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21]  [98]  [109]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 青鸟
隼人小时候不喜欢看书,最喜欢的游戏是……谁都知道是打小钢珠,但是这并不代表隼人不知道关于幸福的青鸟的童话,隼人知道这个童话的途径,是龙,是第一次去龙家里玩的时候龙给他看的一本书,薄薄一本书隼人却看了一下午,坐在龙宽敞房间的地板上,靠着龙的背,隐约听到他耳机里传来的音乐声,看一会就碰碰龙说:“龙你睡着了吗?”隼人从未想过去寻找幸福,因为他始终觉得幸福如此切近,就像手心里简单纹路,丝毫不用费神思量。

只要……就能得到幸福啊,这样的话,以前的隼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信的,但是现在,他也会煞有介事在神社前深深参拜,然后把写着愿望的小木牌挂到那一堆缤纷愿望里去,隼人双手合十在胸前,一脸可爱的虔诚,念念有词:“不管你是什么神,总之让龙快点好起来吧。”念着念着想起龙够着头喝着那碗过于稠稠到不能喝的粥,细长眉毛纠结在一起的样子,嘴角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上去很严肃的大叔走到旁边来的时候,隼人还处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状态,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跑,却在迈步之前被提住了衣领。

“你还想跑啊。”那张严肃的脸上浮现出与年龄身份极为不相称的笑容。

“大叔好。”关键时候隼人还是懂得见风使舵的。

“我说,你把龙弄病了是吧。”严肃回归,隼人觉得一阵凉风吹过。

“我说,不是我弄的……”

“你想推卸责任?”彻底回复冰冷的警视厅风格,隼人有点无语。

“我不会。”低下头来,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龙的确是住在自己那里生病的,男人是不能推卸责任的。

“那你不回去看着他,到这里做什么,许愿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吗?”

“ANO,大叔,你要是担心龙,为什么平时不表现多一点你的爱心,一定要装得一副正经样,然后来纠缠我呢。”

“谁说我担心那个小子……我跟他处于决裂状态。”

隼人哭笑不得,所谓人不可貌相用于大叔身上,实在太合适不过,实在想不通龙那样一个单纯的小子怎么有这么双重人格的老爸,血缘果然很重要。

“好了好了,我要回去了。”扯啊扯啊,要小心着衣服袖子,要小心着不要惹恼大叔,男人的主流的烦恼,大致都在于要小心各种事情。

“我说 ,那小子打工都是为了你,你给我对他好一点。”宽厚手掌沉重的拍在隼人肩膀上,隼人觉得肩上一沉。

“为了我,龙……是为了我吗?诶,大叔你给我说的清楚一点好不好。”

毫不在意远去的背影,隼人突然想起来当初这人是要把自己送到少年监狱里去的,真是世事无常。

终于在网球场一场决斗样的厮杀之后,成为这种奇怪关系的朋友,而且,这个人是龙的父亲,一想到那时龙居然声泪俱下的给这个人下跪,心里就极为不爽,这算什么啊,明明是一个很好应付的老头,不过是在更年期,而且是有恋继子情结而已。每每在龙面前不小心提到都会尴尬的那个名字,因为自己以前没有问而变的神秘的称呼,想来一切一切,都是因为太过骄傲。

如果当时问了一句,龙,你父亲他怎么了?或者还有后来无数的机会去问一句,龙你家里怎么样了?因为一问就触碰了最隐秘的那一层吧,所以就放弃了,胆小的不认真的放弃了。

隼人在走回家的路上,脑子里不断浮现出龙的样子,不是现在的龙,是三年前的龙。

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与病痛争夺时间许久的妈妈被大车载走,隼人已经懂事,而且很懂,甚至不能用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这样的话来搪塞自己。因为妈妈的确已经冰冷,即使前一刻还温柔的看着自己与自己说话。年少的伤痛,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隐隐的牵动,那时候打在身上的密集的雨,寒冷的快要侵蚀到骨头里去的时候,抱住自己的那个人。

是小田切龙吧……是那时候还稚嫩而不经风雨的龙,紧紧的把自己抱住,喃喃说着:“隼人,不要害怕,隼人,我在这里。”明明是那么瘦小的身躯,却说出这样有包容力的话,而那时的自己,竟是什么都没说呢。

他重新有了父亲,虽然姓是巧合的不用改了,但是他心里一定有隔阂吧,所以就那样一天天沉默下来,本来就不是活泼的孩子,只能越来越不可爱,只是低着头一脸冷漠的走在自己旁边,有时候会突然惊一下想,龙还在那里吗?尽管如此,还是保持着恼人的缄默,看着他一点点的把阴翳蒙到美丽的脸上,看着他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缩在天台,竟然真的就那么残忍的,没有问过一句呢。

当年抱住自己的那个小小的龙,就这样突兀的闪现在眼前,仿佛还用他并不修长的手指擦着自己不争气的眼泪,然后咧着嘴用力的笑,把笑容埋在自己手心里。

一路走一路想着,突然就跑起来,想起来很重要的话了,一定一定要告诉龙才可以,轻快而充满希望的跑起来,有簌簌的风从头顶上掠过,像是一场与之纠缠的舞曲,隼人的心小小的活泼的跳跃着,依靠了这么久之后才发现,自己从来不会觉得孤独的理由。

如果我可以告诉龙的话,就一定能幸福的吧……

兴冲冲的冲进小小公寓,隼人在狭窄的空间里没有第一眼看到龙,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着,倒像是龙一向的风格,桌子上没有留字条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两只碗也放在桌子上,上面有新鲜水珠滚动。

隼人拿出电话来拨龙的携带,拨通焦急等待的时候听见熟悉的音乐在自己房间里响起来,一阵天上地下的寻找,终于在枕头下面找到龙小巧银色的携带电话,上面的一张大头贴是当年自己死拉着龙去拍的,他贴了这么多年,已经有些泛白。

不行,得找到龙,我好容易想明白一件事情,不能这样半途而废,隼人咬紧了嘴唇,咬到和照片上一样苍白模糊,他突然觉得没有龙这屋子是这么的空,空得都没有办法待下去,床褥上残留的龙的味道,是带着一点热度的清香,隼人看着自己的手指,不争气的陷到软褥子里去。

站起来,快跑,冲到门口,拉开门,隼人想我把东京翻过来也要把你找到。

一开门撞到一个柔软的东西,隼人想都没想就一把抱住,熟悉的大小和位置,隼人知道那是谁,想想东京幸免于难。龙前面的头发都湿了,是很急的跑回来的,心跳很快,快到隼人有点害怕的把他抱紧,摸着他的头发想让他平静下来。龙稍微挣扎了一下,四下看看,就不动了。

身体贴合在一起,彼此都是清醒的,隼人听到龙微微的急促的喘气声,小心而急切的问

“吓死我了,你去哪儿了?”

龙不说话,抬起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摊开手心,一枚小巧精致的戒指,上面有简单洁净的花纹,一圈一圈闪耀着消失了的光辉,模糊了隼人的眼睛龙有些窘的说不出话,把目光移到别的地方去。轻轻的说

“明天,不是你生日吗?”

隼人把臂弯收紧在收紧,把那只冰冷的小手包住,完全的抱住,龙,你怎么能让我感动成这个样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