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  [16]  [17]  [18]  [19]  [20]  [21]  [98]  [109]  [107]  [10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Lover?

“怎样算是情人呢?是一夜露水姻缘还是一生长相厮守?”小草无意识的念着杂志上的问题。

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若是一夜缠绵,从此再无交集的话,应该是属于艳遇,如果是一生相守,终老百年的话,应该是配偶,那情人……究竟是什么?

情人应该是更加浪漫的存在吧,会是那种在你耳边小声说句话都让你浑身过电,说的话就算白烂也百听不厌,即使怎样的冷淡也会为他的一点温暖而感动的人吧……

好吧,是许多人的艳遇,也没有所谓忠诚的配偶,那仁呢?仁是我的什么?应该可以算情人吧?不对,他不是情人……他不爱我。

小草看我半天不响也就作罢,继续看他的无聊杂志,我臆想着看向窗外。猛然发现窗外站了一个人正在看我,我习惯的也看着他笑,眼睛和眼睛对上之后,发现他是个很漂亮的男人。

我心理年龄比生理年龄要大许多,我承认这是不健康的表现,匆匆跟小草告别之后不久,我就上了这个男人的车。是很高级的车,车内有香水和烟草的味道,没关系我不介意,我早就习惯。他一手把住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过来握我的手,轻声的问我:

“你多少岁了。”

“19……快20了。”我淡淡的答着,不意外的在他脸上看到惊讶的神色。

“哦……那我不是要犯罪了?”他笑起来有浅浅的笑涡,很好看。

“你只说,带我去喝茶的。”故作天真,也许这样我会显得可爱一点。
 


他果然伸手来摸我的头,露出看到可爱物体的表情,我却在下一刻冷静的说,“前面是红灯。”他疑惑了一下,终于把手收回去好好的开车。

车开到繁华的街区然后停下,这地方不是一般人来得起的,我嘴角上扬,今天可以好好的赚这个帅男人一笔,然后去给仁买件新衣服。诶?我干吗要给他买新衣服,奇怪。

下了车正往高高的台阶上走的时候,突然电话狂响,“ORE DAYO ,ORE DAYO”是那个人弱智到儿童一样的声音,可是没办法,这个铃声我已经用了7年。手机换了无数个,他却总有本事在第一时间把我的铃声换成他深情的呼唤。

“干吗?……我?我干活呢?……什么……你怎么搞的……好了好了,我马上就来了。”我合上手机,惋惜的从那三级阶梯上走下来,抬眼看那个男人。

“对不起,今天不能陪你喝茶了?”

“有事情吗?”他认真问我的样子,其实有点像个小孩。

“是……有个朋友……进了医院……”我心里在骂仁,baga,坏我好事,这么好的男人,我再找下一个恐怕很难。

“哪个医院?我送你去吧。”所谓优雅的绅士就是这样的吗?可惜仁从来不会这样,他是懒的连饭碗都要我端到他手里的,也从来不送我上下班。

“这样……不会很麻烦你吗?”我其实是有点着急的,不知道那个笨蛋怎么样了。

“没有关系,今天晚上本来就是想陪你的不是吗?”他打开车门,对我做出请的姿势,我春心小小的荡漾了一下,多少年没遇到这样的好男人了。可惜,也不过是艳遇而已。

我想了多少句骂仁的话啊,害我丢了这么好的机会,看到他一定要骂到他眼泪汪汪为止。

可是一看到他,我第一句话居然是:“怎么搞的,好好的脸怎么擦成这样,来,我看看。”于是他真的就眼泪汪汪的抬头让我看,我开始骂自己,立场怎么如此不坚定啊……

漂亮男子就这样站在我身后,看着我抬着仁的下巴打量他脸上的青紫,旁边是不停罗嗦的亮。

“诺,kame,这次真的跟我没有关系,我跟他说过了要嘴巴乖一点,是他自己不会说话的。得罪那么大的人物,打成这样算他走运了。”

我叹了口气说好了好了,你帮他跟你们老板请假就好。然后拉仁的手说我们回家吧。

仁很开心的站起来,然后看到我身后出色的男人,奇怪,我怎么看到他眼睛里又水汪汪的,是,人家是耀眼,也不至于晃到你眼睛吧,我拿出手帕来帮他擦眼睛。他打掉我的手。

“和也,他是谁?”

我突然意识到我连这位kirakira人士的名字都不知道,只好抱歉的看着他,他还是温和的笑,握仁的手说

“我叫泷泽秀明。”

“啊?”亮的声音大到整个医院都抖了一下,护士过来斥责他说在医院要保持安静,他忙不迭的道歉。

我不知道泷泽有什么奥秘,秀明有什么玄妙,但从亮的音量来判断我觉得他不简单。仁倒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他转过头去吐亮的槽“你开关爆了那么大声。”

亮不示弱的说回去“少说别人了,熊猫。”

两个白痴,尽给我丢脸。和也牙齿咬得紧紧的,回头狠狠的瞪亮。

“和也,他是你客人?”仁这家伙,偶尔也要懂得含蓄一点嘛。

“不是……我是和也的朋友。”你看人家……不对……怎么?

“告诉我,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那个好看的泷泽秀明把脸凑到仁面前,小孩被晃晕了,有点不会说话,我突然发现,这两个人长的有点像。

仁有点结巴……“不知道是叫福山……还是叫福田什么持的人。”

我不行了,你一定要在我心仪的男人面前这样丢我的脸吗,被打成这样连肇事者都不知道叫什么,你叫我怎么帮你报仇啊。
“好象是叫福田持介”还是小亮聪明,虽然嘴巴坏了点。

仁开始很开心的点头,我拉紧他的手,傻瓜,这样大力点头很傻的。

泷泽笑了,“要我送你们回去吗?”

“好啊。”“谢谢,不用了。”

诶?仁不解的望着我,算了吧,让他载我们去那条糜烂的街,是让贵公子体味民间疾苦吗?

我故意很感性的看着仁,“仁,我想跟你两个人回去。”

仁果然很好骗,马上就开开心心的跟泷泽挥手道别。然后像没事人一样欢快的往医院门口跑,小亮满脸神秘地跟我勾手指再见,我故意走的慢了一点。

“和也……”

“恩?”我知道这一回头,多少人都会迷醉。

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在我耳边轻轻说:“和也,我好喜欢你啊,下次记得找我哦。”

我的耳朵是弱点,仁以前就常常在我耳朵旁边吹气然后我就什么都要听他的,那这次,我是不是就应该拿着这张轻薄纸片奉为神灵。

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回来,很有深意也有可能全无意义的看了泷泽一眼,然后拉着我的手狂晃。“和也和也,我们快回家吧。”

我低头从泷泽身边走了过去,我知道我weekend的清香味道,一定很长久的存在在他的袖口上,那纸片被我放进外套口袋,我知道也许我不会再见到他。


2.Lover boy
仁在我上面疯狂的喘息着,他的头发时不时掠过我的胸口,我觉得他的汗滴到我的脸上,我很用力的迎上去,很他一起疯狂。

仁的皮肤很好很滑,每次和他交缠在一起,都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个不是和我一起相处了7年的仁,不是那个被我骂白痴被我打头的仁,是另一个性感而诡异的魔鬼。

仁轻轻的吼着,我等着下一轮疼痛的来袭,他给我的疼痛,我似乎通通都可以甘之若饴。但这一次,他似乎特别的用力。我抓住他的手臂,依靠他的力量把腰抬起来。

他抱住我的腰,我们淹没在汗水里我意识模糊的把头往后仰,仁吻住我的唇,仔细的吻,把我所有的怨言都消释在那一点点空气里。

我筋疲力尽的抱紧他,抚摩着他的腰,他的身体,他漂亮的圆眼睛。他轻轻咬我的耳垂,然后委屈的低咽,“和也,伤口真的很疼啊。”

傻瓜,我比你疼多了。我有点气恼,但已经没有力气推开他。
凌晨的时候,我洗去一身情欲的痕迹,穿了我心爱的白衬衫,仁坐在窗台上抽烟,赤裸着的上身笼着淡色晨光。我仔细的洗了脸,梳了头发,然后拿包想要出门。

仁突然从窗台上翻下来,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也没有看着我,但是我知道他又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了。

“我陪你在家赖三天已经是极限,我总要开工的。”我好脾气的说。

“走吧走吧,我死了你都不用管我。”他扔了一个什么东西过来我往旁边一躲。

精致的瓷器撞到门框上,粉碎,我突然心寒,拿这个砸我万一我要躲不开不是挂了吗?亏我对你这么好。

我关上门,最后给他一句:“你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该去上班了,别赖在家里白吃我的。”

我得意的下楼,我知道他肯定是气的不行,在家里抓狂了。到楼下的时候,我习惯的回头看自家的阳台,以外的看到仁,他安静的看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似乎觉得他一身火红的衣服很刺眼,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哭。

夜店里这几天没有什么象样的客人,都是些脑满肠肥下班不想回家来这里找刺激的中年男人,这等货色完全不入我的眼,老板责怪我眼界高,我说我不想砸您的招牌再自贬身价。于是我可以安静的坐在角落看我的杂志顺便装点店面。

有人很有礼貌的问:“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我喜欢有礼貌的人,于是让开一点位子,突然觉得奇怪,抬头看到一张很熟的脸。

“是你?”我挑起眉毛。

他笑了,他没有问我为什么没有打电话给他,他也没有问我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他问我:“这里冷气对着吹,你冷吗?”贴着耳根滑过去的一句话,温柔的难以置信。

他握我的手,往我手心吹气,然后他说:“和也,跟我走好不好。”

我有什么办法不点头呢,我想要这样的温柔,已经想了很久。
他带我到一个很舒适的房子里,我总觉得这里虽然什么都没有,总不像家,可能是他专门为我这种人准备的地方。我坐在沙发上,摆弄那个精巧的烟灰缸突然想起来早上和仁刚做过,现在在和他的话,身体会不会吃不消,不过也没有办法,我小小的苦笑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他紧张的问:“和也,你不愿意。”

我连忙摇头,我有什么不愿意,我解开衣领上的扣子,他那个角度,应该可以看到我最完美的锁骨。然后我语笑嫣然,“我先洗个澡可以吗?”

他摸我的头发,说了让我很惊讶的话“怎么办和也,我觉得不给你承诺的话,简直不敢碰你。”

简直是震撼都不足以形容,我跟仁这样身体灵魂纠缠多年,他从来不涉及承诺,我知道不是他不想给,而是他根本没有这个意识。

我的手指轻轻抚上泷泽的眼睛,“可是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个。”

闭上眼吻他,让我忘记仁吧,让我和他真正走成两条平行线,我不用再忍受他的任性和独断,我也不用再为他担那么多不必要的心,怕什么,我前世不欠后世不该,我不用有这么强的负罪感。

可是泷泽示意我停下来,我疑惑的看着他,他抿了下嘴。

“你今天,应该已经很累了吧?”

我顺着开着的领口看下去,果然,姹紫嫣红的,都是仁留下的印记,我的脸现在一定像番茄一样。

“如果让你太累,我会心疼的。”他继续摸我的头发,把我当小孩一样的宠着,我觉得我有点不行了,想要摆脱这种绝望的境地。他却拉住我的手。

“去洗澡然后早点休息吧……我对你……并不是急着要做那种事情的感情。”

我知道感动绝对不是凭空而来的,我亦知道我是容易被感动的人,小时候仁笑呵呵的往我手里塞几个玻璃珠我都能感动上十几年,所以我现在是真的被这个男人感动了。

“还有,你叫我takki吧,你一直都不肯叫我名字的样子。”

takki……我可以把尾音拖的长一点再长一点,不像jin,一个音,连余地都不给我。当心里的天平倾斜了,他就会一直的倾斜下去,直到失衡,滑落……

那天我在takki的床上睡的很好,没有做梦,也没有中途醒来,很软的被褥很香的枕心,临睡着前,我模糊听到takki说:“和也,来跟我一起住吧,你看上去很疲倦。”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点头,我只是一味的沉浸在快乐里,我终于也有了疼爱我的人,在我耳边小声说话让我浑身过电,说的话就算白烂也百听不厌,很容易的,为他的温柔沉醉不醒……
我相信,我那一刻一定没有想起仁……

3 lover or loser?
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很大的太阳了,takki人不在,不意外的在桌上给我留了纸条,很温馨的话语,旁边是钥匙。我坐下来,开始像一个少爷一样的吃饭,像一个被养的小情人一样,细细的咀嚼着甜糯的西洋点心,看着外面的太阳一点点从歪斜着爬到顶上。

突然开始担心,仁怎么样了,我一天没有回去,他有饭吃吗?有没有跟人打架,想着去翻手机,没有来电也没有邮件,想到这里,优雅也忘记了,只想急匆匆往家里赶,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钥匙放进包里。

你不知是我的债还是我的冤孽,我要甩掉你怎么就这么难。

房子里弥漫着情爱的气息,我开门的时候差点没呛死,仁不在客厅,我跑去卧室里看,他趴在床上,懒洋洋的样子,我过去推他,他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突然很紧张,连忙问:“仁,怎么了,生病了吗?”

“你不是不回来了吗?”他闷在枕头里的声音听起来特别让人难受。

“我没说不回来了啊。”我不小心看到白色床单上的血迹,心惊肉跳,急忙也不管害羞了去拉他。“仁,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他抬起头眯着眼睛看我,是那种轻蔑的眼神,但是我看上去,只看到强撑的可怜。

“我回来,你不在,我想,你恐怕不会回来了,所以找了几个人回家来玩……”

“几个人?”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这人怎么能傻成这样。

“大概有五六个吧,我不太记得了……”他慢慢的说着,想必是很疼的吧。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怎么伤成这样。”

“大概是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吧。”他一张白纸一样的惨笑着,像枯萎的太阳花。

我什么话都没说,打来热水帮他擦洗,一边擦一边想那些男人是怎样的人,简直不是人,怎么能把他弄得这么伤痕累累的。恐怕是还拿了铁签之类的东西的,只好尽量的手脚轻一点,可是仁还是不住的吸气。

“很疼吗?仁,你忍一下。”

仁带着哭腔说:“和也,我拿东西扔你是我不对,但是我有往一定砸不到你的地方扔,和也你不要生气。”

“傻瓜,我要生你的气我早就气死了。”

“和也你不要死,一个人很可怕。”没办法,我最受不了他这绵绵的声音。

“好了,瞎想什么,我不会再在外面过夜了。”

“和也和也。”他顿时有了精神“和也,那天打我的人,好象被辞退了?”

“是吗?”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takki想要我欠他的情。

“恩……亮跟我说得,好象还被抓起来了吧。”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好象快要睡着,他拉我的手,“和也别擦了,来陪我睡会。”

我昨天晚上睡的太好,根本不可能睡的着,但还是帮他套上干净的睡衣,睡到他身边,他很安心的睡着了,像一只小熊一样,说起来,小时候他很好抱,真的很像熊宝宝。

睡着的仁,是最可爱的了,我在心里这样轻轻的说着。

之后仁变的乖了许多,只是身体还没好透,就出去工作。我知道他其实比谁都敏感,我上次那句白吃我的,伤他不只一点。

但我有我自己的坚持,我不能什么都迁就他。我没有再见takki,尽管有时候我会很想念他的抚摸和温存,但是我不能离开仁,我注定要和他纠缠伤害一辈子……

但是伤害,是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伤口如果不包扎,会流血,会溃烂,从一点点的被空气侵蚀。我的艳遇,我的配偶,我终究,没有情人……

仁变的沉默,他的沉默是比别人更让人难以忍受的,他坐在那里不说话给人的感觉不是忧郁,而是悲伤,很浓重的悲伤,我不敢问他怎么了,我怕他又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我为了生存已经舍弃了很多,我不想把最后的一点都归于虚无。

逃避,终究也只是一时的办法。

不是我想和醉酒的老男人纠缠,我根本最讨厌这样的人,也不是我故意失手打了人家,他真的是很欠打啊。可是没有办法,因为我坚持不道歉,就只有被老板劈头盖脸的骂给客人看,我忍住不出声,心里惦记着钟点,终于搞定,已经是半夜,老板想安慰我,我说没事,这行不就这样,我明天会来上班的。

我简直是恨不得飞回去,12点过了的时候,我在想仁会不会担心啊会不会出事啊,可是我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一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只是被硬灌了一瓶酒。

隔着门听到声音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开门我彻底的后悔了。仁熟悉的沉迷的脸,欲仙欲死的表情,他身下的男孩我看不清楚我也不想看清楚,我奇怪我怎么还这么镇定的站在这里,被仁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

仁转过头看着我,眼睛里有说不出的讽刺。

“你还回来做什么?你不是找你的takki去了吗?你跟他做,然后帮我报仇吗?龟梨君对我还真好。”

我一点都不生气,我知道仁是不懂事的孩子,他不知道我用心多深,他以为我还是那个几个玻璃球就能感动的傻小孩,我定定的看了他一会,他有点茫然,他一定以为我会生气会发火,会赶和他做的男孩出去吧,而我只是走进去打开衣橱,翻出几件衣服,然后走出去,笑着帮他带上门。

总归还是要带点什么,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拿出一口大箱子,几下填满。我想了想,去浴室拿了我钟爱的香水放进包里,我要带着我的气味,消失在你的生活里。在这个城市我忽然走投无路,我离开最后一个可以蜷缩的地方.

我叫了车,车内冷气不足,有隐隐的热浪在翻滚,汽油味很重,我眩晕想吐,才想起胃里面根本是空的。我对司机说:“冷气麻烦开大一点,音乐也开大一点。”电台在播一首老的日语歌,歌手的声音性感沙柔,让我平静下来。冷气充足后,伤心的欲望也逐渐消失。这样也好,一个人了无牵挂。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你开吧,到了我告诉你。

还是离开了逼仄的巷子,到了这里来,我庆幸我那时拿走了takki的钥匙。一开门我就迫不及待的寻找那柔软的床褥,我把头埋在清香的棉布间,眼泪被全数吸走,我悲哀的发现,我竟然那么的爱仁,我竟然会为他那么伤心,但是如果不离开他,我们将会在拉扯中失去控制,最后一起跌落悬崖。

迷糊着一直睡,醒了睡睡了醒,终于因为饥饿而清醒时,看到takki的脸。

他说:“和也你来了?”

我点头。

他问:“和也你哭了?”

我摇头

他看了一会说“和也我能吻你吗?”

我闭上眼睛等着他的唇挨过来,很绵长很平和的吻,像是给自己的亲人,我知道takki也不爱我,他一定,是有他爱的人吧。
突然肚子不争气的叫起来,我不好意思的低头,takki只是笑着戳我的脸。“饿吗?我去给你煮东西吃。”

我很开心的点头,原来我要幸福,也是可以这么简单的。

 

4.Lover
平静……有时候也是会让人觉得害怕的,即使是平静,我也总觉得惶惶。像在大街上逛着,突然takki不在身边,看着满街陌生的脸,我就开始害怕。我已经不会去思考关于情人的问题,我不需要情人,我不是任何人的情人。我只是个贪婪的汲取爱的人,所以我可以从仁的身边到takki的身边。

Takki每天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他不是肉麻的人,却知道说让人动容的话,我很安心的享受着这一切,安全不去想平静背后的事情。其实我每天都梦到仁,有几次甚至是很恐怖的梦,被吓醒的时候一身冷汗。Takki会抚我的背让我安静下来,然后看着我眼睛让我镇定。

我可以表面上镇定,但是我的灵魂,逐渐脱离躯体,去向另一个地方。

Tsubasa的出现纯属偶然但也是必然,那天下午阳光特别好,我和takki在有落地窗的酒店大堂里喝下午茶,tsubasa是茉莉红茶沏到第二回的时候出现在落地窗前,我看到takki惊讶的站起来,跑出去,抓住那个有点迷糊的男孩子的肩膀,大声的喊着什么,然后他们有一番拉扯纠缠,我坐在这边,像是在看电影。

后来,takki吻了tsubasa,很激烈的吻,与我和takki的完全不一样,那时候takki 的样子,更加像仁。想到仁,茶水呛住,咳嗽了半天才缓过来。

原来tsubasa本就是takki的爱人,因为误会分手,辗转来去,终于又相见,误会冰释,那个吻胜过万语千言。我突然想tsubasa能够相信takki的吻,为什么我从来不相信仁的吻呢,但似乎我还没有资格想这个问题,我要想的问题更加急迫现实。

我收拾东西的时候,takki一直在旁边很愧疚的看着我,直说“对不起”说和也如果你没有地方去可以留下来,我把这里送给你。

我转过身去认真的说:“我住在这里是因为你在这里,,你不在的话,我没有立场继续住。”

他又低下头跟我说对不起,我笑着去摸他的头:“你哪里对不起我啊,你养我这么久,都没有碰过我……takki,我要谢谢你才是。”

他想了一会,很坦然的说:“对不起和也,我爱的终究不是你。”

我笑着回答:“我爱的……也不是你啊。”

他把我抱过去,轻轻的抚我的背,我觉得他的温暖沿着脊背传到全身,我已经拥有这温暖很久,不该贪心。

走的时候带的东西很来的时候没有区别,takki给我买的衣服我其实都不能穿,尺码统统不对,恐怕tsubasa穿起来,会是正好的。

Takki坚持送我,我就让他送到了街口,道别的时候彼此都知道是永决,却彼此都没有话说,只是挥手作罢,我拿出手机在想要打给谁?

想了半天,决定打给亮,亮听到我的声音,竟然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了,太久不听我声音,听不出来吗?”

那边还是沉默,过一会才小声说。

“你这几个月去哪了?”

“怎么了?”我听他的语气,有不好的预感。“是不是仁出什么事了?”那些恐怖的梦一下子都想起来,特别的清晰特别的可怖。

“仁……他快要死了……”

我脑子里一片嗡嗡声,手抖的电话也拿不住,我不相信,仁怎么会死,他还是小孩子啊,他是小太阳啊,他怎么会死。

我模糊里听到亮报的医院和病房号,拦了一辆车就跳上去,我简直不知道该怎样伤心好,眼前都是黑的,我的仁,我任性漂亮的小仁,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到底是受了怎样的罪。司机奇怪的回头看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泣不成声。

我赶到病房的时候,仁正半躺在病床上拿了一个苹果正要啃,看见我进来一下呆住,忘记了啃,就定在那里,傻的可爱。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人整整瘦了一圈,下巴都尖出来了,我之前那么努力养他,简直是白费力气。

我扔下手里的包,走到他面前,他放下手里的苹果开始看着我傻笑,然后对亮说:“亮,我好象看到和也回来了,是不是回光返照啊。”

死小孩,你哪里知道什么叫回光返照,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只是不想让他看到。亮在一旁懒懒的说:“你只是脱水不会死掉,怎么会回光返照。”

我开始觉得不对,用眼光质问亮,他终于缴械“好了好了,这家伙在家里灌酒,然后不吃饭,然后死命赚钱都不顾身体,终于……倒在店里了。是我好心把他送到医院里来的,不然他早就挂了……”

“你在电话里好象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嘛?”我就知道锦户亮不是好人。

“我要不那么说你哪能来的那么快,再说你再不来他也不是没有挂掉的可能。”亮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我知道我现在脸色一定不会好看,突然我觉得有人扯我袖子

“和也,我错了。”他一双明亮的眼睛,我即使再久不看,也不会忘记。

“和也,……只是怕你走……结果你就真走了……你要不回来,我死了也没什么关系。”我连忙去捂他的嘴,说什么呢,口无遮拦的小孩子。;亮那家伙,这时候就跑的无影无踪。

“和也,我会对你好,以后我来养你,那个takki怎样对你,我也可以。”仁很认真的说着。

即使他没有说我最想听的话,但是我已经很满足,难以想象如果没有他我会怎么样,我能够若无其事的生存吗?恐怕是不行的吧。我听到他与死亡联系在一起,都会禁不住全身发抖。

我伸手帮仁擦眼泪,“没关系,你就是你,你怎么样,也还是你。”是……我一定是前生欠你,不然不会跟你如此痴缠。

他靠近来吻我,我依然顺从的闭上眼睛,我只和你一起。荒诞的童年,荒凉的青春,只能与你一起。情人恐怕就是激烈的吻你的人,和你一生牵扯的人,与你经历伤害和甜蜜的人……

我知道,仁终究是我的情人……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