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4]  [163]  [162]  [161]  [126]  [160]  [125]  [124]  [123]  [159]  [1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 Miscast

是不是到最后,我们都会错了意,你误会了我的无名指,我看错了你的玲珑心,所以回不到原点,舞曲结束,茫然的站在那里。我们跳不完的圆舞。

*************************************************

“龙是很安静的人,不喜欢说话,但是,很温柔……龙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人……”

“这些我比你了解的更为深刻……”隼人看着对面自言自语的人,“我和你出来吃饭,不是想听这样敷衍的话。”

“你不是他情人吗?那么你应该知道他所有的事。”这话听上去很挑衅。

“他从未向我提起过你。”隼人不是听不出挑衅,而是相比较于这些,他更在意龙到底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

“所以你认为我不是他唯一向你隐瞒的事情。”凛笑了笑,小心的抿着杯里鲜红的液体。

“啊?”隼人觉得他话里有话。

“隼人,你太不了解龙了,可怕的是,你竟然还不相信他。”

“你错了。”隼人站起来,懒懒的把包背起来。“我比谁都相信他,以前是现在也是,你如果想把矢吹隼人当笨蛋,随便你。我不介意,但是你拿龙来开玩笑,那就不可原谅。我实在没有兴趣陪小孩子吃饭,单我会买的,你可以再多坐一会儿。”

隼人确实是希望能够再单纯一点,最好是单纯到让龙再也不用为了他担心,因为如果龙的眉头皱着,他的心便永远舒展不开。原来打架的时候,即使是再轻松的差使,他都要故意的受点伤,然后赖在龙身上让他帮自己擦药,龙会用药棉蘸上清凉的药酒,涂在自己不轻不重的伤口上,温和的手,柔软的翅膀,在他的身侧扑扇的,是龙细密的眼睫。那时候的隼人,可以任性妄为,可以不顾前后 ,因为他有龙。

隼人觉得他今天会拥着龙的幻影睡着,他很想给龙打个电话,听听他薄荷糖一样的声音,但是他不知道龙的号码。这样想着,隼人的电话响了。陌生的号码,隼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通。

“隼人,是我。”

“龙?”一瞬间的错觉,让隼人窒息。他相信除了龙没有人能这样动听的叫他的名字。

“我是凛。”没有勉强压低的声音清理了隼人的错觉。

“干什么?”隼人觉得自己有点生气了。

“隼人,我喜欢你。”那边的声音通过电话的传声器传出来,有点不正常的哀怨。

“开什么玩笑。”隼人简直有点抓狂。“你才认识我不到四个小时。”

“不是玩笑,隼人,我很久之前,就在龙的话语里,爱上了你。已经有好多年了。”凛的声音像是魔音,切割了隼人的思想。他知道,如果任这种错觉延续下去,将会不可收拾。龙,如果是你的话,你怎么办?

******************************************************

龙其实早就醒了,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慎在不大的房间里走来走去。胃部的疼痛已经减轻不少。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尽是零碎的片断。日光灯很亮,外面一定在下雨,很阴沉的感觉。房间里像是氤氲着水气,潮湿的,默默的,流动着时间。慎做事很小心,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龙觉得自己和外界隔离开来,被罩在一个玻璃罩子里。

如果是隼人的话,应该是蜷在自己脚边吧,戴着大大的耳麦,却可以轻易察觉自己小小的动静,然后就凑过来,蹭啊蹭的,贴的不能再紧,到龙都能清楚的听到他在听的音乐。

“醒了的话,就吃点东西吧。你应该快饿扁了。”慎递过来很香的莲子粥,清淡的香气,有点像桂花。

“看是看不饱的,还是……你要我喂你。”慎看着意识还有点模糊的龙,忍不住逗他,原来,没有蒙上冷漠面纱的他,可爱至此。

“啊?哦……对不起,我自己来就好了。”龙接过粥碗,小口小口的吃下去,粥的确很美味,而且满是温和的甜香。
“让你一个人来这么远的地方,还让你如此想念他,那家伙真过分。”慎抚摩着龙的头发,手指带着微微的力度。龙不说话,过了一会就静静避开。

“学长,我睡着的时候,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是吗?”龙抬起眼,直直的看着慎。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龙,你的眼神很要命。”慎的手指修长白净,此时正抚上龙的眼睛。“谁那么幸运,让你那么爱他。”

“一个笨蛋。”龙低头躲开慎的手指,带着笑意说。

“啊?”慎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

“那个最幸运的人,是个笨蛋。”龙的笑荡漾开来,成为醉人的旋涡。

慎也笑了,笑的莫名其妙,他有点嫉妒那个叫做隼人的笨蛋,因为他能够让龙露出这样迷人的笑容。他站起来,把龙手里的空碗接过来,没有触碰他的手指。

龙有些歉意。“对不起,还是给学长添麻烦了。”

“叫我慎吧,我不再说第三次,还有,搬过来住吧,至少,你得健康的回去见他。龙……不要拒绝我,我受人所托照顾你,而且,我很珍惜这个机会。”

龙很重的点头,他决定信任,决定交付,因为,他终于明白,若能离开,早就离开,若是注定纠缠,他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灵魂也永远留在某个时间某个场所,某人闪亮的眼睛里 。这样的话,拼命的逃避,也是没有用的。

****************************************************
有人就是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但是这绝对不是隼人。那家公司自从给了他那宝贵的一天假期后,就没有让他消停过,毕竟,他长了一张不红都很难的脸,于是他开始为更多的杂志拍照,开始接广告,每一次他都会问一句,这个在加拿大也能看到吗?然后被经济人骂笨。他开始像一个真正成功的社会人士一样生活,说起来像一个很烂的笑话。

更加让人头疼的是,凛开始阴魂不散的跟着他,有意无意的,他们的工作老是碰在一起,明明是问过土屋,日程完全不同的,但是还是一直遇到,在原宿,银座,甚至现在,在横滨。当隼人从自己公司的车下来,看到那张徘徊在陌生与熟悉之间的脸,隼人突然觉得像是过了一辈子。头一次,他跟凛打了招呼,并且问他,工作结束要不要一起去中华街。凛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欢欣雀跃的答应了。隼人仰起脸看高高的天,有熟悉的乐曲从云缝里降落下来。

龙是和隼人一起来过中华街的这间玉器店的,一个孤零零放置在灯光下的墨玉镯子,那时龙看到它的时候,小小的叫了一声,隼人还一直取笑他偶尔的儿童人格。但是龙是真的很喜欢,把那小巧诡异的墨色玉环抹上他白皙的手腕,又除下来,戴上,又除下来,反复几次,终于作罢。

“喜欢的话就买啊,”那时隼人是这样说的。

“算了,买了的话,就觉得没那么稀罕了。”龙把那镯子重新放回丝绢盒子里,毫无留恋。

“龙,我以后一定送你这个。”

“你有这个心,就够了。”

那些话语清晰的好象一个小时前讲过,从走进这家店开始,隼人 就处于时光倒转的风眼中。

“啊……好漂亮!”凛硬生生的把他从风眼里拽出来,隼人有点不满。他看向凛指着的地方。白色的丝绢盒子,墨色的玉,一切恍如隔世。

“喜欢的话,就买下来吧。”隼人半是清醒半是糊涂,他以为自己还可以重新过一遍16岁,他以为龙从来未曾离开。

“好啊,老板,帮我包起来。”

隼人瞬间明白,已经过去快半年了,龙,也许,是真的不会回到他身边了。

******************************************************
龙开始过无比正常的生活,慎的照顾细致周到,毫无缺憾。上课,下课,吃饭,睡觉,生活作息规律的可怕。周六周日的话,他会去图书馆借一些很难看懂的书,然后到学校最高的楼的顶层上,一点点的看完他。在看完这些书的过程中,龙放纵自己去回忆。以致于到后来,那天隼人穿了了什么颜色的衣服,那天经过第几个路口的时候,不幸遭遇了红灯,那天是谁堵住他们的路,然后轻蔑的说:“这不是黑银的老大,及夫人吗?”,那天隼人是第几拳打倒了最后一个人,然后用炫耀的语气对龙说:“今天是几秒结束的?”

龙逐渐明白了自己的错误,自己太容易满足,从不奢望,隼人给多少,他就得多少,隼人如果误会,他也不解释,隼人不道歉,他就强撑着,看自己一点点憔悴下去。他不主动的话,就不承担责任了,因为他从内心软弱下来,没有想过永恒的概念。

他记得当初和父亲约定后,隼人笑着问他:“龙,你去加拿大后会给我写信吗?”

隼人一定觉得,被背叛了吧,一直好象付出了更多的自己,在最后,抛弃了隼人。于是开始给隼人写信,一封一封,积满了抽屉,隼人喜欢的粉红色信封,看上去很不真实的颜色,装着龙不可能说出来的话。每天晚上,龙把信装进信封,把信封装进抽屉,然后喝药上床,睡在慎的身边,安心的,没有愧疚的睡着,想象着这样了却余生。

如果不是那通电话,龙也许真的这样把他乡当故乡的过下去。

楼下的公寓管理员扯着嗓子喊:“pretty boy,your telephone call。”接连的喊了几声,左邻右舍的男人开始起哄,龙有点无奈的下楼去。世界上清闲的人真的很多。

拿起电话,说了一句“hello”,就再也说不出来第二句。电话的那头是母亲低声的哭泣,她絮絮的说,龙,妈妈很想念你,妈妈求过你父亲了,让你回来,龙,你回来吧。

龙突然意识到,母亲其实是与自己一样孤独的。而久违的孤独感,瞬间淹没了长久以来被忽略的那一部分。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母亲了,可是他在母亲的哭泣声里碎成一片一片。他以为他已经忘记了隼人,但是那晚他又梦到了他,他站在他们曾经一起去过的中华街玉店门口,大声的喊着:“龙……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然后他把那晶莹圆润的墨色镯子,套上了自己的手腕。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