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26]  [160]  [125]  [124]  [12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The rain leave a scar

毫无预料的一场雨,突然间唤醒了对你的记忆,你走的那天没有关的窗,一直一直开着,淋湿的格子窗帘,忘情的贴在窗棂上……

*************************************************

快到夏天了,天气持续闷热着,隼人打开窗,外面的天都烧成了透明的火红,艳艳的,颜色很好看。隼人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喝着啤酒,打开电视开始看无聊的新闻,到了入夜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雨。

隼人是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敲门声的,起身去开门,不留神踢到脚边的啤酒罐子,罐子叮叮当当的滚到墙角去了,隼人打开门,瞬间冰冻。

那一夜15岁的龙也是这样跑来自己家的吧,站在泼水一样的雨里,站在自己面前,嘴唇微微张开,却什么也不说,眼睛里没有焦距,下一刻,便扑到自己怀里,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臂,生疼生疼的感觉却被心里的痛轻易掩盖。

“龙,怎么了,龙……”隼人抱住湿透的小小的身体,尽可能的温柔着,若是吓到他,恐怕自己先悔死。

龙什么都没说,龙只是在自己怀里颤抖着,隼人把他连抱带拖的拖进自己家狭窄的门道里,然后,在那里吻住他苍白冰冷的唇。

“隼人,你不让我进去吗?”门外的凛看着门里的隼人,怯怯的问。却不料下一刻被隼人拥进怀中。强烈的酒精味让凛有点不清醒,有些预感让他禁不住窃喜。

“龙……你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离开我。”隼人的声音埋在凛的肩头,听上去尖尖细细,无限委屈。

凛微笑着摸他的头发,微笑,像溅落在雨地的水花,四散开去,变成模糊而可怕的面具。隼人迷乱的中看到了龙,龙在摸他的头发,龙温柔的笑了,龙说:“隼人,你不让我进去吗?”

雨下的很大,雨的声音盖过迷乱错杂的呻吟,雨的清冷在肌肤上蔓延着,凛一直微笑着,站在禁忌的线的左边,隼人的手指划过他的唇的时候,他有一瞬错谔。龙,他是你的男人吗?那么过了今晚就不是了,龙,是他自己认错的,你……不要怪我……

隼人看到了15岁的龙,那么脆弱的蜷在隼人凌乱的单人床上,把头埋进隼人大大软软的枕头。脱掉的湿衣服扔在地板上,一地潮湿的痕迹。隼人清晰的记得那些水沾湿脚底的感觉,一直冷到心里。然后他就那样躺在龙旁边,抱住龙小小的身体,龙的心和他的心重合在一个位置,以同样的频率跳动着。隼人开始吻龙的脖颈,诱惑的白色,染上深深浅浅的痕迹,龙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龙的身体里面很热,隼人觉得自己的手指都要被融化掉,他简直不敢做下一步,他害怕听到龙那若有若无的喘息声,他把龙翻过来,仔细的看着他,抚摩他的脸他的眉他的前发,他说“龙,交给我可以吗?”

龙闭着的眼微微睁开,撑起身子去吻隼人的唇,吻的细致而轻盈,然后,龙将自己的腰贴上了隼人的下体,给你,都给你,只有你是爱我的人。

凛清醒的看着自己的衣服被隼人扯的不成形状,他开始庆幸自己今天穿了黑银的制服,黑银的制服,有时候是特别能激起人的情欲的。他看到隼人的头发,被自己抓的乱七八糟,龙……是你的话,一定舍不得的吧。他看到那个平时帅的一塌糊涂的男人,现在哭的一塌糊涂的喊着“龙……龙……为什么不告诉我?”凛深深的吸一口气,任凭隼人脱掉他的外套,他的上衣,然后赤裸着抱住这个伤心的男人。对不起……我无能为力,爱是最自私的东西。

隼人觉得自己洋溢在粉红的海洋里,没有方向,不知沉浮,他觉得自己就要抓不住龙的手,只有看他潇洒而决绝的抽离。他想念15岁的龙,在自己的掌心里,慢慢的绽放开来,他想念他与龙合为一体的感觉,那时候龙的手指会深深的嵌入自己的背肌,于是他知道,龙是需要他的……那么,就这样吧,龙,让我进入你的身体,给你下一个符咒,这样你永远离不开我……

雨下的再嘈杂,电话铃依然是足以划破暧昧而危险的寂静,隼人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下的人,那人微笑着,欣赏着自己的失态,并且在自己的胸前轻轻的抚摩着。隼人突然觉得很想吐,连忙冲进卫生间。

凛拿起响的凄厉的电话,有点生气的对着话筒说喂,然后在下一秒僵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是的,我是凛。他不在……好的……再见。”

挂上电话那一瞬,隼人黑着脸从卫生间出来,身体有些摇晃,他低声吼着,“谁让你这么做的?”

凛呆了一会,支支吾吾的说:“不是……是打错的。”

“我没问你那该死的电话,我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还弄成这个样子。”隼人的头发依然凌乱着,眼睛里有血丝,凛突然有点害怕,他是不是玩的太过了?可是……

“我只是顺道来看看你,是你……是你把我弄成这样的。”凛尽量让自己底气足一点,这个语气在隼人听来,却是十分的委屈。

隼人坐到床沿上,把有点破损的衣服递给凛,形状姣好的嘴唇抿的完全看不见。“先穿上他。”凛不说话,只是叹口气,把衬衫,制服,一件件套回去。

隼人抽完一根烟,回过头对凛说:“今天……对不起了……只是,不要再这样了。”

凛有些轻蔑的看着他,矢吹隼人,龙深爱的男人,也是会像欲望低头的。

“你这个样子……太像龙了……所以我会……”

是因为像龙吗?若是龙这样说,我会很开心吧。

“太晚了,你就住这里吧。”隼人说完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和门后的伞。

“你去哪里?”

“去土屋那里窝一窝,明天走的时候记得锁门。”隼人关上门的时候,凛觉得自己看到寂寞的影子。他想起刚才哪个勾魂夺魄的声音。

“隼人……啊?你不是隼人吗?”

***************************************************

龙放下电话,有小小的不安,他不知道凛是怎么认识隼人的,只是没有听到隼人的声音,他就从心底的不安起来。这不安缓缓的扩大着,终于让他疲惫的靠在床上,刚想拿水吃药的时候,手被人握住了,杯子无声的被抽离,龙抬起头看着慎,一脸嗔怪。

“偶尔也要试试看,不吃药的入睡吧,龙……你现在看上去很憔悴。”

“怎么了,同屋的人身心憔悴,怕人家说你闲话?”龙回击着,脸上却是笑的。

慎突然凑过来,放大的脸让龙吓了一跳,慎故意轻声轻气沙着嗓子说:“龙,你可千万别这样诱惑我。”说完自己都憋不住笑出来,伸手去揉龙的头发。

“慎学长,以前有过喜欢的人吗?”龙有点小心的问。

慎怔住一下,显然没想到龙会突然问这个,但是瞬间就恢复平静,笑着点头

“是啊,有个很喜欢的孩子呢。”

龙有点后悔问他,显然是揭了他的疮疤,但是现在也没办法收回来。只好自己懊丧着把手指绞在一起。

“现在已经过去了。”慎突然说。“没见到你之前可能还觉得这样说有些勉强,可是看到你之后,觉得那时并不是爱……只是执念罢了。若是看他跟看别人都不一样,你觉得他色彩浓烈到无法忽视,那才是爱吧。”慎说完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转过身去倒咖啡,“似乎说了很奇怪的话呢。”

“慎是温柔的人。”龙突然说,慎突然觉得嘴边的咖啡,有点烫

“那个孩子有慎喜欢着,真好。”龙的笑容像清水,淡淡的甜,慎喝着手里的咖啡,是浓郁的苦,奇妙的调和。

“慎学长,我可能快要离开这里了。”

“我知道。因为隼人吗?”

“恩,他对于我来说,就是那不能忽视的色彩吧。”

慎笑了,拉上窗帘,走到龙面前吻他的额头。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

那晚龙一直做着难以启齿的梦,梦里15岁的自己和16岁的隼人,身体和灵魂一样的纠缠在一起。隼人穿过自己的身体,汗水从他的脸上流下来,汇聚在他锁骨小小的凹处,龙看到自己幸福的表情,无关其他,就是想要和你,绵绵无期……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