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9]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2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折翅蝴蝶

隼人在天台上找到龙的时候,龙一如继往的安静坐着,抱着膝盖,整个人小小的蜷起来,坐在那个生锈的铁架子上,隼人快走两步跳上去,坐在龙的旁边,还没说话先笑开了,说龙你脸上有东西,龙转过头来不明白的看着他,隼人的手指很快的在龙的脸上戳一下,说骗你的。龙沉默的转过头去不理他,过一会又转过来像是有话要说。

中午的阳光很好,床垫软,大概龙睡的好所以脸色也不错,从隼人这里看过去正在在龙鼻翼的一侧,眼睛的旁边,有一小块精致的阴影,很像蝴蝶的翅膀,隼人抿起嘴,仔细的看那块眼睛,然后视线流转到龙的眼睛,龙的眼睛细长而明亮,笑的时候会眯成好看的月牙形,而现在,里面像是有奇异的闪光,很像,眼泪。

“隼人……我可以一直住在你那里吧。”龙带着微微的担心的语气说着,这句话柔软而沉重,不声不响的砸在隼人心头上。那时候隼人还不知道龙为什么这样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为什么这么平静,为什么这么急切的想要见到龙。

“恩,当然可以。”肯定干脆的答,因为内心就是这么希望着,觉得有龙在真好,觉得龙永远不会离开就好了。

“哦。”龙很奇怪的笑着,可以说有点凄楚的笑着,在耀眼的阳光下,那块阴影更加明显,隼人觉得那只蝴蝶,似乎就要飞走一样,然后龙的脸就明朗了,就可以一直笑下去,不要露出这种让人猜不透的表情。

一直到上课为止,都这样坐着不再说一句,以为昨天晚上那个微妙的距离不曾存在过,隼人想着安全的继续做着所谓朋友,而龙,想到了更远的地方。

随着龙的菜从能吃到非常美味,其实也不过一个星期而已,隼人每日坐在电视机前傻笑着按遥控器的时候,其实一直在等龙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跟他说:“别看了,你把桌子摆一下。”然后隼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跑出厨房,趁龙还没有脱下围裙的时候,无良的嘲笑一下那鲜亮的红绿配,然而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这么土的颜色,龙穿着也是好看的。

用美味的新鲜的菜填饱肚子,用一晚上杂七杂八的节目填满脑子,只是龙关门出去的时候,什么都一下子空掉一样。龙每天晚上都出去,说是找了工作做,隼人心里嘀咕着,少爷啊你会做什么工,让你爸养你不就好了,你爸不养我来养啊。可是只是嘀咕却没有说出口,因为有些事情龙很坚持,过分阻拦的话,是不行的。郁闷就郁闷吧,反正总归不过半晚上而已。

每次龙回来他都知道,他却会很虚伪的装睡,直等着龙带着微凉的芬芳躺到身边来了,小小的冰凉的足尖有时与自己的擦过,抑制不住的心跳,隼人想,我是不是喜欢这个小子了,然后迅速的否认掉,否认到自己都勉强的不信了,然后在与自我的作战中疲倦睡着。

终于小武都盯着隼人的脸幽怨的说:“隼人,你瘦了。”隼人一个爆栗敲下去,眼睛却盯着前排那个不说话的人,一下子敲偏了,敲在桌子角上,换来小武一连串开心的BAGA叫声。龙转过头来看着这边,隼人低下头去避他,小武来回的瞟了几眼然后长长的叹气。

隼人本来以为一切可以正常而有序的进行下去,然而计划常常赶不上变化,如果时间倒流,隼人那晚绝对不会听了土屋的怂恿不看电视而是去frentzen,如果不去frentzen,一切便可以平静的继续着,就像水流千遭到了归海,简直是命定的,而这一切却被水晶杯后,龙那绝对称不上纯真的笑容,弄碎了,碎成一道刺眼而绚丽的光,隼人一时睁不开眼睛,很想哭。

这次是走在后面的土屋和日向眼疾手快的拉住了隼人,然而他们发现隼人并没有动的迹象,龙站在吧台后面,和那些曾经隼人认为面目模糊笑容恶心的人站在一起,他旁边有很多男人女人,带着猥亵的语气,说着隼人从来没听到过的话。
你以为你狠了,你以为你强了,其实你不过是个小鬼,被伤害的时候只会逞强的甩门或者没用的硬撑,可是小武没想到隼人径直的走过去,坐在吧台边,对龙说:“给我酒。”

龙抬眼看了隼人一眼,小武在后面做着GOME的手势,土屋和日向一脸尴尬。龙低下头继续弄手里的杯子,小武看到他嘴唇上鲜明的牙齿印,暗暗的红色。

隼人心里有无名的气恼,他没有办法把龙拉出来,龙那样和谐的站在那个灯光下,像是从黑暗里走出来的精灵,自己什么都没有,只有满满的无用的热血阳光,没有办法触碰和亲近,只能看着,甚至是看,都觉得胆怯。隼人为这样的自己而感到羞耻,然而却没有酒精可以遮掩着逐渐泛上来的颜色。

“诶,你就这样招呼客人吗?我说……给我酒。”闹吧,闹吧。至少你也为我生气一回,这样的孩子气这样的执念,隼人拉起龙的衣领,在这样集中的灯光下,那块精致的阴影又一次出现,那蝴蝶已经振翅,似乎就要飞起来。

龙沉默着,难堪的沉默里,周围有不小的躁动,土屋的脚已经踏在椅子上,大不了就打一架,然而打架又能改变什么。
拳头落在龙脸上的时候隼人哭了,他低下头去眼泪不让别人看见,可是那么明显的滴落在吧台上,有妈妈桑过来安慰他说男孩子之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隼人粗鲁的把她推开。龙,你总要说些什么的吧……责骂或者争吵,你总要说点什么的吧。

可是没有,龙只是急切的看着,然后,隼人看到他嘴角的鲜血,心里一阵纠结。竟然是对龙下了这么重的手,如果是别人,也许道个歉耍个白痴就好,可是是龙,而且,是离自己很近的每天睡在身边的龙。隼人就近拿起吧台上的一杯酒。
咕嘟咕嘟的灌下去,然后把酒杯拍碎在吧台上,在晶莹的碎屑中有血淌下来,是冲动而不明所以的鲜红色,隼人知道一定会疼的,要逼自己知道一些事情,就一定会疼的,然而,他不希望对手是龙,只要不是龙就好。

龙苍白的小小的脸,在黑色衬衣黑色背景中显的孤单,隼人觉得自己做了很坏的事情,小武惊叫着上来看他的伤,他只是悲壮的转头往门外跑。人生有些时候觉得自己瞬间沧桑,只有真正太年轻了才会这么想。

“老板,我要请假。”龙急急的披衣服,急急的往外走。

龙手臂被抓住的时候,土屋和日向架住了那个凶悍的中年男人,龙最后回头的眼神里有复杂的感情,那一刻小武很想冲上去告诉他龙,隼人他很喜欢你。当局者永远混沌,旁观者永远明镜,但有时候,你真的也只能等那些混沌,自己澄清。

Frentzen的霓虹很讽刺的一圈一圈的亮着,警察赶到的时候看到是中年酒吧老板在欺压高中生,虽然很想抓3D的几人可是有美丽的妈妈桑作证,她坚持而有力的证明着这是一场伟大的爱情与友情的战争,于是警察只好松手。

“你说那两人要怎么办。”憋的不能再憋都到车站了,土屋才问出来。

“凉拌。”小武没好气的回着,然后跳上了末班车。

窗外一条条金色线条,光芒璀璨,小武莫名觉得生气,喜欢就是喜欢啊,教训别人的人自己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做多傻的事情。龙是傻瓜,而隼人,已经不配傻瓜这个词。

龙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没有开灯,只是开着电视机,一些很嘈杂的广告带着信号不好带来的雪花点,一闪一闪的,隐约可以看到隼人窝在沙发上。

隼人在哭,尽管是很压抑的声音可是龙还是听到了,他哭的那么咬牙切齿撕心裂肺,让龙一步都不能往前移。

可是尽管沉重,仍然要移过去。龙的手有些孤单的伸到隼人脸上,不出意料的一片潮湿,龙小声的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喜欢你,后半句成了谜底,没有揭示出来的谜底,谁都知道谁都不肯说。

隼人突然把龙拉过来,拉到沙发上然后翻身压住,接着,唇覆盖在龙的唇上,重叠,胶合,纠缠,回转,滚烫潮湿的一个吻,在黑暗中无声的进行着。

龙没有推开隼人,他只是有点犹豫的回应着,把手放在隼人的肩膀上。这一下子拉近的距离,伤到了之前整理好的呼吸心跳。

不知道是隼人还是龙的眼泪,都回不去了的泛滥出来,反正没开灯,谁也看不见这狼狈的样子。龙的气息在隼人的口腔里蔓延开来,隼人的舌,带着辛辣的酒的味道,把一些东西搅乱了,破坏了,可是温暖同时蔓延开来,慢慢的在吻的热浪里,撕裂了蝴蝶绚丽而不安定的翅膀。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