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3]  [162]  [161]  [126]  [160]  [125]  [124]  [123]  [159]  [122]  [15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9.Blurry eyes

最近一直在问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呢?小时候的话,最想要的是父亲的夸奖吧,尽管那几乎是没有过的事情。一直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所以父亲会生气,后来却无奈的发现父亲其实没有生气,他甚至没有看到自己微小的愿望。他藏在墨镜后的眼光,是从来不曾投注在自己身上的。开始发现的时候,不是不难过的,那时侯小小的淳之介,曾多少次任性的想要离家出走,想要堕落弃世来引起父亲的注意。但是,看到和也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是的,改变的很彻底,也开始觉得父亲,不过是一个称谓而已,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那些曾经很重要的东西,似乎都比不上和也的一个笑容,那种安静的如同暗夜雪花一样的笑容。

再后来,连和也,都没有能好好的留在身边了。不是不在乎他,而是在乎的,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淳的灵魂开始从身体里抽离,一半去了辽远的未来,一半留在泛黄的过去,却没有现在的戏分。但他仍然能温和的笑着,笑到每个人心里都明亮起来。

“淳,我准备下个月送你去巴黎。”

“恩。”

“你抓紧时间结束一下手里的事情,然后收拾东西,到时候我会通知你。”

“父亲。”淳之介抬起头,还是笑的,笑的眉眼如同新月。“父亲,如果我走了,请你放过和也。”

那双锐利的眼睛抬起来,在淳的脸上划过,淳没有再说话,他知道多说无益,若父亲尚有顾念之意,那么点到了就够了,若没有也没必要再说下去。可是父亲开口了。

“淳,你以前不这样。你不是一直忍到现在吗?”

“即使是现在,我还是在忍,只是父亲的爱并不是因为和也,所以,放了他吧,他实在不是你想要得到的人。”

“淳,你突然让我……有点吃惊了。”

听到这样的话,以前的话,会很开心吧。可是现在不会了。淳这样想着,终究没有回头,终究是把现在抛弃了。

仁以前不入夜是肯定不会出现的,其余的人白天都会在店里帮忙打打杂,实在闲的时候就坐在沙发上聊天,可是赤西仁是很少出现的。所以所有人,除了低着头坐在柜台里的和也,和躺在沙发上睡的不省人事的亮,在早上10点钟看到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出现在酒吧门缝里时,都不约而同的展现了他们所谓惊愕的一面。

肇事者却一脸无辜的忽视他人,径直的走到柜台前,对里面低头看书的人说:“和也,我有话跟你说。”

坐在柔和光亮中的人抬起头,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仁有点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出了毛病,怎么看到他像是蒙了一层水雾一样。

“和也,我有话跟你说。”仁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和也,没有一丝的隐瞒和畏缩,这样的仁常常让人觉得感动,东京如此喧嚣,何以他如此的纯净。

“说啊。”和也的眼睛也是直直的看进仁的心里去,那里光芒太强烈,有点刺眼。

仁看看四周,又看看和也,深深的吸一口气“和也我喜欢你。”

“哦……我也喜欢仁啊。”和也淡淡的应着,默默的把头埋进灯光后的阴霾里。

“和也?”仁知道,那是一种柔软的拒绝,是和也轻轻的把自己推开了。心里有小小的委屈,却忘记了还有大大的难过,也忽略了还有刻骨的疼痛。

“和也,难道不想和我一起吗?就因为p的话,就可以把我说过的话忘记吗?”仁的声音很轻,但和也还是清楚的听到了。他强力的抑制住自己解释的冲动,把头埋的更低。其实何尝不是心里煎熬过的,何尝又敢忘记了他说的话。一开始,的确是因为那些玻璃渣划破了手心曲线,但现在却想的一清二楚。仁,我不是能跟你平静一生的人,既然注定波折,不如早点划清界限,若你无暇笑容因我消逝,我又如何安心。

“仁,我喜欢你”这句是真的。“但如果跟你在一起,我想,我还不行。”这句其实也不算违心。

仁呆了一会,但马上又笑了,笑的旁边的人都有点发毛。不好,这家伙不是受刺激受大了傻掉了吧。可是接下来仁的话更加是吓倒一片,连亮都吓醒过来。

“没关系,和也,反正,我就只喜欢你一个了。”仁这样说着,不顾和也脸上惊愕,自顾自的笑着,笑的和也眼泪就要下来。这个人,真是个baga 啊。

“和也,我说的话,是一定算话的。”


山下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有很久没有上街了吧,很长时间里,都是坐在家里,看着天色暗下来,也不会想去捕捉天边瞬息万变的颜色。以前的自己,是很喜欢这样把时光留住的吧,可是,其实是什么都留不住的吧。

但是就在什么都留不住的时候,想要出去走一走了,手上的相机很久不拿,有些陌生的沉重。路边的树招摇着一身惨绿,没有阳光,只有云缝里透出的些微光线,不是拍照的好天气,倒像是凭吊的境况。

拿起相机,对着那堵有些年份的旧墙,灰绿的爬山虎蔓延其上,如同泛滥的哀伤,和逐渐平静的心。稍微的转个角度,又是不一样的风景,忽然,山下疑惑的的看着镜头里的画面。在旧墙转角的巷子口,好象聚集着什么人。山下有种奇怪的预感,于是偷偷的转到合适的角度,静静的看着。

原来是这样啊,好象很麻烦啊,关掉闪光灯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山下觉得自己卷入了一个大麻烦中。他认识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他也知道他们正在做着什么样的交易,如同他们的衣服一样,那些人的心是黑的。山下仿佛隐约闻到血腥的味道。那些过去了很久以为以后就可以这样忘掉的事情,不合时宜的全部想了起来。幼小的仁和幼小的自己,紧紧拥抱在一起说以后要一直在一起的情景,洗却了所有。

一个人一生中,一定会有后悔的时候,即使是冷血,残酷到他这个地步,也是会有想要挽回的事情吧。见到和也的时候,田口觉得自己是有挽回的机会的。曾经还真是想过要当他是自己儿子一样疼爱的,可是,那孩子,却越长越像他的父亲。

一生中的后悔也就多了一次,当初把他领回来,就是个祸根。看着他的眉眼与心中深藏的影像日渐重合,莫名的憎恨的占有欲在心里膨胀着。若是他不曾结婚生子,现在就真的能留在自己身边吗?即使答案是不确定的,依然固执的把当年的错过迁怒到和美身上。是的,自己的妹妹和美,自己所爱的人的妻子和美,和也的母亲和美,被自己杀死的和美,即使的临死前依然挂着平缓笑容的和美。因为她身边有她所爱的人,而那人,即使并不全心爱她,也算与她相守了一生。

打开抽屉,皱得不象样的照片上,和服女子笑颜如花,旁边两个年轻的男子,一左一右,皆是年轻俊朗,意气风发,转眼间,华发已生,而那个画面,却梦魇一样的残留在心内。也许,自己要的从来都不对,而到最后,他只是想证明自己当初不是失败者,哪怕为此而毁掉一切。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