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4]  [103]  [102]  [101]  [100]  [99]  [23]  [111]  [156]  [155]  [15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小田切龙
有时冒失失回头一想,年月如云烟,当然隼人想不起这么高级的话,他能够看见的只是自己家巷子口那家甜品店开了关关了开,老板换了几代人,唯一的相同之处是很喜欢他会给他免费的甜甜圈吃;然后对面那家以前望而生畏的小钢珠店现在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走出,还可以时不时接受别人崇拜的眼光;或者是老爸的火暴脾气倒是越来越容易平息,而沉默的时间多起来……

然后……然后,然后是小田切龙。

隼人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龙那么这么些年将会怎么过,甜甜圈还是会变,小钢珠还是会变,老爸还是会变,但是一切似乎又都不会变化。

隼人也很少在这样深度的问题上纠缠,他只是稍微想想,然后就忘掉。正如同现在缓缓过去的秋天,他没有要挽留的意思,只是会围上帅气的围巾,然后徘徊在一向神秘而严肃的3D校门外,仿佛依然可以看到那个少年,一脸想藏又藏不住的欣喜,一双明亮与忧郁交替的眼睛,闪闪烁烁的图景,那件雪白的衬衫,浮在湛蓝的天空背景之上,飘飘荡荡的,覆盖在微凉的脸上。

那时候,说那时候也不过是十年前,或者九年前,记不真切。那一天小武很兴奋的跑过来,抓住隼人已经不整齐的领口,一生悬命的喊着:“转学生,转学生……minna……偷拍……隼人,快点快点……”
隼人风度翩翩的理了理当时并不是那么有气势的衣领,瞥了一眼话都说不清楚,脸色发白,眼睛瞪成章鱼烧大小然而依然很可爱的小武,故做镇定的说了一句:“慌什么,去看看。”什么厉害角色,让“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小武慌不择路到如此地步。

那时候小小隼人已经有“君临天下”的气势,走过之处一股强劲风力,小武一脸灿烂笑容的的跟在后面,不能不说这笑容里也有幸灾乐祸的成分在。

隼人扬起嘴角抬起头,冲着A班教室里喊了一声:“那个……”

顿时一片寂静,所有充满着希望和恐惧的的眼睛,都看着教室门口那个气势明显强于身高的小男孩,教室外面有几只吵闹的鸟正好经过,刹时把这沉默衬托的愈加明显。隼人在这沉默中慢慢的转过头去,用威严的眼光看着小武,用很小很小的声音问着:“名字……名字……什么名字?”

小武眨了眨眼睛,搞了半天终于明白了隼人的意思,附在他耳边说了几个玄妙的音节。那时候是没有想到它的玄妙的,只是隐约觉得好听,只是这样而已。

于是他用与刚才那样相等的音量,大声的把这个好听的名字叫出来。

“那个……小田切龙……”

坐在走廊边的漂亮小孩一边承受着周围人询问而担忧的复杂目光,一边把一双明亮锐利的眼睛转过来,要怎么形容呢,春天初来时的湖泊,带着隐约的料峭寒意,却也带着即将漫溢的温暖,这样一圈圈的涌过来,让隼人瞬间陷入一种奇异的迷蒙状态,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慌张而……享受……是的,隼人只有承认自己很享受被他一动不动的盯着。

在被盯着看了大概十秒钟之后,隼人说了一句让所有A班小朋友从椅子上位移到地上的话。

“那个,放学一起回去吧。”

然而接下来龙的回答,让一部分还有能力爬起来的孩子们丧失了这可贵的能力。

“啊……”

一半因为那声音是第一次暴露在人群中,脱出最初神秘的面纱后,依然给予了大家不一般的惊喜,有些清脆有些沙哑,有些不像年少的冷漠有些切合年少的天真,隼人顿时笑的如同那个春天的阳光,早上的阳光,正缓缓的从一枝青绿树叶后移过来,照在隼人的脸上,同样的在时间的沙漏中流逝然而永远恒定的,一定会来的早晨,一定会来的阳光。

“那么放学后在……校门口。”

回去自己教室的路上,小武很开心的哼着歌,他笑咪咪的一路唱着:“我喜欢,我喜欢,我最喜欢这一型的。”隼人听着开始不怀好意的邪笑,然后一把捂住小武的嘴把他拖到墙壁上,盯住他漂亮的圆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不-准-再-唱。”

小武模糊挣扎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为什么”吧,隼人得意的解释着,“因为那是我看上的人。”

“是我先发现的。”小武好容易挣脱钳制,一边努力呼吸,一边据理力争。

“罗嗦……他明显比较喜欢我好不好。”隼人毕竟是隼人,能够把全无道理的话说的很有底气。

“隼人……他是……男生吧。”小武比较聪明的发现了这一点,然后善意的提醒着。

而这句提醒在当时并没有将沉溺在冬末春初灿烂光景中的隼人拽出来,小武眼见隼人笑的越来越美丽,越来越花痴,很识相的冲着旁边等待已久的MM抛了个媚眼,同样,也识相的没有出现在隼人与龙放学后约定的校门口,然而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和小武一样知情识趣。

隼人几乎是没有思考的穿过那些聚集在那里好奇的人群,准确坚定的拉住龙的手,然后说我们走吧。隼人感觉到那些羡慕眼光一层轻纱一样落在龙的肩头,龙很沉静很安稳,手指清凉,隼人一脸得意的走过大街走过小巷,龙始终不问去向,只是跟随,然后在不安的时候,把手指收拢一点。

这些影象就像电影,在眼前一晃而过,零碎而没有秩序,有时候隼人会假装是因为被情境触发,偶尔小小的感慨回忆,就像他们从来都不能整齐唱起的那首歌,旋律优美词句感人,其实隼人故意忽略了,秋天的风春天的太阳,这触发已经太过牵强,他只是不愿承认,会没有预警的想起龙。

小武的脸在眼前逐渐放大,直到凑到了面前来,隼人才惊醒,然后丝毫不怜惜的把那张可爱如精灵的脸拨到一边,揉圆捏扁。

“龙呢龙呢?”一到春秋,这只就特别活跃。

“他啊,懒在家吧。”隼人把头歪到一边想想,然后用那种幸福到不可言喻的模样45度仰望天空。

“诶诶诶,看你这个样子……有好事情吗?”一边朝着小钢珠店走一边与其他的人会合,一路上小武重复的问着这样的问题。

“没什么没什么。”隼人一路摇头,一路把幸福随意散播,搞的卖章鱼烧的小哥,扫地的欧巴桑都莫名的觉得冬天其实还很遥远。

今天回家的时候,龙就会在了吧,龙会安静的坐在那个十几个塌塌米的房间里,小声的听有密集的鼓点激烈的情绪的摇滚,仰起头微笑,第一次和他一起回家的最后,把他带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仰起头微笑。

原以为老爸会说什么,结果他只是抬抬眉毛,问了一句
“tomodachi?”

隼人有点迟钝的点头,然后龙……仰起头微笑。

“哦。”老爸令人感动的善解人意,让到一边让龙进去。隼人漂亮的妈妈给龙端上来一盘形状怪异的水果,龙拿起一个疑惑一会然后小咬一口,甜,是从表情上可以看出来的。

“一会去买点水果吧。”隼人突然对小武说,小武专注与和拍大头贴的MM搭讪,日向和土屋在为最新的游戏攻略而争论,好可惜。他们都没有听到这句难得真情流露的话。

晴的过分的天空,隼人觉得异常的舒服和懒惰,他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幸福的打着呵欠,然后龙奇妙的呼吸,就从耳边擦过去。

隼人有些惊异的看着已经走到前面去的那个身影,他怎么又会想出来的,难得的周末他不是应该想安静在家的吗?

龙回过头来轻瞟有点愣住的隼人的脸,小武已经成功的拿到了他喜欢的电话号码,拿着轻薄的一片纸,挥舞着粘到龙的身上,蹭啊蹭啊。

“走啊,隼人,就在前面了。”他们说的是传说中超级LUCKY的那家小钢珠店。

隼人鼓起嘴,有点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加紧两步追上去,然后成功的,隔在小武和龙的中间,有那么两片轻薄的如电话号码纸的云彩,从他们的头顶上飘过去,那节奏情境,如同一首绵长的演歌。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