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2]  [161]  [126]  [160]  [125]  [124]  [123]  [159]  [122]  [158]  [15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Peaceful storm
“你好好睡吧,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习惯是可怕的东西,才这么短的时间,和也觉得都已经习惯昴的关西腔。昴是个奇怪的好人呢,把无处可去的自己带回家,一直用很熟的口气说着话,然后,他什么也不问,对于自己,他没有任何的质疑。尽管和也清楚的知道,他看得见和也身后,那些不寻常的往事。

“恩。”和也靠在床上乖巧的点点头,随即寂寞的转过脸,窗帘拉着,但是有淡淡的月光透进来。昴拉熄了灯,和也坐在熄了灯的黑暗里,觉得很疲倦。往往是命运牵着人走的,现在更加相信。与仁的约定,在风里飘渺迂回的感觉,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但只是一日之间,自己竟然可以如此干脆的放弃。其实仁是个傻孩子,他只知道一直的给予着温暖,对身边的人,不吝惜的给予着,他与生俱来的温暖,但是他单纯到不知道,这样的温暖容易让人堕落,找不到出路,,甚至嫉妒,自私,占有,和毁灭。

一刻的寂静,昴关上和也的房门走到客厅,点了一支烟。一开始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是莫名的心悸了一下的。月光下面,他靠着电线杆那样无助的站着,只是无助而已,却不觉得狼狈。他眼里有复杂的颜色,却在直视他的时候,瞬间褪成单纯的黑白,与心中的某个片断重合。滚烫的烟灰蓬松的落到地板上,以一种颓然的姿态坍塌。昴突然很想哭,看到那孩子的眼神,居然就简单的脆弱起来。

“淳哥哥,你睡了吗?”

淳之介合上手里的书,站起来,打开门,看到草野急切的脸。

“有事吗?先进来再说吧”其实知道他想问什么,只是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其实是有一个小小的猜测的,可是好象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是因为他吗?”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淳之介却觉得自己听懂了。

草野盯着淳看了很久,慢慢的说:“是因为……那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吧?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就觉得一定会发生什么的。和也……是因为他才离开的吧?淳哥哥你不是喜欢和也的吗?你怎么肯这样让他走呢?”草野的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变成哽咽着的低吼。

淳淡淡的笑了,眼里一层雾一样的悲伤。“他走了,比较好吧。”轻轻飘飘的一句话,语气温润如三月和风。“走了的话,与这个家没有关系的话,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吧。而且,也许,我没有自己想的那样爱和也呢。”

“你胡说什么?”草野的声音低下来。“你爱不爱他,你自己不清楚我还不知道吗?不爱他的话,就不会被控制成这样了,他用和也威胁你不是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很想继续画画吗?”

“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不重要的事。”淳转过头,看着墙上与和也的合照,那是一张黑白照,和也依偎在自己的怀中,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也许,那个人不是自己,那个熹微晨光中拥抱和也的,不是自己。“如果和也能够开心,那些事,都无所谓的。”

“我情愿是你呢,这样我还能看见和也。”草野的声音平静下来。

“我见过他。”淳之介微笑着说“他应该,能让和也开心吧。”

草野看着微笑的淳,突然觉得很悲哀,淳的笑容已经不是往日的笑容了,淳的温柔在岁月中慢慢的磨损,变成了一种听天由命的软弱,但是这样的淳,依然是想要保护和也的,仅仅就是因为这样而坚持着,哪怕跟着父亲进出罪恶的场所,在摄影机前作虚伪的傀儡,他依然坚持的,把最纯洁的笑颜留给和也。相比之下,自己似乎是什么都不能做的。

“那么,淳哥哥你保重,我明天要回孤儿院去了。”

“小草?”淳之介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小孩,他一直觉得小草比他的实际年龄成熟,说出来的话,即使孩子气,却也往往很有道理。但是,即使这样,也还是孩子而已。听到这个决定时,还是有点转不过来。“是因为和也走了吗?”
“也是,也不完全是……我知道一开始如果不是和也我不可能到这里来,从小到大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其实前两天我就有打过电话回孤儿院,院长说现在人手很少,孤儿院维持的很困难,我想要回去当义工。”

“我可以帮忙吗?要钱的话我还是可以想想办法。”淳摸了摸小草的头,很舍不得的感觉,一起过了那么久,却又相继的从自己身边离开。

“不用了,淳哥哥,你……可以的话,还是多去看看和也。”草野抬起头,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坚决。“我也该试试看,保护自己重视的东西了。”

这句话不偏不倚的砸在淳之介的心口上,这么多年来,自己是怎样看着自己珍视的人被欺侮,被伤害呢?懦弱,逃避和无补于事的安慰,以为这样就可以心安了,就可以党而皇之的说自己有多疼爱和也吗?其实只是一句话就揭开了,那层薄薄的假面,底下是自己都厌恶的畏缩和优柔。是的,自己没有资格爱他,所以就放任他走了,他离开的时候,是不曾回头看过自己的。用这个虚伪的理由,来忘记一切吧。


仁回家的时候,客厅的灯是亮着的,p坐在桌子前整理旧照片。仁把包搁在沙发上,顺势的人也倒下去,头重重的靠在沙发柔软的垫子上,眼睛慢慢的合上。

P没有睬他,自顾自的把一地影像回忆收拾起来,装进一本本相册,写上当时的日子。

在p以为仁已经睡熟,准备进屋给他拿床毯子的时候,仁突然说话了。“我遇到和也了。”

这句话生生的把山下的脚步拉住了,回过头的时候,正对上仁的眼睛,不是自己多心,那里面是有愧疚的。若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这傻瓜心里一清二楚,知道自己的心意,也知道他是对不住自己的,即使这样,却还是用那样天真的声音喊着别人的名字。山下很想杀了他然后自杀一了百了。

“p,我知道你难过,但是我没有办法。你知道……上次我把你的项链弄丢了,一直没跟你明说,你其实是知道的吧,你其实……是怪我的吧。”仁坐起来,把头埋下去埋下去,声音却没有压低,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传过来。

原来上次在找的是那个吗?我竟然还叫他不要再找。

没有说话,因为仁说的都对,无法反驳,而仁的语气那样真诚,又无法责怪。

“p,对不起,我爱和也。“仁说这话的时候像是用了一生的力气,说完后又像是松了一大口气。“和也今天不知为什么也去了酒吧唱歌,但是他对我好象陌生人一样,因为这个我很难过,我难过的什么都不能想,我想,这应该很喜欢他才会这样的吧。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即使你不说,你的感情我其实都知道,可是真的很抱歉……继续隐藏下去的话对p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决定要告诉你。”

P很想过去给那家伙一拳,然后很帅的说:“说些什么有的没有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笨蛋。”但是他决定坦白一点,“仁。”用平静的语气叫他,他用很难得的认真表情看过来。“别乱想了,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吧,是那个孩子的话,我即使是输了,也不算太丢脸,不会怪你的。”怎么能指望一起长大看过我所有糗样知道我所有弱点历史跟我惊人一致的他,能够对我产生一瞬间动心的感觉。青梅竹马其实并不是优势来着。P知道自己快哭了,所以别过头去。仁走过来怯生生的递一块手帕,眼神闪闪烁烁,末了做错事一样的低下头去。那一刻山下知道该死心了。

“今天那孩子有来找过你。”还是决定告诉他。

“诶?”那家伙声音大的很欠抽。

“我想他是想和你一起的吧,可是,我拒绝了他。”其实对那样的孩子是开不了口的,是他太聪明,一两下暗示就心知肚明。

仁有些困惑的看着我,“那么……和也他……”

“应该是因为我的关系,在生疏你吧。”山下的笑容在说完这句话后蔓延在脸上,如果不笑的话,脸色一定是难看到不能看的。

不给仁反应的机会,也不管他一脸惊愕的表情。径直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深深的呼吸,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呢,也许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不可缺少吧。手轻轻抚上桌上相框里仁的脸,阳光一样的笑容。心里面五味杂陈,却一片空旷。

轻轻从桌上的一堆书里抽出一个信封,其实收到这封信已经两个星期了。现在的状况,也是我应该离开的时候了吧,而且是自己一直想去的地方呢。仁,走到这里,就和你说再见吧……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