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20]  [21]  [98]  [109]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消失的距离
隼人理了理衣服,理了理头发,然后转过身理了理龙的头发。把左边的刘海理到右边来,龙有点嫌弃的又拨回去,说:“你不要随便动我头发。”

隼人奸笑着从校服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个闪亮的可以戴在小指上的一般被称做尾戒的东西,在龙的眼前晃啊晃啊,晃的很欠扁。

“来来,手伸出来。”

“干吗?”

“伸出来就好了,废话那么多。”隼人一把拽过龙的手,色情的摸来摸去。

摸着摸着龙红了脸把手往外抽,抽回来的瞬间,冰冰凉的尾戒从指尖滑进去,熨帖而乖驯的,在小指上闪光。龙把手摊开来看,然后又反过来看,然后又翻过来,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仰起头问隼人:“这个是什么?”

“龙,戒指这个东西,是一定要两个人戴的哦。”隼人竖起小指在龙面前晃一晃,晃得龙有点茫然,然后隼人一把拉起被成功麻醉的龙,一蹦一跳的出了门,一年一度的老大诞辰,约好了五个人一起腐败,龙无奈的在后面说着:“隼人,你可不可以不要走台步。”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小武刚好把一堆什么东西倒进锅里去。隼人盯住那锅子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看着小武说,你们想干什么。

小武不理睬他径直跑到龙身边粘住,用甜到发腻的声音说:“龙,你好了……看来许愿真的很有用啊。”

“许愿?什么许愿?”龙有点困惑的看着小武,小武左边的眼角带着右边的眼角一起弯出可爱的弧度,向着隼人的方向瞟啊瞟,暗示到几乎是明示的程度。

龙转过头去看隼人,隼人正揪着土屋的衣领咆哮的不亦乐乎,“我什么时候说要吃黑暗火锅了啊 ,我什么时候说的……”

眼角余光飘过来,触到龙的眼神,一切了然于心,隼人居然不争气的红了脸,嚷嚷着要开窗。

龙低下头来暗暗的笑,小武和日向把窗帘都拉了起来,厚厚的窗帘遮住阳光,龙觉得身边有一个温暖的物体靠过来,还没来得及细想,手指已经被牢牢握住,那个人在耳边轻轻的说:“不要怕,我在这里。”

龙心里好笑,大白天的,我怕什么,你当我三岁小孩啊。可是嗔怪中竟然有温暖,从指缝里升腾上来,一直连带着脸颊都热的不得了。黑暗中火锅的香气飘散开来,屋外有风有阳光,有没来得及迁徙的鸟声鸣唱。

火锅吃的超开心,除了时常听到有人发出悲鸣声,说为什么会有这个为什么会有那个,隼人吃到一个超辣的东西,开始狂吸气说总归要喝掉什么吧。龙碰碰他的胳膊给了他一杯水,他拿过来干掉了还是喊辣,眼色还没使过去,那几只就明白了七分。

土屋搬来一箱子啤酒,小武和日向兴奋的一瓶瓶打开,开到第五瓶的时候隼人说别开了,然后走到外面去,过一会端进来一杯不知道什么东西,甜香浓郁,小武探过头去一脸兴趣,但是实在只看到隼人黑影子于是大叫着开灯。

灯亮的那一瞬间,沉默持续了三秒,龙的手放在隼人的手上,隼人的手放在杯子上,杯子里热热的巧克力,一缕缕热气冒着,模糊了两双眼睛,一刹那的怔忪,泄露了什么本不该泄露的秘密。

小武坏心眼的轻轻咳嗽,龙把手抽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那杯热巧克力,灯开了就一直开着,啤酒倒满了从杯子里溢出来,白色的泡沫如同活跃着快要舞动的青春,龙在热腾腾的蒸汽里偷偷的看向隼人,他的脸与几年前初见时毫无二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成足够令很多人心动的俊美,开始有点害怕了,只能这样看着他吗,在旁边看着,就可以了吗?

一箱啤酒似乎也喝的很快,小武开始说话含糊不清,开玩笑的说:“隼人,你也帮我弄爱心巧克力啊。”

隼人想都没想应了一句:“那你也陪我睡啊。”

龙的脸在热气里慢慢变的模糊而苍白,小武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隼人,这样的话,怎么能轻易出口,隼人转过头去看龙,龙把头转向另一边避开,隼人干掉手里杯子里的酒有点难过的低下头,刚刚明白了一些事情,为何要这么急的,就逼着他一样明白呢。

龙的手指绞在一起,火锅里煮着清汤水开始咕嘟咕嘟的叫,龙站起来走出去的时候猝不及防,想要放在小几上的杯子没有放稳摔了下来,玻璃破碎的时候隼人跟了出去,小武酒还没完全醒但是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玻璃渣摇头想着这两个人为何如此的不开窍呢,想着想着就倒在土屋的身上抓头,哎呀,是不是我又多话了呢?烦恼总是自己慢慢爬上来像是墙角的爬山虎。

龙一路跑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这扇门他没有钥匙,一直跟隼人同进同出,不觉得有配钥匙的必要,也就自己忽略了这件事情。 可是他现在站在这扇紧闭的门前面不知道如何是好。

没有隼人的话,似乎一切就关闭起来,就像那时候隼人转过去的头,没有接触到的眼神一样,越来越沉默,越来越膨胀的,只是自己的依赖而已。

突然意识到,依赖?是多么严重的词。而这个严重到可怕的词汇,却明显在自己的神情动作里,显现出来。

背后是熟悉的温度,感觉到他靠过来的时候,龙小小的挣扎着,咬住两片薄薄的嘴唇。那手臂没有犹豫的圈过来,开始还留有一点松动的位置,后来就贴合住,不留一点空隙。

龙把头深深的埋下去,有风从颈窝扫过,凉凉的感觉,想要哭又哭不出来,在心里泛滥成一片忧郁的蓝。隼人不说话只是贴上来贴上来,把下巴隔在龙凉掉的颈窝里,闭上眼睛,呼吸原始的节奏,开始驯服一段桀骜不逊的过往,一切的一切,似乎不用说就可以明白。

天慢慢的暗下来,隼人轻轻的说:“你不要生气,我开玩笑的。”风声虽大,龙却清晰听见这声音难得的哽咽。
有那么一分钟,谁也没有说要进去,就是这样僵持着,公寓外的过道上有人走过,有嬉笑的声音,隼人像是怕龙冷一样把他整个的包起来,龙的手指暗自抚摩小指上的戒指,知道那冰冷的金属,开始有皮肤的温度,心,从最深处开始融化。

“开门拉,外面很冷。”龙低低的声音从隼人的耳边擦过,一瞬间隼人觉得有水珠掉落自己的手指上,下雨了吗?抬头看不晴朗的天,黄昏的暗,却也没有下雨的征兆。

心里面突然扯得一疼,把龙转过来,龙扭过头去不让隼人看,隼人到左边他转到右边,隼人到右边他转到左边。转圜来去之中不小心隼人的唇擦过龙的脸颊,一片让人心疼的潮湿,隼人差点要失声叫出来。

终于看到龙的眼睛的时候,隼人差点也要忍不住眼泪,他哪里是长大了成熟了冷漠了,他还是那个被自己牵着一脸茫然却仍然毫不犹豫往前走的孩子,他仍然会为一点小小的事介怀而沉默下来,他的眼睛里溢满泪水的样子,依然像一片无边夜色,渐渐的,把人吸进去。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一辆汽车叫嚣着驶过,车灯转过耀眼弧度的时候,隼人把龙紧紧抱在怀里,吻干他脸上的泪痕,仔细而又温柔的,把他的头发拨到后面去,露出光洁而漂亮的额头,光线渐渐转弱,隼人跟龙说着什么谁也听不见,有些呼之欲出的东西卡在喉咙眼上,让人猛烈的咳嗽着,却没有办法不疼痛。

龙的手犹犹豫豫的,环上隼人的腰,形成一个温馨的圆,突然就什么都不想问了,在快要来临的夜晚前面,把头埋进隼人的胸膛里。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