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5]  [164]  [163]  [162]  [161]  [126]  [160]  [125]  [124]  [123]  [15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0. coming closer
亮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昴正在浴室里洗澡,所以和也有点犹豫的拿起电话,还每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亮低低的急促的声音,虽然是低而急促的,却带着亮独有的张扬味道,所以和也知道是他。

“昴,快点出来支持我们,我们碰到内了,仁那个baga和别人打起来了,你快点过来……”

“亮……“和也打断他,往浴室方向一瞥,看到昴正好走出来。“你等一下,我叫昴过来听……:那边好象愣住了,和也把电话递给昴。

昴坐到沙发上,点了根烟,一句话都不说,听着电话里的声响。和也隐隐约约的听着,一些细微嘈杂的声音,他不动声色的坐到昴对面,拿起一杯热茶。

“你就不能哪一次弄的干脆点?”昴调侃的说着,把烟捻熄。

“好,我五分钟到,你让仁再撑一会。”昴挂断电话,随手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我出去一会。”

“带我一起去。”和也站起来,亮亮的眼睛看着昴,只说了这一句话,很轻又很有分量。

昴只迟疑了一会,就转头朝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嘱咐着:“外面很冷的,记得拿件外套。”

和也浅浅的笑了一下,但马上又收敛了。那个baga,是怎么会跟人家打起来的呢?

昴跟和也赶到的时候,现场异常的干净,内低着头坐在一张桌子旁边,亮在跟他说着什么,仁站在几把摔坏的椅子中间,有点无所适从。昴看了看站在旁边一脸苦瓜相的老板,叹了口气拿出钱包,数了明显高过那几把椅子价格的钱给他,估计今天晚上他生意也没法做了吧,他也真倒霉。

仁自知有点理亏,只是一直看着昴笑,和也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看到仁还能傻笑的时候,他隐隐松了口气。

“不是打的很好吗?干吗叫我来啊?”昴坐下来,看着两个闯祸的人。

仁一脸很想说话的样子,可是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亮拿出火机帮昴点烟,陪着一张不是很诚恳的笑脸“其实是叫你过来给钱的。”

昴觉得头上有青筋在跳,亮一看势头不对,连忙说:“我没有动手哦,都是仁不好,自说自话的打起来了。”

仁冲过来一把抓住亮的衣领,很大声的吼他:“锦户亮,被欺负的是你家的人诶,你就在那里说风凉话看着小内给人家欺负你是不是男人啊!真想不通小内看上你哪一点,要不是勇敢正义的我,小内就给那帮人欺负去了,指望你,下辈子吧……”

亮从来没想过仁有这么好的口才,一时间竟愣在那里,觉得不对又转过脸去看内,内根本不想看他的把头扭过去。

仁突然间又安静下来,手不自觉的松开了亮的衣领,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成为一朵灿烂的花。

“和也,怎么不进去啊。”仁三步两步的跑到和也面前,笑的完全没了形象。

和也看着他,眼睛里满是疼惜和温柔,自己这样跑过来,是有点不顾后果的吧。

飞蛾扑火赴死的那一瞬,究竟在想些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有想,只是迷恋火的明亮温暖而已,如果迷恋真的可以作为赴死的理由。

手指抚上他眉梢眼角的青紫,小心的问:“很疼的吧?”

仁笑着摇摇头,好象很兴奋的样子,手脚都有点没处放的感觉,“和也是担心我,才来的吧,这么说的话,和也,是有点喜欢我的吧。“自己问着自己,期待的语气,小孩子一样天真。

baga,我什么时候说了不喜欢你的。和也故意转过身去,不理那个已经得意到忘形的人。

昴和内亮也跟上来,亮一上来就打趣和也:“小龟,害什么羞啊?总归是要进门的啊。”

和也气极,拿拳头砸他,却被仁的下一句话搞的完全没了力气。

“小龟?是在说和也吗?”

亮和昴全部僵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仁,“你不是比我们先认识吗?你怎么连他名字都不知道的。”

“我只是知道他叫和也啊,和也,你怎么不跟我说拉,你都跟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讲。”

“什么叫不相干的人啊,赤西仁。”亮听到这句,立刻光火,想要跟仁好好理论一番。

“可是,你也没有问过我啊。”和也无辜的回答着,眯起眼睛看着仁。

半天没说话的内从亮身后探出头来,伸过来一只手“你就是代我唱歌的小龟吗?我是内博贵。”

和也微笑的伸出手去,不是礼仪性的相握,而是被紧紧的拉住了,看着对面那个漂亮的男孩子,和也觉得自己很好命,遇到的都是好的不象话的人。:“我全名龟梨和也,请多指教。”

龟梨和也四个字,明显是加重了,给某人听的,内会意的大声笑出来,亮和昴在一边窃笑,有人脸上的黑线就要挂不住了。

“仁先到我那里上点药吧,亮,你们要一起过去坐坐吗?”

“不了,我们还是先回去。”亮说着去拉内的手,内不动声色的避开,跟昴和仁他们说着再见,眼珠都不曾转动一下。亮觉得事情有点头疼了。


淳之介睡了很久,睡得很满足,却在尴尬的时间醒了,头有点疼,于是起身到浴室洗脸。冷水浇到脸上的时候,一阵突然的清醒,刺激了他温和的笑。看着床头边打好包的东西,突然觉得离开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小草走的时候淳也只是送到了大门口,然后看那孩子自己很稳的走出去,走到拐角,然后不见。回到大大的客厅里,一时空虚的难以承受,和也走了,小草也走了,喏大的房子里只是剩下他还在过去的日子里游荡,那么我也走好了,既然你们都离开的话。
看看现在外面,是不算深夜也不算黄昏的时候,普通的热闹夜晚,突然的,很想看一看和也,于是就出门。

嘈杂的世界,在夜里看上去如斯迷人,世俗的男女在街角搂抱着,油腻的亲吻,有些很熟悉的影子,从身边擦过,终究不会去考证到底是谁?淳之介的眼睛,被这热闹而俗气的热流轻轻包围着,不免有些倦怠。

凭着记忆走到原来接和也的那个巷口,因为只是跟着放风的人来过一次,也不是自己开的车,还是不能太肯定,又不能贸然的进去,只是在巷口徘徊着。

“仁,是你吗?”

突然听到很温柔的声音,有些遥远的传过来。淳之介回过头,看到一张漂亮而苍白的脸。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山下匆匆的瞥了一眼,想要低头走过去,胳膊却被拉住了。

“对不起,我想问一下……”

“对不起,我赶时间。”

淳不认识山下,山下却认识他,一直在电视上看到的,常常看到就忍不住要咒骂的人,淳作为长子,是一直站在他旁边的,山下不想和这个家族的人扯上任何的关系。

“你知道和也在哪里吗?”淳的声音虚弱而微小,他知道自己有点接近疯狂了,随便扯了个人就问这样的事情,谁会回答啊,苦涩的笑了笑,对山下欠欠身“对不起,耽误你时间了。”

山下却狐疑的转过头来看着淳,“你说的和也,是个不高,很瘦,很清秀的男孩子吗?”

“是啊是啊。”淳几乎接近狂喜,没想到真的被他问到。

“那……他全名叫什么。”山下的脸上依然是迷糊温柔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睛里开始有锐利的光。

“田口和也啊。”

巷口突然亮起的一盏路灯,刺伤了山下的眼睛,淳伸出手去挡住光线的时候,山下连忙转身走了,是这样吗?仁,你似乎注定是我的。我已经放手过了,只是,你的和也太过机缘巧合。

内一个人走在前面,其实论速度的话,一向应该是亮比较快一点,但是内知道亮在挨时间,他一定现在在想,要怎么想个法子哄这个小子让他乖乖回到我身边呢,想起这些,内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男人,实在是没药救。

走到路口,红灯,内停下来,亮跟上来。

内看着红灯,红色的光照在他脸上,又一种艳丽的凄凉,亮看着内,只是看着,并不说话。

内知道亮在看他,所以死也不肯转头,僵持着,知道冷艳的红变了深幽的绿,光交织,人分错,内朝着和亮相反的方向走去。亮心里一惊,怔怔的站在马路中央,一辆汽车急急的刹住,司机探出头来骂人,亮也没空去理会他,急急的跑去追内,一急之间,差点摔倒。

“小内,等我一下啊。小内,你跑那么快有鬼追你啊?”

“是有只死鬼在追我啊。”内没好气的答。

“你停一下啊,谁半夜没事在街上跑的,又不是抓小偷。”亮头一次觉得小内跑步这么强。

小内没理他,只顾自己跑着,忽然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弱下来,逐渐停下来,回过头去看,隐约看到亮蹲在地上,不知道怎么了。

内一时犯了难,这样就回去扶他的话,恐怕也太没有面子。可是那个人好象有真的有什么事一样,内站在那里,回去也不是不回去也不是。犹豫了一会,还是小步跑回去,推推那里一动不动的人。

“小亮,小亮,你没事吧,不舒服吗?”

内去碰亮的手臂,一下,两下,突然被拉下去,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小傻瓜,你还真好骗。”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