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8]  [19]  [20]  [21]  [98]  [109]  [107]  [106]  [105]  [104]  [10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这么多年来,和你一起唱的歌,不需要过分仔细的去回忆,都不绝于耳,萦绕心头。
我的天使,你是天使……永不消失和你的羁绊……这个地球上唯一喜欢的人。
唱的是情歌,我却从不敢看你的眼睛,如果唱歌的时候呼吸紊乱,我该怎么办

你唱歌唱的很好,从我第一天遇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和你一起拿着麦克风走到台前时,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脸,不争气的淡淡绯红。
你喜欢长长的拖音,调皮的转音,花哨的修饰音和令人惊讶的高音,你喜欢把一首歌唱成一片繁花,无忧绽放,生机勃勃。
我现在仰头看到的一片星空,其中有多少星星在你双唇轻启的瞬间,闪闪发亮。
我曾经那么努力的,扯开小小的喉咙,让稚气而单薄的声音,和你的声音贴合在一起。
在后台的漆黑角落里,你用手指戳我的额头,我捉住你的手,你用甜糯柔软的声音轻轻的抚平我激烈跳动的心。慢慢的,慢慢的,被包围起来。
像漂浮于还水里的浮游生物,那时候不知道明天,那时候你的手心洁白眼神纯净,那时候我们弱小到连呼吸都要在一起才觉得安心,但是那时候,快乐无法无天的,淹没微笑的眼眸。
“和也,我们出去吧。”你抬起头,走到明亮而华丽的舞台上,我在你旁边,像是你身体的另一部分。

我一直记得你的笑,快乐的,哀伤的,干净的,复杂的,你统统都笑成一片阳光。
即使时光荏苒,把你的影子拉长再拉长,染了金发,又染回来,剪短了,又留长……
轮廓越来越深,我闭上眼拿起铅笔随意就勾勒出的侧面,你长成俊美到足够让女人疯狂的男人
可是你的笑容,还是我的,我可以全部拥抱起来,满怀的金光灿烂。
仿佛那摧毁一切的时间,没有从你那里经过。你不再死死的拉我的手,而只是安静的站在我旁边,我终于明白,和你所唱的歌,是一定要并肩才会动听的。


热热闹闹的,乐器混杂。纷纷扰扰的,舞台上来往的脚步声。
我的声音穿越这一切,飞上去飞上去,攀到一个至高的点,终于遇到了你,然后金玉合鸣,一片绮丽的交欢。
我觉得眼眶湿润,仁,我们终于站到了这里。我和你,还有我们的伙伴。
那么远的路走了过来,而终于站在了梦想的门前。
一直一直的走下去,仁,真的不远了,真的,只要一小步就好了。
我们的幸福和梦魇始终纠缠,在夜晚快结束时哭醒,在天亮时说晚安。
我们虔诚的把声音千锤百炼,直到融合一起,血肉相连,稍微扯动便痛彻心扉。


你拿起矿泉水瓶子,很满足的喝着。透明的液体,沿着你的脖子,滑进黑色T恤衫的领口,一片湿湿的痕迹。
你把瓶子递到我面前,我摇头摆手,我不要。
我不渴但是我欲望强烈,我不要水我要你的手指,我要在你怀里轻轻啃你的蝴蝶骨,是什么让我疯了,甚至背弃骄傲和孤独。
想做龟梨和美,想做赤西和也,想蜷在你湿湿的胸前,闻你香水和汗水混合的味道。
想要看你天真的笑着,却带点邪恶在闪光的眼睛。
想要抚摩你那颗招惹事非的泪痣。
想和你一起,把这首午夜的歌唱到最高音,在你颤抖的声线中,轻轻闭上我疲惫的眼睛。
在眼睫擦过你脸颊的一瞬间,让疼痛变成真实的存在。


我们一起蜷起来吧,抱住膝盖光着脚,蜷在一个寂静柔软的地方。
我不要一个人在这舞台上,唱原本两个人的歌,我也不要时时刻刻看到你,委屈到不忍安慰的眼神。
仁,你拉我的手吧,如果你生气的话,就狠狠的捏紧我的手,紧到指节作响,紧到指尖红肿,紧到我不敢在人前戴的戒指,嵌入到血肉之中。
仁,让我把手指插进里的头发,吻你的眼睛,你不该伤心不该孤独,。
你应该一直拉住我,即使松开,也要在我,伸手就可以够到的地方。

可是你还是哭了。
为了记台词而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的时候,你也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然后摇着我的手臂说:“和也,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被过于疯狂的歌迷抓伤了手臂的时候,你也只是委屈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而温柔的眼睛,震动人心。
但是,现在,我看见眼泪,一点点打湿你的长睫毛,你的大眼睛,然后无法挽回的,落在你珍爱的牛仔裤上。
我手忙脚乱的擦干它,却发现怎么擦也擦不干净,手帕已经湿透了,你眼眶还是红的厉害。
你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用力的绞着手指咬着嘴唇,你盯着地面上的某一处,就是不肯抬头来看我。

小时候你也是爱哭的孩子,打雷会哭,摔跤会哭,跳舞出错被骂也会哭。但那时只要捧着你的脸说:“仁,再哭眼睛就肿了。”你就会立马停下来,不一会就雨过天晴。
然而现在我要怎么安慰22岁的你。你比我高大比我坚强,你肿着眼泡也漂亮得让我眷恋深切,你呜咽着连诉苦都不愿意,你连最喜欢的零食都推到一边。
我为难的环顾四周,我小心的拉你的手,如果你推开我,我就死给你看。
我镇静,成熟,耐心好,却只是拿你没有办法。无力的蹲在你面前,努力的找你的眼睛。
“仁,不要哭了,我们回家好不好。”你没有推开我,只是捏紧我的手,捏的关节作响。
“仁,我不是要一个人出道,这个只是个宣传活动。”你的手心滚烫,你是不是在发烧啊。
“仁,我唱KIZUNA 时,只想得到你一个人。”我的脸也一样滚烫,我何时变的如此巧舌如簧,我何时变的想要抛弃一切只是跟着你。
抛弃,对了……抛弃,如果我没有办法,我还可以抛弃。

“好,那我去跟社长说,我不唱了。”什么都不要就是刚强,那我只要你,也是刚强的一种吧。
你拉住我,死死的拉住,挣也挣不脱,甩也甩不掉,当然,我也没想使劲挣扎就是了。
你抬起头,那一潭清澈泉水里,我看见自己的眼神,冷冽的让我害怕。
你站起来,轻轻的抱住我,你的手贴在我冰冷的脊背上,温差让我冷战连连。
你柔软甜香的,果冻一样的唇覆盖上来。我看到你的头发,与我额前刘海纠结一起,开枝散叶,有红色花朵迷糊眼睛。

我们回家自己唱歌,我们唱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歌,不需要别人听见,甚至不需要出声。
我感觉到两肋疼痛,那里有被我自己拔除的翅膀。和你一起,永留尘埃,亦可以和你一起,地久天长。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