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23]  [111]  [156]  [15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 游荡的精灵
少年的意气常常融化于和睦的喧闹,在白色小棒球间飞来飞去,然后调皮的跳到目不可见的远方。隼人有点不耐烦的把手套摘下来,有点无奈的看着兴致高昂的少年们:“还要打啊……小钢珠店也不去就一整下午在这里打棒球?”

“打棒球不错啊。”土屋接住球,然后停止把它抛出去,只是悠闲的摇着扇子,眼光随着扇子摇动的节奏在龙和隼人之间晃荡。小钢珠和棒球的FIGHT是他们之间的永恒主题。

隼人直勾勾的看着龙,龙的头微微含着,有几缕很细的头发,在风里颤颤的,突然就让人不忍心了。隼人很想说继续打棒球吧,然而天边那轮红太阳,突然就滑落到斜斜的一边,隼人感觉到胃里有一点空虚,而且也因此没有了继续循环抛球的兴致。

龙走到隼人面前,仰起头问他:“那么你想干什么?”龙的眼睛。随年月更加动人,隼人一时差点迷失方向,伸手去捋龙额前的头发,被他不声不响的避开。

“到底要去哪里?”龙有些微微的嗔怪,但是除了眼睛颜色深了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既然这样……那就去那里吧……土屋,上次你说的那个地方。”

小池和日向有点疑惑的转过头,看着土屋,土屋被看的很不自在,在隼人炽热而邪恶的目光中狂摇那把形同虚设的扇子。龙嘟起嘴巴,把手套塞进小武的书包里,转身前忍不住瞥一眼隼人诡异表情。

十几岁是猎奇的年龄,3D五只探头探脑的出现在FRENTZEN门口的时候,每个人的心跳都多多少少有一点加速,隼人听到挨在他身边的龙的心跳声音,就像一团小小的紫色火焰,一会撩到心口一会又暗淡下去一样,就是以这样的节奏,在同样改变着隼人的某些地方。

门开的时候土屋第一个挤进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面部僵硬的门房服务生挡了出来。“先生,你不能进来。”

“诶?为什么?”隼人强硬的把一张俊脸挤进去,龙稍微往后退了退,他对这状况感到有点麻烦。

服务生木然的转过头看了一眼隼人,然后踮踮脚看了看门外的那几只,继续木然的说:“进去吧。”

龙感到有些寒冷,他似乎被一道不经心然而刻意的目光扫到,隼人有些不明白的嘟囔着,昂首走进去,土屋因为觉得受到了莫名的轻视,扇子摇的没有那么欢,龙上前几步走到隼人的身边,却发现小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日向后面一跃到了隼人身边,小鸟依人状的靠在隼人肩膀上,龙故意停下脚步,让自己的跟随看上去自然一点。

这是他们第一次来FRENTZEN,原本以为是最后一次的。

本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地方,只是隐约的听到名字,然后觉得很神秘的样子,进来之后反而有一种青涩的胆怯,坐在吧台上漂亮姐姐的高叉裙和媚眼吓到了小武,连电话号码都不敢用,隼人故做镇静的声音仔细听来其实有点发颤,日向埋着头数指甲,土屋专注的摇扇子,谁也不说要走然而谁都想要快点离开。结果酒保拿过MENU 来的时候,竟然是龙从容的接过来,然后报出一串对于minna来说太过专业的类似法语一样的名称。

隼人张大嘴巴抬起头来,有些不满的看着龙,龙低下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又抬起来说,“我现在的老爸,带我去过法国餐厅。”

隼人突然就后悔了,龙现在的父亲,一直是禁忌的话题,谁也不轻易去提起,提起了也装做不知道的样子掩饰过去,隼人依稀记得那天早上龙缺席,他担心了一早上终于忍不住要冲出教室找他的时候,他却脸色苍白的倚在教室门口。后来隼人才知道,那天是龙的母亲再婚,隼人当时不知道问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问,于是就支吾着敷衍过去。从那开始,就失去了再度关心和询问的能力。觉得有些不对,隼人的确觉得是有哪里不对的,然而每一日每一日的,却又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失去控制的事情,所以就算了。

但现在沉默的瞬间虽然短,却让隼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他觉得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依然与以前一样,他觉得会有所进展的地方,却像葡萄藤下的蜗牛一样,几乎是没有速度的令人心焦。

幸好酒很快端上来,小武被它迷幻的色彩强烈吸引,然后吵着要第一个干掉,随后他干脆的干掉了一杯勃姆酒,龙想要阻止他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已经有许多圆圈,龙扯了扯嘴角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接下来小武的脸变为不正常的绯红,而且奇怪的与周围的空间变的极为配合,他开始大声的唱流行的电视剧里的歌,然后趴在土屋身上做游泳状,而且是自由式,土屋和日向对看一眼,拿起桌上的酒不顾后果的灌了下去。

三分钟之后,3D的corner一片狼籍,开始有不怀好意的欧吉桑往这边靠,却都在10米外被土屋巨大的加油声震撼住,小武掰腕子第三次输给了日向,漂亮的小脸蛋上都是委屈。隼人拿起那杯貌似有魔力的液体,似乎喝了之后会很快乐,那好吧,傻里傻气的就要往下灌……

“诶,你不要喝。”龙挡住酒杯的时候碰到了隼人的手,杯中的液体很大的波动的一下,有几滴溅出来溅到隼人的衬衫领上。

龙站起来说:“去洗手间洗一下吧。”

隼人有点迷惑的把酒杯放下来,看着龙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那些幽暗灯光后了,迷惑像白衬衫上的一点酒渍,模糊而柔软的漾开。隼人深深的呼吸着,然后瞥一眼醉成一团的3D几人,然后穿过那些看似很难穿过的烟雾图景,追上已经走了一大段路的龙。

水哗啦拉的放下来,湿了的衬衣变的有点透明,龙的手指在那块湿掉的地方轻轻的拍打,嘴里喃喃说:“解开来会不会干的快一点。”

周围的温度突然上升,隼人觉得有一种被称为粉红的颜色,从龙有点苍白的指尖溢出来。呼吸很清晰的被听见,门关着,安静,一片纯洁的安静,如同纷飞的羽毛一样,轻盈的落在两人微妙的距离中。

“龙……”

“恩。”

“搬来跟我住,是有什么原因的吗?”

“一开始你怎么不问。”龙的脸仰起一个适当角度的时候,妩媚便悄无声息的攀上眉梢。

“我没有想起来不行啊。”这妩媚让隼人莫名的烦躁起来。“我现在才想起来要问一下啊。”

龙有点小邪恶的笑笑,隼人有点无奈的恼火,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啊。

“没什么事情,只是想搬出来,你那里正好空啊。”

不是最害怕的答案也不是心里所期待的,其实心里期待的是什么,也不是很清楚,是不过是一个空洞而模糊的影子,连最原始的形状是什么都猜不出来,隼人觉得身体不正常的热起来,没有喝下去的酒似乎是最醉人的。他很想确认一点什么,于是低下头去看龙。龙的头发又垂下去,这样看下去可以看到他尖尖的下巴,还有一点暗红的嘴唇的颜色。

仿佛坐在一列不知目的的列车上,会把每个下一站当终点站,因为不想改变现在疾驰的状态。那么烦躁的情绪,在心里面蹿动,让隼人不知所以。他开始寻找龙的唇,用自己的嘴唇,在龙的气息间寻找。没有声音,一切潜在的危险和改变,都没埋藏在一层浅浅的膜之下。隼人以为龙会抬起头迎住,然后会发生什么,简直不可预料。

龙略微把头偏了偏,然后埋下去,躲开这不知道会怎么样的“以后”,伸手去揉眼睛。

“怎么了?”

“没事,沙子进到眼睛里了。”

“我帮你看看。”

“没事了,好了……我们出去吧。”龙的温柔和坚持,一直都在,只是刚刚有一瞬,隼人糊涂的没有看到。

隼人看着那背影穿过乐声,穿过黑暗,穿过无数纠缠的手足,穿过无数粘稠的情感,渐渐消失。许多原本焚毁的情绪又纷飞起来,在心中烦躁舞动。身边昏昏欲睡的男孩,绷在衣服里灼热的体温。隼人安安静静的走出去。

走出FRENTZEN的一刹那,龙的脸如此清晰地映入隼人的眼,忧郁如湖面上掠过的浮云,快乐如一方干净的白手绢。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