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  [17]  [18]  [19]  [20]  [21]  [98]  [109]  [107]  [106]  [10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pink 忙碌,是一种接近疯狂的状态,别人看的到的忙碌,是可以骄傲的资本,而自己感觉到的忙碌,是一种濒临垮塌的错觉,每次凭空想象着自己的嘴角扯出相当有魅力的弧度,内心的小恶魔在冷笑。 终于又一日摄影终了,那些年轻帅气的动作,元气满满的微笑,瞬间疲软下来,原来虚伪,也是一件这么疲劳的事情。KAME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现在赶去节目录制现场,即使用飞的也已经迟到了。 “KAME,我带你过去吧。”P的声音在身后,听起来似乎相当遥远。 “不用了,谢谢,经济人已经来了。”短暂的微笑和对话,KAME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说更多客套言语,毕竟一整天也只睡了三个小时而已。 “那我先走了。”谁都知道这样每天每天的消磨,不过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出戏入戏,尽管迅速却仍有后遗。 本来就是混乱的一团,KAME 没有兴趣再把他搅得更混,一头钻进保姆车里不见天日,还可以趁着车程补一下眠,活泼的经济人在讲着今天发生的事情,KAME努力的让自己在封闭吵闹的环境中睡的安稳一些,但是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很不客气的打断了。 “我想休息一下。”撒娇的语气,最让人扛不住的表情,经纪人善解人意的停下来,KAME 把头埋在皮垫子里,难闻的令人胸口发闷的味道,活生生的把眼泪堵了回去。 偏偏在迷糊与清醒之间,被手机震醒,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打来的,不想接,就任由他在那里震着,隔着皮包隔着衣服,把一颗心震成一片一片,KAME默默的数着,8,9,10……应该会断线了吧,刚刚虚假地放下心来,下一波的震动又开始。 这个人一直都精力这么好吗?KAME有些无力的拿起携带电话,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见那边挂断的声音,一片混乱的杂音。 KAME 有点想摔电话,性格恶劣也该有个限度,不想一起就分开何必这样互相折磨,反正这个世界乱七八糟。 膨胀得很PINK的昨天,龟裂的很BLUE的今天 混杂在一起雀跃的明天,奋斗是永远的真理。 把手机放进包里的时候,看到放在里面整齐的剧本,突然想起自己那一本已经翻的太烂了已致于都脱页了的剧本,疑惑着拿出来看时,还是原来那本,却已经整齐的装订好,封面上是优等生的字体,がんばって 下さぃ,笔画清晰,却使劲看都看不清楚,谁又要你无端殷勤了,一切的一切,只是更加混乱而已。 终于那边耐不住来了第三通,KAME接通电话等着暴风雨一样的斥责,可是什么都没有,JIN只是压低了声音说:“怎么还不到?大家都等着呢。” 突然想任性一下,就这样了,“哦,你也等着我吗?” 沉默了一会,那边还是压低了声音说:“快点来吧,P已经到了。”

干脆的收线,如果你时时只知道把他挂在嘴上,我凭什么就你一通电话就心神不宁,好好的睡眠时间被搅得支离破碎。KAME深深呼吸之间,车子已经停下来,刹车的时候身体稍稍前倾,微微掀起的窗帘一角,看见电视台门口,那两个人在站着说话,那么明显而巨大的笑容,想忽略都很难。 轻松的跳下车,在反光镜里理了理头发,遮不住的疲倦就要把自己给埋了,有点嫌弃的看着自己的皮肤,生活完全紊乱,却依然要站直了往前走,可不可以,稍微停一下啊,只要稍微停一下就好。 KAME走上台阶跟JIN和P打招呼的时候,又一辆车停在门口,三人转头,车上的人说笑着走下来,突然静止的画面,任谁看上去都觉得很讽刺。 很长的一声鸽哨,不合时宜的划破天空,似乎是不吉祥的征兆。 KAME最先反应过来,然后是JIN,笑着点点头说:“润前辈”,然后“斗真也来了。” 而P一直到最后,都以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这一幕,似乎是冷漠的,不明白的,不清晰的,就这样擦肩。斗真没有和P说话,想必他也是不知道P今天会来的,润有些恶趣味的看着这样的画面,莫名的微笑着。 走进电视台的时候,JIN快跑几步来拉KAME的手,手指碰到了一下,然后很快的分开,KAME转过头看JIN稍微安心的侧脸,觉得很悲哀。你只是要这样就够了吗,你从前是那样肆无忌惮的人。 非常的简单,我们就这么麻痹了,在伤口上抹上甜蜜的草莓然后舔它,这种魔术的最后结果,其实我们都明了不是吗?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们都清楚不是吗,话怎样说都苦涩,那么我们只有缄默。 你的侧脸已经不会笑了不会笑了,即使我们都说什么羁绊什么相爱了,你的侧脸还是不会笑了,即使你安心了你放心了你开心了,你不会像以前一样笑了。 2.Panic Disorder 歌笑也好,大电也好,反正是轻松的节目,只要标标致致的坐在那里,适时得体说话,适时兴奋表演就好,老大是很喜欢这个节目的,JIN,其实也很喜欢。今天特意把中间那个空隙留的明显了,拿着话筒的手有些沉重,KAME的脸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有点神圣不可侵犯。 想想看上个月还能够在亲吻中看到他沉迷的表情,他的眼睛会眯起来,弯成可爱的月牙形,然后倏忽睁大,整个人洋溢着一种粉红的情色气息。只是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仍然干净安静的如同新生婴儿,JIN觉得普通的情爱,是根本不足够的,可是除了普通到不能普通的情爱,他还可以给予什么? Kattun`s love,KAME款款离座的时候,JIN在嘴里默念这个词,坐在后排的丸子似乎有点察觉到他神经质的行为,在他后背上轻轻拍着,手指的余温还在,飘飘荡荡的,奇怪的气氛。JIN觉得自己成年后就没有放肆过,想放肆的时候往往顾忌太多。连篇累牍的训令,时刻像诅咒在背后贴附着,只是坐在这里,都能够感觉到那个符咒在背脊,手臂上,画出奇怪的狰狞图案。 跟P说“什么都可以,只有他不行,我现在……只有他而已。” 或者换个两三年前,自己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那时候似乎手心不会这么空虚,心不会这么慌乱,他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留住。 可是P只是笑着摇摇头,说JIN你真的是BAGA吗? JIN歪着头把腮撑住,偷偷的看向那边的舞台,那边的观众席,奇妙而混乱的组合,有时候自己都会想着好笑,都说我是BAGA,每天虚伪的笑着把自己搞的疲倦不堪就不是BAGA吗?什么都不敢说只是顺从就不是BAGA吗?任凭时间把一切磨损冲洗毫不挽回不是BAGA吗?冷笑一下,都只是一些BAGA而已。 修二,彰,全是跟自己关联不大的概念,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时,也是会饶有兴致叫着修二,修二,亲爱的修二,在做爱的时候也这么叫过,只是他似乎并不喜欢,提起来就一脸不快的样子,结果还是觉得KAZUYA好,然而就是KAZUYA,也是不敢明着叫出来的。没有任何凭据的,爱着这个人。 在他们反应的空隙里暗自开心着,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很没有办法。 好想拥抱,在混乱中想要感受一下莫名的兴奋,那些微小的触碰,知道在他的眼里微弱而胆怯,他也在等待什么吧?不然怎么会一直朝着这里看。 来不及救你,真是对不起啊,他微微颤抖的尾音奇怪的扭曲着,你也会觉得歉意觉得尴尬吗,我还以为你什么都已经不在乎了。JIN眼眶酸热的时候,他习惯让眼神飘忽出去,不看住一个地方,就不会那么快的哭出来吧。 依稀记得上一次热烈的情爱中,他在耳边虚弱的喘着气问自己:“JIN,没有关系吗?一直这样下去也没有关系吗?” 不被许可的爱,在挤压翻转中变成一副抽象画,JIN记得当时自己说着:“KAZUYA,我也很害怕……” 都只是怯懦而没有方向的孩子,除了前行没有别的办法,尝试着跟着音乐打打拍子,他一个人在那里想必更加害怕吧。他这段时间一直一个人,越发显得瘦小而坚强。从来都是勉强自己去做那个厉害的人,枉顾了旁人想要照顾的心意。 剩下来自己独自打发的时间,空虚得无所适从,只能在嬉笑玩乐中假装遗忘,抱着薯片在沙发上闲逸的一下午一晚上,拿起吉他抒情的一晚上一下午,不敢开电视,怕勾起最痛的那个地方,皮肉相连,扯起来一阵剧烈疼痛。 JIN突然想起那时候刚接下《最讨厌的圣诞节》的剧本时,高兴的跑去乐屋告诉KAME,他却反应冷淡,过了很久才转过头轻轻问了一句 “JIN,有吻戏吗?” 自己当时是一下子煞住了吧,不知道这个孩子,已经想到那么深远。 “不知道,剧本我还没看过。”JIN是微微惊讶的看着那个他以为还不知世事的KAME,正如同现在他看着这个已经长大到足以牵制自己的KAME。 “如果有吻戏的话,JIN会吻深田小姐吗?”紧紧的追问着,像是善妒的小女子。 “不知道……也许吧。” 突如其来的唇上的温度,JIN有点没反应过来,KAME先自己涨红了脸,把眼睛慢慢的抬起来,对上JIN的迷茫眼光时,他说 “JIN,拜托你,有的话,就借镜头吧。” 如果我们的身体嘴唇生长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可以分开我们了吧,经常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如果我们是一个人,我此刻能跟着你一起到舞台上,我们的手指向同一个方向,我们仰望着同一个角度,是不是我就不用这么在意什么修二与彰,什么期间限定,不用在两难的境地里,把最后装扮天真的资本也丢失。 然而你是你我是我,我们相爱并不相等。 想着那时候承诺的话竟然觉得很傻,野猪开拍前那晚他不顾一切的要KAME记住自己,因为之后可能3个月都不能再如此亲密,身体彼此连接的时候,他抚摩着KAME 柔软的头发,说:“KAME,拍野猪的时候,跟P会很亲密吗?” “JIN……这不是我愿意的……”KAME带着哭腔的嘶哑的声音,与夜晚冰冷的空气摩擦,让JIN的心里沙沙的疼。 “那KAME想的是什么。” “BAGA,我只想和你一起啊。” 不过是打乱了顺序的誓言而已,JIN相信着这永久的真实的暧昧,还有那些或深或浅的联系。 3. Purity 作为山下智久,作为山P,作为山下前辈,作为自己,全都是不一样的,什么时候把我割裂吧,就像当初捏碎在手指间的蝴蝶翅膀,一手鲜艳的粉末,作为祭奠的资本。 真的做了蝴蝶,恐怕难得如此逍遥,当初轻易在在合同文字上签了名字,否则除非再转世,那些日子也是回不来了。 JIN撕碎自己手里野猪的剧照时,脸上的表情是愤怒,那么说明他在乎着自己,在乎着这场戏吧。JIN低下头,坐在地板上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他漂亮的长睫毛在颤动,JIN,你有可以爱的人,真好啊,仰起脸有些狼狈的笑着。JIN低低的声音像好听的电吉他。 “P,什么都可以,只有他不行,我现在……只有他而已。” 遥遥的向窗外望出去,一片艳红夕阳,JIN的影子在墙壁上打了个弯,原来自己是这么在乎这个人的,因为似乎除了他,就再没有人能够那么容易的忽略过去,那么容易的……让自己快乐起来。所以才更想要伤害,要证明吧,单纯如JIN,是不会知道安全感的缺失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吧,除了龟梨和也,除了龟梨和也,他不为任何事情发愁,如此纯洁,而容易被伤害。 “JIN你真的是BAGA吗?” 摇摇头用无所谓化解一切,你要开心当我亲友就好,这是游戏规则,我们不能违逆,难得我们还能在这强制的游戏里找到快乐,你不要轻易说end。 4月9日JWEB山下智久日记更新生日快乐~给自己[心]昨天真的很棒!azumi真的很棒!很棒!!斗真跟长谷川很帅~大家一定要去看!一定要! 9月12日 仁的頭變成銀色了!笑染好的時候給我發了照片過來,看到的時候真的覺得很有震撼力啊笑 10月16日 昨天晚上和龟一起看野猪来着,我看到被欺负的那段镜头特别难受,心想当时彰要是起到一点中和的作用就好了! 很认真的写完,按下发送键的时候,多少真心已经不重要了,现世的享乐,我何必自己把自己困住,JIN的天真,KAME的艳丽,TOMA的温和,我不能一起喜欢吗,搞不好我还喜欢U的身高,冷笑着看野猪的剧本,想象着演对手戏那个人冰冷的样子,突然奇怪的兴奋起来。 多年前的冷淡,然后是多年的点头之交,表面上的温和,并不代表他这样一个挑剔的人,真的接受了我,不过说实话,这样的感觉奇怪却令人期待,每一次恶作剧一样的接近,开始喜欢他惊慌失措或者不知所措的样子,甚至是那么明显的虚伪,也很喜欢。 那些陈年的烟火在天空中散去的时候,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这样频繁的被提起吧。终于有一天,我也开始知道,温柔和迷糊,相生相克。 原本我以为05年的最后三个月,做好AKIRA就好,可是,天就喜欢开玩笑。 我知道斗真是不知道我会来这里录节目才跟着润来的,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不会来,不是说他在意什么,他是善解人意的人,想来这尴尬场面,也不想让润看到,我看到的那一幕,他的手放在润的手心,像很多年前一样,他的笑容从阴沉沉的天气中凸显出来,眼角微微的上扬,连那个角度都没有变。 我知道这场是砸了,然而笑容,还是要一如既往的挂在脸上,他没有点头没有招呼的过去了,他从来就是这样,他不想做的,就不勉强自己去做,所以不用礼貌搪塞,我把头转到合适的角度,看着他在润身边离开的背影,他穿的衣服都是当年的牌子,他自己把过往一点点坚持下来,似乎在嘲笑我的不能坚持。 好吧,我离开了,可是我认为惩罚已经足够,不过想要快乐而已,这么浅薄的愿望,就这么难以实现吗? 深深的呼吸着,我还是要唱完这首歌,跳完这支舞,在那个对手指的时候,看着那个奇怪的角度失笑,原来骄傲的龟梨和也也会分神做错,这回冷静到底的,始终只有我而已。可是疼痛是哪里来的,嫉妒,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可笑的剧本,每个人都不认真的演,我却一生悬命演到最后。 在后台没有人看到的角落,很快的拨着JIN的电话号码,救我救我,JIN你一定要救我……忙音的等待中隐约听到JIN的声音,:“喂,P,我今天不能跟你出去……你……” 我感觉到压迫的逼近,抬起头的时候差点泪盈于眶。“TOMA,你怎么在这里?” 无端断线,我呆呆拿着电话看着TOMA。我想要伸出了手的时候,但是他却用一双纯净的眼睛,回瞪着已被利害所污染的我,仿佛是最尖利的刃,没顶的插进胸口里去。 4.We never know 你知道吗?我曾经也想过要留在原地等你回头,可是当我发现这是很傻的决定的时候,我努力笑着,高高的飞起来,用那闪光的剑把你从生命中挖除。 直到落地的前一瞬间,我还想起温泉旅行里你笑起来的样子,可是现在,我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润是好心是无意我不知道,只是当时我说要跟着他一起来录节目的时候,他毫无意外的微笑着说:“TOMA,你明明是大人了,怎么还这么缠人啊。”润长了一副邪邪的样子,我歪着头想了半天也没有答出来,只好憨笑,那时候有一片云悠悠过来遮住了太阳,我大口喝着冰冷果汁,发现自己的手指微微颤抖。 秋季档刚刚结束的时候,去了TAKKI家一趟,他很小心的不提到你,终于还是不小心漏了嘴。说起了你现在和KAME的新戏,我呆了一下然后笑了说:“他还在装嫩演学生啊……” TAKKI怔了一下,然后过来揉我的头,我从他的手心里觉出一种对于过去的告别和悼念,每个人都以为,我可以哭着接受也可以笑着忘记,他们都忘记了,你曾经是多么霸道的,占满了那个肆无忌惮的青春,以致于呼吸之间我都在想,想起你纯白的脸。 那天幼稚的我们,还是察觉不到,每天那所谓苛刻的事情,还是不知道原因,儿时的梦、希望和大量的爱,走到这里为止,画下休止符,就那样拉着TAKKI的手沉睡过去,在梦里我们的温泉还在不断的冒着热气。 还在BIG的时候,8时J排练《ネコネコロケット》的时候我们把手臂缠绕在一起,然后解也解不开,别人都笑着说你们两个就一辈子这样好了,你很开心的说好啊好啊,然后问我TOMA愿不愿意,我也一起没有犹豫的点头,因为不知道一辈子是什么概念。 在电视台门口看到你和JIN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一辈子”这个词,觉得自己可笑,觉得一切都很可笑,低头走过去,你就和他一辈子吧,做着不明不白的亲友,或者,你再跟KAME一辈子,演着无休无止的爱恨纠缠,只是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了,一边流泪一边说着“大丈夫”的日子,谁也不想再过第二遍。 润的手有些紧张的在出汗,我对情对爱没有亏欠,所以可以理直气壮的走过去,哪怕那一刻我清楚听到你心里的温泉,瞬间泛滥的声音。温暖而光亮的地方,我们都不可能再到达。 可是我还是注意到了,你健壮到有点过分的身形,还有,晒黑了的皮肤,我记得以前你最爱漂亮,每天早上一来就缠住我问TOMA,TOMA,我头发是不是整齐的。 平静在表面上轻轻覆盖了一层薄膜,我眨眨眼睛,干涩而疼痛,我已经不会再为你流一滴眼泪。润拍拍我的手臂,我看着各种机器架起来,灯光变的无比灿烂,我打开手上的大包小包看看今天的战果,那时候我知道你在后台,你握紧麦克的的手指,有些扭曲的蜷起来,那手指曾经触摸过我的身体,每一处都留下芳香温润的气息,然而已经离开很久,习惯润在身边的我,恐怕已经不能负担你手指的重量。 我真的是很认真的听完了你和KAME的歌,因为是第一次听到,我不是故意不去听,实在是没有机会听到。很好听的歌,虽然这声音不如仁龟一起合起来契合,也不如我们当年的和谐,可是曲调还是很吸引人,到了第二段的时候我甚至都可以跟着一起哼一哼,突然在你们旋转的舞步中看到了你的疲倦,眼睛一下子睁不开,灯光强到我难以负荷。 黑眼圈,苍白嘴唇,化妆再好我也一眼看穿你的真相。润向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我跟他比着胜利的手势,一不小心比出了三根指头,那一刻我看到你的笑容,飘飘忽忽的,在半空中空虚的悬挂着,已经结束的事情,我不听不听。 可是看到你无力的靠在墙壁上按电话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停下了。 “P,你还好吧?看上去脸色不好。”我觉得我是真的为你担心了,因为胸口左边开始隐隐作痛。 你张了张嘴唇似乎说了什么话,可是一阵吵闹的音乐声把那声音掩盖过去,我想要大叫:“P,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可是我只是挫败的低头,润在那边喊着:“TOMA,快点,你在做什么?” 我最后还是没有听见你的话,就想那天我拼命在心里喊着的“不要走”,你也没有听到,只是挂在JIN的身上,留给我一个双生背影,那么,扯平了。 这是一个迷失了爱的时代,连城市街头都在寻找,这是一个必须自我保护而活下去的时代,所以说灵魂刻划爱情,尽管有时会受伤害,但唯有痛的感觉是不想忘记。我不做你的后备,是因为我想幸福。 5.Mess——ending “啊……JIN,那里,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放肆着叫喊着,这样我就可以证明我存在了吧,可是还是觉得恐惧啊,我们总不会也走上分离的路。 “KAZUYA,KAZUYA……你还想要什么,全部都可以给你。“JIN有些失控的低吼着,把坐在身上那个人拉到身下来。 “请你狠狠地欺负我吧……” 低低的一句话,一瞬间,身体倏地热了起来,好象快喷汗了。脑筋变得一片空白,再也无法思考。即使疯狂的喊叫,心中还是难掩对于未知的害怕。 亲吻他的双唇,抚摩他的腰骨,在他最敏感的地方来回盘旋 “嗯……嗯……”不断泄露的娇媚声音,把理智淹没,退潮后是赤裸而直接的欲望。 “就这样别用力,交给我就好了。” JIN撑起槙哉的右腿,欣赏着暴露在眼前的风景。“总觉得你会很疼的……”犹豫着,从来没有这么犹豫过。 “那么请你,让我疼痛吧。”KAME的眼神已经迷离,湿润的眼角比直接的隐秘处更要性感,JIN轻轻的吻下去说:“你何必这么着急把自己弄坏呢。” 指尖探到他身体里面去的时候,那敏感的身体还是让人心疼的蜷缩起来,无论多少次,即使他怎么诱惑怎么主动,到这个时候都只是个孩子。JIN叹着气想说今天不要了,大不了自己去冲冷水,不想看他疼,心疼他已经为数不多的睡眠时间。 可是手指一下被紧紧的包裹住,JIN惊讶的看着KAME屈起上身,把细细的腰身抬起来,完全没有防备的,让尖锐的指尖深入到最里面去,JIN忙不迭的想抽出手指的时候,这样的温柔和残忍,交杂在一起,欲望,带着血的味道,让JIN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折磨。 “不要走,JIN,留下来。”KAME的眼睛里有深深的留恋和悲伤。“好痛……JIN,你救我……” JIN抽出手指,把那个颤抖着哭泣的孩子抱住,痛的话何必勉强自己,我救你,只有我能救你。 KAME的脸颊在枕头上摩擦着,哭着说JIN我要你,JIN进入的时候,他哭的更厉害,说真的好痛,JIN你要负责任。泪眼婆娑的他把JIN带到疯狂的边缘,一生中能这样爱的人,只有他了吧 嵌入体内撕裂般的痛楚,以及摩擦内壁的快感,应该不是幻觉,JIN在KAME的手心上写着字,把自己一寸一寸的埋进去,混乱中KAME也知道他写的是什么。羞耻的快感,一波波从身体里面涌出来,无法无天的呻吟着,JIN的凶残和甜美,带着一起去了天国。 がんばってね,我们都只有彼此可以相信。 “JIN,我为了你,去剪头发吧。” “早上好。”KAME仍然礼貌的和剧组的人们打着招呼,“过了今天就是星期四哦。” “修二君很有精神呢。“导演笑呵呵的看着这个讨人喜欢的小孩。 “哦,对了,有件事情……有点糟糕呢……”摸着头发,想着要怎样开口才好。 “怎么了?” “ANO……因为……剧本……不小心弄丢了,上车的时候,发现不见了。” “哦,这个没关系,待会让STAFF给你一本吧。” “谢谢谢谢。”忙不迭的鞠躬,始终是带着天使一样的笑 。 P在背后安静的背着台词,那本散掉的剧本,就真的像没有存在过一样,谁也不要温情,只要维持原状就好。 “今天也请多多指教。”KAME走过去的时候留下这样一句,P点着头,突然觉得有些沉重。 他突然想起昨天TOMA的最后一句话。 “我不做你的后备,是因为我想幸福。” 幸福……没有意味的笑了,幸福,似乎遥不可及。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