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6]  [113]  [112]  [116]  [114]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9.天上的桥

“我要见田口先生。”和也对熟悉的管家说着。

“先生今天没有安排见客。”

“麻烦你跟先生说我来了,有关于我父亲的事情要跟他谈。”

“对不起……”

“和也是你回来了吗?”仁听到楼梯上的声音,于是抬头去看,原以为会看到狰狞的面孔,结果失望。不过是个普通的中年人,眉眼中还依稀带着当年的风度,仁突然想起黑洞洞的枪口。

和也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两个人的手心都汗涔涔的。

和也定了定神迎上去,“田口先生……我有关于我父母的事情想要跟你谈。”

“哦?”摘下墨镜的田口,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和也不知为什么,觉得事情是有解决的可能的,也许,也许会有不错的结局

和也看了看左右,想了想说:“先生想要单独谈,还是就在这里谈。”

“和也,我说过,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是吧。你好象,没有认真的记住我的话。”田口这样说着,去抬和也的下巴,手刚伸过来,就被仁握住了。

“你好,田口先生,我叫赤西仁,多多关照。”仁脸上仍是笑着的,和也有点失神,和仁拉着的手也不知不觉分开了。

“你好。”田口打量着眼前这个笑的无比阳光的少年,就是他吗?让和也下决心的就是他,果然是他的儿子,注定是要喜欢这样的人的。忽然毫无意味的笑了。和也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既然有事情要说,就先坐下来吧。”

和也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然后从贴身的包里,拿出那本丝绢包的日记。

“父亲一直没有忘记您,母亲后来也一直很想念您,这张照片,母亲是一直珍藏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的,她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和也把日记递到田口面前,外面开始有喧闹的声音,隐约的听出来是警车的声音。

田口拿过日记,却没有翻开它,只是盯着封皮看,仿佛这样可以看穿他一样。

“这是属于我父辈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再被卷在其中,希望田口先生能够解除与我的领养关系,然后……放我自由。”

有穿黑衣服的人走进来,在田口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看不出他脸色有任何的变化。

仁和和也的手,在桌子下面拉的更紧了一些,只有这样互相的安慰和支撑着,也不能再做别的事情,已经是被逼到悬崖的口上了。

田口终于翻开了日记,很仔细的看着,外面的喧闹声越来越大,和也仿佛有听见昴在喊:“不能随便开枪,和也和仁还在里面。”不知道外面是怎样的状况,客厅里却是死一样的寂静,所有的人都泥雕木塑一样。

终于,田口合上了日记,把它交还给和也。然后说

“好,我答应你。”说着拿出电话,拨了几个号码,与那边的人简单的交代了几句。

“领养关系我会叫人去解除,既然你这么有胆量回到这里把这个给我看,我总也还是有人情的。”

和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简单就可以了吗?他简直不知道应该哭好还是笑好,仁脸上的表情,大概也和他差不多吧。

“谢谢田口先生。”

“叫我舅舅,也是可以的。”田口笑起来的时候,其实还颇为慈祥,只是和也觉得有点不对,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那舅舅,我们先告辞了。”

“和也你听到外面的声音了吧……”

“恩?”和也又紧张起来,他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我也许,今天是最后一次见你了,你知道淳出事的事情吗?”

和也点点头,他想他也许可以了解田口的孤寂感,因为只有淳,是他唯一的亲人。

“是不是注定姓龟梨的,就要比姓田口的过得好呢?”

和也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关于宿命,本来就不是任何人能说得清楚的。倒是仁说话了。

“没有这样的事情,善良的人,总归会过的好。”仁对这个人心里是有芥蒂的,毕竟他是亲眼看到他杀死了斗真的。
“这样吗?果然还是小孩子……你们出去吧。”

如蒙大赦,仁简直是拉着和也飞一样的跑出去,跑下门口的台阶,底下是密密麻麻的警察,大喇叭里一直在喊着“注意保护人质,注意保护人质。”“田口你已经被包围,我们依法以交易毒品罪逮捕你,不要作无谓的挣扎。”

和也看到人群里的昴,亮,内,亮太,龙也,竟然还有小草,山下,而在山下旁边站着的,竟然是淳。过度的惊讶让和也的脚步慢下来,仁奇怪的回头看他,突然听见昴大声的喊,“和也小心。”

两声枪响,之后是乱枪的声音,和也看着仁在自己面前倒下去,那温暖的手从手心里滑开,仁的笑容,被枪声击碎,一片一片的,散落在血色的草地上。和也想伸手去拉他,却拉不到,看着他从台阶上滚下去,像无助的飘落风筝。仁抬起头,看着和也,努力的笑着,把手伸给他。

“和也……和也……来……拉住我的手。”

淳看着自己的枪口,最后的一缕青烟还没有散去,他看着高高台阶上站着的那个人,拿出了枪,对准他所要保护的幸福。于是他开枪了,他从未开枪杀人,第一个是他的父亲,只是……他已经什么都无法挽回。脑海里一边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淳只是保持着拿枪的姿势,怔在那里。他看着和也跑下楼梯,把仁抱住;他听见山下在身边大声的喊着仁的名字跑过去,他听见父亲倒下的时候说:“淳,你还活着吗?太好了。”

所有人都手足无措,昴把手里的枪狠狠的摔在地上,只是迟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内脸色苍白的抓住亮的手,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半张着嘴,看着和也把头埋在仁的怀里。

警察开始喧闹,冰冷的手铐,铐住每一个应该负责的人,只是,他们永远铐不住云端主宰的命运。眼泪,没有声音的,从脸上流下。若是我还能够流泪,那有多好。

“和也……和也没事吧。”仁伸手帮和也擦眼泪,动作温柔一如从前。和也抓住他的手,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死死的咬着嘴唇,咬到有血渗出来。心里面很疼很疼,堵在胸口,没法呼吸的感觉。

“和也别这样,和也……”仁的声音很轻很轻,和也仔细的听着,很怕下一秒就听不到了。

仁努力的撑起身体,凑到和也耳边,和也觉得他的气息,还是带着阳光的味道,轻轻的在自己耳边扫过。

“和也知道吗?……很早以前……就见过和也了……那时候……在长崎……那个石桥旁边……和也记得吗?”仁笑了,和也看着那笑容在自己身边绽开,里面包蕴着无数的疼爱与怜惜,还有一点不舍得。和也把脸贴过去,仁轻轻的吻在他的脸颊上。那么满足那么轻盈的,吻在他脸颊上。

“P……对不起……”仁仰过头去,看着旁边的山下,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只是呆滞的看着仁,仁拉着他的手,说“对不起,“只能说这样一句而已。

“和也,这里好吵,带我走……”

风声很大,和也觉得自己手里的那双手,慢慢的冷下去了。而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也越来越睁不开。他轻轻的说:“和也,真的好痛啊……”和也听到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

痛吗?仁不应该觉得疼痛的,仁应该被好好的保护着,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一样。仁应该,一直暖暖和和的,不应该这么冰凉凉的。仁应该做一个幸福的笨蛋,而不是演这样悲情的角色。

和也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仁身上,那是仁刚刚给他的,和漂亮的格子外套。然后他把仁背起来,仁的头垂在肩膀上,头发钻进脖子里,有一点痒。这里太吵了,仁,我带你走,我带你去无忧国……


所有的梦魇都一下子觉醒过来,和也沿着街道慢慢走着,他感觉仁伤口的血液,流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感觉到了,仁所感觉到的疼痛。他似乎还听到仁在说:“如果没有地方可以去,那么跟我回家吧。”于是他拿起仁的手,在上面写一个K的字母。

他看到那棵高耸的树,上面依然泛着青绿的字迹,一直想说再去一次,终究没有机会。他看到夜色里那美丽的少年的脸,欣喜的难以自持。他的手摸到他的眼角,然后下一秒被他紧紧的抱住。他说“我要保护和也,我要照顾和也……”他一直给予自己,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承诺。

风很大,和也觉得很累了,他拉着的仁的手,还有他脖颈处贴着的仁的唇,都已经一点温度都没有了,还有多久,才到无忧国呢?是要走这么长的阶梯吗?是要走到所有人之上,远离尘嚣吗?是要到那蓝色风眼里最安静的场所吗?
和也真的很累了,他把仁放下来,天桥上人很少,有台风呼啸着从头顶吹过去。和也仰起脸,看了看苍白的天,把头靠在仁的肩膀上。仁,一直这样在一起吧,你说了,以后你来照顾我的。



昴终于找到和也的时候,和也的温度已经和仁一样冰冷了,他们的手交握在一起,已经是分也分不开,仁的嘴角依然是上扬的,很幸福的笑容,只是太过苍白。和也平静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此刻,也一定牵手在云端徜徉。

染血的格子外套,终于封住压在箱底。黑白的照片镶嵌在墓碑上,是那张划痕很多的旧照片,照片上是很早以前的仁和和也,如果仁看到一定会大声的叫出来:“和也和也,你看……我说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吧?”

仁的照片,这是最后一张,那天昴去仁和山下的住所要照片的时候,看到的是满天火光。山下站在那曾经包裹住温情和平静的房子前,看着他的一屋回忆化成灰烬,他痴痴傻傻的笑着,已是不知人事。

只是把这张照片,宝贝一样的交到昴手里。”仁的宝贝,是真的。”他孩童一样的表情,昴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他只是接过照片,长久的注视着,不能移开视线。


回去大阪的那一天,昴突然说了一句:“亮,回去继续做飞车党吧……那天,就是慢了那么一点而已,如果我不装模作样的隐居,也许……”

亮只是沉默着拉住内的手,很紧很紧的拉住,过了很久才淡淡的说:“老大……这跟你没有关系。”

其实谁都无辜,因果的事情,是说也说不清楚的。昴突然清楚的想起那天第一次带和也回家住的时候,和也坐在熄了灯的黑暗里,月光投在他身上,他周身所散发的清冷气息,竟然完全不像人世间的人,现在想想,他不过是个无助的孩子。

要忘记这一切,恐怕要很久吧,昴这样想着,恐怕是忘记不了的吧。


“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你没有名字啊?”

“那我叫你Toma好不好,好不好?”

“真的可以吗?”


淳哥哥在狱中自杀的事情,也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那天草野去探视的时候,正好看到狱警把他的尸体抬出来。草野冲上去拉住他们问:“淳哥哥是怎么死的?”

他们说他用尖锐的石片割断了静脉,血流满地,石片是他自己磨的,估计已经计划了很多天。草野有时候会想,淳在磨石片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听着死亡临近的枯燥的声音,他会想些什么呢?

狱警不耐烦的推开他,然后不屑的说:“连自己父亲都杀,这么残暴的人,死了也是应该吧。”

残暴,他们哪里知道,淳有多么温柔的灵魂,多么善良的心,于是草野没有管那么多,上前去打翻了那几个狱警,不知道真相的人,往往是最冷酷而不能原谅的。

后来是龙也用钱打通了关节,草野才能够脱离干系,并且自己来安葬淳,那么让你睡在和也和仁的旁边,你一定愿意在这里看他们幸福,和他们一起幸福吧。草野这样想着。

也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情,时间是最可怕的东西,就这样,死亡,最大的伤痛,都被时间扭曲,变形,最后不成样子。在半个月后,草野发现他已经不能清晰的想起淳的脸,连和也的脸,也一并有些模糊了。

只是那血腥的豪宅抵卖后,成全了孤儿院的继续经营,草野还是要庆幸自己尚且有地方去,有地方可以坐下来,慢慢的想。如果没有遇到和也,那会怎样呢?也许混混噩噩的时间会更长一些吧,谁知道呢?

过早的知道了痛楚,也过早的认识了美丽。

草野向院子的那一头看去。山下正和那几个新进来的流浪孩子说话。

“好……那你就叫Toma了。那你叫什么呢?”

“你就叫jin吧。这是很好的名字啊。”

“诶?jin你不要捣乱啊……我们一起玩吧,我们一起玩……”

“jin,和Toma,和P,是好朋友,对不对?”

“一直都是好朋友吧,对了对了,还有你,你叫什么?”

“kazuya。”那个不喜欢说话的安静孩子,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那个被叫做Jin的孩子突然跑过去,拉住kazuya的手。然后看着山下。

“kazuya也是我们的好朋友,是吧?”眼睛里闪着期待。

山下怔了一下,有点茫然,四周无助的看了一下,然后微微的笑了,使劲的点头。

秋天已到迟暮,却不知还有谁家的风筝,挂在高高的树上,彩带飘摇。那树干上刻着的三个名字,都已经是秋天金黄的颜色……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