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23]  [1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 隔夜
隼人终究没有等到龙回来就先睡着了,歪在那张KINGSIZE 的床垫上,拖鞋都没脱,口水横流到枕头上,一脸无害,龙帮他脱掉拖鞋,盖好一床薄被子,被子上夸张的加菲猫看上去和隼人有点像,龙微微笑着,有点疲倦的转动脖子,隼人小小的房间每个角落,都被他的目光一一扫过,突然有了归宿感,突然为这种归宿感有一点小小的羞怯。

是时候洗掉这身夸张的香味,酒气和烟草味道,不想把这傻里傻气的房间弄得不单纯了。隼人睡的人事不知的时候,龙开始在清醒和迷糊之间徘徊。

隼人的沐浴剂很香,还是极为可爱的粉红色,龙躺在浴缸里开始反省人生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龙吃了一惊,连忙扯过旁边的浴巾,隼人摇摇晃晃的走进来,像是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样子,龙抱住浴巾警惕的盯着他,知人知面不知心,搞不好这家伙是大色狼来着。龙没有发现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大色狼,正是隼人同学的卖点之一。

隼人就呈现飘忽飘忽的状态走到浴缸前,然后无邪的把头搁在浴缸边缘上,用一种温柔可爱到要飘起来的声音说:“龙,你回来了?”

“啊。”龙有些不知所措的应着,然后七手八脚的把浴巾往身上缠。

“你饿不饿啊?我去泡面给你吃。”隼人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头发也呈现暴走状态,下巴上沾上了些粉红色的泡沫,龙觉得情况有点不大对,和隼人的脸的距离似乎太近了,导致视觉出现了一点习惯性的障碍。

“你东西拿回来了?”亏他还记得这件事情,龙有点汗颜的从浴缸里坐起来,点头应付着。

“那……睡觉吧。”隼人不由分说的把龙拉出浴缸,龙开始觉察出事态的严重性,只好一边挣脱隼人的手,一边努力按住身上缠的乱七八糟的浴巾,滑溜溜的浴室地板,很不给面子的让他滑了一下,整个身体往地面倾斜,眼看就要摔倒了。

就在这个时候,隼人的眼睛里突然绽放出睿智的光芒,一把抱住龙的腰阻止了惨剧的发生。

清醒总是在不适合的时候来到,隼人完全清醒的时候所看到的图景就是,龙衣衫凌乱,不对,应该说是完全没有衣衫,浴巾斜斜的挂在身上很危险。整个人挂在自己的手臂上,身体隔着一件睡衣,和自己贴合在一起。露在外面的皮肤因为刚入浴的关系,呈现微微的粉色,而脸颊上的绯红,则是有着另外的原因。

“诶,龙……为什么……”隼人明显不在状态,龙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再看到这张脸。

“你先出去……先出去……”龙没什么力道的推开,语气也一样无力,那家伙,刚才该不会是无意识在梦游吧。

“可是,龙……”隼人很想辩解一下,然而没有办法组织更为精密的语言来解释这个暧昧到死的画面。

“不要说了,出去。”龙看上去有点生气,脸更加红,看上去都有点像番茄了。

隼人悻悻的走出去,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真的想不起来啊,完全清醒的时候,龙就在自己怀里了,不过说起来,那小子腰怎么那么细啊,好像稍微用点力就会断一样,而且,那种平常看不到的害羞得要死的样子,竟然让隼人一下子全身机能停止了三秒,如果说是冲动的话,最近也许是日子过的太闲逸了,好象冲动的频繁了一点。

听到浴室的门嘎吱一下开了,隼人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幽幽的香气,在身边悄然弥漫。龙带着一种潮湿的感觉,是年轻的疲倦在慢慢融化的感觉,带着一种迷人的颓废气息。

隼人缩了缩,给龙腾出一块地方来,龙伸手关掉了本来就不是很起作用的台灯,陷入黑暗之后,呼吸的声音,与被褥摩擦的声音,没干透的头发头发上的水渗进枕巾的声音,都很明显的提醒着两个人,应该说点什么吧,还是就这样沉默下去。隼人嘟起嘴巴,他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很大的过错,可是,龙先说了对不起。

“对不起,回来的太晚,把你给弄醒了。”

龙是转过身来说的,温热的气息在隼人的胸前萦绕,形成一个小小的能量圈。隼人把被子往龙那边挪了挪,还是觉得他也许会冷,干脆的把他拉到身边来。

“刚刚我……好像不太清醒……”隼人这样说着,把龙的头按在自己的锁骨上。“但是,现在清醒了,龙不要生气。”

“快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你头发不吹就睡,很容易感冒的吧。”

这些话语就像黑色的小小的文字,嵌到黑色的背景当中去,了无声息,然而却有着细小的温暖,从皮肤纹理里渗进去,其实冬天,真的还很远。

“隼人……”

“恩?”

“刚才,我没有回家。”

“我知道。”

渐渐的没有了声音,隼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问下去,在害怕着什么或者期待着什么,都是不清楚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隼人不能搞定的事情,除了如自己身体血脉一样存在着的龙。他除了靠得再紧一点,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然而,即使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龙身体的轻轻的颤抖,他依然难以明白,这到底传达了怎样的信息。

然而夜晚,就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明天的太阳,还是会心怀叵测的照亮这个小屋,隼人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龙什么,努力想听清却听不清的时候,反而意外的轻松。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怪的感情呢,隼人在梦里不明所以的笑出来,这个笑容一直持续到,恼人的阳光果然如约而至的第二天。

“喂,隼人……你已经笑了一上午了诶。”中午吃便当的时候,小武终于忍不住提醒了隼人这个事实。

“哪有,我很严肃的。”隼人正在装模作样的看一本书,似乎还看的很陶醉的样子。

“呐呐,昨天晚上是不是很激烈?”小武毕业后如没有更高远的目标,去当娱记一定很称职。

“没有吧……应该说是,很温馨吧。”

“啊……温馨的H啊,我也想要……”土屋已经陷入臆想的状态之中。

“啊,而且是龙这样的人,隼人同学,多少也应该谈点有意义的感想吧。,说说步骤之类的吧。”

“这个有什么步骤的啊,我先睡着了……”

“等一下。”小武不知道哪里变出个笔记本,开始记录。“这么说,是龙主动罗。”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隼人刚刚意识到小武话语的重点所在。

“诶?你有了新的床垫,难道都没有什么建树吗?”

“什么……建树?”

“哎呀,就是那个啊,这个那个的……”连日向都沉不住气了,这个人居然是他们老大,单纯的太离谱了吧。

“乱说什么,龙又不是女孩子,你们不要乱说。”

其余三人默然离去,不发表意见,不要说小武从小看到大,就连其余两人看了两年,也知道这件事情早就与龙是不是女孩子无关了,这个人到现在还在纠缠这个问题实在无聊幼稚到无话可说。照这个速度,那个床垫还要过很久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吧。

“说起来,龙呢?”隼人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空虚了很久了。

“不知道……好象刚刚被人找出去了吧。还是自己出去了。”

“哦……我去找他。”

“诶,隼人……”小武突然有点紧张的叫住他。

“什么?”

“你知道龙在哪里?”

“那是自然。”隼人扬起头,那样子似乎还真让人以为他是个英雄。

隼人夺门而去之后,小武有点无奈的趴在桌子上,要是世界上的人都像你这样迟钝,也许,会很太平吧。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