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2]  [51]  [3]  [50]  [49]  [48]  [46]  [4]  [5]  [6]  [4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
KOKI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半夜里闯进来,然后趴在柜台上喝酒,半醉不醉时用极其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却死命的不说话。Rhodesia里人一直很少,而且都是不喧闹的人,他们坐在各个角落,汇合起来的声音也是隐隐约约的,KOKI敲敲吧台,那声响很清朗的传到亮耳朵里,他被酒精麻醉的神经,开始抽痛……

“诶……你被龙也赶出来了?”KOKI本质是个热血的人,看不得人有什么不痛快,而且亮的眼神让他觉得亲近,很像一个孩子,受了莫名的委屈。

“……去死……”亮瞪了他一眼,继续把闻上去很烈性的酒往嘴里灌。

“OK……”KOKI摊摊手,“那喝完这杯你就回去吧,我马上要打烊了。”

“哪有酒吧现在就打烊的。”亮说话的时候,嘴会不由得嘟起来,让人觉得他真是孩子,烈酒在喉咙里呛到,他的声音因为辛辣而变的沙哑,带着隐隐的眼泪的咸涩味,KOKI有些无奈的叹气。

“你喝酒也没用的,你要是真喜欢龙也了,这些事情,都是要经过的。”KOKI拿过亮手里的杯子,倒了杯清水给他,突然间觉得时光有些倒错,原来是不是也是有一个人坐在这里,一杯一杯的喝清水,然后说:“要是不保持清醒,就真的会做出什么让他难过的事情。”都是为了同一个人,都是一样的傻瓜。

“他的世界,很坚固……”亮看着那清水半晌,蹦出这么一句,“很坚固,盲目撞上去会很疼,但是,又很想进去……”

仿佛是呓语又仿佛是谶语,亮有些颓的把下巴搁在光滑的吧台上,映在桌面上的自己,很像另外一个人。拉长,模糊,扭曲,变形,然后,是另外一个人。

亮抬起头,很突然的问了KOKI,“那个淳……是什么样的家伙……”

KOKI似乎并不对这个问题感到惊讶,他知道亮迟早要问的,就像那个时候淳问自己,中丸到底是怎样的人一样,他们都会这样问着,无论什么答案,都是一种安慰。

“淳啊……单从外表上看,就是不错的家伙呢,脾气很好,一直讲不好笑的冷笑话……对了,说起来,也是学医的。真是搞不明白啊……那么胆小的人,居然学医……”

亮的眼前莫名的出现一只兔子,它瞪着血红的眼睛在挣蹦着,拉着它耳朵的那只手了,白净修长,带着异常清洁的味道,那是淳的手还是翔的手……或者,是自己……亮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恶心,异物涌上的感觉让他脸色发青。

KOKI一把拉住他拖到洗手间,把他按到面池里。水声哗哗的响起来,亮的头有些重的撞在面池边沿上,疼痛让人清醒,他死命的把胃里呕空了,然后发现自己原来是可以被掏成这样的,冷汗涔涔的在脸上和凉水混合着,打湿了深黑的前发,在昏迷之前亮有一瞬间很清醒,他清醒的看见龙也的嘴唇,苍白的,边缘隐藏着,抿起来,然后张开,说着他不太明白的话。

亮倒下去的时候KOKI吓了一跳,他不知道亮原来是这么弱的,他叹息着把他扶到后面的客房里,把他扔在勉强柔软的沙发上。KOKI点了一枝烟,BLACK DEVIL,青色弥漫,在他的记忆里淳很喜欢这个烟的味道,尽管他像是有洁癖一样的,从来不碰这些东西。KOKI记得龙也以前是抽烟的,抽那种很柔和的seven star,他总是在淳进来之前,悄无声息的把烟熄掉,然后用甜美的红毒和凛冽的威士忌,去掉残余在手指和唇间的味道。

KOKI觉得自己的记性实在太好,好到自己都有点头疼,KOKI甚至清晰的记得淳最后一次出现在Rhodesia,龙也一脸欣喜的迎过去,踮起脚吻他干净微笑的嘴角,还记得淳最后一个打来的电话,带着疲惫的声音说,“我会被中丸逼死,一定会的……”于是淳死了,死于实验室事故。

你,会不会是下一个?这是KOKI一直想对亮说,而又不敢说的话。

亮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似乎回到很小的时候,翔领着他回家,拉着他的手,手指间冰冷的一块,血脉始终不能连续起来,亮很茫然的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远处一直传来喧闹的街市的声音,但是一直都走不到那个所在。亮不敢问翔也不敢停下来,他觉得那喧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永远不能抵达。于是,他在喧闹里醒过来。

醒来的时候外面是震天价的响,隐约听到仁的声音,清越而有穿透力,直直地扎进耳朵里面去。亮有些懵懂的走出去,穿过不长的走廊,穿过吧台,然后在昏暗的,灰尘飞舞的地方,看见龙也的影子,他穿着黑色的背心,外面的风衣被他拉下来半挂在身上,露出结实的狭窄的肩膀,他低着头拨吉他弦,他的手指倔强的扭曲着,侧脸逆着光线一脸难解的冷漠,亮苦笑着,没救了,被美丽迷惑了,没救了……

龙也看到亮的时候,手指不小心错了一个音,在喧闹中大概没有人能听得出来,但是自己就先心虚了。亮的脸在暗的地方与黑暗偷偷融合,他的眼睛带着致命的天真和霸气,刺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龙也忽然想起自己宿夜未眠后看到的淡色天空,灰灰的蓝,单薄得透不过气来。

一段激烈的混响后,仁满头是汗的跑到吧台前,拍着亮的肩膀说给我一杯水……亮抖抖肩抖掉他的手,嘟哝着,我又不是服务生,眼睛斜斜的瞟过去,看见龙也径直的走进吧台去,拿起杯子倒了杯冰水喝下去,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滑进衣服里,一倏就不见了……亮感到心口上一冰,仁已经笑嘻嘻的从和也手里接了果汁过来,然后炫耀一样的举到亮面前。亮不屑的笑笑,刚想说什么,就被一杯送到眼前的柠檬水搞到愣住。

“我听KOKI说,你昨天喝醉了……“龙也由于疲累,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声音倒是更加的低,沉沉的在心上积了一层。

“哦……ありがとう。”亮接过来,酸酸的味道在口腔里泛开,才觉得胃里空无一物。

“樱井前辈打电话来,叫你回去上课。”龙也玩着手里的杯子,眼睛始终不曾再抬起来。

亮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手心和柠檬水一样冰凉潮湿。

忽然穿蓝色的键盘手插过来,自顾自拿了吧台上的水喝,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带着说不出的完美的感觉,他喝完水,拿出烟来点燃,火星一闪一闪,烟开始升腾起来,成为各种各样的形状。仁有些好奇的抢了他的烟盒过来看,白色和蓝色相间,是天空与海,仁吃吃笑着,说大佑,你口味和龙也一样淡……于是龙也抬起头,正好对上大佑的眼睛,一双暧昧的眼睛,始终带着笑的神情,却始终不觉得他开心。

龙也的手指正在吧台上蜷曲着,离亮很近,亮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指上的伤痕,丝丝缕缕,分外惨烈。他的色调是暗的,但是伤痕是银丝。

离开Rhodesia的时候,龙也没有叫亮,亮也没有喊住他。仁有些八卦的跑过去问,说你和龙也是不是吵架了,话音刚落被和也拎衣领拎回去。亮苦笑着,算是吵架吗,恐怕是,还没有到能够吵架的关系吧……

龙也其实想要回过头去看亮的,但是越是想这样做,就越是克制住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有了这样奇怪的习惯,想做什么的时候,跟自己说,不能做,会有不好的后果的。龙也始终觉得疼痛,体内的疼痛,仿佛亮还存在在自己里面,炽热而紧密,他觉得寂寞在那里烧着,烧的人都要空掉。为什么喜欢ROCK,为什么喜欢放肆喧闹的音乐,因为在那致密的节奏里,寂寞无处容身。

大佑往前紧走几步跟上龙也,擦身而过的时候他拦住他,龙也咬了一下嘴唇有不好的预感,那双完美的手横亘在眼前不可穿越,他轻轻慢慢的说:“我知道淳……他是,因为你而死的吧。”

龙也蓦的抬起头来,看着那双似乎也有些带蓝色的眸子,淳这个名字,第一次如此凌厉的出现,割伤眼睛。深深的呼吸的声音,世界在这个时候旋转的特别厉害,大佑说:“淳没有死,他和我在一起……你想不想见他。”

亮随后走出Rhodesia的石头门,那一片灰色墙壁蔓延的转角,他看到龙也脖子上鲜艳的红丝巾,一闪而过。在龙也旁边的,还有那抹蓝色的影子。亮有些疲倦的抬头,好像又有下雨的迹象。亮想这大概是一个梦,龙也大概是梦里的人。回头看看还在门口吵闹的仁和和也,想,连如此逼真的,都是梦里的人。

亮觉得这一次也可以,如同烟雾散去一样的忘记一个人,亮觉得已经宿醉过麻木过心疼过,那么也算的上完整,亮很想要去吃点东西,然后回家好好睡一觉,从此于这些人没有交集。走不进去的世界,接近不了的喧闹声,亮想,从小时候到现在,迷惑自己的,大抵都是这些东西而已。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