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98]  [109]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 这才是人生啊!

如果龙不提起,隼人不问,那么那个无声无息的吻我们可以当它没有发生过,年轻的时候,就是只有在黑暗中才肯软弱下来,紧紧的拥抱着彼此,好像一定要感觉到那么切实的存在才肯甘心。龙不经意中碰到了隼人的脸,一片令人心疼的冰凉。然而这一切在暗地里被掩盖着,不轻易说爱,也是因为,年轻到不知道爱是什么形状,只是随意揉捏,任凭它变成如何不堪的样子。

昏昏沉沉的睡到第二天,隼人破天荒起的很早,龙蜷在床的边缘上,完全没有盖到被子。隼人心里一慌,昨天晚上可是降温了呢,连忙七手八脚的用绒毛被和大衣把龙裹了个严严实实。龙没有睡醒的时候声音很弱,眼睛小小的睁开一点,含糊着说:“你起来了?”

“今天不上课,你再睡一会吧。”隼人把龙包成一个茧,然后骨碌碌推到床的中央,龙勉强笑了笑然后继续睡,隼人伸着懒腰走到浴室去刷牙。

今天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呢,一定要弄的帅一点,早上的空气还是有点寒冷,隼人在校服里面多穿了一件衬衫,衬衫衣领上隐隐有红色痕迹,是那次留下的红酒的痕迹,瞬间龙手指的触感很清晰的浮现上来,隼人看着镜子里帅得不象话的脸,露出八颗牙齿笑的很灿烂。

离开温暖的小公寓的时候,隼人回头看了看龙,窗帘拉的很严实,没有光线能够透进来,龙在巨大的床垫上,蜷成乖巧的一团,他安全的睡在那里,谁也带不走他,永远带不走他。

门关上,宁静的关上一室红尘,甜香温暖,狂飞乱舞。

走到路口的时候小武蹦跳着从电线杆后面跳出来,在他后面做坚强的后盾的土屋和日向,三人一起做出了经典的打招呼的手势。

“天气很冷啊。“隼人耸耸肩走过去。

“正好适合运动啊。”小武笑的像一朵灿烂葵花。

“那走吧。”土屋摇着那把不适合于季节的扇子,有点不耐烦的说。

四人潇洒的背影,带走了一串神秘的解答,后面闪出来一帮不怕冷的小姑娘,努力的用相机照啊照啊,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后来成为黑银传说中经典的爱之守卫战的frentzen一役,在那个早上,留给了世人一个无比美丽的画面。

打架和被打,其实是一个心理问题,当对方都是25岁以上的成年人,而且人数是己方的3倍的时候,即使只是被打,也有一种我在战斗的英勇错觉。龙啊龙啊,如果我就这样为你死了, 你至少也要为我哭一哭吧。如果其余3人知道隼人还在想这样没有营养的问题,心灵上受到的挫折要远远大于肉体吧。隼人在下一拳快要到来的时候眨了眨眼,他知道那一刻他在想念龙,而且,是不得了的想念。

小美降临的很是时候,正好在最强的隼人快要不行的时候,奥特曼一样的推开废旧仓库的门,一道璀璨到不可言说的光芒,照亮了绝望少年仓皇的脸。

隼人微笑着看小美干掉那帮子废物,自从小美来到,他省了很多事,伤痕累累的爬起来,听完小美感人肺腑的说教,隼人知道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仓库的门被打开的那条缝隙里,透着外面的晴朗,很想见龙,很想很想,受伤,痊愈,在黑夜里寂寞的添伤口的过程,残酷而美丽的青春,而且还有爱。

土屋嚷嚷着说我要去吃章鱼烧,小武日向在一旁起哄,小美热血着要请客,隼人说我不去我要回家了。小武挤眼睛说要回去找龙吧,隼人只是笑着没有否认,一个人走上不同的那条街。

不远的距离,充满着雀跃和欢喜,看看表还有时间睡回笼觉,就着路边的玻璃橱窗理头发,伤痕不好掩饰只能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想必龙会微微皱眉骂自己BAGA ,一想到有了可以隐藏着的事情,可以暗暗的担当一些责任,觉得自己是了不起的男人了。

推开门的时候,觉得刚才那几个小时好象是白过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改变,龙似乎都没有移动过位置,隼人轻手轻脚的移过去,脚步踮得猫一样,探头探脑的去看背过去的脸。

龙的脸不正常的红着,红的妖艳妩媚,连眼敛眉梢都红起来,像是上了妆。隼人慌张的把手伸进被子里,令人害怕的热,把手指紧紧的缠绕住,隼人有点被吓到的把手抽回来,突然意识到,龙还是生病了。

“龙……龙……”试探着叫他,想叫醒他就没有关系了吧,可是龙只是皱着眉头翻了个身,那个样子让隼人想到了凄楚这个词。

好象很难过的样子,龙滚烫的眼角有眼泪干涸的痕迹,隼人有点后悔昨天晚上那个吻,一后悔,就没有办法再掩饰,是的,吻了龙,因为嫉妒,嫉妒,因为喜欢。

隼人长长的叹了口气,把龙的身体扳直,多拿了几床被子盖在龙身上,把被角都掖掖好,然后,然后要做什么呢?到医药箱里乱翻一通,找到了很多感冒药,大大的白药片,隼人自己看着都恐惧,有点野蛮的掰碎了然后把龙扶起来吃药。

龙迷迷糊糊的说“隼人你回来了,你刚才去哪里了。”隼人扶住那睡衣下面烫的不得了的身子,哄小孩一样的说:“来,龙,把药吃了。”

龙继续迷糊着的张嘴然后把那药片药粉一古脑吞下去,过了一会开始反应过来小声叫着好苦好苦啊,隼人你这个笨蛋,也不会拿点糖水啊。说着脸涨的通红,眼角也红了,看上去很可怜。

隼人莫名被骂反而开心,说龙你吃药真干脆,龙赌气转过去拿被子蒙去头不理他,一瞬间好象所有的错误都在隼人身上开花结果。隼人有点火大,但觉得这小子也蛮可怜,抢被子抢不过自己就生病了。好男人应该要负起责任来

关于负责任的细节,经过深思熟虑,隼人决定打电话给老爸咨询一下。

“喂老头,有人发烧了要怎么办?”

“送医院啊,你是笨蛋吗?”老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凶悍。

“不能送医院现在,他根本动不了。”

“他?你把谁弄病了,你这笨蛋。”

“不是我弄的。”隼人无力的争辩着“不过,也是我弄的。快点说了,要给他吃点什么东西。”

“这种时候,先吃药,然后总是要煮点粥的吧。”老爸大概也兴致减退,想要好好的教导一下。

“粥啊……你等一下,我记一下,要怎么煮啊……”

“我说,小子,这是常识吧。”

“少罗嗦快说拉。”隼人回过头去看龙,越看越觉得焦急,恨不得把手伸到电话里把那老头衣领抓住狂晃一阵。
老头还算有良心有效率,隼人满意的看着那一张单薄的清单,水,米,盐,糖,家里应该都有的。信心满满的走进厨房的隼人,觉得征服厨房就能征服世界,什么悲伤苦闷全都没有,尽管脸上有不好看的伤痕,穿上红绿配围裙之后隼人还是帅的一塌糊涂。

当小小的蓝色火苗窜起来,水开始咕嘟咕嘟冒泡的时候,隼人偷偷的望了望睡在床上的龙,似乎不蜷的那么厉害了,而且也像是平静的睡着了的样子,忽然很想感慨一句,哎,这就是人生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