了,山下哪里不好,那孩子,不是你能要得起的。”

“不要你管。”仁气呼呼的收拾着吉他和衣服,他现在脑子里除了问号还是问号,什么都听不进。

“好……我不管。”亮懒懒的应着,回过头看看那个突然到来的孩子,嘴角扯出一个邪气的笑容。“赤西仁君,自求多福吧。”

人渐渐散了,到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就只剩下几个熟客,仁,和也和昴在了,和也在吧台里帮昴擦着杯子,仁无聊的趴在吧台上看着他擦杯子。

“喂,仁,今天怎么还不回去。”昴问着那个一动都不动的家伙。“山p不是要等急了。”

和也手下一滑,差点把杯子掉下去,幸好反应的快,右手托住了。昴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说:“你今晚就去我那里住吧,我看你也没地方去。”

“不要,和也要跟我回家的。”仁赌气的看着昴。

“哦,这样啊,那和也你不要擦了,跟仁早点回去休息吧。”

和也抬起眼,看着仁,看了很久,仁都觉得有点招架不住了。和也轻轻的把手里的杯子放回原位。

“我跟你走吧。”抬起那双未经世事的眼,看着昴,也许,他是个躲避的好地方。然后转过眼看着仁“你也快点回去吧,山下君该着急了。”客气疏离的语气,在旁人听来也许还是好意的劝说。

仁的脸瞬间冷下来,一把抓起旁边的大帆布包,头也不回的走出去。和也看着酒吧的木门打开又合上,有点空荡荡的,伤感,不是,应该是麻木吧。昴看着他的侧影,心里有一丝类似怜惜的感觉蜿蜒上来,他和仁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牵扯呢?

坐在昴的车的副座上,和也有些茫然的看着凌晨时欲醒未醒的城市,把自己的脸贴在车窗上,昴看他够的辛苦,就干脆打开窗,风,猛烈的灌进来,和也的头发在风里飞扬起来,他的脸漂浮在那些压抑着沉睡着的风尘喧嚣之上,天使一样的容颜。

昴把他按回到座位上,关小了窗,有些宠溺的说:“小心别生病了。”

和也很乖的蜷在座位上闭上了眼,有人关心着是一种运气吧,放任自己被人关心着,是人享乐的本能。在意识逐渐模糊之前,和也觉得自己会做梦的,而这个梦里面,将不再有往事。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