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2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26]  [160]  [125]  [12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 Entichers

桌上旋动的地球仪,找个点,凭直觉按下去,我知道,一定可以按住你……

隼人在土屋那里躲了两天,躲到土屋拿扫帚赶人。没有办法,又不想回去,大白天在街上闲晃。有女孩子经过认出,指指点点,又是一番签名合影的折腾。隼人觉得自己的身体从内里开始空下来,空到只剩锦绣衣衫。

顺道就转进小武打工的酒吧,光线一下子暗下来,眼睛有点受不了。小武正努力的擦着桌子,看见隼人进来,冲他笑一下,继续手里的活。隼人找了一个角落的地方,蜷起来睡觉,昨天赶通告赶到很晚,回来后又被土屋吵了近两个多小时,现在一到这么静谧的地方,疲倦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睡梦中还是那个身影,时而清楚时而模糊,隼人简直悲伤的要落下泪来,真的好想忘记他啊,如果可以的话。因为他,自己已经搞的这么狼狈了,可是还是要硬撑着过下去,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自己是如此难以独自生存的,龙,就像氧气一样。昏沉中有一双手抚上自己的额头,冰冰凉凉的,熟悉的温柔触感,隼人微微睁开眼,又闭上,讨厌,做梦都做的跟真的一样。

“怎么我才走了几天,他就搞成这个样子?”诶?怎么是龙的声音,如果说还是梦的话,这次也真实的……太可怕了吧。

“也只有你有这本事啊……还几天呢,都快半年了,他都是这个德行。”小武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像赌气。“龙你怎么说都不跟他说就走呢,事后还要我们告诉他,他那个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了好了……别说了,他在这儿赖多久了?”

“刚来,他一来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等他醒了我再来吧……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

“龙……你还是……”“龙……不要走……”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来。

龙回过头,看到隼人孩子气的委屈表情,心倏忽的软下来,蹲下来靠近他的脸,用额头试他额头的温度。“你醒了,要不要再睡一会?”

“不要……睡的话,就又是做梦了。”隼人宁愿一下子变成幼小孩童,只要龙还在,只要龙不再离开。

“说什么傻话,不是烧糊涂了吧。我们回去好不好……”

“回哪里去啊?”隼人眨着眼看着龙。

“回家啊。某人搬了家又不给我钥匙,害我都无家可归呢。”龙假意的嗔怪着。

“龙……你还说……”隼人似乎是忍不住哽咽,说着话把头埋到龙的肩窝里。龙抚摩着他的头发,让他的眼泪打湿自己的衣服,这个外表和内心不符的小孩啊,自己已经是知道了他所有的弱点。

没多久,隼人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小武忍住了没有嘲笑他。他自顾自的站起来,虽然有点摇晃,但是还是站稳了。然后就是一把抓住身边的人往外拖,龙一边低声的喊着:“baga,很疼的啊。”一边跟小武点头告别,小武在一旁坏笑着摇头,也许龙只有这时候最像小孩吧,跟隼人一起的时候……隼人也许也是这时候最没法子任性了,遇到龙的时候,宿命……也许是最好的诠释。

隼人是一路拖着龙回家的,没有坐公车也没有搭taxi,就是一路跑着,一路都没有放开龙的手,一路飒飒的风吹,一路心头的欣喜与哀愁,散落着,龙有点跟不上,但是也努力的跟着隼人的步子和节奏。其实可以说:“隼人,等等我。”的,但是这次就是不想让他等,这次想要自己跟上去。

两人气喘吁吁的到了门前,龙有些怨恨的又有些笑意的盯着隼人,隼人急急单手拿出钥匙来开门,门一开就把龙拉进去,反身,关门,把那个作孽的小妖精压在门板上。堵住他暗红的唇,细细的蹂躏着,先用牙齿小小的咬着,灵舌滑进入纠缠,然后毫无空隙的合起,长久,直到感觉他的呼吸都是靠自己维系。手已经潜入他的衣衫细致的抚摸着,久违的诱人触感,从手心一直传达到身体的每一部分。在腰身游走,巧妙的滑下,热,开始悄无声息的蔓延,像傻傻的誓言一样。

  好不容易,隼人松开龙的唇,还没等龙故做镇定的话语说出口,就紧接着触摸到他胸前的突起,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发出好听的声音,隼人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动作急躁而且不知轻重,龙的后背紧紧的贴在门板上,已经是一片濡湿。他的呼吸开始只能跟着隼人的动作走,困难而激烈的,吐纳着情欲的芬芳。

  隼人的手,包裹住龙的欲望,龙的手,攀住隼人的背肌,门板开始吱呀作响,龙忍不住的呻吟在这响动中被隐隐淹没,隼人把自己的欲望的深深埋进龙的身体,然后又突然的抽离,间隙里发出零碎的声音,龙听出来那是,我爱你,我爱你,龙……你怎么能不说一声就走……

  终于龙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顺着隼人的臂弯滑落去,冰凉的地板刺激了龙的神经,恍惚间他抱住隼人,喃喃的说:“傻瓜……隼人你这个傻瓜……”隼人的吻毫无意外的落遍了龙的身体,龙仅剩的意识里,只有隼人的热,长久的存留在身体里的感觉。

* **************************

第二天早上,龙接到隼人的电话时已经是中午了。

“龙现在才起来吗?”

“恩。“还不是某个笨蛋不知节制的后果。

“龙吃过早饭没有?“

隼人说着电话,兀自在那边呵呵的笑开了,龙觉得有点好笑,便问他笑什么。

“觉得龙回来了,很好呢,呵呵……”龙仿佛已经看到那无比灿烂的笑容,花一样的在电话那便徐徐绽放。不禁有点嫉妒,怎么能让人家看你笑。

“好了,别犯傻了。早点回来吃饭……”

“龙……我要吃意粉……”多大的人了,还是小孩子的语气。

“知道了。”宠溺的说着,想着他在那头又笑开了花,自己也漾上笑意。回忆起来,笑的最多的日子就是临毕业前的那段日子吧,父亲的默许,一起毕业的承诺,难得开明的好老师,都让他们忘了形。那时候可以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看他微微扬起的嘴角,在阳光中变换着色彩。

打开窗帘,一室明亮,龙简单的收拾了房子,坐下来开始翻报纸。虽然父亲想要他当警员。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适合呢,总觉得还是要找自己有兴趣的工作,若是像那家伙,歪打正着,倒也干的兴致勃勃。靠在沙发上,腰部还是有隐隐酸痛,倦怠的幸福,满满铺了一脸。

突然听到门铃响,起身开门,看到凛。

“龙?你回来了?我找隼人。”

“隼人上班去了,先进来坐吧。”龙有些微微的惊讶,但是还是闪到门边。

龙递给凛一杯咖啡,自己也拿了一杯,慢慢的搅着。凛笑笑说:“龙……我还想加块糖。”龙起身去拿糖盒,回来的时候,凛端着咖啡杯小孩一样的接住他的糖。龙笑了笑坐下来喝咖啡。

凛端着加过糖的咖啡来的咖啡,有意无意的说:“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我都不知道。”

“没多久……因为一回来就忙着找他了,所以没有和别人联系。”

“我也是别人吗?龙。”凛抬起头,看龙的眼睛。

龙笑了笑,“凛,你不是小孩子了。”

“龙不是一直说我是小孩子吗?”

龙不答他的话,脸色有些变,凛直直看着直到死心,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隼人是很好的男人呐,尤其是手臂上的胎记,很漂亮……”

龙终于抬起头,看着凛,嘴角微微动了动,最后伸出手去摸凛的头“凛,你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凛很激烈的躲开了,难以置信的看着龙。“龙,你不是爱他吗?爱他的话,你怎么能这么平静呢,我告诉你他跟我上床了,跟我上床了你知道吗?”

“凛!”龙站起来,胸口小小的起伏着,看上去有些难以压抑的情绪。“凛……你若知道我爱他,你就该知道我有多了解他,隼人是不可能背叛我的,我相信他,比谁都相信……凛,你这样又是为了什么。”

“龙……我爱你啊……早在他之前我就爱你了,为什么要和他一起,他能做的我也可以做啊。”凛绝望的喊着,抓住龙的肩猛烈的晃着。

龙觉得有点眩晕,身体的疼痛像是突然涌上来的,有点难以承受。他努力的看着凛对他说:“凛,凛,不要这样……”

凛的悲伤,那么明显的在那里,看得龙有点莫名的愧疚,他刚想安慰凛几句,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身体里的力气突然被全部抽走了。龙知道,这绝对不是身体的正常反应,这绝对是药物作用……“凛……你刚才在我咖啡你放了什么……”几乎是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龙抬起头看着凛,眼睛里都是恳求和绝望,凛,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破坏我难得的幸福。

  凛絮絮的说:“对不起,龙……我是真的很爱你……对不起。只有这样,我才能带你走……”

龙慢慢的软倒下去,失去意识之前,他很想听隼人的声音,可是他的手,还没有够到茶几上的移动电话,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