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9]  [20]  [21]  [98]  [109]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9.由H结束的悬疑剧
淋浴淋到一半的时候,隼人突然的清醒过来,突然的清醒过来之后,突然的意识到自己之前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想要马上冲出去跟龙道歉,却只能在镜子里看着湿漉漉的自己,重重的叹口气。

围上浴巾走出浴室,用毛巾死命的擦着头发,小小的水珠散落在地上,隼人觉得有那么一点水屑一定溅到了睡着的龙的脸上,因为他小小的动了动,眉头又好看的皱起来。

隼人起了玩心,凑近了向着龙脸上吹气,胸膛慢慢的伏下靠近,危险的吹出的一口气,带着龙喜欢的薄荷牙膏的味道,悄悄的飞散开去,龙的眼睛微微睁开又很快闭上,何苦刚刚那样伤人,现在又来招惹我。睁眼的那一刹那,一片白花花的胸膛,透露着某种难以言说的诱惑,赶快闭上眼睛的时候,又看到隼人困惑的脸,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龙倔强的把眼睛闭得紧紧的,嘴巴也抿成过分苍白的一条线,隼人的手臂撑在龙身体两边,把他整个的掌握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呢,无意识中形成的占有的空间,像是一个磁场,隼人有点无措,龙逃避去看他,当小小的伤害在胸口磨着,发出清脆的咯吱的声响,一种年轻的冲动的疼痛,从隐秘的地方攀爬上来。

突然隼人的手臂不再支撑得住,往旁边避开时已经来不及,整个人压在了龙的身上,不过是一刹那的事情,隼人屏住呼吸,悄悄的抬起头看龙的表情,龙终于睁开眼,有点不理解的说:“你还在玩什么?快点睡吧。”

“哦?……哦”隼人这样答应着,从龙身上爬下来,蜷到另外一边去,薄薄的被子被扔过来,龙闷闷的说一句,“你就这样睡会生病的。”

“我哪有你那么弱。”隼人毫不示弱的顶回去一半,尾音因为底气不足消失在空气里,没有任何回音。隼人偷偷的挨过去再挨过去,从后面把龙抱住,瘦瘦小小的身体,整个的圈起来,龙像是突然僵住了,什么话都不说,任凭隼人这样抱着,而且,隐约中像是有往他这边靠一样

沉默在持续着,隼人裸露的皮肤隔着龙温软的睡衣与龙的身体摩擦,热……在这摩擦间扩散开来,隼人开始亲吻龙的脖颈,轻而细碎的,用嘴唇触碰着龙清洁的皮肤,看着那上面泛起绯红,绯红的颜色迅速氧化,变成一种噬咬的痕迹,灯光似乎太过明亮,隼人腾出一只手来关掉了灯,黑暗中另一只手潜入龙的睡衣,开始在他的胸前游走。

龙轻微的喘息声,随着隼人手指的节奏泄露出来,从身体深处发出的,一点点桃色的气息,渲染着满室的尘埃。隼人有点慌张的想要接近,手指的力气大了点,就感觉到龙身体剧烈的颤抖,然后弓起来,嵌在隼人的怀里。于是隼人有点害怕的退却,龙却抓住他的手,让他停留在自己敏感的地方,手指颤抖的节奏与身体相似,那一刻隼人觉得自己就要哭出来。

睡衣柔软的布料在手背上摩挲着,龙的身体已经弯到隼人都觉得心疼的地步,手指到达他的欲望的时候,开始不忍心,而这愧疚的犹豫的动作,让龙把身体弯的更厉害,隼人只有紧紧的抱住他,然后翻身上来寻找他的唇。

冰凉而清爽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纠缠,隼人咽了口口水,比甜甜圈要好吃,是他此刻真实的感想,不过只有一刻他还有功夫想,当龙的舌尖也犹犹豫豫的纠缠过来的时候,大脑一片真空,只能和他痴缠到世界终结的最后一刻,似乎有血的味道,咸涩的青春的味道,从指尖渗进来,通过血液流便全身。

龙还是不说一句话,直到隼人把他翻过去,手指探到他最隐秘的地方,他也只是把头埋进枕头里,间歇发出不受控制的呻吟声,隼人慌张的想要让龙把头抬起来,却没有办法在接触到他颤抖不停的肩膀时,还有去触摸他的脸的勇气,进退不能,为难的是欲望已经膨胀到不能忍受,龙雪白的肌肤在自己身下铺摊开来,已经没有办法再装做懵懂无知。

一根,两根,三根手指,从未被人触碰过的地方被开发到这样的程度,龙也只是发出几声沉闷的声响,隼人担心的说:“龙,别这样,会闷坏的。”龙的头慢慢的摇着,在适应着身体的被扩张。

隼人轻轻问着“龙,可以进去了吗?”试探的语气,却让人无法拒绝。

龙只是把头埋的更深,被汗水浸的湿漉漉的头发散在枕头上,像是要崩溃一样的抽泣的声音,在黑暗寂静的房间里,清晰的不容忽视。

隼人进入到龙的身体里,慢慢的俯下身来,让自己和龙的身体贴在一起,皮肤与皮肤间微妙的契合让隼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龙内里的温暖和紧窒更让他接近疯狂的程度,如同原始的兽,毫不留情的掠夺的,始终不愿放开他的手,那手指无力的缩在自己手心里,汗涔涔的让人难过,隼人的舌划过龙的耳垂时,有一点光在他的唇边闪耀着,带着情色的纯洁的光辉,开始唱一首高调的歌,尖利的音节划破了黑暗的暧昧无害,从此不能再说自己无辜。

龙终于发出疼痛的声响的时候,隼人已经接近疯狂的程度,龙的手指与床单复杂的纠结着,觉得还有些热热的液体留在自己的身体里,很想哭,却又觉得幸福,就是这样矛盾到撕扯的心理,沉沉的压下来,无力的靠在同样无力的隼人身上,很安静很安静,除了喘气还是喘气。

在激情的后面,是很多年的平静画卷在转动,如同走马灯,隼人抱紧龙,抱的很紧很紧,世界上只有这个人,一定是自己的,谁也不能抢走的。这样幼稚而感人的想法,在隼人的梦里面变成一场寻找追逐,迷雾中他在找龙的身影,一个一个人转过头来,戴着奇怪的面具,可是都不是龙,龙就在雾深处的某个地方,或者……就在身畔。

当隼人拉着第223个人的衣袖,然后看到又一个创意新颖的面具的时候,突然外面有什么东西砸下来的声音,猛然把他拉回现实,窗帘虽然拉着,但是,关不住的灿烂阳光,铺的满床都是,隼人下意识的把怀里的龙抱的紧了些,还好还好,龙还在还在。仔细看看,龙的脸上一片不自然的绯色,已经蔓延到了耳朵根。

隼人心情大好的拉开窗帘,龙拉过被子把头蒙住,动作大了点拉扯到昨夜后遗,轻叹一样的呻吟声都让隼人立马凑到旁边来。龙躲藏着不让隼人看,隼人小心的抓他怕碰到他腰,终于龙没了力气,自暴自弃的蜷在床中央,把自己包成一个茧。

意识还没来得及迷糊,先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已经被隼人横抱起来,连说放下我的力气都没有,也根本不想看元凶的脸,别过去的发梢扫在隼人脸上,隼人笑嘻嘻的把他左边的刘海拨到右边,龙腾不出手来拨头发只要任由这家伙胡来,隼人把龙放在沙发上,然后递给他一杯热巧克力,顶着他无敌的鸟窝头一万分认真的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电话很不厚道的响起来。

大清早的扰人好事……隼人气鼓鼓的站起来去接电话。

“我说,我可是听你们同学说了啊,你昨天欺负龙了是吧,好小子你敢欺负龙你有几个胆子啊,你当心我叫上一个警队的人……”

隼人明智的趁这老家伙摆威风之前挂上了电话,要是他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恐怕就不是警队的问题了。

刚挂好就听见后面龙少爷有气无力的声音“你还知道害怕啊。”

隼人突然就跟断了线似的,被这声音触发了什么,粘啊粘的粘到龙身边去,“龙啊龙啊,你不生我气吧。”

事到如今还问这样的话,龙真想把这家伙脑子开开看里面是不是都装着棉絮,谁知道刚想要开口刺他一句的时候,却被接下来的一句话和突然凑过来的唇堵得毫无余地。

“龙,我喜欢你。”坚决而轻松的语气,一场注定是闹剧的爱情。

窗帘重新被拉上,那一边龙的父亲挂上电话,感慨着青春真是好啊……

时间在耳鬓厮磨的缝隙里,织出一片绮丽的青花缎子,覆盖在嫩绿叶一样的岁月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