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8]  [137]  [135]  [136]  [113]  [112]  [116]  [114]  [134]  [133]  [13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浴室的窗户玻璃上,有一层氤氲的水气,仁的脸,在水气后面,看不太分明。

“干吗带我到这里来?”和也的声音冷冽如同昨夜的加冰红酒,让仁的身体,微微的抖了一下。 “因为有些话,只能在这里说啊”

“有什么话,只能在love hotel的浴室里才能说呢?”和也的手指蘸了冰凉的红酒,沿着仁赤裸的脊梁,轻轻的划下来 仁轻轻的叹息着,身体挨上光滑的玻璃,水气,在胸前偷偷酝酿着,预谋已久的温柔。

是什么时候,他开始这样轻佻的跟自己说话,又是什么时候,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让人疯狂 。或者自己从来,都没有懂过这个孩子。

转身捏住那肇事的手,“是有些话,到了该说清楚的时候了” 。

和也意外的冷静,任由他捏疼自己的手指,自由的那只手,开始在他胸前画圈。

“仁,你是不是,也让那女人,看你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仁有些慌乱,眼前的和也,嘴角上扬出一个狡黠的弧度,舌尖在下唇,细细的添着,细长的眼睛里,充满了对于情爱的熟知和厌倦。

“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越是解释,越是显得被动,仁觉得有点不妙。

“是吗?我怎么可能知道。”和也的手圈住仁的腰,脸贴上仁的胸口,头发的细丝,一点点摩擦着仁胸前的突起。“仁,没有告诉过我啊……”

仁有点不知所措,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主动的和也,刚才在车上,已经觉得不正常,难道他生病了吗?

伸出手探他的额头,却被他踮脚含住,“仁,你让我发烧了……”和也低低的笑着,仰起头看仁,脸上透明的水珠,看上去眼泪一样。“仁,要帮我退烧哦。”

仁觉得发烧的是自己才对,和也的陷阱,恐怕是一早设好的,心疼他的身体,毕竟刚才在车里已经做过一次,可是这小妖精,明显在玩火。

“和也……你确定……还要?”仁犹豫着问,却已经抚上和也的腰身。

感觉到和也身体轻微的颤抖,仁懒懒的含住和也的耳垂,百试不爽的万能钥匙,他神秘美丽的身体,只能自己来开启。

“仁……”和也攀上仁的脖颈,轻轻的啃咬着仁的喉结,舌尖往下滑,反复的挑拨,来回的撩动。“仁……你不想要我吗?

和也的笑像一支兴奋的针剂,直接插进喉咙里,深切到疼痛难忍。“和也,你在引诱我吗? ”

猛烈的转身,不让他把自己逼到绝路,和也的脊背快接触到玻璃的一瞬,仁的手轻轻的扶住,垫在后面。“小心一点。”

和也惊吓的神情只停留了一秒,下一秒便是笑靥如花,手指又不安分的滑到仁只有一条短裤的下体,偷偷的抚摩捏按着。“就引诱你了,不行吗?”眼睛傲慢的眯起来。

“不能……引诱你吗?”

仁觉得完全不能跟这个小孩玩什么绅士风度了,下身的灼热鼓胀,让他抑制不住的欺身压住和也,捉住他乱来的手,反扣在玻璃上。

亲吻,本来就是消弭理智的最好方式,而仁的吻,是醇香缠绵的毒药,在舌尖狂乱的搅动中,要置人于死地。

和也用力的挣扎着,腰不住的扭动,仁用力的压制着,不想放他生天。

突然身后的龙头哗的一下打开,冷水倾泻而下,仁的身上顿时一片冰凉,头发全部淋湿了,搭在脸上。他站在那里,低着头,和也的手,停留在冷水开关那里,不知道下一步动作
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急切的喘息和哗啦啦的水声,仁的手,慢慢的攥起来,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底的温柔已经丧失殆尽,而傲慢性感的颜色,充溢了那褐色的眼眸

“和也……” “小龟?” “龟梨?”

“K-A-M-E-N-A-S-H-I K-U-N”

仁一步步逼近的时候,和也意识到有点不对了,其实刚才仁的手传递过来的温柔,他还有点留恋,至少,那是在乎的证据。可是,现在的仁,让他感觉有些害怕。

仁看着他往后躲的样子,心里的恼怒逐渐扩大,怕我吗?难道我……一直在欺负你吗?

大步走上去,一把关掉冷水龙头,随手扯下架上的毛巾,拉过和也,把他控制在自己怀里,把和也的双手压上去,用力的绑住,好,我欺负给你看。

和也的手失去了自由,只有用脚用力的踢着,“仁,你放开我,干吗把我绑起来。”虽然平时冷艳,一到这个时候,那慌乱的表情,平白就是十九岁的孩子,你当大你两岁是白大的吗?

仁蛮横的把腿插进和也的两腿之间,开始很快的摩擦着,只是单向的动着,就感觉那挣扎的力道逐渐消失,最后,软玉温香,瘫软在仁宽阔的肩膀上。


仁满意的抬起和也的下巴,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啄着,和也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宝贝……你15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最喜欢什么。”

和也撑住体内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把头抬起来,恨恨的说“赤西君不是……知道很多人……喜欢什么吗?”

“你说什么?”仁恨不得掐死这个小孩,明知道我身不由己,逢场作戏,你还一提再提,解开毛巾的束缚,不想他的细手腕上留下伤痕,只是这小孩挣扎的太厉害,还是留下来一圈浅红的痕迹。

手覆盖上他也半抬头的东西,轻轻慢慢的揉搓着。

“我说……赤西君……啊……你……恩……你不是……“和也死死的抓住仁的肩膀,声音染上激情的粉色。

”我怎么了?”仁在和也耳边偷偷问着“和也说啊,我怎么了?”

“你……啊……你给我……放开……”和也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只是攥起的拳头,雨点一样软绵绵的落在仁的胸口。

“宝贝,还早呢,我怎么肯放你走。”仁的唇再次贴上和也的,把他埋怨的话语全部堵住,手上的动作没有停,身体也开始在和也的身体上摩擦,和也的喘息,在仁的口腔里,有轻微的震动和回响。

“宝贝……不想试试我的吗?刚才,不还主动想要我疼爱的吗?”

仁坏坏的抓起和也的手,贴上自己的分身,那炽热硬挺的感觉,让和也一阵战栗,即使只是触碰,就有反应,有时候,真恨自己这过于敏感的身体。

“宝贝,不可以乱说话哦。”

“你……你只有这个时候……才这么有脑子吗?”和也咬牙切齿的咬住仁胸前的突起,又不敢咬紧了,若有若无的磨蹭,让仁抓住和也的手,很快的套弄起来,同样的律动,浴室的镜子里,映照出两人迷醉的表情。

仁的手,带着咸腥的味道,划过和也的唇,艳红的唇上鲜明的白色,把情欲满室的芬芳,慢慢的荡漾开来。

”和也……好好吃哦。“仁的天真笑容很不合适宜的出现在和也面前。“和也要不要也……尝尝我的味道?”

和也舔过下唇,撕扯一样的咬上仁的唇,鱼一样的贴上去,你只想美味的消受,难道就不想别的吗?胸口闷闷的难受,就像马上,就要永远的从这个人身边消失。

仁下身的坚挺,顶住和也的小腹,和也绝望的亲吻让他迷惘,究竟是为什么,你开始反复无常,只有在这个时候,才露出这样悲伤的神色。

和也滑下去,在仁的下身上亲吻着,有湿润的眼泪,留在苍白的脸上。我想一直和你一起,不想和别人分享,我想你眼里,始终只有一个人。

为此我可以拼命的取悦你,只要你答应,别让我一个人。为什么你不明白呢?为什么你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让你的温柔泛滥开来。在器材室的时候是这样,在归程的车上还是这样。

仁的呼吸开始无法控制,他的手抚上和也的脸,轮廓是那么的清晰,即使是这么多年,还是能清楚的知道他的唇,他的眼,都是怎样的让自己迷恋。

和也……我爱你……想要一直这样,不顾一切的爱下去。

和也再滑上来的时候,嘴角的银丝带着仁的热度,仁撩开他额上的头发,在他的额上留下密密的吻。感觉到他的无力,想要支持住他,一起去到快乐的顶端。

仁打开热水龙头,把和也拽过去,和也不解的看着仁,“仁……”

仁不说话,手贴上和也细致的肌肤,调调水温,帮他清洗着身体,动作温柔的如同对待易碎的瓷器,仁 的手指很长,抚摩过的感觉,温柔的让人难以忘记。和也有些担心的喊着“仁……仁,你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仁才闷闷的说 “和也……你是不是以为……我只是想要你的身体而已?”

“仁……”和也细细的声线,在水声中听来遥远,仁觉得快要不能呼吸。

仁哽咽着抱住和也,很紧又很轻柔的抱住,“不是的,和也……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在害怕……我害怕……和也再也不会在休息室等我,和也再也不会只看着我,我没有能力……再保护你。”

“你保护我?”和也轻轻的笑了。“BAGA,你从来都只会欺负我啊……”

“我没有……“仁把头埋下去,圈住和也的腰,紧紧的拉过来,委屈的像个小孩”我没有我没有……”

“好好……你没有……”和也轻轻的抚摸着仁的后背。“可是……仁……你不难受吗?”

“诶?”仁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和也的眼睛,一样是诱惑的神情,这时看来,却不知为何带着莫名的纯真 。

“仁……不想吗?”粉色染上双颊的时候,和也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不该说的话。

“和也……想要吗?“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他却格外的体贴。

”不要算了。“和也转身想走。

却被后拉的力道,拉到仁热到发烫的胸口上,后身隐秘处的刺痛,让和也忍不住弯下腰去。

热水顺着缝隙流进去,和也觉得身体里就要化掉了,疼痛在体内膨胀着,嘶哑的声音,在自己的手指上,咬出深深的痕迹 。

”和也,放松啊……你这样……我没有办法动……”仁的表情也有点扭曲,和也一直弯着腰,他的下体也快要疼痛到麻木了。

“谁让你……这样就……你是笨蛋吗?”和也大口的喘着气,拧着腰,过紧的收缩,让仁快要崩溃。

“和也……我……对不起……可是你,能不能……先抬起来……”

和也深深的呼吸着,把身体的力量慢慢交给仁,仁感觉到内里的褶皱慢慢的展开了,快感海潮一样的涌上来。

“和也……和也……”仁抱住和也,开始慢慢的试着抽动。

“仁……快一点……啊……再快一点”

最初的疼痛过去之后,充盈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开来。和也撑在浴缸的边缘,恨不得和仁整个的融为一体。

“和也……和也……可以再进去一点吗?”

无力的点头,语言成为破碎的片段,若是我知道是你,爱,便是过于简单的事情。

“啊……仁,再进去一点……仁,再用力一点……仁……我想……我想要你……我想看见你的脸。”

上身悬在浴缸里,腰搁在浴缸的边缘,突然的翻转,两人都被逼到最高点。

“仁……仁……仁你真好……”和也的手,贴上仁的脸,挑拨着他的唇,“仁……你弄得我,好痛……”

“和也……我是在疼爱你啊……”仁吻住和也的眼睛,“宝贝,交给我好不好……,好不好?”仁退到入口处,轻轻的磨蹭着。“好不好?”

什么都看不见了,被弥天的快感迷惑,被他恶意的调弄激怒。

“仁……快点……仁……”闭上眼,也顾不了羞涩了,只是摇着他的手臂,软绵绵的力气,撒娇一样。

仁坏坏的笑着,在他的耳边吹气,“和也是在求我吗?”

“赤西仁,你混蛋……”和也快要哭了,只是扭过头去,难耐的把腰抬起来,摩擦着仁的下体。“你又欺负我……”

“我哪里敢……”看着和也迎上来的腰身,把欲望一送到底过分的深入,让和也的腰不自觉的弹跳起来,刺激着仁的感官,仁把那妖精禁锢在怀里,怕他乱动伤了自己“和也,要小心……交给我就好。”

水流在浴室的地上,漫溢着,就要涌出来。

用力的插进去,又用力的退出来,把那柔软的腰身,低低的压下去,压到极限的弧度,和也的眼神,已经是极度困倦的迷离,喘息从嘴角,不能抑制的溢出来,绯红的脸,接近透明的颜色“和也……我要你……只要你一个……以后……不要再怀疑我了……”

“baga……”和也已经没有组织语言的能力了。”baga,快点……快点……我快要不行了……”

和也……我爱你……“仁贴上和也胸口的时候,感觉到他轻轻的颤抖着,汗水的滑腻,在身体间流泻出梦一样的旋律。

和也懒懒的抬起头,有些恍惚的看着在自己身上轻轻喘息的男人。“仁……你要对我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抽去了强撑的力气,只是想着要依靠什么的话,是只有你了吧。许多年来挡在我前面,在身后偷偷拉住我的手的人。

“宝贝……还有你没有听到的啊……”以后如果不能一转身就看到你,至少给我一个眼神吧,或者离我近一点也好,让我知道,你好好的。让我知道,你仍然是我的小和也,是只有我可以占有的漂亮男孩。

白色的浴巾包裹住那白皙身体,即使多少次的交欢,依然在激情后的片刻,恢复原本干净的颜色。真让人想在上面留下些什么啊,仁把那小小的身体抱起来,走出浴室,垂在空气中的手,依然带着些尚未褪尽的绯红色泽。

拥着他进入黑甜的梦乡,亲吻过后的唇还湿濡着,沉静的呼吸声显得遥远。用力的拥抱着,像是怕失去了什么。

想要妳 我想要妳 其他什麼都不要……
想要妳 我想要妳 已經沒有可以失去的東西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