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1]  [3]  [50]  [49]  [48]  [46]  [4]  [5]  [6]  [45]  [4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 湿(H)
在亮的记忆里,与人身体的接触,总带着一种矛盾的感觉。经过的那些身体,各种各样的色彩和味道,仔细想起来,却什么都不记得,连初次的经验都是模糊的,那个女人的身体带着沉重的浓烈的香,在自己的皮肤间揉碎。

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做爱是生活的一部分,与日常琐碎一样的乏善可诚。如果说,这里面没有爱。

龙也的皮肤带着一种凉,不是寻常的凉,虽然温度很低但是总觉得有隐隐的热度在流动,亮觉得那是龙也的血,在抚摸中流进自己身体里来。从门口边沿着墙壁一路死抵的纠缠,亮觉得龙也的身体在胸前微微颤着,他像是想而又不敢,试探着诱惑着亮,亮的眼睛微微的笑起来,把手指插到龙也的头发里,摩挲的声音在寂静的室内回响,和着鱼在水里游动的声音,他们同样寂寞而忙碌。

龙也从喉咙里发出一种类似于呻吟的声音,他似乎觉得非常羞耻的咬住自己手指,跌跌撞撞中似乎咬到了,小声的喊着疼,亮把他的手指握住,那么小的手,整个可以包起来,让亮心里小小的动荡一下。腿不由得夹紧了龙也的腿,粗牛仔布的摩擦使得那之间间隙的热度急剧的上升起来,呼吸与呼吸混合碰撞着,亮把手伸进龙也层层叠叠的黑色纱衣里,亮突然觉得这是一种愉悦,当手心与龙也的皮肤贴合起来,那脉脉流动的血液,开始点火。

龙也的睫毛在亮的手心里扑扇着,如同被露水打湿的蝴蝶翅膀,亮的舌尖带着咸的汗水的味道,在龙也狭窄的口腔里搅动,身体尽量的贴合起来,在这样一片樱花凋零后逐渐黑下来的天空下,暮色侵入室内,他们跌倒在床褥上,喘着气,用手指抚过彼此一片荒芜的过去。亮很在意,很在意为什么翔会认识龙也,很在意那个名字那张照片,很在意很在意那些他不知道的过往,所以亮此时觉得如同身在幻境,身下的人和下身的冲动,都不是真的,都是幻觉。

也许,是自己在龙也的幻觉之中……

龙也赤裸的足悬在床沿上,在黑色的床单上徒劳的挣扎着,弄出一片凌乱的皱。亮的唇沿着龙也白皙的胸膛一路涂抹过来,外面开始下很大的雨,如同泼下来的一样打在深蓝色的落地窗上,水痕道道都映在龙也过分敏感的皮肤上。成为潮湿的艳红痕迹。龙也微张的唇缺少空气,时时被亮强烈的味道填满,那是男孩子和男人混合的味道,青草味的香水和淡淡的烟草味,似乎还有他喜欢的辛辣,一样一样,在龙也的身体里燃烧着。

终于覆盖在他下身的炽热上,亮的手有点不敢继续下去,龙也分开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嵌在亮的身体里,正好,正好,怎么会这么刚好。就在那个时候龙也的眼泪迅速的滑落下来,沿着他绯红的脸颊,渗进黑色床单无处找寻。

亮觉得自己在水里游动,如同盲目的华丽的鱼,在涌动的龙也的气息里游弋。在他们的的欲望里,有粘腻的液体在源源不断的流动,活泛的毫无捕捉的可能。亮犹豫的固执的推进,然后感觉那柔嫩的褶皱把自己包围起来,终于到达那透湿热烫的中心,潮湿柔软的触觉差点让亮窒息,他低低的吼着,手慌乱的抚摩龙也的脸,力道很大,可以听到龙也断续的呻吟,没有结果的吞咽了下去。

当亮抬起眼睛,看着龙也紧闭着眼的表情时,突然觉得他几乎是一种毒药,容易产生幻觉,容易上瘾,容易让人兴奋起来,如同一个旋涡,逐渐的,逐渐的沉沦下去,没有力量也不想要挽回,抱着小小的报复的心理,亮用力的进入到更里面去,身体的律动更加的激烈,几乎成为破碎的尖锐的片段。听着他喉咙里哽咽的声音,然后吻上他的嘴唇,用牙齿细细的啃咬,那柔软在齿间成为一朵凋零的花。龙也有点发狠一样的挣脱他的桎梏,嘴唇被突然扯破,有血从裂痕里流出来,突如其来的腥味让亮稍微清醒过来,水槽里的鱼一阵喧闹的骚动。他有些惊异的看着龙也湿润的眼眶和嫣红的嘴唇,凝固在他嘴角的血,如同一片昏暗的暮色。

那雨是逐渐的停了吧,龙也从亮致密的节奏中醒过来,转过头去看外面黑暗里一点一点明亮朦胧的光,疼痛和快感从身体里逐渐消退,亮的亲吻还留在热辣的口腔里,干涸的苦涩的味道。龙也尝试着伸出手去触摸亮的皮肤,光滑的带着微温的皮肤,龙也觉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感。很久没有和人这样拥抱在一起,这样亲密的,成为一体。但是,慌,跟潮湿一起蔓延的慌。他抽出的那一瞬间,便是空白,一切都可以说没有发生过,只有残留在自己身体上那些红紫的痕迹,白浊的液体提醒着他。

和这个男人,似乎是没有任何预警的做爱了。

亮翻过身去想抱龙也,他爱龙也的体温,他觉得,那是可以安睡的温度。在这样激烈的情欲后,他想要拥抱住龙也,在喧哗雨声中剩下的残缺的夜晚。

可是龙也裹住被单,轻轻避开亮的手臂。“我去洗澡。“他的声音嘶哑而暗淡,粗糙的磨在亮的内里,让他突然觉得异常的生气,“这算是什么……不想被我抱的话,刚才为什么不反抗?”亮坐起来,大力拉住龙也的手腕,把本来脚步不稳的人拉了个踉跄,跌回在床沿边。瞬间扯到身体里疼痛的地方,脸色煞白。

亮被吓到了,伸手去把龙也拉起来,伸出的手悬在半空,被龙也轻轻推开。亮恼了,使出大力气来拽他,却看到他脸色越来越差几乎都要透明一样。亮低下身来抚摩他的头发,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等身上那剧烈的排山倒海一样的疼痛过去。

“别这样……说句话。”亮不习惯这样静的对着,总觉得那隐约的慌乱越来越明晰。

龙也微微抬起头,嘴角勾出一个笑容,自然是不可能笑的很好看的,这个勉强的笑突兀的出现在亮眼睛里的时候,他就有不好的预感。

“すみません,ご苦劳さまてしだ。”(对不起,你辛苦了)

亮在这句话的尾音里愣住,这……算是怎样的状况,龙也甚至没有解释,他只是固执到让人害怕的扶着床沿站起来,几乎站不稳的身体靠着墙边,慢慢的挨到浴室门口,这一过程如同沙砾的碾磨,在亮的眼底,深深的两条血印子。

龙也故意去忽略背后的声响,忽略这天晚上突如其来的欲望和寂寞,也忽略了亮和别的人不一样的地方,他只是想要快点逃开这一令人窒息的环境,他一直知道自己不适合和别人相处,但是因为淳说不能一直一个人,所以龙也放任自己去接触很多人,有人留下有人离开,于是有Rhodesia。龙也也一直知道自己不适合养鱼,这是颇要用心思的事情,温度湿度PH值,自己完全没有那个细致和耐心,可是淳喜欢着这些生物,所以费劲的留他们下来,然后看他们一只只死去。

龙也把水开到最大,哗哗的响着掩盖一切粗糙的明显的现实。尽管水声是大的耳边一片嘈杂了,龙也还是听见了亮很响的关上门的声音,龙也想起淳走的那天晚上,也是在下雨,也是很响的声音,龙也觉得这个世界是贪婪而残酷的,贪婪的是理想而残酷的是现实,龙也在被这贪婪惩罚着,为这残酷而哭泣。

他不会再回来了,龙也想,锦户他,亮他不会再回来了,就像淳在这个房子里消失一样,亮也一样会消失的。

亮……亮……,在轻微的叫这个名字的时候,龙也觉得悲伤,伴随着水花打在赤裸的背上,如同宿命的砸下来,水气弥漫在空气里,龙也很重的咳嗽,像是要自己热闹一点,像是不孤单。原来是害怕的啊,害怕出去后一个人的房子,空荡的死寂,鱼和水,都像有末日情结一样眼神无辜,只看着可怜的自己……

水滴答答掉在地板上,湿漉漉的头发直贴着脖颈,顺着流下来的水,掉落在锁骨的边缘,直直的滑溜下去。龙也裹着大大的浴巾,光着脚在只有一人的房子里行走,脚心贴在冰凉的地面上没有声音,如同高贵骄傲的猫,他随意的把鱼食投掷到水槽里,看那些迟钝愚笨的动物怎样去争抢,这骄傲来的没有理由,

突然间龙也看到自己的脸,无端的映照在水槽里,随流动变形拉扯,变成极为奇怪的样子,突然间龙也看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都是无边的黑暗,龙也的手颤抖着抚上胸口的蝶翅,仿佛淳的银针还刺在那里,把斑斓的颜色涂抹上去,淳呼吸的空气在四周形成潮湿的低压,压的龙也太阳穴隐隐疼痛,却不知道止疼药在哪里。

那烟灰外套不见了,锦户不见了。

持续潮湿的空气附着上来,如同青苔,附着在洁净的皮肤上,他似乎还在那里,在里面,翻搅来回……持续潮湿……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